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數十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修為遠勝別的修士,所以速度最快,沖在最前方,相互激烈角逐。

    「那枚帝品聖意丹,我們閻羅族要了,誰想爭奪,先掂量清楚自己的斤兩。」閻皇圖沖在最前方,嘴裡吐出震動如雷的聲音,響徹寰宇。

    在他身旁,飛行有四位百枷境大圓滿的閻羅族大聖,個個氣息渾厚。

    為了收服帝品聖意丹,閻羅族顯然是做好了充分準備,憑藉五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實力,足以橫掃一切不服者。

    閻羅族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沒有與他們同行,而是去奪取准帝品聖意丹和王品聖意丹。

    「唰!」

    「唰!」

    ……

    婪嬰、無疆、羅生天的速度,也是奇快無比,各自沖向一枚准帝品聖意丹,與張若塵最開始的猜測一樣。

    福祿黑袍大祭司含笑道:「閻羅族不愧是至高一族,一句話扔出,就連婪嬰那樣心高氣傲的人物,也都退出爭奪。看來,那枚帝品聖意丹,將是閻無神的囊中之物。」

    丹侍道:「婪嬰、閻皇圖、無疆、羅生天,無一不是曠世奇才,可惜,專研最深的幾種道都修鍊出了聖意,就算奪取到那枚帝品聖意丹,意義也不大。」

    「至於別的修士,先不說不可能降服得了帝品聖意丹的丹靈。就算降服成功,只憑丹藥,也凝聚不出多麼厲害的聖意。」

    福祿黑袍大祭司點了點頭,道:「那枚帝品聖意丹,只有落入閻無神和張若塵的手中,才能引起一些期待。現在看來,這個挑戰,應該是落到了閻無神身上。」

    丹侍明白,所謂的「期待」和「挑戰」,是指凝聚單一一道的三品聖意,做前人做不到的事。

    只有閻無神和張若塵,加上帝品聖意丹,才有一絲可能性。

    別的修士,就算得到帝品聖意丹,也是枉然。

    丹侍道:「諸神應該也有相同的期待。不過,單一一道凝聚出三品聖意可能性太渺茫,我想諸神更期待的是,有沒有修士,憑藉准帝品聖意丹,融合出二品聖意。地獄界已經很多年,沒有新的二品聖意誕生。」

    福祿黑袍大祭司道:「太上煉製的十枚准帝品聖意丹,可謂絕世罕見,只有三十萬年之前,天宮的一位丹道太上煉製出來過幾枚。有它的輔助,婪嬰、閻皇圖、羅生天、無疆四人之中,或許有一兩人,能夠成功融合出二品聖意。」

    丹侍的目光,投向丹氣長河的方向,道:「我倒是覺得,張若塵融合出二品聖意的機會更大。不過……他得先奪取到,一枚准帝品聖意丹才行。」

    「對他而言,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十枚准帝品聖意丹的爭奪,最為激烈和殘酷,很多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都已經聯手。」福祿黑袍大祭司道。

    聖意丹的出現,將地獄界諸神的胃口都吊了起來,對爭鬥的結果產生濃烈興趣。

    「咻!咻!咻!」

    數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化為一道道光梭,很快追趕上十萬枚頂級天品聖意丹。可是,他們沒有停留,也沒有收取,而是全力以赴繼續向前沖。

    頂級天品聖意丹,雖然價值連城,每一枚都能賣一枚神石以上的價格。

    可是對他們,已沒有任何幫助。

    為了收取頂級天品聖意丹耽擱時間,失去奪取准帝品聖意丹的機會,是得不償失。

    「嘩啦。」

    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身形每一次消失,下一次都出現到數百里之外,片刻后,便是超過閻皇圖、婪嬰等人,衝到最前方。

    婪嬰冷峭一笑:「你一個不朽境大聖,沖那麼快有什麼意義?多收集一些天品聖意丹,拿去賣神石,才是正道。」

    准帝品聖意丹的丹靈,戰力堪比千問境初期的大聖。

    正是知道這一點,儘管張若塵的速度很快,可是,那些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卻沒有將他當成威脅。

    難道不朽境的大聖,憑一己之力,還能收取千問境的聖丹?

    與張若塵並駕齊驅的,還有閻無神。

    閻無神施展的也是空間大挪移,速度絲毫不弱張若塵,揚聲笑道:「張若塵,你想收取一枚准帝品聖意丹,應該將夏瑜帶上。只要能達到目的,就算借用外力,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如果我要奪取的是,那枚帝品聖意丹呢?」張若塵道。

    閻無神的雙瞳深深一縮,猜不透張若塵說的真話,還是假話。

    就在這時,張若塵衣袖揮出,一大片時間印記,匯聚成的潮汐光點,向閻無神飛去。

    「刺啦。」

    閻無神伸出一根金光燦燦的手指,劃出一道十多里長的空間裂縫,將時間印記光點全部裝了進去,化解於無形。

    趁此機會,張若塵領先一步,追上十枚准帝品聖丹。

    見他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閻無神心中暗道:「張若塵這個傢伙,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難道他真的擁有收取准帝品聖意丹,甚至帝品聖意丹的實力?除非……」

    閻無神只能想到一個可能性,不死血族的至尊聖器,掌握在張若塵的手中。

    當然,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沒有人比閻無神更了解張若塵的實力,在他看來,張若塵在沒有掙斷第一條枷鎖之前,與不死血族的刀獄皇、風后等人,尚且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不死血族的諸神,怎麼可能將至尊聖器交給他執掌?

    再說,就算張若塵執掌著至尊聖器,也不可能敵得過千問境巔峰的丹靈。真去硬碰,多半會被秒殺,完全就是作死。

    張若塵找到了第一個目標。

    是一枚准帝品聖意丹,丹靈形態乃是「陰陽桅子」,花開兩朵,一陰一陽,宛如日月同天,非常艷麗。

    「它應該很適合幫助我融合陰陽五行聖意。」

    張若塵腦海中,剛剛閃過這道念頭,忽的,一道極度危險的氣息逼近。灼熱的氣浪,似乎要將他的不朽聖軀燒得融化。

    是陰陽桅子的一朵花,從上方,向他壓了下來。

    花,如同神日,與當初冥王手中的恆星神劍爆發出來的熱量很相似,能夠融合萬物,毀滅不朽聖軀。

    花朵中湧出的火焰,為帝焰級別的凈滅神火,純白無瑕。

    「轟隆。」

    倉促之間,張若塵只得抬起手臂,打出至剛至陽的龍象般若掌,與陰陽桅子的花朵,對碰在一起。

    激烈對碰。

    隨即,一股排山倒海的可怕力量,從上而下,衝擊在他身上,將他的身體,打得向下飛了一百多里。

    張若塵身上的血紅色衣袍,被凈滅神火燒得千瘡百孔,有頭髮絲被點燃,右臂疼痛欲裂,幸好半神之體強大,才沒有受傷,只是顯得極為狼狽。

    「這就是千問境大聖的力量啊,恐怕我得修鍊到百枷境,才能與它硬碰硬。」張若塵暗道。

    後方。

    地獄界的修士,已是笑成一片。

    「沖得快有什麼意思?不自量力,居然妄想收取准帝品聖意丹。」無疆輕哼一聲,滿臉都是譏誚和嘲諷。

    「能夠擋住丹靈一擊,張若塵也算是有些本事。」

    洫搖了搖頭,道:「千問境的丹靈,哪有那麼容易對付,張若塵太高估自己的實力。不過,那枚准帝品聖意丹,倒是適合我。」

    包括洫在內,足有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沖向陰陽桅子。

    「就知道逞強,這些臉丟大了吧?」瑜皇向陰陽桅子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後,與易軒大聖沖向另一枚准帝品聖丹。

    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來到陰陽桅子的百里之內,感知到准帝品聖丹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波動,全部都停了下來,各自取出一件君王聖器。

    還沒有動手,他們便是聽到張若塵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你們全部閃開。」

    四大強者尋聲望去,只見張若塵站在虛空的另一頭,將一隻紫金葫蘆,對著他們……不,是對著陰陽桅子。

    「你叫我們讓開,我們就讓開,真是笑話。」一位修羅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冷冽的說道。

    另一位來自屍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提議道:「一個不朽境的跳樑小丑而已,不如先廢了他,我們再各憑本事,奪取聖丹?」

    「他在這裡,的確礙事。」

    洫的雙目,緊緊盯著張若塵手中的紫金葫蘆,忽的,察覺到空間出現細微的波動,臉色一變,身形如電,急速向後方倒退。

    「嘩——」

    葫蘆口,三千六百萬道空間銘紋被張若塵激活,瞬間化為一座覆蓋方圓數百里的圓形空間大陣。

    「不好!」

    「怎麼會有空間陣法?」

    另外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意識到不妙,立即爆發出最快速度,想要逃出空間大陣的範圍。

    「轟隆。」

    方圓數百里的空間,在一瞬間,塌陷和收縮,形成一股強大的吞吸力量,匯聚向葫蘆口。

    准帝品聖丹的丹靈「陰陽桅子」,首當其衝,龐大的身軀,迅速縮小,被收入進葫蘆裡面。

    除此之外,空間大陣範圍內的十多枚王品聖意丹,也被吸納進去。

    即便逃出了空間大陣的範圍,可是洫依舊被紫金葫蘆的吞吸力量,向後拉扯了數百米,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穩住后,洫只感覺頭皮發麻,遠遠的,盯了張若塵手中的葫蘆一眼,立即遠遁,不敢再停留在此處。

    「好可怕的葫蘆,雖然不是至尊聖器,可是,卻比一些至尊聖器更可怕,看來這才是張若塵最大的底牌。」

    剛才那股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失重感覺,讓洫覺得十分難受。

    另外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險之又險的,逃出空間大陣的範圍,也如洫一般,穩住身形后,立即遠退,不敢離張若塵太近。

    剛才,幸好陰陽桅子的龐大軀體,擋住了紫金葫蘆絕大部分吸力,不然他們三位未必能夠逃掉。

    「該死!張若塵那到底是什麼葫蘆,吞吸力量也太強,完全無法抵擋。」

    「我看是一件頂級的君王聖器,而且具有空間屬性。以後遇到張若塵,最好小心提防,別陰溝裡翻船。」

    「別太緊張,以我看,那隻葫蘆也就在三百里之內,吞吸力量才最強大。而且,催動一次需要花費不短的時間,其實不足為懼。我們若是發動遠程攻擊,或者不給他催動葫蘆的機會,他就只能被動挨打。」

    剛才,張若塵只是催動了葫蘆口的空間大陣,並沒有激發葫蘆中毀滅金陽和星核的力量,所以,沒有釋放出至尊之力,吞吸力量也十分有限。

    「這葫蘆……有點意思……」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風后,眸中浮現出詫異的神色。

    一枚准帝品聖丹,輕輕鬆鬆就被收走,讓不少修士都警惕起來,思考應對那隻葫蘆的策略。

    張若塵沒有停留,沖向另一枚准帝品聖意丹。

    那枚准帝品聖意丹的丹靈,也是一朵花,形態像是一隻手,四指緊握,食指伸出,散發著鮮艷赤紅的光芒。

    花名,叫做「仙人指」。

    與仙人指交鋒的修士,乃是冥族的無疆。

    無疆和仙人指爆發出來的戰鬥餘波,化為一層層能量巨浪,一直蔓延到千里之外。

    除了無疆,再無他人。

    沒有修士,敢於他爭。

    以無疆的強絕修為,要收服千問境初期的丹靈,顯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人一花,激烈的戰鬥,打得空間猛烈震蕩。

    張若塵才飛到五百裡外,就被無疆察覺。

    剛才張若塵動用紫金葫蘆,收取准帝品聖丹造成的波動很大,無疆當然有注意到,因此,倒是不敢小覷他。

    「這枚准帝品聖丹是我的,你最好不要染指。」

    無疆以威脅的語氣,傳音過去。

    張若塵並不懼他,冷聲道:「花費了這麼久的時間,都沒有將丹靈收服。我看,你根本不行,還是退一邊去,讓我來。」

    居然說他不行?

    收服丹靈,哪有那麼容易?

    不僅不能滅掉丹靈,還不能損壞了丹藥本體。

    比擊敗一位千問境初期的大聖,甚至比擊殺一位千問境初期的大聖,還要難一些。

    「居然敢對我說這樣的話,你的膽量,還真不小。誰給你的勇氣?」

    無疆覺得張若塵是在故意挑釁,眼神一寒,在與仙人指交手的空隙,雙手在胸前合併,身後綻放出漆黑的光華,凝聚出一百隻手影,呈圓形排列。

    「嘩——」

    一百道黑色手影,各自打出一掌,化為一百道手印,隔空向張若塵攻了過去。

    每一道手印,都越來越巨大。

    最後,猶如化為一百座五指聖山,釋放出陰寒刺骨的力量,完全將張若塵籠罩。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