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越聽海依舊跪在城外,被雷電交織而成的大手印死死鎮壓,身下的大地,一片破敗。

    十大部族,近兩百位大聖,齊聚於雲城城主府。

    最上方的位置,列有七把交椅,坐在上面的,依次是瑜皇、風后、刀獄皇、晉琨大聖、孤辰子、亦悔聖君。

    張若塵坐在七把交椅的最中心,儼然一派總頭領的模樣。

    魔天部族的亦悔聖君,乃是不死血族內部隱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是進入狩天戰場後,才列入百枷境大圓滿榜。

    當然,一衆大聖的目光,更多的,卻是盯向站在張若塵身後的大森羅皇。

    他們皆很驚奇,死族的頂級強者,怎麼會來到不死血族的本族星,而且還如同護衛一般站在張若塵身後?

    張若塵身上聖威強盛,卻語氣平淡,道:“今天讓大家過來,主要談一件事。商議結合不死血族的一切力量,拿下狩天之戰。”

    “我認爲,十大部族不能再生間隙,有仇的,先放下仇怨;有矛盾衝突的,也先剋制自己。此次狩天之戰,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不死血族揚威地獄界的時刻,我們必須團結一致,奪取十族第一。”

    十族第一?

    在場都是大聖,心性沉定,可是,依舊有不少被驚了一跳。

    他們猜到,張若塵召集十大部族修士來這裡的目的,但,怎麼都想不到,他的野心居然這麼大?

    有大聖站起身來,臉色凝重,道:“爭奪十族第一絕非易事,閻羅族和修羅族都實力強大,頂尖級別的戰力,我們或許不弱於他們。可是,百枷境大聖的數量,依舊還是有不小的差距。這是其一。”

    “其二,不死血族若是太過鋒芒畢露,很有可能會成爲衆矢之的,遭受聯合打壓。”

    “單一一族,我們當然不怕。可是,兩族,或者三族聯合起來,我們肯定不是對手。”

    “所以,我想知道,若塵大聖打算如何解決這兩點。”

    爭奪十族第一,不是一句口號,一旦去做這件事,將要面對巨大的挑戰和阻力,很有可能他們之中會有大聖因此而戰死。

    戰死,並不可怕。

    只要有機會拿下十族第一,他們並懼怕戰鬥,也不懼怕死亡。

    怕的是,盲目的戰鬥,與死得不值。

    張若塵早已做過縝密的思考和推演,道:“首先,我的對手,只有閻羅族。至於修羅族,的確很強大,可是,內部的勢力太多,分二十四神殿。各大神殿之間,仇恨極深,矛盾重重,不可能做到統一。”

    “做不到統一的修羅族,也就不足爲懼。”

    “而想要戰勝閻羅族,需要兩步。”

    “第一,在於我們自身,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結合所有力量獵殺天奴,得到更高的積分。”

    “天奴絕大多數,隱藏在七顆暗黑星的附近星域。除了,已經被我和瑜皇掃蕩過一次的第三號暗黑星,另外六大暗黑星,我們都要去征戰。”

    “第二,我會親自去閻羅族的本族星,將閻羅族的族人滅掉一半以上。這是,我給大家的承諾。”

    在場的諸位大聖,齊齊動容。

    張若塵的這一承諾,非同小可。閻羅族的本族星,可謂龍潭虎穴,不是鬼族本族星可以比擬。

    僅僅只是想要闖入閻羅族本族星,就是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

    閻羅族有的,不僅僅只是那十數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更有多位強大的陣法師、符籙師、幻術師、生靈師、死靈師……,都是地師級別。

    其中一些地師,擁有與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抗衡的實力。

    不死血族有張若塵、瑜皇、刀獄皇、風后四大頂尖級別的強者,皆能憑一己之力對抗數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所以,纔敢挑戰閻羅族的至高地位,否則就是以卵擊石。

    張若塵又道:“若是不死血族,真的拼盡全力,爭奪十族第一。肯定會被聯合打壓,但,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我們可以戰勝閻羅族。”

    “在我們徹底將閻羅族擊敗之前,別的各族只會坐山觀虎鬥。”

    “在這裡,我想說的是,各位都是不死血族最近千年來,最傑出的強者。若是我們連至高一族都擊敗,還懼怕一羣弱者的挑戰?”

    “當然,我們必須得做好萬全的準備,如果真的遭到多個族羣的聯合打壓,必須要擋得住。”

    “所以,防禦是重中之重,此事交由瑜皇負責。她是此次狩天之戰最強大的陣法地師之一,又掌握了至尊聖器七星鬼蓮,佈置出來的防禦陣法,可以讓本族星固若金湯。”

    封天部族的領隊姚冰,站起身,道:“若塵大聖,我有一點疑問。”

    “講。”張若塵道。

    姚冰道:“天奴之中,有萬死一生境的大聖,螭帝。誰都不知道,他隱藏在哪裡,我們如果大規模征戰六大暗黑星,與他遭遇,必定損失慘重。這該如何防範?”

    “大規模征戰六大暗黑星之前,我會先去探路。若是發現螭帝,我會第一個向他出手,或許無法將他戰勝,可是,要牽制住他,應該不是太難的事。”

    張若塵身上,流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

    這種自信,是再大的艱險也撼動不了,無形中感染了府邸中的不死血族大聖,使得他們也生出信心,心中的擔憂和顧慮減少了許多。

    姚冰凝視張若塵的雙眼,深深的點了點頭,道:“若塵大聖若是真的做到身先士卒,姚冰必定帶領封天部族,緊追你的步伐。”

    緊接着,又有數位大聖起身,說出自己的顧慮,張若塵對答如流,顯現出爭奪十族第一的決定,並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青天部族,全聽若塵大聖調遣。”

    “補天部族的修士,盡聽若塵大聖命令。”

    ……

    等到所有修士都沒有了異議,張若塵纔再次開口,道:“有一件事,大家應該有所猜測,十大部族的本族星,都不是普通的行星。”

    “鬼族的本族星內部,有巨大的機緣。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內部,應該也有非同尋常之物。有沒有修士,去地底探查過?”

    鬼族本族星的消息,早就傳回不死血族本族星,能夠修煉到大聖境界的,沒有一個是愚蠢之輩,肯定能夠推測出十大本族星的端倪。

    命運神殿和諸神,怎麼可能厚此薄彼?

    一位臉色頗爲蒼白的不朽境大聖,搖了搖頭,道:“本聖進入地底探查過,我發現,整顆本族星像是一個巨大的活物。”

    “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那位不朽境大聖道:“地底千米之下,全是一條條地下血河,錯綜複雜,支流數之不盡,簡直就像是一個人體內的血管。”

    “而且,河道相當堅固,大聖的力量很難擊毀。”

    ωωω ●тt kan ●¢O

    “本聖曾沿着一條河道,順流而下,想要探查血河水流最終的匯聚之地。可是,卻遭遇了一件非常詭異的事,體內的血液,不知不覺的減少。幸好本聖退得快,否則,已經化爲一具乾屍。”

    在場,不止一位進入過地下血河,全部都血氣大減。

    其中最嚴重的一位,半個身體都變得枯死,皮膚猶如樹皮,看得見骨頭的輪廓。而且,以他大聖境界的修爲,還很難恢復。

    “難道是噬血咒?”張若塵道。

    進入過地底的大聖,齊齊搖頭,其中一位道:“不是,肯定不是。中了噬血咒,體內的血液,是平均的消失。”

    “可是,在地底,血液都是從身體表面開始流失,或者集中在某一個部位。”

    能夠無聲無息吸走大聖的血液,而且,被吸走血液的,還是最會玩血液的不死血族,此事可謂駭人聽聞。

    張若塵若有所思,暗道:“鬼族本族星的內部,雖然有大機緣,可是,卻也有大凶險,我如果沒有紫金葫蘆,沒有修煉出五行混沌不朽聖體,沒有強大的半神之體,強行硬闖,肯定凶多吉少。”

    “不死血族內部,應該也有大機緣,但是想要通過考驗,必定也有巨大的危險。”

    張若塵有了闖鬼族本族星的經驗,對不死血族本族星的內部,抱有一定的敬畏之心,也不敢奢望得到星球內部的機緣。

    當然,不敢奢望,不代表不敢嘗試。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風后,想要了解更多。

    風后一直留守本族星,不可能沒有去過地底。以她的修爲,說不一定,已經探查出一些端倪。

    在風后猶豫的時刻,張若塵道:“本族星的機緣,屬於不死血族的每一位大聖。剛纔我說過,大家要團結一致,獲取到的信息,自然也要一致,沒什麼好隱瞞。”

    聽到這話,在場衆人齊齊點頭,對張若塵的認可度變得更高了一些。

    風后搖了搖頭,道:“地底很危險,確切的說是非常危險。不是百枷境修爲的大聖,若是硬闖,必死無疑。不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強行深入,也是九死一生。”

    “本後的確有一些發現,大家的血液,之所以會流失,有可能與傳說中的血影鬼種有關。”

    “血影鬼種?”

    在場的大聖,全部都露出不解的神情,居然沒有一人聽說過。

    甚至有人懷疑,這,是風后想要隱瞞真相,故意編出來的。

    張若塵倒是沒有多疑,因爲,在煉化部分神木之心後,繼承了接天神木大量的知識和見聞,對“血影鬼種”略有幾分印象。

    命運神殿的藏書,堪稱宇宙之最,收集了不知多少座大世界的典籍。做爲神女候選人,每一個都是見多識廣,讀萬卷書,知曉天地間的種種幸秘和異聞。

    風后道:“血影鬼種的傳說,非常久遠,可以追溯到不死血族的誕生之初。”

    “有的典籍上記載,它是一顆樹;有的記載,它是人形生物;有的記載,它是魂體死靈。記載得太多,可是,卻沒有統一的說法,甚至它是不是真實存在,都是一個未知數。”

    “其中最關鍵的一個傳說是,血影鬼種是在白蒼血土中生長出來。隨白蒼血土的消失,它也跟着絕種。”

    一位驚呼聲響起:“白蒼血土!在白蒼血土中生長出來的,那是什麼至寶?”

    別的不死血族大聖,也都神情激奮,雙眼放光,無法平靜。

    白蒼血土,可謂不死血族第一聖物。

    不死血族並不是一個天生地長的種族,而是起源於人族。

    不死血族的第一位始祖,名叫“隱”,曾經是一個人類,死後被葬在一片白蒼血土之中。不知多少年後,他從白蒼血土中活了過來,纔有了現在的不死血族。

    隱,所在的時代,比創立十大部族的十位始祖更加久遠,屬於神話傳說,即便是不死血族的神靈,也不確定他曾經是否真的存在過。

    隱,又被稱爲“始祖之祖”。

    白蒼血土,則是被稱爲“不死之土”、“復活之土”、“重生之土”,甚至有傳言,白蒼血土與永生之秘有關。

    可惜,無盡歲月過去,白蒼血土已經被消耗殆盡。

    當然很多修士都懷疑,不死神殿中,肯定還有白蒼血土,供給壽元將盡的神靈,做爲他們的沉睡之地。或許可以在某一天,將他們從泥土中喚醒。

    風后道:“大家最好還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這一切,都是本後的猜測而已。再說,血影鬼種的確是有妙用,可是也存在巨大的危險。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還是不要進入地底爲好。”

    都已經和白蒼血土有聯繫,不死血族的諸聖,哪裡還冷靜得下來?

    就算是九死一生,也有不少大聖,願意去拼一拼。

    張若塵看着他們眼中的激動神色,皺起眉頭,有些後悔,讓風后當着所有人的面,將這個秘密說出來。

    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的人,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這樣吧,我、風后、刀獄皇,先進去探查,對本族星內部的情況做更深的瞭解。若是能夠控制危險性,大家再進去嘗試奪取機緣也不遲。”張若塵道。

    ……

    這兩天因爲作協開會,耽擱了!接下來的幾天,小魚看能不能每天兩章,補一下。借用風后的話,大家不要抱太大的期望,本魚只是想努力一下而已,不一定努力就能成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