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羅族的族人,天生擁有強大的實力,即便是凡人,也能單手舉起一頭大象。他們之中的修行者,自然是不少。

    登上這座島嶼,張若塵在一座簡陋的碼頭,找到一間茶棚,用泥瓷粗碗,喝苦澀微燙的茶。

    茶,很普通,很平凡。

    可是,喝在口中,卻讓張若塵的心緒變得沉定,想起曾經踏上修煉之路的初心。

    若是沒有那麼多恩怨,沒有不斷落到身上的壓迫,沒有“聖明皇太子”或者“九王子”的特殊出身,自己應該也可以過上一世安定的好日子。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來到這顆星球的目的,是爲了搶奪,是爲了殺人,殺一羣與自己沒有任何恩怨的低境界修士和凡人。

    都是必須要去做的事,卻不是自己心中最想做的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與自己初心,似乎已經背道而馳。接下來要走的路,又在何方?

    張若塵看着碗中茶黃色的水面。

    水中的自己,好陌生啊,有些不認識了!

    “咕嚕。”

    一碗喝盡,張若塵收拾起情緒,眼神變得銳利無比。

    接下來的路,還是得走。

    他早已沒有退路,後退一步,便是粉身碎骨。

    “譁!”

    一百粒精神力光點,從張若塵體內飛出,瞬間落到齊風島的各個地域,化爲一百道精神力念頭分身。

    很快,在一座小城中,他的其中一道精神力念頭,聽到兩位坐鎮此島的不朽境大聖,談論一件事,引起他的注意。

    “北極出現了佛光,照耀千里之地,看來本族星的機緣已經出世,多半會被閻無神取走。”

    “本聖收到的消息是,北極出現了一座佛光虹橋,橫跨冰川大陸。有佛音,從地底傳出,如同萬佛朝宗。”

    “最初的時候,閻皇圖猜測,本族星的機緣,有可能是一顆佛祖舍利。畢竟……那個地方,佛氣濃厚,品質高得驚人,並且出現了佛祖影像和菩提樹虛影。”

    “你難道不知道,又有最新消息傳出?”

    “什麼最新消息?”

    那道聲音,頗爲低沉的道:“據說,佛門至寶明鏡臺,有可能也在那裏。”

    ……

    最開始,張若塵還在仔細聆聽。

    可是,聽到“佛祖舍利”和“明鏡臺”後,臉上便是浮現出一道笑意,輕輕的搖頭。

    佛門誕生以來,不知已經過去多少萬年,但是,能夠稱“佛祖”的,僅有六位。

    最後一位佛祖,被天下佛修,稱爲“六祖”,圓寂於上一個元會,天庭成立之前。

    從此之後,世間再無佛祖。

    六祖圓寂,留下八萬四千顆舍利,是爲佛祖舍利,爲佛門無上至寶。佛門的菩薩和佛,都想獲取一枚,以此參悟達到佛祖境界的妙法。

    可是,這八萬四千顆舍利,有八萬三千九百九十顆在誕生的那一刻,便是化爲了明鏡臺。只剩十顆佛祖舍利,分別存放在佛門的十大聖地。

    試問佛祖舍利這樣的寶物,怎麼可能流落到地獄界?

    再說明鏡臺,傳說,不僅僅只是八萬三千九百九十顆佛祖舍利凝聚而成,後來,不知是誰,不知以何種手段,將其煉成了一件佛器。

    做爲戰兵,明鏡臺的威力,堪比神器。

    做爲佛寶,它可以助天下佛修悟道。

    做爲佛祖舍利的結晶,它能讓文明開化,衆生生智,萬物通靈。

    可以說,明鏡臺是比神器還要珍貴的寶物。

    “佛祖舍利,明鏡臺,看來閻皇圖是想以它們爲誘餌,將我、婪嬰、缺,都引去北極冰川大陸。”

    張若塵將精神力念頭收回,心中如此想到。

    看出這是一個陷阱,可是,張若塵無法壓制心中的悸動,目光忍不住向北望去。

    北方天空,的確有淡淡的金霞浮現。

    如果說,還有什麼比吞服帝品聖意丹,更能參悟出單一一道的頂尖聖意,那麼此物必定是佛祖舍利。

    如果說,還有什麼比吞服準帝品聖意丹,更能幫助融合聖意,那麼,明鏡臺必定是其中之一。

    閻皇圖正是看出,當前,對張若塵、婪嬰、缺來說,修煉聖意和融合聖意是最重要的事,所以纔會放出這樣的消息。

    若是他們不去,必定心緒不寧,無法進入修煉狀態。

    “好吧!爲了融合出一品聖意,就算這個消息只有萬分之一可信,也必須得去。”

    張若塵十分清楚,自己現在走的路有多麼艱難,所以,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wWW ¤ttκд n ¤c○

    他將右手食指,割開一道血痕,從裏面滴出一滴大聖血液,落入茶碗中。

    茶碗中的水沸騰,化爲一團血氣。

    血氣凝聚成另一個張若塵。

    分身騰空而去,飛向北方。

    坐鎮齊風島的兩位不朽境大聖,在分身飛過他們頭頂的時候,生出感應。二人對視一眼,正要傳音給閻皇圖。

    忽的。

    “轟隆隆。”

    整座齊風島,長達一千多裏,被一股恐怖絕倫的空間氣壓,壓得山河崩碎,大地沉陷。

    山嶽化爲平地,所有建築全部碾碎。

    片刻後,整座島嶼,沉入進了海底,不知多少閻羅族的族人葬生。更可怕的是,他們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敵人在哪裏。

    “天吶!這是……這是發生了什麼?”

    “星球毀滅了嗎?”

    ……

    碼頭處,一個個正在搬運貨物的閻羅族族人,嚇得癱坐在地。

    剛纔他們親眼看見天崩地裂的景象,除了這座碼頭,別的地方,都化爲海域的一部分。

    茶棚中的煮茶人,渾身發軟,戰戰兢兢的,盯着依舊坐在板凳上的張若塵。

    這個年輕人,從始至終,都顯得平靜淡然。

    可是,他親眼看見,剛纔就是這個年輕人,擡起手掌又按下去的時候,一片廣闊的大地,消失在了他眼前。

    “是……是你……你這個魔鬼……鬼……”煮茶人恐懼到了極點,哆嗦着嘴脣,如此說道。

    張若塵站起身,本想結賬離開,卻發現身上沒有帶錢財之類的東西,於是,從頭上,拔下一根頭髮,放到桌上,道:“這,算茶錢吧!”

    他轉過身,正打算飛走。

    煮茶人鼓起勇氣,憤怒的道:“你爲什麼,不連我們一起殺死?”

    張若塵擡頭望天,沉默了半晌,道:“我眼前看得見的,還是活生生的人。看不見的,他們已經是螻蟻。”

    “唰——”

    一道金光閃過,張若塵已然離開。

    煮茶人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看向桌上的那根頭髮。

    “一根頭髮做茶錢,他……他以爲自己是誰?”

    煮茶人的手指,摸到張若塵的那根頭髮上面,頓時,一股令他難以承受的聖道力量,涌入進了身體。

    “嘩啦!”

    “譁!”

    閻羅族的兩位不朽境大聖,從海底飛起來,二人都受了嚴重的傷勢。

    “快,快給閻皇圖傳訊,齊風島被張若塵擊沉,他已向北而去。”

    ……

    閻羅族本族星的北極,本是一片冰川大陸,可是現在,數千米厚的冰層絕大多數都已經融化,露出黑色泥土和岩石。

    空氣清冷。

    天空,被一片片金雲覆蓋,其中一些雲層縫隙中,筆直的,射下一道道光束。

    張若塵降落到這片大陸上,細細聆聽,果然隱隱約約聽到,有佛音從遠處傳來。

    誦音者,不止一人。

    “好濃郁的佛氣,呼吸吐納之後,我的精神力有明顯的增長。這樣的寶地,閻無神和閻皇圖他們是造不出來的,看來,閻羅族本族星的機緣,的確是在此處。”

    “佛氣濃郁之地,必定孕育出天地靈寶,吞服後,應該可以提升精神力。”

    張若塵一邊前行,一邊釋放出精神力探查。

    越向大陸深處走去,佛氣越是濃郁,達到駭人聽聞的地步,若不是知道身處地獄界,張若塵肯定會以爲來到了某座佛門聖地。

    天地規則,出現巨大變化。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竟然只能調動自己體內的聖道規則,無法引動天地間的規則之力。

    除此之外,空間中,出現了道鎖。

    “怎麼會有道鎖?難道是來到了一位佛的佛境世界?”

    張若塵心中,既有一絲期待,又生出更強烈的警惕。

    期待的是,這樣一處了不得的佛境,必定有佛門至寶。

    警惕的是,既然有道鎖存在,這座大陸,閻羅族必定是佈下了天羅地網,前面的路危機重重。

    所謂“道鎖”,就是天道枷鎖。

    天道枷鎖與修士體內的枷鎖一樣,都會禁錮修士的力量,有的禁錮肉身,有的禁錮聖魂,有的禁錮精神力……

    天道枷鎖越多,對修士的壓制越大。

    一般來說,神的神境世界中,便是存在大量道鎖。那是神靈自己的道,凝成的道鎖。

    前方,出現一座巍峨的山嶽。

    山的形狀,像是一尊數百里長的巨大睡佛。

    山體上方,金雲燦爛。

    站在五百里外,張若塵看向睡佛,心中都感到震撼,生出一股莫名的敬畏,更加確定,這裏的確不凡,必定存在大機緣。

    “張若塵,我在這裏,等你很久了!”

    前方,一道窈窕的身影,從一座冰雪山丘後方走了出來。

    是一個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女子,身穿白衣,十分美麗,有着一頭黑色長髮,手握一支三尺長的筆。

    整個人看上去很文雅,帶有書卷氣息。

    那種氣質,與聖書才女頗像。

    不過,她的身上,卻多了幾分英氣,與冰冷。

    雖然此女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只是掙斷了九十九道枷鎖,可是,張若塵卻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今時今日,狩天戰場上,還能讓他有危險感覺的人物,已不到十個。

    “你是何人?”張若塵問道。

    “閻羅族,閻折仙。”她道。

    張若塵道:“我看到過你的信息,據說,你是閻羅族這一代最厲害的精神力天才,曾經得到過太上的指點。”

    “你對我的瞭解,就這麼多嗎?”閻折仙道。

    張若塵仔細觀察她,道:“你今年,不到三百歲。精通的,應該是符道吧?精神力強度,應該是剛剛達到六十五階。我猜,你是在這裏,得到了機緣,精神力才突破的。”

    “看來你還是有幾分眼力,閻無神將你視爲第一大敵,不是沒有道理。”

    閻折仙又道:“可惜,你不該孤身闖閻羅族本族星,更不該大開殺戒。你要知道,歷史上,像你這樣膽大妄爲的人,全部都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你,不會例外。”

    張若塵道:“就憑你,能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閻折仙將手中的筆提了起來,指向張若塵,道:“就憑我。”

    “轟隆。”

    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身上飛出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猶如數十柄刀刃在飛舞,向閻折仙斬了過去。

    受道鎖的影響,即便是大聖,也無法在這裏發揮出驚天東西的毀滅力量。

    閻折仙手腕扭動,筆若游龍,快速畫出一道圓形符文。

    瞬間,密密麻麻的光紋,將她身體包裹。

    “嘭嘭。”

    空間裂谷撞擊在光紋上,消散於無形。

    “天戟!”

    閻折仙的纖長身形,飄飛起來,揮筆向張若塵一劃。

    筆痕,化爲一柄戰戟,如同流星一般射出。

    嘭的一聲,張若塵的身體,被戰戟擊穿,化爲了一縷血氣,飄散在了空氣中。

    閻折仙的雙目冷然,揚聲道:“張若塵,我知道你的本尊就在附近,還不現身?”

    “不得不說,閻羅族的確是高手如雲,藏龍臥虎,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

    張若塵的身體,憑空顯現出來,揹負雙手,向閻折仙所在的方向走去,道:“但,就你一人來對付我,是不是太輕視我了?”

    “當然不會只有我一人,但是,如果你連我都無法戰勝,他們也就沒必要現身。”閻折仙星眸中,充滿信心,美麗身姿顯得更有奪人心魄的氣質。

    對上張若塵這樣的強者,她不僅沒有懼意,反而頗爲欣喜。

    喜悅,藏在心中。

    “禁一界符。”

    閻折仙玉手持筆,在半空,書寫出一個“界”字,向張若塵飛去。

    在外人眼中,那是一個“界”字,在張若塵眼中,卻有一片宏偉壯闊的世界,向他壓來。這座世界,無比真實,帶給他實質性的壓迫力,完全不像是幻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