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這是什麼?”

    無疆緊緊盯着那道陰陽太極印記,清晰感覺到,本是逐漸變得虛弱的張若塵,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如,即將熄滅的火堆,再次熊熊燃燒。

    “轟隆隆。”

    陰陽五行聖意與不動明王聖相結合爲一體,以神魔鎮獄的聖術招式,施展出來,碾碎直徑百里的巨大黑洞,衝入冥界之國,將冥國大地碾壓得支離破碎。

    天地間,似乎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擋住這一擊。

    “是聖意,張若塵果真修煉出了二品聖意。”

    “冥神之祖。”

    “百手生死掌印。”

    ……

    無疆心中驚駭萬分,二品聖意和千問級高階聖術結合後爆發出來的破壞力,超出他的想象,拼盡全力催動聖道規則和冥氣。

    “嘭!”

    無疆打出的所有攻擊,全部被張若塵擊碎。

    不動明王聖相的巨大掌印,重重落在無疆身上,將他打得猶如流星一般飛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不動明王聖相和陰陽五行聖意,沒有持續多久,迅速消散。

    張若塵的身形,重新顯現出來,在虛空搖晃了一下,嘴角流淌出鮮血,顫顫巍巍,身體的虛弱,讓他有一種即將暈厥的感覺。

    “體內大聖血液,流失了一半。”

    張若塵的眼神堅毅,用右手食指尖銳的指甲,刺入胸口,以劇烈的疼痛刺激自己。無論如何,這個時候,必須支撐下去。

    戰鬥,還沒有結束。

    調動淨滅神火和神木之心,將侵入體內的詛咒之力煉化。

    “譁——”

    張若塵背上十翼展開,化爲一道金芒飛出去,尋找無疆的氣息。

    剛纔那一擊,爆發出來的力量,必定將無疆重創。

    而且,有神魔之氣和陰陽五行聖意,侵入了無疆的體內。

    現在必定是無疆最虛弱的時候,是殺他的最佳機會。

    張若塵追尋無疆殘留的氣息,飛行千里。

    氣息,突然中斷。

    “消失不見了?”

    張若塵立即釋放出精神力和空間領域,從附近到遠處,細細尋找,不放過任何一絲痕跡。

    可是,一無所獲。

    無疆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

    “有黑暗力量殘留,看來,無疆是憑藉黑暗之道的某種手段,與天地間的黑暗融爲一體,將自己隱藏起來。”張若塵皺眉,輕聲一嘆。

    暗黑星的存在,與無疆修煉的黑暗之道契合,讓他佔盡地利。

    進可攻,退可藏。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無疆的修爲和精神力,高出張若塵太多,所以張若塵才無法將他找出來。

    張若塵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總數,是二十八億道。

    百枷境大圓滿境界的無疆,聖道規則數量,則是達到接近一百億道,是張若塵的三倍以上。

    張若塵修煉出來的二十八億道聖道規則中,空間規則,只有兩千多萬道。

    可是,無疆修煉出來的黑暗之道,卻有七千多萬道。

    同樣是恆古之道,如若規則數量差距太大,張若塵想要憑藉空間探查隱藏在黑暗中的無疆,自然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

    “看來無疆傷得的確很重,只能通過隱藏,躲避我的追殺。”

    張若塵心中,如此暗想。

    身體的虛弱感,再次襲來。更要命的是,還有一種強烈的嗜血衝動,不斷衝擊張若塵的理智。

    血氣大量流失,造成的虛弱感,不是神木之心可以療養。

    必須彌補血氣。

    張若塵的體內,不僅僅只有大聖血液,更有半神血液。

    每一滴血,都蘊含強大的能量,落到地上,可以將方圓數百里的大地熔化,變成火域。這樣的血液,每一滴都經過千錘百煉,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恢復。

    彌補血氣,最快的方式,當然是吸血。

    若是靠身體慢慢蘊養,至少得花費三年時間,才能完全恢復。

    以前,張若塵也曾使用聖血和大聖血液修煉,但,那時他將自己當成的是一個人類,對血液,沒有依耐性,也沒有嗜血的衝動。

    現在的情況,和以前變得完全不一樣。

    有些東西,一旦打開心理防線,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無數次,最終迷失其中,變成自己都不認識的樣子。

    張若塵不在乎吸食敵人和邪惡之徒的血液,怕的是,今後爲了吸血,爲了變得強大,可以去吸任何人的血液。

    人的心魔,就是如此,一步步被放大。

    如今,張若塵已經心魔深種,哪裡還敢繼續入魔?

    可是,張若塵又面臨另一窘境,如果不能儘快恢復血氣,讓無疆先恢復傷勢,情況將會變得更加不妙。

    ……

    第三號暗黑星上,般若和大森羅皇,站在星球的北極。

    他們的面前,乃是一座垂直向下的黑暗地窟,深不見底。

    地窟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拉扯力量,以般若不朽境的修爲,需要全力以赴,才能抵擋住,不至於墜入下去。

    在這裡,天地規則變得扭曲,暗黑規則佔了所有規則的五成以上,比大聖修煉出來的黑暗領域,都要更加可怕。

    大森羅皇俯視漆黑而冰冷的地窟,感覺到渾身發涼,道:“這裡,是通往暗黑星內部的入口吧?一旦跳下去,還出得來嗎?”

    暗黑星表面的引力,都能嚴重影響大聖。

    星體內部對大聖的壓制,自然更強。

    般若的臉色平靜,道:“根據命運神殿的典籍上記載,暗黑星的引力和黑暗之力非常強大,特別是星體內部,甚至能夠吞噬時間和空間。隨着,積蓄的黑暗、時間、空間越來越多,原本無形的能量,就會轉化爲有形的物質,變成暗時空物質。”

    大森羅皇詫異的道:“物質形態的黑暗、時間、空間,蘊含的能量,得多麼可怕?”

    “一粒塵埃大小的暗時空物質,若是能量被引動出來,就能對不朽境大聖造成死亡威脅。當然,這顆暗黑星,不太可能蘊育出固態的暗時空物質,液態的可能性很大。”般若道。

    暗時空物質如此厲害,至尊聖器估計都難以抵擋,大森羅皇頓時心動不已。

    若是能夠得到一些,狩天戰場上,豈不是可以橫掃無敵?

    不過,大森羅皇雖然參悟過黑暗、時間、空間三道,卻都還停留在相當淺薄的層次,只能算是門外漢,即便得到暗時空物質,能夠運用好它蘊含的力量嗎?

    一個不好,別把自己玩死了!

    般若道:“進入暗黑星的內部,的確有很大凶險。兇險,不僅僅只來自暗黑星本身,還有黑暗、時間、空間三種力量對修士造成的威脅。”

    “你發現沒有,暗黑星的表面,時間被扭曲。在這裡,我們待上十個時辰,外面應該只過去了一個時辰。”

    “除此之外,空間也發生了變化,變得無比穩固,像張若塵那樣的空間掌控者,在這裡,也難以翻起大浪。”

    “黑暗的力量,則是大幅度增強。黑暗規則在天地規則之中佔據的比例,勝過別處百倍、千倍。”

    “而這些變化,進入暗黑星內部之後,很有可能會進一步增強,增強到大聖難以承受得地步。”

    “比如:時間流速加快千倍,減緩千倍。空間可能會將修士擠壓成塵埃,也可能是將修士拉扯成一根無窮細長的線。黑暗會吞噬掉修士的身體、靈魂、意識。”

    時間流速變化最大的地方,並不是時間神靈煉製出來的時間寶物,而是宇宙天地孕育出來的一些秘地。

    只不過,這些秘地,絕大多數都不適合修煉,反而充滿無盡危險。

    其中一些,即便是神靈闖入進去,都有隕落的可能。

    大森羅皇被般若說得手腳發涼,向後退了兩步,道:“般若殿下,還是算了吧,取暗時空物質的風險太大。而且,就算真的取到手,使用起來也很危險,不好控制。”

    般若輕輕點了點頭,看那模樣,似乎是有知難而退的意思。

    “轟隆。”

    一道金芒從天而降,落到距離大森羅皇和般若不遠的地方,掀起一層層塵土。

    張若塵從塵土中走出,道:“大森羅皇,看來你的記憶,已經被般若殿下使用命運之道恢復。不知,我再抹去一次,她還能不能恢復?”

    看到張若塵,大森羅皇心中又驚又怒。

    “你怎麼會來這裡,無疆呢?”

    大森羅皇攔到般若的身前,暗暗向她傳音,道:“殿下,你先走,我來拖住他。”

    般若沒有離開。

    張若塵一步步向前,道:“無疆被我擊敗後,已經逃走。”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擊敗得了無疆?”

    大森羅皇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可是,使用精神力探查之後,卻又的的確確沒有發現無疆的氣息,似乎真的已經逃走。

    張若塵才掙斷十四道枷鎖,已強到可以擊敗無疆的程度?

    般若看向前方的張若塵,顯得相當平靜,道:“你和無疆,應該是兩敗俱傷吧?我能感覺得到,你身上的氣息十分虛弱,只是僞裝出了一副強勢的模樣。”

    張若塵道:“就算再虛弱,要殺你們,也是易如反掌。正好可以吸收你們體內的死亡之血,彌補我損失的血氣。”

    死族和冥族的體內,也有血液。

    只不過,他們的血液,與生靈的血液不一樣,蘊含有濃烈的死亡之氣。

    唰的一聲,張若塵衝了過去。

    大森羅皇臉色一變,身上釋放出強大的寒冰勁氣,雙手結成掌印。

    掌力還沒有打出,他的身體,已被空間定住。

    以大森羅皇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張若塵只能定住他一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張若塵一把扣住大森羅皇的脖頸,提起他的身體,重重將他摔到地上,砸出一個滿是裂痕的大坑。

    “轟隆。”

    大森羅皇體內的死亡之氣,被這一重擊打散,嘴裡吐出鮮血。

    看到鮮血,張若塵的雙眼,變得迷離,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緊接着,又被痛苦和掙扎充斥,身體輕輕顫抖。

    “去死。”

    趁此機會,大森羅皇一掌擊中張若塵的胸口,打得他飛了出去。

    這一掌,蘊含的寒氣,將張若塵大半個身體都冰封。

    寒氣讓張若塵清醒過來,雙臂一震,身上的寒冰全部碎裂。冰晶碎片,匯聚到他的雙手之間,融化後,鑄成一柄冰劍。

    手持冰劍,張若塵追上大森羅皇,一劍劈下。

    “嘭!”

    只一劍,將大森羅皇劈翻在地,右臂被斬出一道尺長的血痕。

    “嘭!嘭!嘭……”

    一劍接着一劍,打得大森羅皇渾身皆是血淋淋的劍痕,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般若沒有逃走,而是緊緊盯着張若塵。

    她看出張若塵體內的大聖血液大量流失,狀態很不對勁,既想吸血,卻又在剋制自己。每次揮出冰劍,都會遲疑一瞬間。

    正是因爲他的遲疑,所以,遲遲無法將大森羅皇斬殺。

    “真我之門。”

    般若腳踩冥河,身體緩緩飛起,懸浮到離地十多丈高的地方。十根玉指結成指印,操控真我之門向張若塵飛去。

    真我之門散發出明亮的光華,映照到張若塵的身上。

    受到命運力量的影響,張若塵的戰力,進一步被削弱。

    大森羅皇長嘯一聲,立即反擊,體內死亡之氣如江似海一般的外涌,一連打出上百道掌印,逼得張若塵節節敗退。

    “譁——”

    與此同時,距離第三號暗黑星大概千里的黑暗虛空中,無疆的身體顯現出來,渾身都是裂痕,像是一個被撕碎後,又重新沾上的紙人。

    “大森羅皇和般若做得很好,現在就是殺張若塵最好的機會。”

    無疆的眼中充滿殺意,將冥族的至尊聖器萬咒天珠取出,捏在手心,盤膝坐下,雙手合十,嘴裡念出咒語。

    正在與大森羅皇和般若戰鬥的張若塵,忽的感受到,又被詛咒攻擊,體內的血液快速減少,渾身難受至極。

    “糟了,無疆居然還有發動噬血咒的力量,而且相隔如此遙遠的距離,詛咒的威力,依舊強大得驚人。”

    張若塵意識到不妙,詛咒的力量太詭異,防不勝防。

    今天,難道真的凶多吉少?

    忽的,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先前般若對大森羅皇說過的話,於是,向遠處的黑暗地窟盯去。

    暗黑星的內部,既然有扭曲的時間和極致空間和黑暗,詛咒的力量,肯定進不去。

    想到此處,張若塵急速衝向地窟。

    “哪裡逃?張若塵,今天新仇舊恨,我們一起算。”

    大森羅皇從後方緊追上去,掌心凝聚出一條數百米長的冰龍。冰龍活了過來,蜿蜒盤旋的飛行,嘴裡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眼看冰龍的頭顱,就要撞擊到張若塵的背心。張若塵豁然轉身,一邊向後倒飛,一邊將鬼頭鞭打了出去。

    鬼頭和冰龍的頭顱,撞擊在一起。

    “啪啪。”

    鬼頭鞭勢如破竹一般,擊穿冰龍的身軀,從龍尾處衝出,重重擊在大森羅皇的胸口,將他的身體擊穿。

    噗嗤一聲,鬼頭鞭從大森羅皇背心,飛了出去。

    “我說過,就算再虛弱,殺你們也是易如反掌。”

    張若塵咬着牙齒,如此說道,隨即縱身一躍,跳進黑暗地窟,手中的鬼頭鞭,還拖着大森羅皇血淋淋的身體。

    下落的時候,張若塵轉過身,向上方看去,瞳孔猛然一縮。只見,般若竟然也跟着跳了下來,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