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默峰、墨厝、顏含雨,是一同前來。

    見到張若塵,方默峰抱拳行禮,道:“多謝若塵大聖出手擊殺隕星神殿叛徒。”

    “他被命運神殿抓住,成爲天奴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死了,所以你不必謝我。有什麼事,直接說吧,我趕時間。”張若塵道。

    方默峰見張若塵是直截了當的人,也就不拐彎抹角,道:“隕星鎧甲是隕星神殿的珍器,對我此次狩天之戰,更是有重大作用,我想將它買回。”

    “既然你說了這個買字,看來是清楚,到了我手中的寶物,不可能輕易拿回去。”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你準備開什麼價?”

    “一萬枚神石。”方默峰道。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堪比一件五元君王聖器的價格,看來,你還是有些誠意。可是,你拿得出這麼多神石嗎?”

    “我還很年輕,不到千歲,將來我可以修煉到千問境,萬死一生境,無上境。一萬枚神石,遲早可以還上。”方默峰的臉上,充滿自信。

    張若塵道:“你若是死在狩天戰場,我找誰要債去?”

    方默峰愣住,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可以爲自己說出的話負責,可是,無法對自己的生死負責。

    “我替師兄還。”墨厝道。

    顏含雨道:“還有我。”

    張若塵鷹隼一般的目光,向他們掃視一眼,聲音提揚了幾分,道:“上一個欠我債,想要賴賬的人,是我母后的弟子。他被食聖花吸走了一半的聖血,又賣掉自己所有的封地還債,至今還欠着我。你們若是跟他學習,我會用更殘酷十倍的手段,收拾你們。”

    “若塵大聖放心,百年之內,只要方某不死,必定將所有神石還上。”方默峰道。

    “你最好別死,免得害了你的師弟師妹。”

    張若塵打開紫金葫蘆的蓋子,一團紫芒,從裡面飛出,化爲一顆兩千多米長的紫色隕星,懸浮在方默峰面前。

    方默峰眼中露出喜色,立即催動秘法,擊中紫色隕星各處。

    “嘩啦。”

    紫色隕星化爲一具鎧甲,穿在了他的身上。

    “多謝若塵大聖。”

    方默峰撫摸失而復得的鎧甲,心中大喜,再次抱拳向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的雙瞳中,浮現出一縷縷真理光華,盯了他一眼,道:“你已經掙斷九十九道枷鎖了吧?”

    “是。”方默峰道。

    張若塵道:“你若是肯欠我一個人情,我可以讓你在狩天之戰期間,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

    方默峰一怔,以爲自己聽錯。

    張若塵突然改口,擺了擺手,道:“算了,你去吧!”

    方默峰沒有走。

    別人敢誇下如此海口,方默峰肯定不信,可是,說此話的是張若塵,一個突破到大聖境界不久,便成長到可以鎮壓左牧聖君的人物。

    他的身上,必定藏有大秘,或許真能做到神靈都做不到的事。

    方默峰道:“若塵大聖果真能助我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

    “我突然想到,這沒有太大的意義。你就算掙斷第一百條枷鎖,也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去掙斷體內各種細小的枷鎖,才能達到百枷境大圓滿。既然是這樣,我也就懶得浪費時間。”張若塵道。

    方默峰道:“不,就算只是掙斷第一百條枷鎖,我的實力也會有翻天覆地的提升,可以成爲百枷境大圓滿之下的最強者。”

    狩天之戰對任何勢力而言,都關係重大,背後涉及龐大的利益分割。

    做爲隕星神殿的第一強者,方默峰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他的實力越強,對隕星神殿越是有利。

    方默峰生怕張若塵反悔,立即又道:“若塵大聖對方某有救命之恩,方某本就欠了你天大的人情。”

    張若塵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要的人情,是你今後哪怕赴湯蹈火,十死無生,也必須還的人情。”

    方默峰顯然是一個果斷的人,以手指天,道:“我方默峰,以隕星神殿殿主之名立誓,他日若是若塵大聖有需要我的地方,哪怕赴湯蹈火,十死無生,我也一定全力以赴幫他,還他人情。”

    張若塵對方默峰略微高看了幾分,同時更加清楚的認識到,地獄界的確是一個實力爲尊的地方,別的東西,並不是那麼重要。

    “好,我幫你找出第一百道枷鎖。你應該吞服過衍道聖果,憑藉衍道聖果的力量,只要你不是太差勁,一月之內,掙斷第一百條枷鎖,應該不是難事。”張若塵道。

    ……

    命運神殿中的諸神,全部都看見了張若塵擊敗無疆和鎮壓左牧聖君的畫面,乾淨利落,已有年輕雄主的英姿。

    鬼主等人,全部都歸於沉寂。

    他們是神靈,能夠推算勝負得失,本是一致認爲張若塵會敗在無疆手中,甚至有可能丟掉性命。可是,這樣的結果,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無疆一敗,左牧一死,張若塵正式晉升狩天戰場的王級人物,再難有人可以制衡他。

    最開始,諸神皆認爲缺是狩天戰場最大的變數,可是誰都沒有想到,張若塵居然異軍突起,身邊更是高手如雲,有雄霸戰場的態勢。

    “看來這世間真的有不在規則之內的修士,即便是神,也很難看準他們。”

    “缺、婪嬰、閻皇圖、閻無神、張若塵,皆不在狩天之戰的規則之中,難道神尊早就知道,他們是可以打破規則的天驕?”有神靈,詢問福祿神尊。

    福祿神尊道:“規則永遠存在,只不過,每個人的身上,有不同的規則。看每一場狩天之戰,都是在看地獄界的未來。無疆雖然敗給了張若塵,可是,依舊還不算出局,得看他能不能重振旗鼓,知恥後勇。每個人的身上,都有無限可能。”

    羅衍的神境世界中。

    血絕戰神的嘴角,揚起一道笑意,道:“你輸了!”

    羅衍的目光中,依舊帶有一絲疑惑,久久的沉默後,長長吐出一口氣,道:“我敢斷定,張若塵若是不死,今後的成就,不會低於你。”

    “這麼好的女婿,那你還在猶豫什麼?”血絕戰神道。

    羅衍一甩衣袖,冷聲:“願賭服輸,這門婚事,我不反對。可是,還得詢問乷兒的意見,要她同意才行。血絕,在張若塵的身上,你是全押了嗎?”

    血絕戰神笑了笑,沒有回答,離開了神境世界。

    好歹也是一方神國之主,血絕戰神這樣的態度,讓羅衍極爲不滿。

    “你何必如此氣惱,師兄從來都是這樣的性格。”天音安慰了一句。

    羅衍的語氣變得柔和了一些,問道:“我氣的不是他,只是想到乷兒……哎,乷兒最討厭聯姻,上一次,因爲摩羅家族的提親,可是將她氣得一個人跑去了功德戰場,多危險啊!她和張若塵結怨不小,若是知道我答應了聯姻,我怕她又做出什麼偏激的事。”

    天音那張美麗絕塵的臉上,浮現出優雅動人的笑容:“你根本不懂年輕男女之間的情,摩羅家族那個小子,哪裡配得上我家乷兒。可是,張若塵是這個元會,有數的人傑之一。若不是乷兒對他另眼相看,以乷兒的才智,以天羅神國的龐大勢力,張若塵早就死在了她的手中,豈能活到現在。”

    “不說遠了,就說爭奪聖意丹的時候,若不是乷兒出面攪局,張若塵很有可能已經死在無疆手中。”

    羅衍哼了一聲:“只希望那小子能夠記住這些,若是再敢欺負乷兒,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

    憑藉真理之道的玄妙,幫方默峰找到了第一百條枷鎖之後,張若塵、魔音、瑜皇便是立即出發,飛向佈置了空間傳送陣的那顆星球。

    路上。

    魔音道:“區區一個掙斷九十九道枷鎖的大聖,能有什麼用,主人何必在他身上,花費那麼多時間?而且,還將隕星鎧甲還給了他,只得來兩個空口承諾,我覺得,這是虧本買賣。”

    “我贊同張若塵的做法,不能只樹敵,我們也需要盟友。”瑜皇道。

    魔音道:“想要盟友,可以去結交更強大的人物,比如羅生天。隕星神殿在修羅族二十四神殿中的排名,只是第十八位,太弱了!”

    一直沒有開口的張若塵,道:“隕星鎧甲,就算我得到,也沒有用,只有使用隕星神殿的秘法,才能啓動,發揮出它應有的作用。”

    “至於方默峰和隕星神殿,你說他們弱,得要看與誰對比。與你相比,方默峰現在的修爲,的確不夠看。可是在大聖之下的修士眼中,他卻是一座神殿的年輕領袖,是聖境之中的帝皇。”

    “隕星神殿的排名的確不高,可是,能夠列入二十四神殿之一,就算再弱,也是堪比天庭西方宇宙排名前一百位的強界一般的大勢力,不容小覷。”

    “更何況,隕星神殿處於地獄界的邊緣地帶,與天初文明相隔很近,是去往崑崙界、天庭的必經之路。在那裡埋一顆棋子,將來必有大用。”

    聽到此處,瑜皇臉色一變,向張若塵望去。

    張若塵正好也看向她,道:“不要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天庭和崑崙界,我都已經回不去。別忘了,你也還欠我一個人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