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道:“血影鬼種蘊含的血氣濃厚,一次性煉化一隻,雖然可以讓修士的血氣,短時間內,大幅度增長,可是,對修士的身體,也會造成強烈衝擊。我覺得,風后你短時間內,還是不要再煉化吸收別的血影鬼種,以免遭到反噬。”

    風后正要開口說什麼,張若塵又道:“不死血族還有很多大聖,沒有煉化血影鬼種,也該給他們一些機會。”

    金絲面具下,風后的眼神閃爍,多少明白了一些東西。

    “看來張若塵並不傻,一句口頭承諾,很難讓他全心全意的支持本後,必須給他一些看得見的好處才行。”

    這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她和張若塵,以前並沒有太深的交情。

    張若塵憑什麼將什麼好處都無償給她?

    食聖花將那隻聖血影吸收後,重新退縮回張若塵體內。

    張若塵細細感知,發現,食聖花蘊含的能量波動,大幅度提升,就連精神力也有增長,處於極度旺盛飽滿的狀態。

    “若是能夠多擒拿一些血影鬼種,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必定可以在短時間內暴增一大截。到時候,閻羅族又有何懼?”

    “不,不對。”

    張若塵很快驚醒,意識到自己想法上的錯誤,暗道:“我能在本族星的內部,找到提升不死血族整體實力的辦法。閻無神和閻皇圖,都是非凡之輩,他們難道就不能奪取到閻羅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

    經歷了鬼族本族星、暗黑星、不死血族本族星的種種,張若塵已然明白,所謂的狩天之戰,不僅僅只是獵殺天奴那麼簡單。

    整個狩天戰場,有太多機緣。

    獵殺天奴是爲了挑選地獄界未來的支柱性強者,各族競爭是這個目的,分佈在戰場各地的機緣也是這個目的。

    “走,先不急擒捉血影鬼種,我們先去地下河流血水的匯聚之地看看,或許會有更大的發現。”

    張若塵將紫金葫蘆取出,與刀獄皇、風后一起,飛入進葫蘆。

    葫蘆,順流而下,向地心深處急速游去。

    地下河流中,遍佈血影鬼種,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一定會有根源。

    那根源,才更加珍貴。

    ……

    張若塵在鬼族本族星內部,實現修爲的大突破。這個消息,猶如長了翅膀一般,迅速傳遍狩天戰場。

    十族修士都猜到自家的本族星,肯定也有非凡之處。

    於是,一位位地獄界大聖,進入本族星的地底,尋覓機緣。這,反倒成爲比獵殺天奴,更加要緊的事。

    冥族本族星。

    受了重傷的無疆,站在一座巍峨的黑山頂部,身旁是冒着濃煙的火山口。

    他那張蒼白而又俊美的臉上,露出猙獰之色,沉聲道:“張若塵,無論你變得多麼強大,我也一定將你擊敗,一雪前恥。”

    無疆縱身一躍,跳入火山口。

    ……

    骨族本族星。

    一具粉紅色的骷髏,站在遼闊無邊的原野上,猛然一掌擊在地面,大地頓時四分五裂,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洞口。

    粉紅骷髏一步步,走了進去。

    ……

    命運神殿。

    各族神靈皆在交流,談論本族星內部的機緣,談論本族大聖之中的天驕人物。

    要知道,本族星內部的機緣,即便是他們都很在乎。

    “這一屆,英傑輩出,應該會有多個機緣被取走。”

    “恐怕沒那麼簡單,上一屆,只是封塵劍神成功。上上一屆,一個成功者都沒有。十大本族星上的機緣,豈是說取就能取?”

    “張若塵、閻無神、閻皇圖、缺、婪嬰、羅生天、無疆,他們的資質,放在以往,絕對是數一數二,都有可能成功。”

    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中,有神靈問道:“不死血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是什麼?怎麼會出現血影鬼種?”

    “難道有白蒼血土?”另一位神靈,試探性的問道。

    血絕戰神道:“本族星內的機緣,是五千年前,不死神殿殿主放入進去,自然只有殿主才清楚其中的奧妙。”

    “五千年來,不死血族誕生的天驕人傑不計其數,有人捉住過血影鬼種,有人到達過星球最深處,可是,卻沒有一個能夠取走機緣。由此可見,機緣不好取。”

    有神靈道:“張若塵乃是元會級的天才,能夠通過葬金白虎的考驗,要進入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最深處,應該不是難事,或許他有機會將機緣取走。”

    血絕戰神的臉色肅然,目光眺望狩天戰場的方向,意味深長的道:“那小子……”

    只此三個字。

    沒有繼續說下去。

    血絕戰神當然知道不死血族本族星內部發生的事,知道張若塵一直不願意吸血,一直都沒有真正將自己當成不死血族的一員。

    他擔心的,不是張若塵得不到機緣,而是明明可以得到,卻選擇不要。

    “嘩啦啦。”

    紫金葫蘆被至尊之力護住,在地下河流中穿行。

    “嘭!”

    “轟隆!”

    ……

    一路上,血影鬼種時有攻擊紫金葫蘆,卻無法穿透葫蘆壁和至尊之力光膜,三人安然無恙,到達地心深處。

    等到張若塵、刀獄界、風后,走出葫蘆的時候,眼前是無比震撼的一幕。

    本族星的地心,竟然是空的。

    一眼望去,天地像是一個龐大無比的空心圓球,直徑超過五百里。

    地心空間血氣瀰漫,四面八方都有水聲傳來,原來是一條條血水瀑布,從天而降。

    在圓球形空間的中心,懸浮有一口十數丈長的石棺,被血氣拱托。

    張若塵三人與石棺相距兩百多裡,幸好目力強大,纔可以看清,石棺上的一道道古老紋路和無法識別的文字。

    除了石棺,更爲醒目的是,生長在石棺上的一棵樹。

    一棵人形的樹!

    那棵樹,通體晶瑩雪白,比聖玉都更加通透和細膩,像是一位婉約傾城的少女,體態婀娜,風姿綽約。

    “美女”的頭髮,是直立向上,猶如樹枝一般,向四面八方延伸,刺入泥土和岩石。

    刀獄皇屏息了很久,才長長吐出一口氣,怔怔的盯着那棵人形的樹,道:“原來那一條條河道,是她的頭髮,不,不,是它的樹枝。”

    “它纔是真正的血影鬼種,先前我們遇到的,多半隻是它分離出來的念頭,或者是血氣分身。”風后眼中充滿敬畏,躬身向人形樹一拜。

    刀獄皇嚥了嚥唾沫,忌憚的道:“走吧,趕緊離開這裡,若是驚醒了它,我們怕是都得死在這裡。”

    風后點頭,道:“抓一些遊走在樹枝中的血影鬼種就行,已經可以讓不死血族的整體實力大增。”

    張若塵仔細的觀察石棺和人形樹,沒有離開的意思,道:“你們說,那口石棺中裝的是什麼,會不會是白蒼血土?”

    本來打算離開的刀獄皇和風后,忽的,眼神一凜。

    對啊!

    傳說中,血影鬼種是生長在白蒼血土中,也是跟隨白蒼血土一起絕種。

    既然血影鬼種出現,石棺中,說不定真的有白蒼血土。

    張若塵的陰陽五行聖意,已經融合五種聖意,只差土行聖意和火行聖意,就能圓滿。

    根據接天神木所說,從未有人能夠將六種聖意融合在一起,張若塵想要突破這個坎,就算有準帝品聖意丹的輔助,也是千難萬難。

    可是,如果能夠得到白蒼血土,那麼他成功融合土行聖意的概率,肯定更高。

    張若塵沿着一條石階路,向懸浮在半空的石棺走去。

    機會就在眼前,必須去搏一搏。

    “若塵大聖,千萬不要冒險。”刀獄皇喚了一聲。

    風后也連忙勸說:“太危險了,不死血族需要你的帶領,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們還怎麼去和閻羅族和修羅族爭奪第一?”

    張若塵停下腳步,目光投向人形樹,仔細的沉思,隨即展顏一笑:“你們說得沒錯,的確還是要以大局爲重。不過,我只是去探一探路,若是有驚動血影鬼種本尊的跡象,一定會立即退回。”

    說完,他繼續向上攀登。

    刀獄皇和風后對視一眼,跟了上去。

    他們二人自視不凡,當然也想奪取石棺中的機緣,因此,打算嘗試一下。

    可是,剛剛踏上石階,他們的臉色便是一變。

    一股無形的壓力,落到二人身上。除此之外,還有詭異未知的聲音,傳入耳中,干擾他們的思緒,在腦海中製造幻象。

    每向上踏出一階,天上就像是會落下一座山嶽,壓在他們身上。

    如此這般,還沒有走出百里,二人已是渾身溼汗,滿臉通紅,艱難無比。

    耳邊的詭異雜聲,更加響亮,如魔雷不斷轟鳴,鬧得他們心神不寧。

    “我感覺……身上像是背了一顆星球,你還能不能繼續向前?”刀獄皇喘着粗氣,詢問風后。

    風后緊咬貝齒,搖了搖頭。

    二人擡起頭,向遠處石棺上的人形樹望去,只覺得,少女身體一般的樹幹,突然一下,變得無比高大巍峨,似升起了萬里,身上散發出煌煌無匹的神威。

    刀獄皇和風后都如遭雷擊,渾身輕顫,想也不想立即向後倒退。

    繼續向前,他們多半承受不住人形樹的威壓,會癱倒在地,說不定將命都得丟在路上。

    張若塵走到了近兩百里的位置,忽的,這座球形的中空世界,輕輕搖晃了一下。

    “怎麼回事?”

    他停下腳步,向前眺望。

    只見,人形樹的兩條雪白纖細的手臂上,浮現出一縷縷血紅色的光芒,十根手指有規律的動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