🏡
PTT小說網
x
    “逃不掉的,空間凍結。”

    張若塵右腳跨出,猛然向前一踩,氣海中的空間規則,盡數釋放出來,與空間領域融爲一體,隨即,又向正在急速前衝的左牧聖君涌去。

    “哧哧。”

    左牧聖君四周的空間,猶如變成液態,輕輕震盪。

    緊接着,似大河冰封一般,一寸寸變得凝固。

    左牧聖君的身體,本是與空間融爲一體,憑藉肉眼看不見。可是,隨着空間凍結,他的身體,顯現出一道虛淡的影子。

    瑜皇臉上露出喜色,道:“鎮壓住了嗎?”

    “左牧聖君的修爲極強,我只能制住他一時,你快動用攝魂簫,磨滅他的五感和精神意志。”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和血煞之氣,不斷從足底涌出,衝向四面八方,支撐空間領域。

    左牧聖君的修爲,達到千問境中期,戰力更是直追千問境巔峰的強者,張若塵就算拼盡全力,也只能制住他片刻。

    瑜皇當然明白,已到決定勝負成敗的關鍵時刻,左手指尖在右手手腕上一劃,割破皮膚和血管。

    緋紅灼熱的大聖聖血,滴落在攝魂簫上。

    攝魂簫猶如活過來了一般,將大聖聖血吸收進去,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紅色紋路。那些紋路,乃是攝魂簫曾經的主人刻畫上去,每一道都是神紋。

    “譁——”

    攝魂簫中,涌出越來越強的神力。

    也不知是不是因爲神力涌動,帶起了風勁,尚且還沒有吹奏,可是,這顆暗黑星上,卻已經響起隱隱約約的簫聲。

    隕星神殿的顏厝二聖,修爲較弱,受到簫聲的影響,只感覺大腦陣陣刺痛,調動精神力全力抵擋,才能承受住。

    “攝魂簫是神遺古器,在瑜皇的大聖之血的催動下,終於擁有了神性力量。”方默峰道。

    瑜皇雙手持蕭,紅潤的朱脣中,吐出悠長的氣勁。

    頓時,時而哀轉幽怨,時而蕩氣迴腸的音曲,迴盪在天地之間。

    音波凝聚成血衣神將、勾魂死使、無頭修羅……等等,各種形態,向被封在空間中的左牧聖君涌去。

    逸散出來的餘音,也有強大威力。

    包括方默峰在內,隕星神殿的三位大聖,皆是頭痛欲炸,急速向遠處倒退,不敢離得太近。

    щщщ ●Tтká n ●℃ O

    “瑜皇的簫音,居然如此可怕,不是精神力大聖,一旦總受攻擊,必定變得神智錯亂,化爲瘋魔。”

    “一個血天部族而已,同時誕生張若塵和瑜皇兩尊絕頂強者,真不可思議。”

    ……

    顏厝二聖和方默峰,只是遭到餘音的波及,尚且如此不堪。

    左牧聖君被簫音直接攻擊,加上精神力被封印,無法使用精神力防禦手段,因此,沒過多久,凍結的空間中,響起一道道慘烈的嘶吼。

    看到這一幕,方默峰長長鬆了一口氣,道:“張若塵和瑜皇太強大了,在他們聯手之下,左牧聖君支撐不了多久,死局已定。”

    “轟隆。”

    一道紫色雷電光柱,劃破黑暗,從天外,一直連接到地面。

    比玄鐵都要堅硬無數倍的大地,被雷電光柱擊中,炸裂而開,大量碎石飛了出去,地面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蚯蚓電紋。

    шωш ▲ⓣⓣⓚⓐⓝ ▲c○

    魔音臉色有些蒼白,站在雷電的中心,向張若塵和瑜皇趕去,傳音:“主人,無疆來了!”

    “嗯。”

    張若塵很平靜,應了一聲。

    魔音是他的寄生植物,魔音看到的,聽到的,經歷的,就算兩者相隔得再遠,張若塵都能生出一些感知。

    其實,魔音和無疆在天外交手的那一瞬間,張若塵就已經知曉。

    “可惜,還是沒能趕在無疆趕來之前,將左牧聖君殺死。”

    張若塵暗歎一聲,擡頭向上方望去。

    萬丈高的天穹上,死亡之氣化爲螺旋的雲朵,一片片豔麗的冥花花瓣,在雲中飄飛。

    無疆站在螺旋雲朵的中心,渾身散發出邪異刺目的光華。

    “張若塵,你還真的讓我驚訝,幾日不見,居然已經擁有鎮壓左牧聖君的實力,看來今日留不得你。”無疆的聲音悠揚,響徹整個第三號暗黑星。

    雖然聽般若和雀飛講過張若塵的厲害,可是,無疆在趕到第三號暗黑星之前,依舊不認爲張若塵能夠是左牧聖君的對手。

    眼前左牧聖君被鎮壓得慘烈嘶吼的景象,在無疆中心,造成強烈衝擊。

    張若塵的修煉速度太快,今日不殺,今後,怕是再也沒有機會。

    若是放任張若塵再掙斷幾十條枷鎖,估計下次見面,他只能望風而逃。

    今天,是最後的機會。

    無疆的眼睛,快速在瑜皇和魔音的身上瞥了一眼,憑藉強大的精神力,能夠清晰感知到她們的實力也相當強橫,不是三五招就能解決。

    若是張若塵、瑜皇、魔音都在全盛狀態,三人聯手,在狩天戰場上,可以橫行無忌。

    有他們三人異軍突起,加上刀獄皇和風后,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已不弱於閻羅族多少,堪稱此次狩天之戰最強大勢力之一。

    “看來只能這麼做了!”

    無疆的雙手食指和中指合併,雙臂交錯,結成十字形手印。

    眉心的黑色電紋,再次打開。

    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無疆將體內的黑暗之力完全催動,長髮飛揚,衣袍鼓脹。受到黑暗之力的影響,他的身體,變成一片黑暗,像是一個黑洞在天穹旋轉。

    “嘩啦。”

    一道直徑一丈的粗壯黑色光束,從黑洞中飛出,直向正在全力以赴操控空間力量的張若塵飛去。黑色光束爆發出來的力量,與暗黑星釋放出來的力量,發生共振,越是接近地面,威力越是強大。

    “魔音,紫金葫蘆拿去,擋住他片刻。”

    張若塵腰間的紫金葫蘆,飛了出去,落到魔音的手中。

    至尊聖器在手,魔音信心大增,單手托起葫蘆,五根雪白的玉指中逸散出大量雷電之力,源源不斷注入葫蘆的底部。

    紫金葫蘆的內部,所有至尊銘紋皆被激活。

    葫蘆猛烈一震,一邊搖晃,一邊變大,最後,化爲一座紫金色的葫蘆山。

    葫蘆山的葫蘆口,涌出一根金色的火焰光柱,與從天而降的黑暗光束,對碰在一起。

    “轟隆隆。”

    至尊之力和黑暗之力,就像兩條大江相撞,宣泄出排山倒海的力量波。

    魔音剛剛吞吸了大量天奴,正處在力量的巔峰狀態,憑藉至尊聖器的威能,竟是擋住了從天而降的黑色光束。

    隕星神殿的三位大聖,全部都倒吸涼氣。

    “怎麼又冒出來一個絕頂強者?而且,還稱呼張若塵爲主人。這……這血天部族的實力,也太強大了吧!”顏含雨的聲音,帶有一絲顫意。

    方默峰的臉色凝重,道:“無疆是要攻擊張若塵,打破凝固的空間,放出左牧聖君。”

    “絕不能讓他得逞,無論如何,左牧聖君必須得死。他不死,一旦報復起來,地獄界的大聖不知會死多少。而我們,更是他的第一目標,必死無疑。”墨厝道。

    三位大聖相互對視一眼,各自打出一道星輝燦爛的修羅戰氣,注入紫金葫蘆,幫助魔音一起,對抗無疆。

    無疆沉哼一聲:“就憑你們,也想擋我?”

    一片片冥花花瓣,匯聚到無疆的身後,凝成不多不少一百道手印。

    所有手印,呈環形排列。

    “怎麼可能?無疆在施展黑暗毀滅之光的同時,竟然還在施展百手生死掌印?”方默峰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極其難看。

    無論是黑暗毀滅之光,還是百手生死掌印,都是無疆的絕學,比一般的千問級高階聖術都要強大。

    無疆是因爲精神力足夠強大,纔是同時施展出兩種絕學。

    相當於,以一人之力,爆發出兩個人的戰力。

    百手生死掌印落下,生成強大的氣壓,落在下方衆人的身上。

    暗黑星上,每一位修士都像是背上了一座山嶽,而且,山嶽越來越大,越來越沉。隕星神殿的三位大聖,雙腿顫抖,只得立即收回修羅戰氣光柱,護住自己的聖軀。

    “無疆莫非……是想……是想將我們所有人都……鎮殺在暗黑星上?”

    顏含雨第一個支撐不住,護體戰氣被壓碎,趴伏到地上,雪白的肌膚中,冒出血珠,身體顫顫巍巍。

    “嘭。”

    墨厝第二個倒下。

    百手生死掌印距離地面,只剩不到百米,掌印中蘊含的死亡勁氣,衝擊地面的每一位修士。

    張若塵嘆息一聲,只得將空間力量調轉方向,所有空間規則衝向天穹,衆人的頭頂上方,空間變得凝固,化爲一面巨大的空間之盾。

    與此同時,張若塵雙臂中的龍魂和象魂顯化出來,輕飄飄的,一掌向上空按去。

    “啪!”

    數十米厚的空間之盾,只是抵擋了一瞬,就被百手生死掌印擊碎,空間恢復無形。

    下一刻。

    張若塵打出的掌印,在真理規則的振幅下,爆發出十倍攻擊力,化爲一隻長達數萬米的金色大手,與百手生死掌印對碰在一起。

    “轟隆隆。”

    直徑數千裡的暗黑星,被這股力量,震得輕輕一顫。

    上空的一百道手印,全部碎裂而開,化爲滿天冥花花雨,紛紛揚揚的灑落下來。

    另一頭,黑暗光柱和至尊之力光柱同時消散,天穹的無疆,和地面的魔音,各自向後倒退了數步。

    很顯然,這一個回合的交鋒,無疆並沒有佔到便宜。

    無疆心中像是在思索,半晌後,才道:“我失算了!爭奪聖意丹的時候,我錯過了殺你的最佳時機。如今,你和食聖花聯手,已經擁有與我對抗之力。”

    張若塵道:“即便沒有食聖花,你也不見得是我的對手。”

    聽到這話,無疆臉上重新浮現出笑容,道:“你的真理之道,的確很強,可以爆發出十倍攻擊力。可是,身體的承受能力有限,就算半神之體,又能連續不斷打出幾次十倍攻擊力量?”

    “你能破我一次百手生死掌印,能破十次嗎?”

    “再說,你難道忘了,我更強大的是精神力和幻術。爭奪聖意丹的時候,若不是羅乷公主,你已經死在我的萬眼神幻之下。”

    張若塵的目光,向被困在空間中的左牧聖君,瞥了一眼。

    沒有張若塵的支撐,凍結的空間,被左牧聖君打破了一大半,瑜皇的簫音,已鎮壓不住他。

    張若塵道:“無疆,狩天之戰的目的,乃是獵殺天奴。不如,先殺死左牧聖君,我們再戰?”

    “左牧聖君一死,你們血天部族三大高手聚集,更有兩件至尊聖器,我哪裡還是對手?”無疆的眼神譏誚,嘴角帶着冷笑。

    曾幾何時,張若塵和瑜皇,根本沒有被無疆放在眼裡,如今卻都成長爲了不容忽視的強者。

    張若塵道:“所以,你打算救出左牧聖君,與他合作,先對付我?”

    “正是如此。”

    無疆絲毫都不避諱,如此說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與天奴合作,殺地獄界的大聖,此事讓諸神看見,恐怕會影響你在地獄界的前程。你不會以爲,暗黑星的力量,真的可以抵擋住諸神的感知?”

    “諸神看見又如何?反正最後你和左牧聖君,都得死在我的手中。”無疆充滿自信,也不在乎左牧聖君聽到他的話。

    現在是三方逐鹿,都想殺死另外兩方。

    敵人和朋友,只在一念之間。

    誰最強,就先殺誰。

    對上無疆這樣的大敵,張若塵必須全力戒備,無法分心他顧,看到左牧聖君就要脫困而出。他冷喝一聲:“魔音,你去助瑜皇一臂之力,務必要鎮殺左牧聖君,無疆交給我來對付。”

    張若塵虛手一抓,將紫金葫蘆收回,背上十翼展開,沖天而起,主動向無疆攻擊過去。

    收回紫金葫蘆,那是因爲,張若塵知道冥族的至尊聖器必定掌握在無疆手中。只有憑藉至尊聖器,才能對抗至尊聖器。

    “來得好!我要在一對一的較量中,將你擊敗,奪取你元會級天才的命格。”

    無疆長笑一聲,眉心的黑色電紋睜開,這一次,沒有黑暗光柱涌出,而是顯化出一萬隻眼睛,施展的,正是曾經讓張若塵迷失其中的“萬眼神幻”。

    憑藉他六十六階的精神力強度,加上幻術地師的身份,即便是婪嬰和閻皇圖遇到他,都得忌憚三分。

    因爲一旦陷入幻境,哪怕只是迷失一瞬間,都有可能會丟掉性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