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並不是一個薄情無義之人,對身邊的每一個人,皆是如此。

    正是如此,聽完般若的一番話,他眼中的冷漠,融化了一些,聲音略顯低沉:“我已經有些記不清,當初是如何與煙塵郡主走到了一起,只記得,初識之時,一個塵字,似乎犯了她的忌諱,又陰差陽錯進了地字門,從此有了一段緣。”

    “後面又發生了太多的事,有爭執,有溫存,有離合,有悲歡。你可曾還記得,他們是怎麼從相互看不順眼,到相知相戀?”

    般若坐在宇空寒冰石上,雙目低垂,靜靜的聽着,沒有迴應。

    “兩個人之所以會走到一起,都是從相識到相知,從相知到相互欣賞,從相互欣賞到相戀,從相戀到相守。可惜,他們沒能走到最後那一步。”

    “如果當初,他們沒有在西院相識。如果成親的前夕,池瑤女皇沒有派遣萬兆億去東域聖王府抓走張若塵。如果張若塵沒有幫助黃煙塵,成爲界子。如果張若塵和池瑤女皇,沒有八百年的恩怨。結果會不會更好一些?”

    張若塵徐徐的說道,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思考前世今生。

    人活得越久,看問題的方式,總會變得不一樣。

    年少時的意氣風發,讓他酣暢淋漓,熱血當歌,面對任何強敵都可以不自量力的出手,哪怕是死,也義無反顧。

    而現在,張若塵絕不會再那樣。

    就像當初,他敢一個人殺去紫微宮,質問池瑤。如今,要他一個人殺去地煞鬼城,與鬼主叫板,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怯戰,只是不想作死。

    再艱難的事,都有比慷慨赴死更好的解決方式。

    般若終於再次開口,道:“哪有那麼多如果,過去的,已是定局。還能決定的,只有未來。”

    兩人相對而坐,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像是飽含感情,卻又像是陌生人之間的蒼白言語。

    張若塵心性沉穩,不再多言,眼中再次浮現出凌厲的光芒,道:“要戰勝無疆,未必需要暗時空物質。只要我的血氣能夠恢復,下一次交手,他必敗。”

    “可是,你的目標,從來都不是擊敗無疆,而是狩天之戰的第一。”般若道。

    張若塵細細凝思,道:“首先第一件事,我們得能夠活下去。”

    話音剛落,空間微微一震。

    有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穿過至尊之力形成的紫金色光膜,進入葫蘆內部,將張若塵和般若籠罩。

    時間,發生更大的變化。

    “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時間印記?不對,時間的力量,在快速消磨我們的壽元。”

    張若塵發現,時間流速又變緩了千倍,接近於時間靜止。在這裏,就算過去一百萬年,外面也纔過去一年。

    可是,與在日晷覆蓋的範圍中修煉不同,在這裏待一年,壽元並不是消耗一年,而是消耗千年。

    也就是說,張若塵在這裏待一百萬年,外面只過去一年,但是他的壽元,卻會消耗十億年。

    在這裏待一年,外面只過去數個呼吸的時間,可是修士的壽元,卻會消耗一千年。

    “暗黑星果然不是什麼修煉寶地,必須儘快找到暗時空物質,然後離開。”

    張若塵的神情凝重,意識到藍髓真君應該不只是死在空間擠壓之下,時間的極端變化,應該也是殺死他的原因之一。

    大概一個月後,來自四面八方的空間擠壓力量,漸漸消失。

    張若塵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

    幸好進入狩天戰場的時候,張若塵讓血天部族的修士,各自取了一枚神石。這些神石,現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正是可以不斷吸收神石蘊含的神氣,張若塵和般若體內的力量,纔沒有枯竭,可以持續不斷支撐紫金葫蘆,激發至尊之力。

    “譁——”

    紫金葫蘆重新變大,從一粒紫金光點,化爲一隻數百米長的葫蘆船,飄浮在無邊無際的虛空。

    二人飛出葫蘆,站在葫蘆表面,準備前行。

    般若望向懸浮在虛空中的寶藍色石頭,道:“藍髓星雖然變得只剩這麼大一塊,可是,內部卻蘊含龐大的能量。若是神石耗盡,它應該可以支撐我們繼續在這裏活下去。”

    又道:“我發現,你的紫金葫蘆,煉化了大量星核。能不能將它收進去,也煉化掉?”

    張若塵有些不確定,道:“它的重量,比一般的星核沉重千倍。煉化了它,等於煉化一千枚星核。”

    對藍髓星,張若塵自然感興趣。

    一旦煉化成功,紫金葫蘆的吞吸能力必定大增,到時候,對婪嬰、閻皇圖、缺等人,也能造成威脅。

    在張若塵的操控下,紫金葫蘆變得更加巨大,似一座葫蘆山。

    葫蘆口,對準寶藍色石頭,將它裝了進去。

    隨即,紫金葫蘆的重量大增,張若塵只能拼盡全力,才能催動葫蘆急速飛行。

    一邊飛行,張若塵一邊使用至尊之力,煉化藍髓星。

    這是一場漫長而又枯燥的旅行,尋找暗時空物質,就像大海撈針一般,縹緲難尋。

    同時,伴隨巨大的兇險。

    每隔一個月,空間規則潮汐風暴,就會爆發一次。那時,張若塵和般若都會躲進葫蘆內部,等到風暴結束,才又重新出來。

    在這危機重重的世界,三年時間,很快過去。

    張若塵憑藉神石和神木之心的蘊養,體內的大聖血液,完全恢復了過來,身上的傷勢也痊癒。

    紫金葫蘆已經飛了上億裏,可是,連暗時空物質的一絲痕跡都沒有找到。

    這三年,張若塵將剩下的七枚衍道聖果,全部吃掉,壽元增加二萬一千年,體內的聖道規則增加了七億道,總數達到三十五億道。

    憑藉這裏特殊的環境,張若塵對時間和空間的理解,大幅度提升。

    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迅速增長,數量超過四千萬道。如果現在再顯化出空間領域和虛時間領域,張若塵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對抗無疆的冥界之國。

    只是對時間和空間的領悟,已經讓張若塵感覺到不虛此行,此次的經歷,必定爲將來凝聚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打下堅實的基礎。

    張若塵之所以將衍道聖果全部吃掉,最大的原因,還是被逼無奈。

    其一,壽元消耗太大,短短三年,張若塵損失了兩千年壽元。而且,這樣的情況,還將繼續持續下去。

    沒有足夠的壽元支撐,張若塵心中沒底,消耗不起。

    其二,只有吃掉衍道聖果,張若塵的修爲,才能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以應對暗黑星內部複雜、極端、危險的環境。

    吃下七枚衍道聖果後,張若塵花費三年時間,連續掙斷十三條枷鎖。

    如今,掙斷枷鎖的總數,達到二十七條,半神之體變得更加強大,可以爆發出來的神力變得更多。

    吞服大量衍道聖果,還有一個更大的好處,可以輔助修煉高階聖術。

    三年來,張若塵悟過劍,修過拳,煉過掌,也研習《時空祕典》上的時間聖術和空間聖術,七星帝宮中血絕戰神收錄的功法典籍。

    除了神魔鎮獄,張若塵又修煉了三種千問級高階聖術,都達到小成的地步。距離大成,只差時間的打磨和融會貫通。

    三種千問級高階聖術,分別是:

    可以與焱神腿相輔相成的腿法聖術。

    可以將淨滅神火的威力完美運用出來的火道聖術。

    還有一種屬於空間類,張若塵也不知該不該將其歸納到千問級高階聖術的層次,但,它的修煉難度,比千問級高階聖術都要更勝幾分。

    能有如此成就,衍道聖果起了很大作用。

    否則短短三年時間,別說修煉三種千問級高階聖術,哪怕想要煉成一種,都是難如登天的事。確切的說,三十年,都未必能夠修成一種。

    張若塵最大的精力,花在了劍道上,無論是劍十一,還是時間劍法第五層“輝月如歌”,都有突破性的大提升。

    唯一遺憾的是,沒能將第六種聖意,融入陰陽五行聖意之中。

    此刻,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紫金葫蘆頂部,雙手背在身後,眺望前方。

    三年尋覓暗時空物質無果,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懷疑和躁動。

    暗時空物質,只是般若的猜測,未必真的存在。

    繼續耗在這裏,或許只是白白浪費壽元。

    “以我現在的實力,擊敗全盛時期的無疆,應該不是難事。整個狩天戰場上,還能對我造成威脅的,只剩缺和螭帝。至於婪嬰、閻皇圖、羅生天,雖然排名比無疆高,但是戰力比無疆強大得應該有限。”

    張若塵在反覆思考,要不要現在就離開暗黑星內部。

    可是,卻想到另一個問題,正如般若所說,他的目標是狩天之戰的第一,而不是要在一對一的較量中,擊敗某一個對手。

    最後的決戰,很可能,他要面對的強敵,不止一個。

    那個時候,暗時空物質可以成爲最大的底牌。

    無論能不能用上,掌握在手中,總比沒有要強。

    最近兩年,般若一直呆在紫金葫蘆內部。

    她的壽元,遠遠比不上張若塵,消耗不起。

    幸好兩年前,張若塵在紫金葫蘆上,佈置了時間陣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擋時間對壽元的消磨。

    只要呆在葫蘆內部,壽元消耗就是外面的十分之一。

    正是有時間陣法,所以,張若塵雖然長時間都待在葫蘆外,駕馭葫蘆和尋找暗時空物質,可是壽元只消耗了兩千年,而不是三千年。

    “不能急躁,心緒應該平和一些。趁此機會,倒是可以參悟黑暗之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盤膝坐下,調整自己的情緒。

    暗黑星的內部,充斥大量黑暗規則,是參悟黑暗之道的絕佳寶地。

    在地獄界,很多修士都修煉過黑暗之道,包括各族的天道,有不少都是由黑暗之道衍化而來。對黑暗之道理解得越深,今後對上地獄界的大聖強者,應對起來纔會更加容易。

    修煉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又是七年過去。

    wωω▪ttκΛ n▪℃ O

    張若塵不僅將新修煉的三種千問級高階聖術,全部修煉到大成,劍道、空間之道、時間之道、黑暗之道,也有更大的突破。

    十年修煉,加上至尊聖器的消耗,張若塵身上的神石,已經消耗殆盡。

    不能繼續耗下去,是時候決定去和留。

    “唰——”

    一條蜿蜒的冥河,從葫蘆口飛出。

    般若腳踩冥河,飄然落到葫蘆表面,望向身形筆直的張若塵,猶豫了一下,走了過去,道:“十年了!看來是我錯了,這顆暗黑星,根本沒有孕育出暗時空物質。”

    十年來,般若一直都在使用命運規則,解析藍髓星,獲取了藍髓真君的大量傳承。

    她的修爲,有巨大提升。

    張若塵道:“十年時間,你的暗黑之道、空間之道、時間之道,都有巨大的提升。你來暗黑星內部的目的,並不是尋找暗時空物質,而是爲了修煉和突破,走捷徑,追上另外兩位神女候選人,風后和嫣紅大聖。”

    同時修煉多種恆古之道,並不是好事。

    貪多,只會一事無成。

    可是在般若的身上,張若塵卻並沒有發現貪多自誤的顯現,反而各種恆古之道,能夠相輔相成,共同匯聚於真我之門。

    她的真我之門的凝視程度,相比於進入暗黑星內部之前,提升了何止一倍。

    般若久久的盯着張若塵,道:“你覺得,我是在利用你的力量,助自己的修爲實現大突破?沒錯,我就是在利用你。”

    張若塵仔細觀察她的眼神,搖了搖頭,道:“你總是不喜歡解釋,非要我自己去尋找真相和答案。你可知道,這樣我真的很累。”

    忽的,張若塵生出一絲感應,雙目之中,瞳孔迅速收縮,望向般若身後的遙遠虛空。

    “或許,我已經找到了答案,暗時空物質出現了!”

    距離紫金葫蘆大概七百里之外,出現一片黑色的霧,霧中有雨。一粒粒雨滴,旋轉飛行,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的中心,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有一隻黃色的銅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