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間劍舞,是張若塵將空間和劍法結合爲一體,煉成的招術,具有無堅不摧的破壞力。在真理之道的增幅下,空間之劍爆發出十倍攻擊力,威力可謂恐怖絕倫。

    “唰唰!”

    三十六劍飛過之處,將這片世界中的道鎖,都斬斷不少。

    以缺的修爲,也不敢硬接。

    他施展出快如鬼魅的身法,不斷閃避。

    再快,又怎麼可能,將三十六劍全部避開?

    其中一劍,直刺入他的心口。

    就在張若塵都以爲,這一劍必定可以重創他的時候,缺的心口位置,身體虛化。那柄空間之劍,猶如刺中空氣,透體而過。

    緊接着,又有四柄空間之劍,斬在缺的身上,都讓他以虛化的手段化解。

    “果然,虛化狀態的缺,已不再空間之中,即便是空間之劍也傷不到他。”張若塵的心,略微沉了沉。

    真理之道的十倍攻擊力,只是加持了一瞬間。

    很快,三十六柄空間之劍的威力大減,沒有了剛纔那種無可匹敵之勢。

    “嘭嘭。”

    缺手中的影丹劍,在千分之一個呼吸的時間內,一連劈出三十六劍,將三十六柄空間之劍盡數摧毀。

    虛無破了空間。

    “刺啦!”

    頭頂上方,閻無神打出一千座本源道塔,一重重壓下,風勁也是一重重,完全將缺鎖定。可是,缺依舊還有閒情,向張若塵揮了一劍。

    緊接着,他才提劍沖天而起,主動迎向本源道塔,身形瀟灑寫意,蘊含無敵之勢。

    缺揮向張若塵的這一劍,蘊含空間力量,密密麻麻的空間規則顫動,隨即劍氣發生空間跳躍,瞬間出現在張若塵身前。

    劍氣並不凌厲,反而沒有任何力量波動。

    就像一道沒有任何攻擊性的光。

    越是如此,張若塵越是感覺到危險,不過,在自己的空間真域中,只是心念一動,身體已是倒退百丈。

    “凝!”

    張若塵雙手一合,身前的空間,一層層凍結。

    劍氣將凍結的空間,一連破開七十丈,纔是消散而開。

    如此強大的攻擊力,換做是斬在某顆星球上,那顆星球,必定已經一分爲二。

    很顯然,缺的這一劍,並不是爲了擊殺張若塵,僅僅只是想要逼退張若塵,爲自己破閻無神的本源道塔和千首千身閻羅大術爭取時間。

    他做到了!?

    缺的身體,化爲一道虛幻光束沖天而起,將一千座本源道塔,盡數摧毀。

    影丹劍精準無比的,擊在閻無神的胸口,與金身碰撞,爆發出一道響徹萬里的金鐘鳴響。閻無神的雙手併合,夾住影丹劍,化去了部分力量。

    “你這金身,比我想象中還要硬。”

    缺想要收劍,卻發現,影丹被閻無神的雙手死死抓住。

    “修羅天盡殺。”

    缺的後方,婪嬰的身體顯現出來,從模糊變得凝實。

    手中的阿修羅劍,爆發出極致的至尊之力,光芒衝破青雲,施展出《阿修羅劍法》,橫斬了出去。

    缺輕哼一聲,影丹劍由實化虛,脫離閻無神雙掌。

    頃刻間,劍又由虛化實。

    “唰!”

    “唰!”

    ……

    缺一連揮出三百多劍,交織成一座虛無劍域,密密麻麻的劍光,充斥這片天地。

    阿修羅劍和阿修羅世界與虛無劍域,對碰在一起。

    “轟隆。”

    這一劍,缺和婪嬰呈勢均力敵之勢,二人同時倒飛出去。

    看似勢均力敵,但是,婪嬰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因爲,剛纔那一劍,他是全力以赴攻出,並且還激發了至尊之力。

    可是,缺沒有時間蓄力,是倉促之間接他這一招。

    拼得這樣的結果,已經算得上驚天地泣鬼神。

    在場四人都是蓋世絕倫的人物,身經何止百戰,每一個都懂得精準的抓去時機,施展出最能殺敵的招術。

    缺剛剛拋飛出去,張若塵的真理界形中,飛出成千上萬道星辰光束,如萬箭穿心一般,擊在他的身上。

    缺咬緊牙齒,瞬間讓身體,進入虛化狀態。

    “給我出來。”

    張若塵和閻無神同時大吼一聲。

    二人的空間真域,催動到極致,鎮壓到缺所在的那片空間。緊接着,又有本源之光和虛時間領域落下,逼得缺再次顯化出身體。

    “轟隆。”

    真理界形的星辰之光,擊中了缺。

    即便陷入絕對的死境,缺仍能以驚駭世俗的反應速度,施展出防禦手段。

    他橫劍而擋,劍體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形成一道圓形光弧,與星辰光束對抗。

    怎麼可能擋得住?

    缺的身體炮彈一般,再次向後倒飛出去。

    婪嬰早已推算出最佳出手時機,神出鬼沒的,從缺的後方攻出,一劍從他的腰部位置劃過。

    “噗嗤。”

    聖血灑落下來。

    缺墜落到地上,腰部位置出現一道長長的劍傷,聖血流動不止。

    婪嬰揚聲一笑:“與你交手這麼多次,終於讓你也見血了!”

    以前,每一次交手,婪嬰都少不得受一些傷勢,但,缺卻毫髮無損。

    婪嬰怎麼能不高興?

    見到缺腰部的傷口,即便是張若塵和閻無神,也略微鬆了一口氣,心中暗道:“看來他也並不是不可戰勝。”

    “從來沒有人可以讓我受傷,你們很好,很好,非常好。”

    缺的眼神,凌厲到極點。

    猛然向地面一踩,頓時,他腳下的大地,出現厚厚的寒冰,向站在三個方向的三人蔓延而去。

    寒冰從地面爬升起來,化爲三條冰龍,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

    “唵!”

    閻無神身上佛光萬丈,口吐《六字大明咒》的第一字,衝至他身前的冰龍,瞬間爆碎,化爲一塊塊冰晶殘片。

    “不好。”

    閻無神的靈覺驚人,感知到危險接近。

    立即明白過來,缺打出的三條冰龍,乃是用於遮蔽本源之光。

    根本沒給閻無神反應的機會,一柄薄如蟬翼的光劍,出現在他的右上方。

    一劍斬出,劈在閻無神的脖頸。

    “嘭!”

    一擊碰撞,金光滿天飛。

    閻無神的金身,被虛無的力量破掉,猶如稻草人一般斜飛出去。脖頸的位置,留下一道長長的血口,差一點頭顱被斬下。

    “怎麼可能?虛無的力量,怎麼可能如此可怕,我的九丈六金身,加上半佛之體,即便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怕是都打不破。”

    閻無神身上的金光消散,擔心缺會繼續追殺他,如果再被斬中一劍,就算不死,怕是也會人首分離。

    因此,落到地上後,他立即向遠處遁去,拉開一定距離。

    缺心中也非常震撼,被他全力一擊,結結實實的斬中,閻無神竟然只是受了一些輕傷?

    要知道,在他的計劃中,就是要在一擊之內,擊殺閻無神。

    這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因爲,閻無神一死,沒有本源之光的壓制,他就能從容的應對張若塵和婪嬰。

    但是現在,一擊沒能奏效,張若塵和婪嬰都已攻了上來,他也就失去殺死閻無神的機會。

    “十字阿修羅!”

    婪嬰的身體,彷彿一瞬間一分爲二,同時劈出兩劍。

    兩劍,交叉成十字。

    劍氣乃是由殺戮之氣、混沌之氣、神氣、至尊之力匯聚而成,更重要的是,阿修羅劍法玄奇得驚人。

    劍氣十字的中心,彷彿蘊含一個獨特的空間,將這片空間中的萬物,瘋狂的吸納過去。

    缺只感覺,空間被分成四分,又形成四道劍氣牆。

    “虛無寶鏡。”

    缺手中的影丹劍散去,所有虛無規則下沉,在他腳下形成一道圓形光滑的鏡面。在鏡面的四周,空間變得扭曲,劍氣靠近,立即化爲虛無。

    婪嬰劈出的十字阿修羅劍,剛剛靠近,就被虛無寶鏡吞噬,無聲無息的消散。

    婪嬰那張稚嫩的臉上,露出一抹驚駭的神色。

    “嘭!”

    缺展現出無與倫比的速度,一拳擊在婪嬰胸口,將他的身體,打得爆裂,化爲九光十八色的混沌光霧。

    “嗯?”

    缺略微有些意外,就算婪嬰的防禦再差,也不至於,這麼輕鬆就被他擊殺吧?

    沒有多餘的心思探查婪嬰的生死,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張若塵身上。

    影丹劍,再次凝聚出來。

    他的身體與影丹劍,融爲一體,化爲一道流光劍梭飛出去,擊中張若塵打出的時間長河。

    劍破長河。

    從時間長河之首,一直衝至長河之尾,劍尖擊向張若塵的右掌。

    張若塵有空間真域和虛時間領域的輔助,速度並不弱於缺多少,在第一時間,挪移出去,避開了這一劍。

    可以說,在場只有張若塵的速度,能夠與缺一較高下。

    “唰唰。”

    影丹劍再斬,又被張若塵避開。

    一人一劍,一追一閃。

    沒過多久,缺已是斬出上千劍,終是追擊上張若塵,逼得他避無可避。

    張若塵的視野中,白色的光劍就在眼前,填滿了瞳孔。就連閻無神的金身,都被破掉,可想而知,缺的虛無劍法是何等可怕。

    他若是被斬中,肉身必定被一分爲二。

    “嘭!”

    關鍵時刻,張若塵一把抓住紫金葫蘆,將葫蘆劈了出去,與影丹劍對碰在一起。劍氣如炸開一般,四散而出。

    張若塵向後倒滑十多裡遠,身體被虛無劍氣擊中,在胸口,留下四道血窟窿。

    “譁——”

    影丹劍在半空飛行了一圈,落回地面,顯化出缺的高瘦身形。

    他站在那裡,如同立於宇宙中心,盡顯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的王者之氣。

    戰至這番局面,張若塵對缺的認知,不得不又擡升一個層階。能夠修煉出二品聖意的人物,虛空之道的掌控者,的確是一個元會也誕生不了幾個的存在。

    “爲什麼停手?”張若塵道。

    缺道:“我若繼續攻下去,你絕對沒有還手之力,最終,逃脫不了死局。但,我更想在你死之前,見識你的二品聖意。”

    二品聖意,不是什麼時候都見得到。

    在一個時代,同時出現兩種二品聖意的概率,微乎其微。

    缺當然想要見識張若塵的二品聖意,或許可以從中悟出一些東西,對他完善自己的二品聖意,必定會有幫助。

    “你就不怕,死在我的二品聖意之下?”張若塵明白缺的意圖,如此笑道。

    缺道:“憑你掙斷三十道枷鎖的修爲,若是都能威脅到我的性命,我就算死在你手中,也是活該。”

    “好,如你所願。”

    張若塵的背上,十隻金翼展開,身體騰飛起來。

    緊接着,巨大的不動明王聖相,在身後顯化,散發出奪目的金光。他衍化出神魔鎮獄的聖術,使得神魔之影,與聖相結合在一起。

    隨着張若塵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橫,缺的眼神,逐漸變得凝重。

    當今天下,能讓他生出慎重之心的修士,張若塵算是正式列入其中。

    缺手中的劍,比劃出一道道劍招,也調動自己修煉出來的聖意,與劍招融爲一體,達到渾然天成的地步。

    他的二品聖意,乃是由虛無之道、劍道、流光之道、風道,四種聖道融合而成。

    他之所以速度那麼快,就是因爲,在流光之道和風道上,都有極高造詣,並且修煉出了頂級的四品聖意。

    流光之道,是最快的速度聖道,在七十二至尊聖道中也算數一數二。

    缺閉上雙眼,完全沉浸到劍法中。

    這一劍,他也要全力以赴,不僅要破掉張若塵的聖意,更要殺死張若塵。他進狩天戰場,的確有“不能殺人”的約束,但是,張若塵、閻無神、婪嬰三人聯手,已給他造成生命威脅。

    怎麼可能坐以待斃?

    “陰陽五行,神魔鎮獄。”

    陰陽五行聖意和不動明王聖相融爲一體,張若塵站在神魔虛影的中心,一腳向缺踩了下去。

    在聖意的加持之下,這一擊,引動了天地異象,天空雷鳴閃電,不斷劈落在不動明王聖相頭頂的九重天宇上面。

    下方,伏屍億萬,如同地獄一般的景象。

    整個世界,一片昏暗。

    “虛無劍法,千轉一劍虛。”

    缺騰飛而起之時,身體消失不見,與影丹融爲一體,擊向神魔虛影腳掌下方的陰陽五行光雲。剛一接觸,陰陽五行光雲,便是化爲一道太極印記。

    ……

    汗,通知一下,qq閱讀週五要做一個活動,就是領取書幣,還有以《萬古神帝》的人物圖案做的充電寶,還有龍套角色……等等一些獎勵,大家可以踊躍參加。

    至於更新……沒有加更,一言難盡,請原諒我的手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