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虛無的力量,似乎並不能無敵,在空間、本源、殺戮、混沌……種種力量的干涉下,隱隱間,竟然被壓制住了!”

    張若塵細細的觀察和參悟,對虛無,他了解得太少。

    每一次,缺的身體化爲虛無,以視覺和精神力也感知不到他的存在。可是,只是一瞬間,閻無神和婪嬰釋放出的場域,就能將他重新逼出來。

    “閻無神沒有修煉命運之道,卻修煉出本源之光,變得越來越難對付。此人,當是我一世之敵。”

    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給張若塵造成這麼大的壓力。

    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得到張若塵如此高的評價。

    雖然已經與閻無神戰過三次,三次張若塵似乎都略勝一籌,但,卻是底牌盡出,贏得很險。

    稍有不慎,可能敗的就是他。

    在地獄界,張若塵有日晷幫助,又有各種機緣,可是依舊沒能將二人的差距拉開。

    他懷疑自己稍有鬆懈,就會被閻無神超越。

    閻無神的存在,就像是一條兇惡的猛獸,追在張若塵身後,有時,甚至能夠與他並駕齊驅,逼得張若塵不敢在原地停歇一步。

    當然,張若塵並不懼怕這樣的對手,反而希望這樣的對手更多一些。

    只有這樣他才能永遠保持一顆進取和拼搏的心。

    人,不能沒有壓力。

    上一個元會,若是沒有荒天,只十多萬年的修煉,血絕戰神的修爲絕對達不到現在的高度。

    本源之光,是將本源之道修煉到極高層次,纔有可能衍化出來的光芒,被稱爲天地誕生之初的第一縷光芒。

    有了本源之光,後,纔有萬物。

    這種光芒,既能創造萬物,也能毀滅萬物,更能重塑萬物。

    萬物自然也包括修士自己。

    被本源之光照耀到的地方,泥土、水、樹木、花朵,全部化爲一顆顆肉眼難以看見的微粒。整個世界,猶如沙子做的一般,此刻,快速分解。

    被本源之光照耀的缺,也受到影響。

    他的身體附近,有虛無的力量環繞,擋住了本源之光,身體沒有分解。但是,虛無的力量,卻也受到壓制。

    恆古之道,相生相剋。

    “本源之光可以壓制虛無,逼得缺只能現身與他們戰鬥。空間和時間,能夠做到嗎?”

    張若塵思考應付虛無和缺的策略,卻失望的發現。若是,缺進入虛無狀態,他只能利用空間和時間,立即遁走,最多隻能保證逃得性命。

    千問境之下,能夠在缺的追殺下保住性命的,絕對不超過五個,無疆和羅生天,甚至閻皇圖都未必做得到。

    千問境之中的大聖,與缺交手,能夠活命的,估計也是少之又少。

    張若塵有把握保住性命,看似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可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

    之所以只能逃走保命,主要是因爲,缺一旦進入虛無狀態,也就不在時間和空間之中。時間和空間,對他再難造成傷害。

    那是一種“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狀態。

    “有了!虛時間。”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

    虛時間,與虛無有共通的地方,或能將其剋制。

    所謂虛時間,其實就是脫離了時間規則範疇的時間,已經不在時間之中。

    實,爲正。

    虛,爲負。

    人永遠站在時間長河的某一點,前方是時間,身後就是虛時間。

    若是,張若塵的時間造詣再高一些,能夠凝聚出更多的“絕對自我時間印記”,與修煉出來的虛時間領域融合在一起,化爲絕對虛時間領域。

    絕對虛時間領域,對缺,一定能夠造成剋制。

    若是絕對虛時間領域足夠強大,很有可能,還會出現時間倒流的情況。也就是,時間爲負。

    哪怕只是一個剎那的時間倒流,就夠張若塵做很多事。

    不過,想要時間倒流太難太難,以張若塵現在的時間造詣,僅僅只能一次性凝聚出數道絕對自我時間印記而已。距離凝聚絕對虛時間領域,都還頗爲遙遠。

    “現階段……真的沒有辦法嗎?”

    張若塵一直覺得,缺肯定是受到了某種約束,所以,在狩天戰場上,不敢殺人。這樣的猜測,此刻也得到了證實,與婪嬰和閻無神的交手中,他一直束手束腳。

    可是,離開狩天戰場後呢?

    那時,怎麼與他鬥?

    張若塵輕輕一嘆,閉上雙眼,將自己的心念完全沉浸下來,去感知缺身上的力量。

    “時間和空間,乃是恆古之道,必能在某一方面制約虛無。我之所以感到難以應對,必定是因爲,還不夠了解虛無。”

    漸漸的,戰鬥聲越來越小。

    張若塵的心,越來越寧靜,進入一種玄奇的境界。一粒粒星辰光點,從體內逸散出來,在空間真域中,衍化出一片星海世界。

    真理之心在他的體內,綻放出璀璨的光華。

    頓時,遠處缺的一舉一動,招式變化,步法轉換,盡皆在他腦海中顯現出來。

    這種奇境,持續了片刻,便是消失。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眼,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道:“我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都沒有修煉出聖意,更加沒有奧義的加持。目前,的確還很難與缺的虛無對抗。”

    “但是,在真理之道上,我不僅擁有奧義,還擁有真理之心。缺修煉出來的虛無,又怎能避得開真理之心的感知?”

    想通此處,張若塵豁然開朗。

    同時,他心中暗下決心,狩天大宴結束,一定要立即去找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

    只有在那裡,纔有機會找到時間奧義和空間奧義,他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才能實現大突破。

    就在剛纔,張若塵使用真理之心感知缺的時候,正在與婪嬰和閻無神交手的缺,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他立即意識到,附近必定還隱藏有高手。

    “算了,速戰速決。”

    缺心生不安,不再與婪嬰和閻無神纏鬥。

    一柄長劍,從眉心飛出,落入他的手中。

    那劍,長達四尺二寸,薄如蟬翼,散發出刺目的白光,很像是光凝成的劍。

    “唰!”

    缺瀟灑寫意的,反手一劍揮出,劍氣如月華神光,以一種刁鑽詭異的角度,擊中閻無神的九丈六金身。

    半佛之體和金身結合,閻無神的防禦,與閻皇圖的皇道神骨相比,怕是都弱不了多少。

    “哧哧。”

    劍在金色的手臂上拖動,冒出一粒粒金色光點。

    閻無神終是沒能擋住,龐大的金色身體,拋飛出去。

    手臂上,出現一道淺淺的劍痕。

    閻無神心中凜然,缺這看似隨意的一劍,因爲融入了虛無之力,竟然差一點破了他的金身。

    另一頭,缺又一劍破開婪嬰的雛形宇宙,在他幼嫩的臉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頭顱差一點被一分爲二。

    婪嬰和閻無神,站在缺的左右兩側,暫時停了下來。

    二人心中,顯然都有一股強烈的震撼,意識到,缺終於認真了起來,比先前強大了一截。

    缺身體時虛時實,優雅的提起長劍,兩根手指,在上面輕輕抹劃,道:“此劍,是我的規則帝器,一直孕育在聖源中。今天是它第四次,顯現在人前。”

    “如果今天你們不死,應該記住它的名字,影丹。”

    閻無神五指緊緊一握,金光閃爍,手臂上的劍痕消失,笑道:“將規則帝器,修煉到你這種層次,你算得上是這個元會,神之下的第一人。”

    缺道:“你們根本不懂規則帝器存在的意義,至尊聖器很強嗎?神器很強嗎?很強!但,都是身外之物。”

    “想要真正成爲傲立宇宙間的絕世人物,必須修煉自己。”

    “規則帝器,是由我自己參悟出來的規則凝聚而成,是我自己的一部分。我參悟出來的聖道規則越完美,它就越完美。”

    “我的聖道如果出現偏差,它也會第一時間告訴我。”

    “我的未來,不是要掌控某一件神器。而是,要將我自己的規則帝器,孕育成一件神器。神器,是不朽的,我也會與它一起不朽。”

    絕大多數修士,修煉規則帝器,都只是將它當成自己的道在打磨。

    真正使用規則帝器做戰兵的修士,其實少之又少。

    缺能夠修煉到現在的高度,不僅心智出類拔萃,對聖道自然也有獨到的理解,絕不是泛泛之輩可以比擬。

    “原來,你也修煉了劍道,還將劍道和虛無融會貫通。”婪嬰舔了舔嘴脣,凜然笑道,眼中毫無懼意。

    缺提劍傲然而立,道:“我哪裡做得到劍道和虛無的融合,只不過是在走前人的路。虛無劍法,是多年前,我師尊敗給時間劍法後,花費一個元會的時間,才創出。”

    “如今,師尊劍法大乘,可惜當年擊敗他的那人卻已經死去,終是無法雪恥。”

    婪嬰的手,伸進胸口,從血肉中抓出了一柄血紅色的劍。

    劍體細長,散發出妖異的光芒。

    “既然都是修劍,不如你先試試我的阿修羅劍。”

    “噔!”

    婪嬰的手指,在劍體上一彈。

    頓時,一道道至尊之力和殺戮之氣,洶涌滂湃的向外逸散。

    婪嬰一共有六柄劍,每一柄都極爲不凡,其中有兩柄是至尊聖器,四柄是神遺古器。

    其中阿修羅劍,又在六劍中排名第一,所以被他帶上了狩天戰場。

    關於阿修羅劍有無數傳說,有一種說法,它是修羅族最偉大古神阿修羅曾經的佩劍,本是一件神器。但是,因爲一場驚天動地的神戰,阿修羅劍斷碎。

    阿修羅的後人,收集齊碎片,重新鑄劍,卻只鑄出了一件至尊聖器。

    婪嬰之所以能夠得到阿修羅劍,乃是因爲,登上了阿修羅古神的墓葬之地,阿修羅山。

    誰都不知道婪嬰在阿修羅山中得到了什麼機緣,只知道他下山後,手中便是提着這柄阿修羅劍,並且修成了《阿修羅劍法》。

    被閻皇圖和婪嬰追擊的這些天,缺早已見識過阿修羅劍的威力,眼神慎重,道:“張若塵,既然你已經來了,就別再隱藏。”

    婪嬰和閻無神的眼中,都露出一絲異樣之色。

    張若塵收起空間真域,顯現出身形,緩緩的,邁步向他們走去,道:“不愧是百枷境大圓滿排名第一的人物,與兩大高手交鋒,竟然還有餘力感知到我隱藏在附近。”

    “我只是詐你而已,並不確定,你真的隱藏在附近。”缺道。

    “無所謂了!”

    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向婪嬰和閻無神,道:“先聯手擊殺他,再爭帝品聖意丹的歸屬。”

    “沒想到,還有與你聯手的一天。”閻無神笑道。

    婪嬰身上釋放出九光十八色,映照整個天地,手中阿修羅劍,已是揮斬出去。

    “殺!殺!殺……”

    這片地域,瞬間殺聲四起,血光瀰漫。

    千軍萬馬的戰場顯現出來,有手持骨矛的鬼騎,有提着利劍的巨人,有身披黑袍的亡靈……,劍一動,修羅世界便是顯化出來,四人彷彿來到古老的戰場。

    “空間劍舞。”

    張若塵激發出真理界形,身體四周顯化出三十六柄空間之劍。

    劍影圍繞身體飛行,與真理規則不斷結合,爆發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波動。等到劍氣波動,增幅到十倍之時,纔是如同劍雨一般飛向缺。

    “千首千身。”

    閻無神分出九百九十九道分身,遍佈天地四方,竟是直接施展出閻羅族的禁術,千首千首閻羅大術。

    本尊和九百九十九道分身,都凝聚出一座本源道塔。

    一千座本源道塔,攜帶本源之光,向缺鎮壓了過去。

    “自我踏入狩天戰場以來,今天,終於讓我生出了一絲危險的感覺,殺盡你們,我就是這個時代的唯一。”

    缺眼中神光大盛,身上的氣勢瞬間攀升到頂點,一根根長髮倒衝起來。

    手中的影丹,劃出一道蛇形軌痕,撕裂開修羅世界,將千軍萬馬打得風吹霧散。劍氣如閃電,與婪嬰手中的阿修羅劍,碰撞在了一起。

    虛無吞噬了劍體上的至尊之力。

    “轟隆。”

    一道能夠震碎大聖耳膜的巨聲響起,婪嬰向後倒飛出去,雙腳再次落地,又一連後退數十里,才穩住了身形。

    “戰!”

    沒有半分停留,婪嬰大吼一聲,再次衝了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