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極印記急速旋轉,散發出五彩聖光。

    五種不同的強大力量,在內部涌動,就如滅世磨盤一般,能夠碾碎世間的一切。

    憑藉這一擊,張若塵有十足信心,與千問境巔峯的大聖一較高下。

    即便強大如影丹劍,在擊中太極印記的時候,也被印記蘊含的螺旋勁氣拉扯進去,劍路出現偏移。

    但是,很快劍體上,便是爆發出一百六十億道聖道規則,以摧枯拉朽之勢,轟動一聲,破掉了太極印記。

    “嘭。”

    神魔鎮獄也被一劍擊穿。

    影丹劍如同光束,穿過巨大的神魔虛影,直刺向懸浮在虛影中心的張若塵。

    在這生死關頭,張若塵並不慌亂,反而思緒一片空明。

    他對缺,不夠了解。

    但是,卻十分了解自己的力量。

    憑他修煉出來的三十六億道聖道規則,收拾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自然不在話下,甚至,那些修煉出上百億道聖道規則,並且已經化道的千問境大聖,張若塵也不怎麼放在眼裏。

    因爲,聖道規則並不是越多越好,還要懂得,如何精妙的運用。

    可是缺同樣懂得以最好的方式,運用聖道規則,聖道規則的數量,更是張若塵的數倍。可以說,這一戰還沒有開始,張若塵就知道自己必敗無疑。

    甚至是,九死一生。

    但,缺卻犯下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他不該在閻無神沒死和婪嬰生死不確定的情況下,給張若塵施展最強一擊的機會。

    他太自負了!

    自負,是所有天才和強者,最大的弱點。

    正是缺犯了這個錯誤,張若塵今天,纔有了保住性命,並且逆轉勝負的機會。

    因爲,只要他能擋住缺的這一劍,哪怕只是擋住極短的時間,閻無神和婪嬰也必定會抓住機會,給予缺致命的一擊。

    在缺全力以赴出劍的時候,就是他防禦最脆弱的時候。

    張若塵面對的挑戰,就是,能不能擋住影丹劍一個剎那。他們三人的勝負、生死、成敗,全部都系在這一個剎那。

    閻無神站在遠處的地面上,脖頸位置的傷口,已經痊癒。

    他的雙目,灼熱似火,看着神魔虛影不斷崩潰,影丹劍距離張若塵越來越近,嘴裏忍不住念道:“張若塵,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死在缺的劍下,否則我必定終身遺憾。要死,你得死在我的掌下。”

    “嘭。”

    閻無神的雙掌,對碰一下,身上再次綻放出絕世金芒。

    金身不斷變大,達到九丈六。

    金身內部,梵音萬道,佛聲如雷。

    在他身前,則是出現一道空間蟲洞鏡面,隨時準備跨越空間,攻殺出去。即便,在這充滿道鎖的世界,走空間蟲洞鏡面的路非常危險,他也沒有一絲畏懼。

    婪嬰身體爆碎後,化爲九光十八色的混沌光霧,充斥這片天地。

    在這一刻,所有混沌光霧都翻滾起來,如同沸騰的水,爆發出一道道能量潮汐。

    缺當然知道,婪嬰很可能沒有死,更知道,閻無神肯定會出手。

    所以,他這一劍,不僅僅要殺張若塵,更要誘婪嬰和閻無神出手,將他們二人也擊斃。否則,如果婪嬰、閻無神、張若塵三人要逃,他最多隻能殺一人。

    要殺,就要殺全部。

    影丹劍終是破盡張若塵的所有防禦,劍尖擊中張若塵左腳的足底。

    換做別的修士,遭受這樣的威脅,哪怕修爲達到了萬死一生境,也多半是身死道消的結局。

    但,張若塵的這一隻腳,卻非同小可,乃是一隻神腳。

    “嘩啦。”

    整隻左腿,瞬間變成金色,浮現出一千萬道赤紅色的火焰神紋。大量神焰從足底涌出,與影丹劍對碰在一起,竟是將劍勢壓制住了一瞬間。

    就是這時。

    閻無神一步跨入空間蟲洞鏡面,頃刻間,出現到影丹劍的旁邊,全力一掌,拍擊出去。

    缺的身體,雖然與影丹劍融爲一體,看似人劍合一。

    可是,只要這一掌擊實,依舊會傷到他。

    “等你多時了!”

    缺的聲音,無形中響起。

    與焱神腿對碰的影丹劍,改變攻擊方向,豎直的劈斬下去。

    劍鋒,抵達閻無神的頭頂,想要將他的身體一分爲二。

    這是早有預謀的必殺之劍!

    閻無神顯然是有所防備,在這生死關頭,展現出絕頂天驕的應變和反應速度,嘴裏大喝一聲:“奈何橋!”

    眉心處,一座古老的石橋飛出,與影丹劍對撞在一起。

    奈何橋,不是至尊聖器,而是天地自然形成的一座石橋,成形已經上千萬年。

    傳說,此橋曾經位於天庭和地獄之間的那片遙遠的黑暗星空中,雖是一座橋,卻與多座世界相連。

    橋身完全展開,不知長達多少億裏,可以橫跨星河,連接各界。

    後來,閻羅族的多位神靈一起出手,纔將奈何橋收走。

    即便是以閻羅族諸神的力量,也無法將奈何橋祭煉成器,只是在橋身上,烙印下了大量祕紋。通過控制祕紋,倒是可以將奈何橋當成一件器,簡單的使用。

    從閻無神眉心飛出的奈何橋,並不是它的本體,而是由祕術凝聚成的光影。

    “轟隆!”

    影丹劍無堅不摧,將奈何橋斬斷,劍芒落在閻無神身上。

    閻無神轉身一躍,跳入空間蟲洞鏡面。

    “噗嗤。”

    空間蟲洞鏡面在百里外的地面顯現出來,閻無神從裏面衝出,重重的撞向地面,渾身都是鮮血,傷得極其嚴重。

    缺此刻也遭受巨大危機,在控制影丹劍,攻擊閻無神的時候,九光十八色的混沌光霧之中,婪嬰手持阿修羅劍衝出。

    婪嬰的雙瞳,燃燒着火焰,手中的阿修羅劍紅得滴血。

    “接我最強一劍,滅世阿修羅。”

    這一劍,婪嬰激發出了聖意,體內聖道規則完全釋放而出,手中的阿修羅劍變得無比沉重,兩隻手緊握劍柄,拼盡全力纔是揮斬出去。

    方圓千里,完全化爲血紅色的修羅世界。

    “轟隆。”

    阿修羅劍和影丹劍,重重的對碰在一起。

    一瞬間,缺的身體顯現出來,緊抓劍柄,與婪嬰對抗。

    說到底,張若塵和閻無神現在的修爲,都還太低了一些。只有婪嬰,纔是缺的最強大敵,也最能威脅到他。

    二人各持一劍,僵持不下。

    婪嬰孩童一般的臉上,浮現出獰笑:“張若塵的神魔鎮獄和閻無神的奈何橋,早已耗盡你的聖意力量。你現在,已是強弩之末,與其苦苦支撐,不如將力量留着逃命。”

    缺一言不發,臉色沉凝如鐵,眼神鋒銳而又凌厲。

    婪嬰說得沒錯,缺最強一劍的絕大部分力量,都被張若塵的二品聖意和神魔鎮獄消耗掉。但是,卻也有強橫的劍道力量,通過足底,衝入張若塵的左腿。

    張若塵的左腿是一條神腿,的確可以爆發出強橫的力量,但是,那股力量,卻並不完全受他控制。

    缺那一劍,蘊含強大的虛無力量,擊穿了月神佈置在焱神腿中的最後一層封印。

    頓時,遠比以前強大十倍的神力和神焰,瘋狂的涌出。

    這股力量,是需要參悟透火焰神紋,才能控制。可是張若塵現在,參悟透的火焰神紋,只有一千萬道,封印被破開後,火焰神紋的數量,已經達到一億道。

    還怎麼控制?

    按照張若塵的計劃,需要等到百枷境大圓滿後,纔會解開月神佈置在神腿中的第四層封印,然後閉關一段時間,在無人打擾的情況,慢慢悟透一億道火焰神紋,控制神腿蘊含的所有神力。

    計劃被打破,張若塵反而陷入絕境。

    左腿中的神焰,不受控制的瘋狂肆虐,血肉被燒得猶如烙鐵一般通紅,泛出金色,彷彿要融化了一般。

    張若塵拼盡全力控制一千萬道火焰神紋,想要將神焰壓制住,可惜以失敗告終。

    神焰通過經脈、聖脈、血脈,向他的腰部蔓延,整個身體都漸漸的燃燒起來。

    半神之體的確強大,可是,這些神焰,乃是焱神修煉出來,能夠用來焚煉神靈。焚煉一個半神,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張若塵咬緊牙齒,體內疼痛欲裂,經脈、聖脈、血脈都被燒得融化,身體被燒成了金色。

    即便遭受如此煎熬,他依舊沒有放棄,苦苦支撐,不斷激發神木之心,恢復被燒融的身體。

    “水之道規則。”

    通天河中,大量水之道規則衝出氣海,與神焰對抗。

    但,杯水車薪。

    面對熊熊神焰,數千萬水之道規則,根本抵擋不住。

    越是危險的時刻,張若塵越是清醒,忽的,心念一動,念道:“陰陽五行,輪迴轉換。”

    五行之力,相生相剋。

    既然當初,他可以將極道葬金之氣蘊含的金屬性力量,轉換爲水、火、土、木。那麼憑藉五行轉化,應該可以將神焰蘊含的火屬性力量,轉化爲金、木、水、土。

    張若塵閉上雙眼,任憑神焰焚燒身體,一邊演練陰陽五行聖意,一邊運轉九天明帝經。

    遙遠處,那條長滿鱗片的青色“山脈”,擡起一顆碩大的龍頭,頭顱的頂部,有着一個“卍”字印記。

    “他的體內,居然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看來是通過了那隻老虎的初步考驗。的確是具有蓋世英姿,居然想到修煉陰陽五行,並且還達到了匪夷所思的成就。”

    卍字青龍一直都在關注張若塵四人的戰鬥,心中其實是頗爲驚歎的,四人的天資、心智、手段都是一等一的級別。

    它在這裏已經等了三萬年,見過無數閻羅族的英才,可是,能夠達到他們四人這種級別的,也就一兩個。

    “可惜,這個小子的體內,蘊含神靈的烈焰之力,強大到了他無法控制的地步。五行轉換,的確是好辦法,可惜神焰太強大了,轉化的速度跟不上身體被煉化的速度。”

    “在這裏,已經三萬年,不能再繼續沉睡下去。既然我決定要出世,那麼,老虎你也跟着一起出世吧!”

    卍字青龍決定幫張若塵一把,畢竟,如果他被神焰煉死,葬金白虎也就失去引導者,不知多少年後才能出世。

    要出世,一起出世。

    就在張若塵的五臟六腑都開始融化之時,一條清涼的龍形氣流,涌入他的體內。

    這道龍形氣流,與神木之心釋放出來的能量一樣,也是木屬性,護住了他的肉身,爲他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

    張若塵沒時間理會這道龍形氣流來自哪裏,只是貪婪的吸收,一邊恢復被燒燬的肉身,一邊繼續催動陰陽五行聖意,轉化神焰。

    “嘭!”

    體內響起一道爆響,竟然是第三十一道枷鎖,在神焰的焚煉下斷裂。

    “嘭!”

    片刻後,第三十二道枷鎖斷裂。

    ……

    婪嬰和缺的一劍對碰,最終,阿修羅劍斬斷了影丹劍,狠狠一劍,劈在缺的胸口,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

    缺的身體,差一點斷成兩截。

    婪嬰長笑:“現在知道,所謂的規則帝器,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強吧?”

    “你得意得太早了!”缺沉哼一聲。

    斷掉的影丹劍,化爲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很快,又重新凝聚成劍。

    缺無視身上的傷口,全力以赴出手,一劍劍劈出,打得婪嬰只能被動防守。

    一連對碰兩千多劍,缺破掉婪嬰的防禦,一劍擊穿他的胸口。虛無的力量爆發出來,婪嬰的胸口,變成了一個透明的窟窿。

    婪嬰慘叫一聲,急速向後倒退。

    他的速度,哪裏比得過缺,頃刻間就被追上。

    “刺啦。”

    缺又是一招虛無劍法,斬中婪嬰的右臂。

    他的整條右臂,被虛無吞噬,消失不見。

    婪嬰心中又驚又懼,目光四望,尋找張若塵和閻無神。憑他一人之力,絕不是缺的對手,甚至,想要逃走,都變得極其艱難。

    可惜閻無神重傷倒地後,就消失不見。

    張若塵被缺一劍擊中,身體燃燒起來,墜落到地上,將一大片金色的大地,都燒成了岩漿湖泊,多半已經**而死。

    缺怎麼會強大到如此可怕的程度,他們三人聯手,竟然以慘敗收場。

    婪嬰本是從來都不認命,也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此刻,心中卻生出了一絲絕望。不是因爲缺,而是因爲虛無。

    缺就算再強,若不是掌握了虛無之道,也絕對奈何不了他。

    缺緊追在婪嬰的身後,道:“你不是殺戮之靈嗎?你不是具有不死之身嗎?我倒要看看,你體內的九彩混沌之氣和殺戮之氣,完全變成虛無後,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

    活動已經開始,在qq閱讀的大橫幅上,有進入的通道,大家踊躍參加吧!到時候,小魚還會備上別的獎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