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水,皆是血紅色。

    進入地底後,來到地下河流,這裡的水,不僅更加紅豔,而且黏稠,散發出淡淡的血腥味,很像血液匯聚而成。

    河道,錯綜複雜,支流繁多,猶如一座迷宮。

    精神力不夠強大的修士,進入河道,根本不可能出得去。

    河道是密閉的晶體岩石材質,呈乳白色,內部有一道道靈光流動,像是靈蛇在裡面遊走,散發出一粒粒白色光點。

    “譁——”

    張若塵以聖氣,凝聚成一柄四尺聖劍,揮劍斬出。

    晶體岩石被破開,出現一道一丈長,三尺深的劍痕。

    “怎麼這麼堅固?風后,這些晶體岩石,到底是什麼?”張若塵問道。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隨意一劍,也能在地面劈出一道百里長的劍氣峽谷。由此可見,晶體岩石是何等堅硬,堪比不朽境大聖的骨,完全可以用來煉製聖器。

    “從未見過。”

    風后搖了搖頭,道:“其實,本後連它是天生地長的自然材料,還是某種生物的骨骼、筋膜,也無法判定。”

    站在一旁的刀獄皇,發出一聲輕咦。

    只見,被張若塵一劍劈開的晶體岩石,浮現出一粒粒光點,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張若塵、風后、刀獄界都修爲強大,可是,此刻卻背脊發麻,心中冒出一個念頭:“本族星不會真的是一隻巨大的噬血生物吧?”

    沉默了片刻,張若塵道:“走吧!我倒是越來越期待,血水到底匯聚去了什麼地方?本族星的深處,又隱藏着什麼樣的秘密?”

    釋放出空間真域,凝聚成一個雞蛋形狀的氣罩,張若塵順着血水流動的方向,向地心深處進發。

    風后和刀獄皇,緊隨其後。

    越是深入,河道越是寬闊,也更加堅固,幾乎無法破開。

    忽的,一陣悅耳動聽的歌聲,傳入張若塵耳中,似有一位絕代美人,正在吟唱傳世佳曲,讓人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張若塵停了下來,向風後和刀獄皇看去。

    很顯然,他們也聽到了歌聲,臉上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身上的血煞之氣涌動。

    “本後上次進來,沒有聽到這樣的異聲。”風后道。

    刀獄皇道:“上次你是從黃天大陸進入地底,這次,我們是從血天部族進入地底,遭遇肯定不一樣。”

    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探查,可是,一無所獲,神情嚴肅的道:“大家還是小心一些,若是遭遇不可抵擋的危險,不要戀戰,立即退回地面。”

    刀獄皇頗爲疑惑,道:“有一點很奇怪,我們進入地底這麼久,爲何沒有被吸走血液?難道是因爲,我們的修爲強大,又做了種種防禦,所以血影鬼種近不了我們的身?”

    風后的眼眸中,也浮現出一抹疑惑的神色,道:“如果真的是血影鬼種,它們絕對不會懼怕我們。我們的防禦,也肯定攔不住它們。”

    “小心。”

    張若塵低沉的聲音響起。

    與此同時,他閃電一般,揮出手中的聖劍,劈向血水中的某一個方位。

    緊接着,張若塵急速爆退,雙手展開,激發空間真域,凝聚成一個快速旋轉的空間漩渦,像是在抵擋什麼。

    整個地下血河中的水,都猛烈翻滾。

    風后和刀獄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依舊全力以赴防禦,血煞之氣將身體重重包裹。

    “還想走,給我回來。”

    只聽張若塵沉喝一聲,手掌探出,指尖飛出絲絲縷縷的聖氣,將一團血水禁錮,強行拖了回去。

    那團血水,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令刀獄皇和風后耳膜疼痛欲裂。

    “譁——”

    血水突然分解,化爲氣態,很像一頭餓狼。

    因爲四面八方都是流動着的血色水浪,使用肉眼,無法看到它。甚至,就連精神力,也很難探查到氣息波動。

    張若塵之所以能夠將它發現,是因爲擁有空間真域。

    任何東西,闖入空間真域,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那頭氣態餓狼,本是有五米多高,可是,被張若塵鎮壓到了手掌心,卻變得只有拳頭大小。此刻,它渾身散發出濃烈的血光,目光兇厲,依舊發出尖銳的叫聲。

    刀獄皇封閉了聽覺,來到張若塵身旁,驚訝的看着那頭血狼,道:“這是一頭狼魂?誒……”

    氣態的血狼,忽的,又變成液態,與四周的血紅色水流沒有區別。

    可惜,即便如此,也逃不出張若塵的手掌心。

    “是血影鬼種,一定是血影鬼種。”

    風后的雙眸,凝視張若塵的手掌,流露出激動的光芒,道:“傳說,若是能夠將血影鬼種煉化吸收,可以提升修士的血氣和聖魂,你趕緊試試。”

    對不死血族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血氣。

    只要能夠不斷增強血氣,修爲就能快速提升。

    張若塵沒有嘗試煉化手中的那團血液,因爲,即便只是將它捏在手中,自己噬血的衝動,都會大幅度提升。

    如果真的將它煉化,恐怕以後根本壓制不住噬血衝動。

    “送給你,你來吧!”

    張若塵將那團血液,遞給風后。

    風后已經有九成把握可以肯定,被張若塵鎮壓的,就是血影鬼種,而且還是非常強大的一隻。

    於是,她立即接了過去,小心翼翼的,鎮壓在兩手之間,煉化了起來,磨滅血影鬼種的精神意志。

    刀獄皇看在眼中,情不自禁舔了舔嘴脣,暗道,“能夠讓風后如此激動,看來,血影鬼種對血氣和聖魂的提升,肯定非常巨大。這,哪是什麼危險之物,簡直就是珍品血藥。”

    不過,刀獄皇很快想到,自己剛纔根本沒有感應到氣態惡狼的氣息,若不是張若塵,恐怕他已經因爲血液被吸食,落荒而逃。

    “張若塵既然能夠鎮壓血影鬼種,看來本皇得抱緊他的大腿才行,免得什麼好處都被風后得了去。”

    刀獄皇以異樣的眼神,盯着風后那曼妙唯美的身姿,心中暗道:“血影鬼種說送就送,張若塵和風后的關係絕對不一般,說不一定,早就已經好過。爲了成爲神女,這個女人,倒是夠拼。”

    同樣的修爲境界,若是血氣和聖魂更加強大,戰力自然更強。

    刀獄皇十分清楚,自己的戰力還想再次提升,只能在血氣上面下功夫。別的方面,已經很難再有大的突破。

    現在積累得越厚,將來突破到千問境,也會更加強大。

    風后將血影鬼種的精神意志完全磨滅,血影鬼種不再變成氣態惡狼,也不再發出尖銳的聲音,化爲一縷縷血氣絲線,被風后不斷吸收進體內。

    風后身上的血氣不斷攀升,力量波動大增。

    刀獄皇來到張若塵的身旁,低聲向張若塵請教,擒拿血影鬼種的方法,得知居然需要修煉出空間真域才行,頓時打消了心中的念頭。

    “若塵大聖,可否幫本皇也擒拿一隻血影鬼種?”

    剛剛提出這個請求,刀獄皇便是覺得有些不妥,連忙又道:“本皇必有厚報。”

    “什麼厚報?”張若塵問道。

    刀獄皇向風後盯了一眼,道:“風后能夠給你的,本皇可以加倍給你,不,十倍。”

    張若塵的眉頭一掀,道:“風后給了我什麼?”

    刀獄皇露出一道“大家都明白”的邪異笑容,道:“不死血族美女如雲,以本皇的修爲和身份,要找十個不弱於風后的美女,絕不是難事。說到底,風后只是身份更加尊貴,修爲更加強大,所以才顯得更加誘人。”

    “若塵大聖放心,本皇送你的,至少也是聖者境界。若是你想要,天庭各界的美女,本皇也能給你擒來。”

    張若塵面不改色,心中苦笑,看來因爲瀲曦的事,自己在地獄界已是名聲在外,連刀獄皇都準備投其所好,以此“孝敬”他。

    這並不是什麼壞事!

    總得暴露出一些弱點,才能讓忌憚你的人安心。

    張若塵也低聲道:“我和風后的事,切莫告訴他人知曉。”

    “本皇明白。”

    刀獄皇自認爲,抓住了張若塵和風后的把柄,心中暗暗得意。若是離開狩天戰場,三人翻臉,他至少有一張底牌可以用。

    張若塵道:“十個聖境美女,本聖暫時不需要。至於血影鬼種,若是遇到,本聖倒是可以鎮壓一隻給你。但是,你得幫我辦一件事!”

    “什麼事?若塵大聖,儘管開口。”刀獄皇道。

    張若塵道:“回到地面後,你去勸一勸越聽海,讓他以大局爲重,不要再做出損害不死血族利益的事,我相信他一定會聽你的。”

    刀獄皇心頭一緊,暗道:“張若塵難道早就已經知道,越聽海攻擊血天大陸是受本皇的指使?”

    “好,本皇一定好好的勸他,讓他努力獵殺天奴將功補過。”

    這時,悅耳動聽的歌聲再次響起,而且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

    張若塵的臉色一肅,撐起空間真域,將刀獄皇和風后包裹了進去,道:“應該是真正厲害的血影鬼種來了,你去保護風后,我來應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