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洫傲立在山峰之巔,受到他身上氣場的影響,這片天地間的寒風,越來越凌厲,發出「嗚嗚」的呼嘯聲。

    風勁,自動衍化成風刀,凝聚成風卷。

    與以往不同,此刻的洫,完全認真了起來,氣勢銳利得猶如斬天之劍。

    「嘩啦。」

    一根黑色的紋線,在他面前凝聚出來,交織成一道玄奧的圖案。

    似符文,又似鬼畫。

    「棄天鬼紋。」張若塵念道。

    觀閱洫的資料的時候,張若塵看到過關於棄天鬼紋的記載。

    棄天鬼紋,乃是鬼主創出的一種鬼紋,能夠憑藉鬼紋溝通天地,駕馭萬鬼,竊取天威。鬼主九子無一不是天資絕代之輩,可是,卻只有第二子「鳶」參悟成功。

    有傳聞,洫也參悟出了棄天鬼紋,只是,從來沒有正式使用過。又或者,見過他施展棄天鬼紋的修士,全部都已經死去。

    「嘩——」

    第二道,第三道……

    頃刻間,一萬三千五百道棄天鬼紋凝聚出來,懸浮在虛空,散發出幽暗光華。

    空氣、鬼氣、天地規則,以棄天鬼紋為中心,形成一個個渦旋。

    風止,雲停。

    在這一刻,空間和時間都像是凝固了一般,只剩洫的雙手,還在不停的結出指印。

    隱匿陣法中。

    白玉瘋獅眼神猛然一縮,道:「洫居然真的修鍊出了棄天鬼紋,而且還能一次性凝聚出一萬三千五百道,他的精神力,肯定已經達到六十四階。」

    四目鬼帝冷笑一聲:「在精神力上,洫佔據碾壓一般的優勢。哪怕張若塵的戰力,能夠與洫抗衡,可是精神力上的差距,會成為他失敗的致命破綻。」

    「哏哏,一出手,洫就將自己的底牌都亮了出來,看來是準備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敗張若塵。」翼鬼皇道。

    夜常在幽幽的道:「擊敗一個元會級天才,是一件能夠寫進《鬼典》的輝煌事迹,戰鬥畫面將會被永世保存。如果我是洫,也會用最乾淨利落的方式取勝。」

    「洫和張若塵已經交鋒過三次,沒必要繼續試探,這一戰,就是分勝負,決生死。」嫣紅大聖道。

    一萬三千五百道棄天鬼紋,向中心位置的張若塵飛去,空間不斷被壓縮,一道道具有腐蝕性的力量,鋪天蓋地的壓下。

    張若塵腳下的大地龜裂,身體完全被籠罩和吞沒。

    「轟隆。」

    背上十翼展開,十道金色光芒撕破黑暗,沖向天地十方。

    沖向地面的五道金芒,將大地破開,形成五條裂谷,一直延伸到千里之外。這片數萬里長的大陸猛烈晃動,五條裂谷所在的位置,衝起濃密的昏黃塵土。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讓正在觀看投影的修士,皆是渾身發麻。

    張若塵小小的身軀中,居然可以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能。

    一萬三千五百道棄天鬼紋被震碎,化為一縷縷鬼霧,消散在空氣中。

    洫的眼神一凜,身形向後倒退了一步,心中暗道:「能夠對抗千問境初期大聖的一個組合的棄天鬼紋,居然就這樣被破掉。張若塵的十隻金翼,果然變得不一樣了,的確蘊含始祖氣息。」

    忽的,洫在滾滾鬼雲中,捕捉到一道金芒。

    金芒的速度奇快無比,眨眼之間,已到他的面前。

    是張若塵。

    金芒,是他背上十隻金翼,散發出來的光華。

    「嘭!」

    十隻金翼,斬在洫的身上,響起一道震天動地的對碰聲。

    在剛才那一瞬間,洫雙手結出蓮花印,體內的聖道規則,化為一朵黑色鬼蓮呈現出來,包裹住身體,與張若塵背上的金翼對碰在一起。

    洫的應變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洫處變不驚,近距離與張若塵對視,道:「你的速度很快,金翼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很強大,可是,我不是白玉瘋獅。想要與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的強者交鋒,你這點力量,還遠遠不夠。」

    「是嗎?」

    張若塵體內的空間規則釋放而出,化為一座重力空間,壓到洫的身上。

    「轟隆。」

    洫的鬼體輕輕一顫,壓力大增,結出的鬼蓮出現裂痕。

    就是這時,張若塵的背上,食聖花的藤蔓衝出,猶如千絲萬縷垂落而下,飛向這座山峰的北崖。

    北崖上,蠻劍大聖被五根冰柱釘住,聖血直流。

    「哧哧。」

    食聖花的藤蔓,釋放出凈滅神火,纏繞到了五根冰柱上,想要將它們煉化。

    凈滅神火才剛剛釋放出來,北崖的石層表面,立即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大聖銘紋。大聖銘紋散發出刺目的光華,凝聚出寒冰氣勁,將凈滅神火凍結得熄滅。

    食聖花的藤蔓,連忙收縮,離開了北崖。

    「啊……」

    蠻劍大聖咬緊牙齒,可是,嘴裡還是發出痛苦無比的聲音,遭受大聖的精神意志也難以承受的痛苦。

    北崖上的大聖銘紋,沖入進蠻劍大聖的體內,將他的身體一寸寸冰封。

    站在山巔,立在鬼蓮中心的洫,笑了一聲:「想要救人,你覺得有那麼容易?在你來之前,這座山峰上,已刻下千萬道大聖銘紋。」

    上萬米的山峰,在這一瞬間,散發出奪目的光華。

    所有大聖銘紋,全部激活。

    「嗷!」

    「吼!」

    ……

    洫的背部,衝出密密麻麻的鬼影,有獅虎形態,有人類形態,有羅剎形態……,一共一千二百萬道鬼影,呈現出來后,將這片天地,化為陰森無比的鬼界。

    一千二百萬道鬼影,凝聚成十二尊千問境鬼帝魂體,每一尊都氣勢磅礴,聖威滔天,蘊含千問境大聖十分之一的力量。

    十二尊鬼帝魂體的力量,與洫自身的力量,結合在一起。

    洫的手掌拍出,擊中張若塵背上的金翼,打得張若塵倒飛了出去。

    既然佔據上風,自然是要乘勝追擊,洫立即打出第二掌,第三掌……,掌力連綿不絕。

    猶如奔雷一般,一連響起五十七道掌爆聲。

    張若塵一連向後倒飛出去五千里,憑藉龍象般若掌,三條千問境龍魂和三條千問境象魂,將洫打出的掌力,全部都結了下來。

    二人掌力對碰,所過之處,大地碎裂,山嶽化為塵泥,江河變成冰帶。

    這是力量與力量的對碰,狂暴而又霸道。

    整個地獄界,包括各大狩天戰場在這一刻,全部都為之震動。

    誰能想到,張若塵獨自一人前往鬼族的本族星,竟是為了與洫戰鬥?

    「張若塵是瘋了嗎?」

    不知多少修士,心中都生出這樣的疑惑。

    再強大的修士,也不可能獨自一人去闖一族的本族星。更何況,張若塵在地獄界仇家遍地,不知多少修士想要殺他。

    他現在的行為,與找死有什麼區別?

    只有狩天戰場上的天庭界修士,看出了一些端倪。因為,他們在投影中,隱隱約約看見了被釘在北崖上的蠻劍大聖。

    「張若塵獨自一人闖鬼族本族星,肯定是去救蠻劍大聖?」一位廣寒界的修士,興奮的道。

    「一定是這樣,張若塵與蠻劍大聖關係莫逆。鬼族的大聖,以蠻劍大聖的性命威脅,張若塵肯定會去救人。」

    曾經與張若塵交情深厚的修士,看到這一幕,雖然為張若塵的安危擔憂,可是,心中卻莫名的鬆了一口氣。至少,張若塵的本性,並沒有變。

    依舊和以前一樣,情義第一,生死第二。

    戰鬥投影在地獄界各地呈現出來,最為激動的,還是血天部族世界的修士。

    以往幾屆狩天大宴,每次地煞鬼城都針對血天部族,導致血天部族每一次都損失慘重,在十大部族之中墊底。

    不僅參加狩天之戰的大聖感到恥辱,整個血天部族的修士,也都憋了一股怒氣,將地煞鬼城的修士恨得牙癢。

    地煞鬼城的洫,成為鬼族的第一強者。血天部族的修士,以為今年的狩天之戰,血天部族又要受辱,已有心理準備。

    就算恨有什麼用?

    就算不甘,又有什麼用?

    實力差距擺在那裡,只能認。

    可是,他們哪裡想到,張若塵居然單槍匹馬殺去了鬼族的本族星,與鬼族最強者洫戰了起來。頓時,他們熱血沸騰,心中燃燒起熊熊火焰,似乎與張若塵合而為一,也在與洫交手一般。

    他們當然不知道,張若塵是為了救蠻劍大聖,才去鬼族的本族星。

    他們只以為,張若塵是為了報仇,是為了給血天部族雪恥,才會殺去鬼族的本族星,與洫單挑。

    無論張若塵取勝,還是戰敗,至少這樣強硬的行為,就讓人忍不住想要大吼出聲。

    血天部族所在的世界,一位十多歲的少年,指著天空,道:「張若塵若是能夠戰勝洫,為血天部族揚威,今後誰再敢說他一句不是之言,我必讓他血濺十步。」

    不遠處,一位血發少女,美眸中散發出激動的光芒,道:「張若塵若是能夠擊敗洫,我便承認,他能夠與我的偶像閻無神齊名。」

    張若塵和洫的這一戰,將血天部族的修士的情緒,完全調動起來。

    對血天部族來說,這一戰,非同小可。

    對張若塵而言,這一戰也有無比深遠的影響。一旦取勝,今後他在血天部族的威望,將會攀升到頂點。

    有整個血天部族的支持,他在地獄界,足以站穩腳跟。

    命運神殿中,諸神也在關注張若塵和洫的戰鬥。

    相比於那些只知道看熱鬧的修士,諸神更在乎勝負結果。

    但是,即便以神靈的智慧,掌握了洫和張若塵大量信息,可是對於結果,卻依舊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鬼主的洪亮聲音,在神殿中響起:「才掙斷一條枷鎖而已,張若塵就敢闖鬼族的本族星,還真是年少輕狂。可惜,可惜,血絕啊,你這個外孫,怕是會辜負你的期望。」

    血絕戰神處變不驚,坐在自己的神境世界之中,沒有理會鬼主。

    修辰天神的神影,在神殿中顯現出來,笑道:「鬼主,依你看,張若塵和洫的這一戰,勝負結果會如何?」

    沒有人知道命運神殿中匯聚了多少位神靈,因為他們都坐在自己的神境世界,只有相互溝通的時候,神影才會在神殿中顯現出來。

    鬼主道:「張若塵本是天資縱橫,在同境界,洫當然比不過他。可是現在,他們一個才剛剛掙斷一條枷鎖,另一個卻已經大圓滿,相當於差了九十九境。勝負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張若塵若是再掙斷三四十條枷鎖,或有取勝的機會。」

    冥王的神影顯現出來,英姿俊偉,長笑一聲:「什麼九十九境,白玉瘋獅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還不是被張若塵碾壓。鬼主,最好不要把話說得那麼滿,小心收不回去。」

    青鹿神王的神影顯現出來,道:「不如本神來預測一番,張若塵的時間、空間、真理三道之上的修行,都是可圈可點。如今,又是覺醒了血絕始祖的血脈,更是釋放出了部分半神之體的力量。這一戰,他其實有取勝的機會,但是不會超過兩成。」

    鬼主的聲音頗冷,道:「我看你們都是太低估地獄界最頂尖一線的天驕,差了九十九境,就是絕對的差距。洫能夠被星海世界和萬界神眼,同時排進百枷境大圓滿榜的前十,可不僅僅只是表面上顯露出來的這點實力。」

    「張若塵以往最大的倚仗,不過只是他身上數之不盡的強大戰器,憑藉外力,戰勝不可能戰勝的對手。而今,他們在狩天戰場,張若塵身上只是攜帶了一個葫蘆而已。」

    「一個葫蘆而已?」冥王笑了笑。

    鬼主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張若塵的那隻葫蘆,就是你們血天部族的至尊聖器。但是,又有什麼意義?」

    「鬼族、骨族、屍族三族的最強者,加上三族的至尊聖器,都在鬼族本族星附近,」

    「張若塵即便以萬分之一的可能,擊敗了洫,最終也只能是死路一條。血絕,你把棺材,給張若塵準備好了嗎?」

    見血絕戰神沒有說話,鬼主又是笑了一聲:「其實,張若塵還有另一大弱點。那個弱點,就是廣寒界的蠻劍大聖。如今,蠻劍大聖掌握在洫的手中,張若塵的心境,必定受到影響。」

    「兩個頂尖級別的強者交手,心境受羈絆,可想而知,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冥王的心,深深的一沉。

    因為,鬼主很多地方的確是說到了點子上。

    無論怎麼說,目前的張若塵和洫相比,修為和精神力都差距太大。而且,洫還佔據環境和心境的優勢。

    這一戰,對張若塵,可謂是非常不利。

    冥王對張若塵的底牌手段,是相當了解,經過推算,即便張若塵能夠克服心境上的壓力,想要戰勝洫,也只有三四成的機會。

    除非張若塵掙斷十條枷鎖,讓不朽聖軀的力量翻倍,才能較為輕鬆的戰勝洫。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