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源非大聖和火魅陰姬的身影化虛,先是變得半透明,緊接着,完全消失在虛空。

    無形、無影、無氣息。

    他們二人,向鬼族本族星潛去,暗中破陣。

    般若和大森羅皇,依舊站在原地。

    「嘩啦!」

    空間輕輕震動了一下,一個披散著銀色長發的俊朗男子,從星霧中走出。

    他身形高瘦,五官精緻,雙耳尖翹,雙眼散發出奇異光華,雖然只是穿着破爛的布衣,卻依舊難掩高貴的氣質。

    是一個精靈族男子。

    「什麼人?」

    大森羅皇立即喚出冰木神弓,將弓拉開,指向精靈族男子。

    精靈族屬於天堂界,也就說明,此人是天奴。

    般若顯得淡然而平靜,向那個男子瞥了一眼,輕輕揮手,示意大森羅皇收起弓箭,道:「怎麼樣,天奴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哈哈,能夠瞞過大森羅皇,卻瞞不過般若殿下,看來我的幻術依舊不夠完美。」

    精靈族男子長笑一聲,身形化為一粒粒光點,消散而開。

    緊接着,光點又重新凝聚,變成一道身穿鎧甲的黑影。

    正是冥族第二強者,雀飛。

    雀飛的任務,是去第三號暗黑星的附近星域,聯繫天奴,利用天奴的力量,對付張若塵。

    大森羅皇收起冰木神弓,心中頗為鬱悶,好歹他也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居然沒有識破雀飛的幻術。

    可是,般若才不朽境,就能識破。

    般若冷冰冰的臉上,不含任何情緒波動,道:「你的幻術,已經非常完美,可惜再完美的幻術,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

    「什麼?」雀飛問道。

    「天地規則。」

    緊接着,般若又道:「地獄界的天地規則,會在一定程度上排斥精靈,可是,天地規則卻沒有排斥你。」

    雀飛道:「沒錯,這的確是一個破綻。」

    「天奴之中,肯定有修士能夠發現這一點。」大森羅皇道。

    可是,剛剛說完,他便老臉一紅,略微有些尷尬。

    雀飛道:「我做事,你們放心,絕不會留下這樣的破綻。想要發現天地規則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至少也得是精神力大聖,才有可能察覺。」

    「我殺死了那位聖王境的精靈男子之後,幻化成他的模樣,只與大聖之下的天奴近距離接觸,應該可以瞞天過海。」

    般若道:「來了多少天奴?」

    「大聖級的天奴,一共十二尊,全部都是百枷境。除此之外,還有像我這樣的聖境哨兵,數量雖多,可是卻可以忽略不計。」雀飛道。

    般若輕輕皺眉,道:「千問境的天奴呢?」

    雀飛搖頭,道:「這就不清楚了,我不敢離大聖境強者太近,有些秘密接觸不到。」

    「既然是殺張若塵,千問境天奴必定會出手,只不過隱藏在暗處,我們必須得防著。」般若以肯定的語氣說道。

    大森羅皇冷笑一聲:「就算有千問境天奴又如何?一個沒有掌握戰兵的千問境大聖,本皇就能收拾了他。」

    「你怎麼知道他一定沒有戰兵?再說,萬一是千問境中期或者後期的大聖呢?」般若道。

    雀飛道:「若是有千問境大聖,反而是一件好事,這把刀,才更鋒利。」

    般若道:「計劃有變,嫣紅大聖調動的力量,遠比我們想像中更強。而且,張若塵愚蠢至極,居然進入鬼族本族星與他們交手,已是必死無疑。」

    「所以,我制定了第二計劃,殺嫣紅大聖,滅鬼族魂靈。」

    雀飛沉默了半晌,疑惑的道:「我有兩個疑問,第一,鬼族、骨族、屍族、不死血族,還有上三族,這麼多強者聚集,天奴絕對不可能參與進去。怎麼利用他們的力量?」

    般若搖了搖頭,道:「天奴會出手,只不過,出手的時間,一定是我們在鬼族本族星打得兩敗俱傷之後,離開鬼族本族星的時候,他們也想坐收漁利。」

    雀飛道:「這,正是我的第二個疑問,就算我們在鬼族本族星擊殺了嫣紅大聖和張若塵,也肯定會有一定的損傷。若是這個時候,遭到天奴的攻擊該怎麼辦?」

    般若還沒有開口,大森羅皇先笑出了聲:「天奴不過只是一群獵物而已,再強能夠強到哪裏去?雀飛,你得清楚,在狩天戰場上,我們的對手是下三族、中三族、閻羅族。」

    「不能如此輕敵。」

    緊接着,般若又道:「無論到什麼時候,雀飛你都不能參戰。因為,你存在的意義,就是我們若是沒能殺死張若塵和嫣紅大聖,你可以和天奴一起伏擊他們。」

    「除此之外,若是天奴想要伏擊我們,你得出手牽制住他們。憑你的戰力,即便戰勝不了千問境天奴,但是出其不意的偷襲,卻絕對可以將其重創。」

    雀飛點了點頭,道:「千問境天奴,總共只有五尊,絕大多數境界都不算高,憑我的實力就算正面對戰,也不見得會輸。」

    般若又道:「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源非大聖攜帶了死族的至尊聖器《虛實字卷》前來,我們若是要走,再多的天奴也發現不了我們。」

    「既然是這樣,那就真的是萬無一失。」雀飛笑道。

    死族的秘密,按理說,是不能告訴冥族的修士。

    但是此次狩天之戰,冥族的實力比死族強大太多,不存在相互競爭。再說,至尊聖器掌握在源非大聖的手中,不是難猜的事。

    正是如此,般若所幸也就將它當成一個秘密,告訴了雀飛。

    如此一來,雀飛必定會對她生出親近之感,對她的信任,可以更強。

    而般若的身份也非常特殊,既可以算是死族,也可以算是冥族,死族和冥族的修士,對她都不會有太多的防範。

    ……

    被蒸乾的海域,又重新被海水覆蓋。

    一道道鬼氣,一朵朵骨花,一根根水柱,都向中心的張若塵蔓延過去,方圓千里充滿殺機。

    明面上的四大高手雖強,可是,讓張若塵更加忌憚的,卻是隱藏在暗處的百枷境大聖。憑藉真理之心,他能感應到還有第五道氣息。

    雖然陷入圍困,張若塵卻依舊鎮定,道:「四目鬼帝,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第四十九。翼鬼皇,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第五十四。洫和粉紅骷髏,還能與我過招,你們二位前來,是來送死的嗎?白玉瘋獅沒有告訴你們,他是怎麼敗在我的手中?」

    四目鬼帝龐大的鬼體,隱藏在黑色雲霧之中,聲音磅礴的道:「你的確很強大,本帝不是你的對手。可是,你得明白,這不是一對一的較量,是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要斬你。你今天,註定神形俱滅。」

    張若塵的十隻金翼在風中輕搖,道:「真的是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還有第五位吧?無常鬼城的夜常在,據說是地魂成鬼,沒有鬼體,世間只有一道影子,號稱勾魂地魑,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十八。你藏在誰的影子裏面?」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洫、嫣紅大聖、翼鬼皇、四目鬼帝的影子,尋找夜常在的蹤跡。

    洫和嫣紅大聖的心中,皆是受到不小的震動。

    夜常在是他們的一手暗棋,是他們想要輕鬆殺死張若塵的關鍵人物。可是,張若塵比他們想像中更加高明,居然可以猜到夜常在藏在附近。

    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與九步聖王一樣,相互之間,實力有明顯的差距。

    但是,從第六位的石族「壘帝」,到第十八位的「夜常在」,這十多位大聖,在很多修士看來,實力差距並不大,都有擊敗對方的可能性,只是勝算的大小不同。

    所以,夜常在和洫、嫣紅大聖,都是同一級別的強者。

    若是,張若塵全力以赴與四位百枷境大圓滿修士交手的時候,夜常在突然襲擊,後果將難以預料。

    憑藉真理之心,張若塵只能隱隱約約感應到夜常在在附近,卻無法將他找出來。

    「地魂之鬼,果然詭異。幸好夜常在最可怕的地方就是詭異莫測,力量和天賦不算太強,要不然,他將是無疆和羅生天那種層次的強者,將更加難對付。」

    張若塵不想與他們硬碰硬,這樣蠻斗,必敗無疑。於是,再次抬頭望天,可是護星大陣依舊沒有被破的跡象。

    忽的,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鬼族本族星地底的景象。

    上天不行,那麼……只能入地。

    「或許鬼族本族星的地底,會是另一條生路,金行極致物質不可能大規模出現在一顆星球的內部。」張若塵暗道。

    「張若塵,你先接本帝一招試試。」

    四目鬼帝所在的那片黑色雲霧中,浮現出四隻血紅色的眼睛,每一顆都有山嶽那麼巨大,釋放出強大的死亡力量。

    四隻鬼眼中,飛出四座鬼氣森森的世界,衍化成四座鬼獄。

    第一座鬼獄,孽鏡高懸,密佈鬼紋。

    第二座鬼獄,銅柱粗壯如山峰,散發出驚人的熱量,插在海中,上接雲層。

    第三座鬼獄,由十萬石碑組成,每一塊石碑都重達三億斤。

    第四座鬼獄,是一座猩紅的血池,血池邊是無盡白骨。

    看到四座鬼獄碾壓而來,張若塵眼中浮現出詫異之色,暗道:「同時顯化出孽鏡鬼獄、銅柱鬼獄、石壓鬼獄、血池鬼獄,四目鬼帝的實力,比資料上記載的更加強大,距離突破到千問境,應該已經只差一步。」

    張若塵正準備破四獄的時候,嫣紅大聖和洫,同時向前逼近。

    與此同時,翼鬼皇喚出了千里長的鬼頭鞭,如同手持長河,隨時向他抽去。

    ……

    小魚先嘗試幾天,看能不能堅持。

    如果更新兩章,每一章就是3000字。如果要寫天帝傳,只能更新一章,那就是4000字。

    試試……汗,看能堅持多久,大家是不是應該票票支持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