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火磨盤如同一輪煌煌大日,橫空旋轉而過,將詛咒之力盡數碾碎。

    “這股力量……怎麼可能?”

    無疆的臉,被神火映照得蒼白如紙,身上的衣袍燃燒,心中感到難以置信。

    這一招,很明顯是千問級高階聖術,而且與張若塵的二品聖意,結合在了一起。

    張若塵的大聖血液,明明損失大半,怎麼可能還有力量,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招術?

    無疆咬緊牙齒,不屈不服,全力以赴激發萬咒天珠的力量,與神火磨盤對抗。

    “啪啪。”

    原本已經癒合的傷口,重新裂開,血液滴淌,疼痛刺骨。

    “轟隆。”

    神火磨盤爆碎,化爲滿天火雨。

    無疆受到這股力量的衝擊,如同炮彈一般倒飛出去,身體有三分之一的血肉被震碎,脫離骨骼飛了出去,悽慘到極點。

    這一幕,讓在場的瑜皇、魔音、左牧聖君,皆是大驚失色。

    張若塵怎麼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強大,無疆掌握至尊聖器都難擋他的一擊?

    逃到遠處的般若,向無疆傳音:“張若塵的傷勢已經痊癒,趕緊逃,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

    無疆體內釋放出大量冥氣,化爲一座氣橋,急速向遠離第三號暗黑星的方向逃遁,丟下一句狠話:“張若塵,等我傷勢痊癒,我們再決勝負。”

    “弓來。”

    張若塵攤開右手。

    魔音取出冰木神弓,放到張若塵手中。

    張若塵抓住弓骨的一瞬間,弓骨中的銘紋盡數浮現出來,釋放出驚人的寒氣,一片片雪花,在千里之內飛舞。

    “哧哧。”

    張若塵調動數千萬道水之道規則,凝聚成一支冰箭,將冰木神弓拉開。

    冰箭蘊含他的殺戮意志,離弓飛出,化爲一道數十里長的流痕。

    “噗嗤。”

    冰箭射中逃遁到千里之外的無疆,擊在背心,將其身體穿透。

    一道悲憤的慘叫,響徹虛空。

    張若塵正要射出第二箭,般若出現到無疆身旁,一把將他拖入進了黑暗之中,二人的身形消失得無影無蹤。

    張若塵的眼瞼收縮,只得將第二箭,射向左牧聖君。

    左牧聖君在看見張若塵一招擊敗無疆的時候,便知大事不妙,於是繞開張若塵,急速從另一個方位逃遁。

    身後,傳來寒氣。

    左牧聖君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冰箭已經近在咫尺。

    “該死,張若塵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大,就算我沒有受傷,處於巔峰狀態,與他對上,也未必討得了好。”

    左牧聖君轉身打出一掌,啪的一聲,將冰箭擊碎。

    可是,他液態的手掌,卻被大量碎冰擊中。碎冰蘊含張若塵的殺戮意志,不僅攻擊他的聖魂,而且,還將他的整隻右臂凍住。

    張若塵射出第二箭,第三箭……

    第七箭之後,左牧聖君的大半個身體,都被冰封。

    “居然還在逃,真以爲今天逃得掉。”

    張若塵將冰木神弓還給魔音,十翼展開,始祖神紋在金翼上,釋放出妖異的血紅光芒。他化爲一道金色流光,飛了出去。

    速度之快,頃刻間,便是到了千里外。

    瑜皇略微有些發怔,張若塵也太強大了吧,從地窟出來,就像發生了某種脫變,完全就是所向無敵的姿態。

    魔音笑吟吟的盯了她一眼,道:“別發呆了,就算想崇拜主人,也等戰鬥結束再說,主人剛纔傳音,令我們立即跟上去,遠離第三號暗黑星。”

    左牧聖君誕生於宇宙的起源之地“海石星塢”,縱橫一世,與星雲神殿爲敵,與命運神殿叫板,就算最後被擒拿,也是因爲命運神殿那位天命聖衛的修爲高出他太多,達到了萬死一生境。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竟會被一個修爲遠遠不如自己的修士,追殺得如此狼狽。

    看見張若塵越追越近,左牧聖君有一種窮途末路之感,飛出黑暗,眼前是六彩斑斕的星空,將他的瞳孔印成了六彩色。

    他突然不想逃了,決定拼死與張若塵一戰。

    張若塵追到他的身後,速度放緩,腳下浮現出白色神火,很快神火演變成了火海,將左牧聖君籠罩進去。

    左牧聖君轉過身,盯向張若塵那張年輕而又俊秀的臉,笑道:“這片宇宙的歷史,悠久綿長,誕生過無數擁有偉大成就的神靈,是空間孕育出了他們。但是,他們又被時間殺死,重新歸於塵土,無法永恆。”

    “很多修士都說,虛無最可怕,無論生靈,還是死靈,亦或者異靈,只要墜入虛無世界,必死無疑。”

    “可是,我卻認爲,時間和空間最可怕。”

    “再強大的神靈,都是在空間中誕生,在空間中成長,最後被時間殺死。時間和空間,就像是在玩弄他們,讓他們生,他們就生,讓他們死,他們就必須得死。”

    “張若塵,你是天地間誕生出來的第三個同時掌控時間和空間的修士,若是有時間,一定要去海石星塢看看,只有在那裡,你才能明白時間和空間的真諦。”

    “我會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張若塵道。

    左牧聖君的液態身體快速凝實,重新變成人類形態,身上穿着紫色隕星鎧甲,道:“你敢不敢不使用空間力量,與我一戰。”

    張若塵沒有開口,顯然是覺得,沒必要答應左牧聖君的這個條件。

    瑜皇和魔音追了上來,站立到另外兩處方位,與張若塵呈三角陣將左牧聖君包圍。

    左牧聖君沒有看她們,依舊盯着張若塵,道:“其實,如果是別的修士追殺我,無論他是誰,無論帶來多少修士,本君都有把握利用空間力量逃走。偏偏只有你張若塵這個時空掌握者出手,本君知道,今天無論如何都逃不掉。”

    “臨死之前,我只有這個小小的請求。只想知道,我與天地間最頂尖的天才,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張若塵冷冰冰的盯了他一眼,道:“死到臨頭,哪還有那麼多廢話。”

    一拍紫金葫蘆,葫蘆飛了起來,懸到他的頭頂上方。

    “譁——”

    葫蘆口,七千二百萬道空間陣法銘紋被激活,化爲一座覆蓋方圓八百里的空間大陣。

    瑜皇和魔音收到張若塵的傳音,第一時間遠退,退到八百里外。左牧聖君也想逃走,可是,卻沒能逃出空間大陣。

    “轟隆。”

    隨着大陣覆蓋的區域發生空間塌縮,左牧聖君被收進了葫蘆,虛空中,迴盪着他惡毒的咒罵聲和憤恨的怒吼聲。

    張若塵將紫金葫蘆收回,託在了掌心,眼神不帶任何情感。

    換做以前,張若塵很有可能,真的會答應臨死者最後的請求。

    可是,經歷了那麼多事,哪裡還會那麼幼稚和心慈。

    左牧聖君又不是弱者,而是一等一的強者,即便現在受了重傷,張若塵若是不使用空間力量剋制他,勝負之數依舊難說。

    像左牧聖君這種人物,能夠在隕星神殿潛藏數百年,能夠多次躲過隕星神殿和命運神殿的緝拿,絕對是陰險狡詐之輩。

    開始的時候,左牧聖君便是在給張若塵灌**湯,將時間和空間吹捧到了天上,一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模樣。

    實際上,他無時無刻不在思考,如何殺死張若塵,從而翻盤。

    他唯一翻盤的機會,就是進入張若塵的體內,將張若塵的肉身奪舍。

    若是張若塵不使用空間力量與他一戰,他其實是有成功的機會,而且,機會不小。

    “你的本體是空間紫雨,將你和紫金葫蘆煉爲一體,應該可以讓葫蘆的內空間增大不少。”張若塵看着紫金葫蘆,如此說道。

    葫蘆中,響起左牧聖君怨毒的聲音:“張若塵,地獄界有很多神靈,不會讓一個時空掌控者成長起來。當你成長到一定境界,他們就會害怕。他們一旦害怕,必定會將你殺死。你不用得意得太早,你很快就會來陪我。”

    張若塵不爲之所動,調動聖氣,注入葫蘆,將毀滅金陽的力量激發出來,煉化左牧聖君。

    魔音的曼妙身姿,從天而降,出現在張若塵身前,躬身一拜,道:“恭喜主人,鎮壓左牧聖君。”

    瑜皇飛到火海上空,一雙美麗得驚心動魄的眼睛中,充滿驚歎的神色,道:“你的紫金葫蘆,似乎變得更加厲害。”

    將千問境中期修爲的左牧聖君,一下子就被收了進去,她哪裡還能保持平靜?

    這,太震撼人心!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左牧聖君本就受了嚴重的傷勢,又剛好被空間剋制,所以才無法反抗紫金葫蘆。”張若塵淡淡的說道。

    在暗黑星的內部,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提升到六十五階,於是,修改了葫蘆口的空間銘紋,從三千六百萬道,增加到七千二百萬道。

    況且,紫金葫蘆還煉化了藍髓星。

    葫蘆的吞噬和吸收能力,自然是今非昔比。

    魔音道:“可惜讓無疆逃走了!”

    “逃走也無妨,從今天開始,無疆將再也不是我的對手。他若是繼續與我爲敵,下一次交手,就是他神形俱滅之時,暗黑神殿也阻擋不了我殺他的意志。”

    張若塵的目光,再次盯向身後的無邊黑暗,眉宇間,顯露出擔憂的神色。

    如果暗黑星的內部,真的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跑了出來,闖入狩天戰場,諸神會不會繼續執行既有的規則,不插手戰場內部的事?

    “主人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不要繼續去追殺第三號暗黑星附近星域的天奴?”魔音問道。

    張若塵道:“不用了,一羣蝦兵蟹將,沒多少積分,追殺他們,只是浪費時間。先回本族星一趟,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三道身影,從遠處飛來。

    “隕星神殿方默峰,拜見若塵大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