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本族星外圍區域刻畫陣紋的瑜皇,緊追隕石的飛行軌跡,降臨到這片海域,衣袂飄飄的,落到張若塵身後的島上。

    看到隕石上的刻文,她的雙目一沉,道:「這是陷阱,你不能去。」

    張若塵坐在礁石上,平靜自然,道:「無論是不是陷阱,我都得去。」

    「你瘋了嗎?宴席上,洫在你手中吃了那麼大的虧,必定懷恨在心。此後,你又搶奪了他的准帝品聖意丹,如果我是他,絕對咽不下這口氣,會千方百計置你於死地。」

    緊接著,瑜皇又道:「你去鬼族的本族星,就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無論你能不能戰勝洫,最後,都無法活著離開。」

    張若塵站起身來,道:「你應該對我有信心才對。」

    瑜皇美麗而又清冷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痛惜的神情,道:「張若塵,你得明白,這不僅僅只是勝負成敗之爭,更是諸神對你的考驗。」

    「你畢竟曾經屬於天庭,與天庭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若是斬不斷這些關係,地獄界的諸神,怎麼可能放任你繼續成長?你越強,他們反而越不能容你。」

    「為了天庭的一個大聖,與地獄界的修士大打出手,就算取勝了又怎樣?諸神會怎麼看你?」

    「你只要去,就是輸。」

    「蠻劍大聖如果真的視你為好友,必定會明白你的苦衷。」

    「再說,既然已經成為狩天戰場的天奴,蠻劍大聖命運也就已經註定,不是你可以改變。你何必要拿自己的前程,換取一個早就已經註定的結果?」

    張若塵道:「成為天奴,就必須得死嗎?」

    「如果我被天庭抓住,變成他們的獵物,你覺得天庭的諸神會給我活路嗎?任何修士想要救我,都是在向諸神宣戰。」瑜皇道。

    張若塵沉默不語,避開了這個話題,道:「此次狩天之戰,你覺得不死血族能夠奪取第幾名?」

    瑜皇不知道張若塵為何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仔細思索了一番,認真的道:「如今不死血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已有七位,再加上你,就是八位頂尖強者。要奪取第六,應該不難,甚至可以去衝擊第五。」

    「我的目標是第一。」張若塵道。

    瑜皇怔住。

    張若塵的心,也太大了吧?

    第一!

    整個不死血族,恐怕也只有他才敢想。

    張若塵又道:「此次,洫邀請我去鬼族的本族星,的確兇險萬分,我面對的,很有可能不止鬼族的強者,還有骨族和屍族的頂尖大聖。可是,這又何嘗不是一次機會?」

    瑜皇猜到張若塵意欲何為,動容道:「你想趁機滅掉鬼族的本族星?」

    「不死血族想要奪取第一,唯一的辦法,就是滅掉另外九族的本族星,同時還要保住我們自己的本族星。既然洫主動邀我去,我正好將計就計。」

    張若塵的神情冷酷,將滅九族的本族星,殺數十億的生靈和死靈,說得平靜似水,沒有一絲憐憫之心。

    不死血族本族星的防禦大陣,已經布置完成,此刻去滅鬼族的本族星,不用再怕被鬼族修士報復。

    滅另外九族的本族星,必須拿捏好時機。

    瑜皇感受到張若塵的決心,心知他並不是魯莽無知之輩,也就沒有再勸,道:「我和你一起。」

    「你留下本族星,繼續布置陣法,陣法要越強越好。將來,說不定我們得在這裡,抵擋九族的強者的進攻。」張若塵道。

    「第一重防禦大陣,已經布置完成,就算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來攻,也抵擋得住,暫時應該夠用。」

    緊接著,瑜皇又道:「洫既然敢邀請你去鬼族本族星,也就說明,鬼族本族星的防禦陣法,已經布置完成。你若是破不了陣法,怎麼滅鬼族的本族星?」

    張若塵最終答應下來,帶她一起去。

    瑜皇還提議,讓孤辰子一起同行,但是,卻被張若塵否決。

    血天大陸是血天部族的根本,必須隨時都要有一位頂尖強者坐鎮,萬一反遭敵人襲擊,將功敗垂成。

    狩天之戰關係重大,不能有任何大意。

    ……

    鬼族的本族星,位於狩天戰場的西北地帶,厚厚的黑色鬼霧將星體覆蓋,漂浮在星空中,幾乎處於隱形的狀態。

    像是宇宙的一團黑色雲霧。

    洫站在星球上最高的山峰之巔,單手背在身後,眺望天穹。

    腳下,白雪皚皚。

    空氣中,陰風獵獵。

    蠻劍大聖被五根冰柱,釘在山峰的北崖,長發披散,聖血直流,身上的聖道氣息不斷變得衰弱。

    「沒用的,我……只是一個失去了聖源的廢人,用我要挾張若塵,沒用任何……意義,他不會來的。」蠻劍大聖虛弱的道。

    洫嘴角上翹,道:「他來與不來,都是輸。只不過,來了會輸得更慘,性命也得丟在這裡。」

    鬼族第八子鄍,站在山下,笑了笑道:「若是不來,他這個所謂元會級天才,也就背上膽小怕事之名,將受盡恥笑。」

    洫道:「三日後,張若塵若是不來,當你聖血流盡之時,我便抽離你的聖魂,將你煉成鬼奴。如此一來,我的修為可以更進一層。張若塵與我交手的時候,心境也會受到致命的影響。無論怎麼說,我都不虧。」

    嫣紅大聖和白玉瘋獅,站在距離那座山峰不遠的一座隱匿陣法中。

    除此之外,還有三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

    無常鬼城的夜常在。

    神岳鬼城的四目鬼帝。

    青風鬼城的翼鬼皇。

    九大鬼城的最強大聖,到了一半。

    殺張若塵,是鬼族統一一致的決定。

    另外幾位鬼族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沒有加入進來,只是因為,他們在星空中獵殺天奴,暫時回不來。

    擺出如此陣容,就能看出,他們對張若塵是何等重視。

    白玉瘋獅問道:「殿下,骨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真的已經達到?為什麼我完全感應不到它們的氣息?」

    嫣紅大聖笑了笑,道:「你若是都感應到,張若塵豈不是也能感應到?放心,骨族的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是隨本聖一起來的,在關鍵時刻,必會給張若塵致命的一擊。」

    「除此之外,本聖還請了屍族的第一強者紫屍神蛹,埋伏在鬼族本族星外的一處隱秘之地,切斷張若塵的後路。」

    四目鬼帝的身軀高達七十六丈,四目如四盞魔燈映照天地,長笑道:「我們如此陣容,別說是一個張若塵,就算是婪嬰和閻皇圖來了,也是必死無疑。」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須讓他死無葬生之地。」地上,一道影子,發出沙啞的聲音。

    它是夜常在。

    常在卻不常見。

    此君,乃是鬼族最神秘的強者,即便是以洫的強大,也不敢輕易招惹他。

    翼鬼皇像是一隻蝙蝠,倒掛在一棵陰桑樹上,聲音與風融為一體,道:「骨族的至尊聖器,應該攜帶過來了吧?加上我們鬼族的至尊聖器,就是兩件至尊聖器。張若塵只要敢來,必讓他灰飛煙滅。」

    白玉瘋獅心中既是興奮,又有一些擔憂,道:「這,擺明就是一個殺局,任何人來了都是必死,張若塵萬一不來怎麼辦?

    嫣紅大聖道:「也就三天時間,三天之內他若不來,我們直接殺去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以我們的實力,正好先將不死血族滅掉。」

    白玉瘋獅心中暗喜,若是如此,那就更好。

    嫣紅大聖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白玉瘋獅,看穿了他的心思,心中冷笑:「想要把我當刀使,卻不知,我是正好想要趁此機會除掉風后這個大敵。除掉風后之前,肯定先收拾掉你。不過現在,你還有點利用價值。」

    嫣紅大聖對付張若塵,之所以有這麼多強者響應,不僅僅只是因為張若塵的仇家多,更是因為,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多。

    八枚衍道聖果,三枚准帝品聖意丹,還有大量王品聖意丹,頂級天品聖意丹……

    他們都是為了利益而來。

    嫣紅大聖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完成對付風后的計劃。

    換做別的時候,要召集中三族的頂尖強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中三族之間,也是相互競爭的關係。

    白玉瘋獅又道:「我們最好還是謹慎一些,張若塵精通時空之道,萬一悄聲無息潛入進來,將會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四目鬼帝大笑一聲,指向頭頂上方,道:「看到那七顆星辰沒有?那是鬼族本族星的護星大陣的七道結點,也是至尊聖器七星鬼蓮。」

    「由洫執掌至尊聖器,至尊聖器又和護星大陣結合,整個星球,任何一絲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感知。」

    白玉瘋獅抬頭看去,兩顆瞳孔猛烈收縮,道:「怎麼會有八顆星辰?」

    「八顆?」

    嫣紅大聖、四目鬼帝、翼鬼皇紛紛抬頭望去,只見,黑森森的鬼霧中,果然出現第八顆星辰。而且,那顆星辰越來越巨大,變得盤口大小,簸箕大小,石磨大小……

    最後,覆蓋了一半的天空,宏偉壯麗。

    一顆巨大的星球,向鬼族本族星急速撞來。星球的強大引力,使得鬼族本族星上風起雲湧,山嶽崩塌,江河毀堤,大海生濤。

    「來了!」

    嫣紅大聖不驚反喜。

    站在山巔的洫,眼睛一眯,露出暢快的笑容,抬起手掌。天地間的陰風,盡數匯聚到他的掌心,凝成凌冽刺骨的寒氣。

    一掌向天,打了出去。

    這一掌,蘊含無邊鬼氣,數以億道規則交織。

    衝出鬼族本族星的大氣層之後,掌印的大小,已經有半個本族星那麼巨大,像是一隻蒼天之手。

    「轟隆。」

    域外星空,那顆撞擊而來的星球,被掌印打得凹陷下去,破碎而開。

    密密麻麻的星辰碎片,宛如火雨流星,繼續飛向鬼族的本族星,將本族星的護星大陣激活,形成一層黑色鬼霧光罩。

    「嘭嘭。」

    所有火雨流星全部都湮滅,化為了粉塵。

    鬼族的本族星震顫不休,星球上的鬼魂,全部被驚嚇得惶恐不安,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等到世界變得平靜,穿著一身血袍的張若塵,出現在鬼族本族星的上空,身形筆直,容貌英偉,長發搖曳,給人一種君臨天地的偉岸氣度。

    萬界神眼再一次將他鎖定,將鬼族本族星附近星空的投影,傳到地獄界各處。

    在這一刻,不知多少雙目光,凝視天空的畫面。

    一人和一星。

    很多修士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道,張若塵為何會獨自一人去鬼族的本族星,因此出現了各種猜測。

    無論怎麼說,天空的投影,都吸引了所有修士。

    很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洫使用精神力探查了周圍星空,笑道:「不愧是時空傳人,果然守約,竟然真的獨自一人前來。就是不知你敢不敢,進入鬼族的本族星?」

    說出這話,洫的手指,向天空一劃。

    「嘩——」

    護星大陣裂開了一道數十里長的縫隙,黑雲被推開,如同天河一般呈現在天穹。

    「鬼族的本族星上,有上億鬼魂,而我只有一人。你敢邀我進去,我為何不敢赴約?」

    張若塵向前邁出一步,空間扭曲,千里化咫尺,身形瞬間出現到星球上。

    剛才,張若塵從宇宙中,推移了一顆直徑千里的星球,撞擊鬼族本族星,是在試探星球防禦陣法的強度,心中已有一定的把握。

    正是如此,他才敢無所顧忌的降臨到星球上。

    張若塵的精神力蔓延出去,發現腳下的這塊大陸上一隻鬼魂都沒有,方圓數千里一片死寂。

    想來洫早已清理出了戰場。

    當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被五根冰柱釘在崖上的蠻劍大聖,那雙冷酷無情的眼睛中,殺意變得更加深沉。

    「你……你不該來的。」

    蠻劍大聖一雙渾濁的眼睛中,露出悲戚,而又苦澀的光芒,心中的感動,無法用言語形容。

    即便張若塵成為了地獄界的一員,即便張若塵明知道這裡有天羅地網,可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來了!

    蠻劍大聖心中生出深深的愧疚,覺得是自己拖累了張若塵。

    「趕緊……」

    蠻劍大聖正想開口,可是,釘在他頭頂的那根冰柱,立即向裡面刺入了幾分,寒氣麻痹他的意志,疼痛使得他慘叫出聲。

    張若塵緊捏雙拳,控制情緒,目光環視四方,道:「將埋伏在這座大陸上的強者全部叫出來吧,繼續隱藏,有什麼意義?」

    「張若塵,我是真的很想與你一戰,親手將你擊敗……不,是將你殺死,將你的聖魂煉成我的鬼奴。所以,這一戰,沒有外人插手進來。」洫道。

    張若塵當然不會相信他的話,手指山巔,斬金截鐵的道:「妄想單獨與我一戰,必將是你此生做出的最愚蠢的決定。」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