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無神額頭上的奇異印記,散發出極暗光華,使得這片天地間的佛氣和規則,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去。

    與此同時,他體內近四十億道聖道規則,盡數涌出,構建出一座具象化的地獄世界。

    陰風獵獵,萬鬼嚎哭。

    地獄中,有血日懸空,有千萬墓碑,有神棺沉浮,有白骨行軍……

    當初,在洛水,張若塵和閻無神第一次交鋒之時,被逼得祭出日晷,才化解這強絕的一擊。

    如今閻無神的修爲,勝過當時不知多少倍,再次衍化出“閻羅地獄”。地獄世界形成,對張若塵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壓迫。

    “他居然已經修煉出四十億道聖道規則,比我還多四億道。”張若塵心中,略微有些詫異,不知道閻無神的機緣到底是什麼,怎麼讓他發生了這麼大的提升。

    “區區一座閻羅地獄,鎮壓不了我。”

    前方,缺長嘯一聲。

    影丹劍如同白虹貫日一般,飛向上空,與地獄世界對衝在一起。

    一劍,分身成八劍,再分六十四劍,衍化五百一十二劍……

    最後,萬劍齊飛。

    “如果我在全盛狀態,只需一劍,就能破掉他的閻羅地獄。”

    缺調動所有力量,才以萬劍,將閻羅地獄撕裂開,化爲一縷縷陰森森的鬼霧。同時,他口吐鮮血,遭受體內各種力量的反噬。

    “噗嗤。”

    張若塵打出的空間之劍,三十六柄劍合而爲一,撞擊在缺的胸口。

    缺的雙手,捏成劍指,操控萬劍擋在胸前,密密麻麻的劍光,猶如波光粼粼的水面,與空間之劍發出激烈的對碰。

    “嘭嘭。”

    萬劍破碎。

    空間之劍以摧枯拉朽的威勢,擊穿缺的胸膛,從他的背部飛了出去。

    劍身上,攜帶的衝擊力,將缺的身體,向後帶飛出去,撞擊在一座金色的山體上,在崖壁上,砸出一個深深的凹坑。

    沒給他喘息的時間,張若塵騰飛到金色山體的上空,左腳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神威,重重的踩壓下去。

    金色大山,高達三千多米,地質結構緊密,比黃金鑄煉的山體還要穩固。

    “轟隆。”

    山體被焱神腿,踩得向下沉陷,大量泥土和岩石融化。

    片刻後,金色大山消失不見,下方只剩一片神焰火域和一個金色的熔岩湖泊。

    張若塵背上十翼展開,控制身體平衡,精神力緊緊鎖定缺的氣息波動,暗暗調動聖氣,注入紫金葫蘆,催動至尊銘紋。

    閻無神趕到附近,眼神凜然,被張若塵的焱神腿爆發出來的威力,震懾了一瞬。

    他眉心位置的詭異印記,再次閃爍極暗光華,不知是想再次催動閻羅地獄,還是想要喚出奈何橋。

    張若塵的餘光,向閻無神盯了一眼,心中暗生警惕。

    “嘩啦!”

    缺化爲一道黑色光束,衝破金色熔岩,飛到半空。

    他身上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渾身皮膚,被神焰燒得焦黑。哪裡還有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人的英姿,已經不成人形,身上的傷口不斷涌血。

    缺的雙眼,投向張若塵,右手一揮。

    “張若塵,帝品聖意丹給你。”

    一團璀璨明亮的光華,以極快的速度,飛至張若塵的身前。

    張若塵擔心有詐,使用空間真域蘊含的空間力量,化解那團光霧的衝擊力,使得它緩緩的停在了身前。

    仔細一看,光霧中,果然是帝品聖意丹。

    雖然心情無比激動,可是,張若塵卻沒有喪失理智,很快明白過來。

    這是一招緩兵之計,也是一招禍水東引。

    缺很清楚,帝品聖意丹現在就是燙手的山芋,是他被圍攻的最根本原因。

    即便他此刻將帝品聖意丹服下,最終的結果,恐怕也是被閻羅族擒住,扔進丹爐裡面,重新煉成丹藥。

    本來藏身到閻羅族的本族星,是絕妙無比的策略。

    可惜,張若塵和閻無神的修爲,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成爲他今天落敗的兩個最大變數。

    到了此時此刻,帝品聖意丹必然是保不住,只能將它送出去。

    這個人,只能是張若塵。

    因爲,張若塵就算得到帝品聖意丹,也絕對不會立即煉化,而是會將它保存起來,衝擊單一一道的三品聖意。

    “暫時放在你那裡,等我傷勢痊癒,必定親手取回。”缺的心中,如此想到。

    張若塵當然知道,一旦自己接住帝品聖意丹,必定會被多方圍攻,落得與缺先前一樣的下場。可是,他依舊義無反顧的伸手,將帝品聖意丹收走。

    “我現在要走的這條聖道之路太艱難,不能沒有帝品聖意丹。”

    張若塵拿到帝品聖意丹,想也沒有想,爆發出最快速度,向這座世界的出口處衝去。

    前方。

    空氣中,逸散出一粒粒光點。

    那些光點,呈九彩色,形成一個小小的漩渦。

    九彩漩渦中,飛出一柄血紅色的劍,拖出一道數十米長的尾巴,撞向張若塵的心口。

    шωш ●тт kдn ●℃ O

    “阿修羅劍!”

    張若塵的雙瞳,深深一縮,心中既有意外,也有震動。

    誰在催動阿修羅劍?

    是劍靈,還是婪嬰?

    別說張若塵,即便是閻無神和缺,也都驚詫無比。

    阿修羅劍爆發出來的速度和力量,強橫至極,並且,對時機的把握十分精準,先前隱藏得也毫無破綻。

    一劍攻出,蘊含玄奧的劍意,直衝向張若塵防禦最薄弱的點。

    只是劍靈,怎麼可能做得到?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任何手段都已經來不及使用,可是,張若塵卻一連施展出三招,用以化解死亡危機。

    第一招,以空間真域的力量,瞬間施展出空間凍結。

    第二招,身體快速縮小。

    第三招,背上的十翼彎曲,將身體包裹進去,化爲一個彈珠大小的金色圓球。

    以金翼的強度,加上始祖血紋的力量,在面對難以招架的突發危機之時,這一招屢試不爽。

    “嘭!”

    阿修羅劍猶如破開紙層一般,擊穿凍結的空間,劍尖擊中金色圓球,精準得令人咋舌。

    金色圓球上,血紋密佈,化爲一縷金光倒飛出去。

    金色圓球撞擊在地面,激起一層厚厚的塵土。

    塵土中,張若塵的身形,重新顯現出來,背上的十隻金翼全部都被擊穿,流淌出金色的血液。背部也出現了一個血孔,有殺戮之氣,侵入他的身體。

    一邊調動淨滅神火煉化殺戮之氣,一邊釋放出精神力,警惕缺、閻無神、阿修羅劍。

    張若塵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有些明白缺先前的處境,被一羣強到變態的天才圍攻,的確是有巨大的壓力。

    更關鍵的是,這羣變態的天才,還怎麼打都不死。

    就像婪嬰,遭受必死的攻擊,似乎依舊活了下來。

    一縷縷九光十八色的光霧,從阿修羅劍中衝出,凝聚成婪嬰的身形。

    婪嬰赤着雙足,站在劍體上,道:“別用這麼奇異的眼神看着我,想要殺我,你們尚且還不夠資格。”

    “你是吞噬了劍靈,與阿修羅劍,、人劍合一了?”閻無神若有所思,如此笑道。

    婪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根本不懂阿修羅劍有多麼偉大,只不過,它被重鑄之後,一直無法誕生出劍靈,所以才停留在至尊聖器的級別,沒能更進一步。”

    “我登上阿修羅山,成爲了它的劍靈,所以才能將它帶走。”

    “將來,我和它,都將踏上神靈之巔和神器之巔。”

    “缺,你想孕育一件神器,我又何嘗不想孕育出一件神器?”

    婪嬰不是人類,也不是任何生靈或者死靈,而是古戰場上的殺戮之氣,孕育出來的殺戮之靈。

    正是如此,他可以成爲阿修羅劍的劍靈。

    殺戮之氣和劍靈,可以同時存在。

    缺眼神中帶有一絲不屑,眼角向上,道:“我們不一樣,我的未來,有無限可能。而你的未來,必定受阿修羅劍的束縛。當你決定執掌阿修羅劍,成爲它劍靈的時候,所謂的宇宙神胎,就已經死了!”

    阿修羅劍上,殺戮之光涌動不休,顯示婪嬰此刻的心緒波動是何等激烈。

    就在婪嬰想要催動阿修羅劍,攻向缺的時候,金色世界出口的方向,傳來一道響亮的笑聲:“你們的這場大戰,怎麼還沒有結束?看來我是來早了!”

    閻皇圖揹負雙手,大步向前踏行,身上穿梭着一條條龍影。

    生死八子,緊跟在閻皇圖的身後,一字排開。八人身上的閻羅氣,相互纏繞,相輔相成,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比閻皇圖還要強大許多。

    張若塵的臉色不變,目光卻向金色世界的出口望去,眼中閃爍着深沉的光芒。

    閻皇圖從缺、婪嬰、張若塵身上一一掃視而過,臉上露出笑意,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三位似乎都受了不輕的傷勢,帝品聖意丹在誰的手中,立即交出來吧!”閻皇圖語氣強勢,眼神凌厲。

    不待另外三人開口,張若塵指向閻無神,道:“帝品聖意丹已被閻無神奪走。”

    “沒錯,是我親手交給他。”缺道。

    站在阿修羅劍上的婪嬰,顯然也看得清局勢,頗爲冷然的道:“閻無神修煉速度太快了,連本座都低估了他,沒想到,他成了最後的贏家。依我看,閻皇圖,你現在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他纔是閻羅族的第一強者。”

    三人都很清楚,要破閻羅族一家獨大的局勢,只能分化離間他們。

    都是絕頂天才,他們不信,閻皇圖就一點也不嫉妒閻無神的天資?一點也不在乎被閻無神超越?

    就算他不嫉妒,他不在乎,閻羅族的修士怕是也有諸多議論。

    再說,閻皇圖就真的不想要帝品聖意丹?

    吞服了帝品聖意丹,說不一定,能夠超越閻無神,坐穩閻羅族這個時代第一人的位置。這樣的誘惑,不是任何人都經受得住。

    閻皇圖的目光,在四人身上一一盯過,至少,在張若塵、缺、婪嬰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破綻。最後,目光落到閻無神的身上。

    閻無神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用一顆帝品聖意丹,考驗閻羅族修士的意志,你恐怕是打錯了主意。”

    “無神兄,這話是什麼意思?”張若塵好奇的道。

    閻無神胸口深深的起伏了一下,顯然是沒有料到張若塵無恥起來,竟然可以做得這麼絕,手段又陰又狠。

    他盯向閻皇圖和生死八子,道:“帝品聖意丹在張若塵身上,算了,無論在不在他身上,我們也必須將他們三人全部擊殺。他們都受了極重的傷勢,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

    生死八子之中的其中一位,長得像是一個文士,以疑惑的語氣,道:“爲什麼要將他們全部殺死?”

    “對啊!殺了他們,萬一找不到帝品聖意丹呢?”生死八子之中的另一位,道。

    閻無神的眼瞼收縮,道:“你們什麼意思,真懷疑帝品聖意丹在我身上?就算帝品聖意丹真的在我身上又如何,你們有資格吞服嗎?”

    閻皇圖的目光轉冷,瞪向剛纔開口的二人,道:“帝品聖意丹本就應該交給無神吞服,如果真在他身上,他怎麼可能撒謊?你們二人休要胡說八道,讓外人看了笑話。”

    閻皇圖的這話,看似是在訓斥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可是,閻無神卻聽出另一層意思,心微微的一沉。

    或許閻皇圖以前並不在乎閻羅族第一高手的稱謂,可是,被人叫多了,也就在乎了。

    或許閻皇圖以前並不嫉妒閻無神的天賦,可是,時常被人拿來做對比,總會出現心理變化。

    “我取走本族星的機緣,會不會,已經引起他的不滿?”

    閻無神心中這道念頭一閃而過,隨即,大笑一聲:“還是堂兄懂我,今天,無論如何都得將他們三人留下。張若塵交給我,另外兩個你們分。”

    話音剛落,閻無神便是雙手合十,身上散發出極明和極暗兩種光芒,浩蕩的混元地獄閻羅氣從足底涌出,化爲一片明暗相間的氣海。

    “奈何橋上莫奈何,彼岸花開開彼岸。”

    “轟隆隆。”

    空氣翻滾,空間震盪,整個世界劇烈顫動。

    一座古老的石橋,從閻無神的眉心衝出。

    石橋,只是顯化出數百丈長的一段,便是將方圓千里的空間鎮壓住。橋上,一道道秘紋復甦,形成一根根類似道鎖的鏈條,盡數落到張若塵的身上。

    ……

    今天,活動最後一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