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極冰川大陸。

    漆黑的魔雲覆蓋天穹,冰冷的夜雨嘀嗒不休。

    雨滴,能夠滴穿山體,穿透最堅硬的岩石。

    “噼啪!”

    偶爾,有閃電劃過長空,如同明亮的天刀一般穿越千里,最後,消散於無形。

    這片不知是佛土還是魔域的大地,已變得更加兇險。

    在距離睡佛山嶽不遠處的黑暗中,魔音、風后、刀獄皇、越聽海、大森羅皇站在一座隱匿陣法裏面,遠遠的,眺望龍衆銅廟。

    他們沒有跟隨張若塵進入廟中,而是藏身在山下。

    刀獄皇的臉色陰鷙,眼神幽邃,道:“已經過去了三個時辰。”

    “張若塵還是太冒失了,若是帶着我們一起進入銅廟,危險性會下降很多。以他一人之力,怎麼鬥得過缺、婪嬰、閻皇圖這些聞名天下的狠角色。”風后戴着黃金面紗,輕輕嘆息。

    就算張若塵擊敗了無疆,她依舊不認爲,張若塵擁有與缺、婪嬰、閻皇圖分庭抗禮的實力。

    虎口奪食,哪有那麼容易。

    越聽海的聲音低沉,道:“或許,他是故意不想帶上我們,畢竟明鏡臺和佛祖舍利,只能獨享,無法平分。”

    “胡說八道什麼?”

    大森羅皇低吼一聲,上前一步,準備教訓越聽海。

    魔音素手輕輕一擡,攔住大森羅皇,吟吟的笑道:“主人就算要獨吞明鏡臺和佛祖舍利,也是因爲,自己有能力奪取到它們。你若前去,根本不用閻皇圖出手,閻折仙就能殺你。你有什麼資格,議論主人?是不是還沒有跪夠?”

    越聽海在淨天部族的第一強者,受萬人遵從,心中自有一股傲氣,道:“你算什麼東西,不過只是張若塵的奴婢,有資格指責本座?”

    魔音的面容妖媚,輕輕舔了舔紅脣,猶如看食物一般的向越聽海看去。

    刀獄皇十分清楚魔音的修爲是何等可怕,於是,橫移腳步,攔到二人之間,賠笑道:“魔音姑娘,如今張若塵一直沒有消息,我們都擔心他的安危。還請你以大局爲重,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還不快給魔音姑娘道歉?”

    食聖花的實力,越聽海有所耳聞,但是,心中依舊不屑。

    在他看來,以閻羅族在龍衆銅廟的佈局,以缺、婪嬰、閻皇圖等人變態的強大實力,張若塵獨自一人闖入進去,多半無法活着出來。

    只要張若塵一死,食聖花也會死去,有什麼可懼?

    不過,刀獄皇的面子,他還是要給。

    於是越聽海拱了拱手,頗爲敷衍的說道:“剛纔是我失語,請魔音姑娘諒解。”

    刀獄皇連忙打圓場,笑道:“姑娘應該清楚,張若塵今日的對手是何等可怕,我們都很擔心,等的時間久了,難免會心浮氣躁,也是人之常情。”

    “你做事,倒是滴水不漏。”

    魔音冷冷的說了這麼一句,才又望向龍衆銅廟的方向,道:“既然你們都知道缺、婪嬰、閻皇圖等人的強大,就應該明白,主人不帶你們去,是不想你們去送死。”

    這句話,說得刀獄皇、越聽海、風后,啞口無言。

    他們的確是千問境之下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張若塵真要帶上他們,去闖龍衆銅廟,他們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懼意。

    畢竟,爭奪頂尖寶物,肯定會爆發生死大戰。

    與缺、婪嬰、閻皇圖這種級別的強者生死鬥法,他們存在巨大的隕落風險。

    風后道:“閻皇圖和生死八子都進入了廟中,閻折仙和覡雖然在銅廟的外圍,佈置下了天羅地網。可是,針對的都是廟中的強者,並不知道,我們也來了閻羅族的本族星。”

    “本後認爲,我們可以趁此機會,先沖垮閻羅族的佈局。如此一來,張若塵一旦脫身,就能順利的離開。”

    刀獄皇搖了搖頭,道:“不妥!銅廟外,閻羅族聚集了兩百多位大聖,其中還有閻折仙和覡這樣的絕頂高手。我們最多,只能沖垮他們的陣形一時,很快他們就能重新佈局。”

    “本皇認爲,必須要在最恰當的時候,裏應外合一起出手,才能真正攻破閻羅族的陣形。”

    風后和刀獄皇的目光,投向魔音,想要知道她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我更贊同刀獄皇的意見,等主人的信號吧!”她道。

    越聽海的眼神閃爍,道:“我們不能沒有第二手準備,萬一張若塵死在了銅廟中,閻羅族的修士肯定立即就會佈局本族星。那時,我們再想怎麼離開,就已經遲了。”

    這個問題,即便是刀獄皇和風后,也不敢忽視。

    一旦張若塵戰死,不死血族想要爭奪十族第一的計劃也就落空,他們必須想辦法,逃出閻羅族的本族星。

    “你若想逃,趕緊走,我絕不攔你。”魔音冷聲道。

    越聽海倒是想走,可是,又怕張若塵活着逃了出來,到時候秋後算賬,自己必定沒有好日子過。

    ……

    閻無神釋放出了奈何橋的本體,只是其中的一段,便是鎮壓住了空間,壓制得張若塵寸步難行。

    另一頭,生死八子結成不死不滅大陣,圍困住受了重傷的缺,一道道攻擊力量打了出去,化爲能量海洋,將缺的身體吞沒。

    閻皇圖則是再次迎戰婪嬰。

    先前的大戰,婪嬰損失了大量混沌之氣、殺戮之氣、神氣,算得上是元氣大傷。

    現在,雖然有阿修羅劍做身體,可是,攻擊力量大幅度下滑,被閻皇圖的通天如意打得劍體暗淡無光,隱隱有被鎮壓的跡象。

    不得不說,閻皇圖的計劃很成功。

    若是缺、婪嬰、張若塵都在全盛狀態,就算閻羅族調動數百位大聖圍攻,怕是也留不住他們。

    閻無神的目光炯炯有神,揚聲道:“張若塵,以前的三場大戰,都不盡興,沒能真正分出勝負。不如今天,我們來一場真正公平公正的對決,勝者生,敗者死。”

    張若塵雖被奈何橋鎮壓,卻露出一道笑意:“這裏可是閻羅族的本族星,我心有羈絆,而你卻可以酣暢淋漓,怎麼談得上是公平?除此之外,這片佛土,與你身上的力量契合,使得你佔據了絕對的地利優勢,可以爆發出更強的戰力。又怎麼算得上公平?”

    以傳音的方式,張若塵低聲道:“還有第三點,帝品聖意丹已經到手,我和你交手,還有什麼意義?區區一座石橋,留不住我的。”

    “哧哧。”

    張若塵的體內,釋放出大量淨滅神火,撐起一個火焰光罩,燒融禁錮在他身上的鎖紋。

    左腿緩緩的,擡了起來。

    一道道強橫無邊的神力,從腿部向外涌出,形成大氣煌煌的威勢。

    “明火腿法,一式伏魔。”

    張若塵以焱神腿,施展出在黑暗星內部修煉成的千問級高階聖術,明火腿法。

    此腿法,是一種以力量爲根基,以火焰之道爲增幅,可以引動天地間的火焰規則,從而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將它與焱神腿結合起來,威勢更勝。

    “轟隆隆!”

    左腳落下,瞬間踩得大地一片片沉陷,又有強大的火焰勁氣跟着塵土一起上涌,沖垮奈何橋的鎮壓力量。

    張若塵展開十隻金翼,從金色塵土中飛了出去,直衝向金色世界出口的位置。

    “無神兄,我先走一步。”

    嘩的一聲,張若塵穿過一層水紋光幕,離開了金色世界。

    閻無神看着地面那一個直徑百里的大坑,眼神無比沉凝,張若塵的這一腳,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若是這一腳,不是踩向地面,而是攻擊向他,他擋得住嗎?

    “張若塵的修煉速度,竟然比我還快,這一次,讓他走到前面去了!我必須儘快融合六道輪迴聖意的第五道才行。”

    閻無神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心中首次生出一絲害怕。

    害怕自己跟不上張若塵的修煉速度,被他拋在身後。

    如果真到那一天,他的心境,必定出現嚴重的破綻,本已圓滿的善惡雙身,說不一定又會分化出來。

    接下來,必須努力。

    不!?

    不是努力。

    是要拼命,拼命的修煉,不放過任何一個變強的機會。

    張若塵不就隨時都在拼命?

    自己的修煉環境,還是太安逸了一些。

    閻無神追了上去,不能讓張若塵逃走,無論如何,必須要奪取到帝品聖意丹。

    ……

    龍衆銅廟的廟門外,六十一位大聖符師與近兩百位閻羅族大聖,組成裏三層外三層的包圍圈,將此處打造得猶如鐵通一般嚴密。

    以閻折仙和覡爲首,十多位閻羅族一等一的百枷境大聖,聚在一起。

    “折仙,你不用這麼緊張吧?先不說,他們三人能不能過得了閻皇圖、閻無神、生死八子這一關,就算他們闖了出來,進入銅廟,又怎麼過得了我們這一關?”一位掙斷九十九道枷鎖的百枷境大聖,笑道。

    覡顯然對銅廟外的佈置,也有巨大信心,道:“別說是缺、婪嬰、張若塵,就算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也休想衝破我們佈置的符紋陣法,更加不可能衝破一百九十八位大聖組成的合擊陣法。”

    “不知爲什麼,我就是感覺到心神不寧,總覺得會有不可預測的事發生。”

    閻折仙黛眉輕輕蹙起,一雙秀目,轉而望向山下的方向,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閻皇圖追擊缺,帶上了生死八子。婪嬰追擊缺,帶上了紅浮屠。張若塵來閻羅族本族星,奪取帝品聖意丹,爲何獨自一人前來?”

    “你懷疑,還有別的不死血族修士,與張若塵一起來到閻羅族本族星?”覡的臉色,微微的變了變。

    閻折仙道:“從小到大,我的靈覺一貫很準……”

    這時,一道驚呼聲響起:“所有大聖全力戒備,張若塵從裏面出來了!符師催動符紋,折仙大人在哪裏,快來主持大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