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銅廟中,龍衆的神像,聳立在中心的神臺上。

    神像胸口處的古鏡中,出現一道細微的空間波動。

    “譁——”

    一粒光點,從鏡面上飛出。

    光點落地,化爲張若塵的身影。

    身體剛剛顯化出來,四面八方的符紋就被激活,在廟中這片狹小的空間中,形成一片花海。

    花海五顏六色,美不勝收。

    地面上,奼紫嫣紅。空氣中,一片片花瓣,如雨般飄飛。

    “唰!”

    一片花瓣,從張若塵的臉頰處飛過。

    花瓣比刀刃更鋒利,破開了他的護體聖氣,也破開半神之體的皮膚防禦,在臉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一滴大聖之血,從傷口處流出。

    “好厲害的符紋,一片花瓣而已,比一些大聖全力劈出的一劍,都要強大。”

    張若塵立即撐起空間真域,將真域的大小,控制在直徑一丈,形成最強的防禦力量。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血煞之氣,瘋狂的從毛孔中涌出。

    直徑一丈的空間真域,被血光照亮,宛如化爲一顆巨大的血色胎卵,光芒進而從銅廟中,傳到了廟外。

    ……

    睡佛山嶽下,一片黑暗的地域。

    不死血族的五大高手,全部都感受到,山頂傳來的強勁聖道波動,心知必定有大事發生,神經緊繃了起來。

    忽的,本是散發金光的銅廟中,綻放出奪目的血芒。

    大森羅皇露出欣喜的神色,道:“是若塵大人的信號,趕緊,一起出手,裡應外合,破閻羅族的佈局。”

    看到廟中傳出的血光,刀獄皇和風后的臉上,都露出一道詫異而又驚喜的神色,心中對張若塵的評價,又上升一個臺階。

    與缺、婪嬰、閻皇圖這種級別的強者相爭,竟然還能脫身,是不是說明,張若塵已經具有與他們分庭抗禮的戰力?

    越聽海臉色變了又變,心中很不是滋味。

    頓時,他明白過來,自己的心智的確差了很多,不如刀獄皇的老練深沉,也不如風后那般滴水不漏,做事和說話,還是太沖動。

    “出手,攻擊銅廟。”

    在越聽海喊出這一句的時候,大森羅皇已經將冰木神弓拉開,一箭射了出去。

    “噗嗤。”

    神木箭,拖出一百多米長的光尾,擊中銅廟外,一位不朽境大聖,將其身體穿透,留下一個盆口大小的血窟窿。

    瞬間重創,失去戰力。

    魔音的身法快如鬼魅,登上睡佛山嶽,來到三百八十四階青銅階梯的下方,一雙雪白的玉手,向地面一按。

    “唰唰。”

    十指化爲十根雷電紫藤,沿着階梯向上衝去,纏繞住十位閻羅族大聖。

    一連串慘叫聲後,十位閻羅族大聖,全部被雷電劈成焦炭。

    十根雷電藤蔓沖天而起,將他們扔飛出去,墜落都山下。

    “敵襲!”

    “有強敵從山下攻來。”

    ……

    青銅階梯的上方,一片混亂。

    閻羅族的一衆大聖,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廟中,哪裡料到,竟然有敵人從後方發動襲擊?

    隨着風后、刀獄皇、越聽海加入進戰鬥,閻羅族一百九十八位大聖,組成的合擊大陣,很快就被打得七零八落,只能艱難的防守抵擋。

    閻羅族的大聖,全部都鬱悶到極點。

    如果沒有遭到突襲,而是正面對抗,就算風后、刀獄皇、食聖花再強大,面對他們的合擊陣法,也肯定討不了好,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被輕鬆攻破。

    ……

    命運神殿中,諸神都在關注龍衆銅廟。

    可惜,他們無法窺探卍字青龍開闢出來的那座金色世界,不知道里面發生的事,只能做各種推測和衍算。

    張若塵率先回到銅廟,超出絕大多數神靈的預判。

    “這個小輩的修爲,又有不小的提升,難道閻羅族本族星的機緣,他也能分一杯羹?”

    “你們感應到沒有,張若塵的身上,有帝品聖意丹的氣息。”

    ……

    即便諸神的心境高深,見識廣博,此刻也都詫異連連,感覺到百思不得其解。

    完全想不通,張若塵是如何從缺的手中,將帝品聖意丹奪走?

    羅衍的眉頭一皺,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道:“真是不可思議,血絕家的這個小子,的確很有意思。明明不可能的事,在他身上,竟然變成了可能。”

    天音的氣質溫婉動人,優雅的道:“張若塵若能保住帝品聖意丹,殺出重圍,接下來定有更大的脫變。到時候,狩天戰場上的格局,必會改變。”

    “能不能殺出重圍,逃出閻羅族,的確是一個更大的考驗。”羅衍點了點頭。

    前有天羅地網,後有強敵追擊。

    在羅衍看來,就算再給張若塵一倍的戰力,他想要破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關鍵還是要看,不死血族的另外幾位大聖,能不能發揮出超常的力量。

    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諸神,盡皆聚集到了一起,密切關注閻羅族本族星。

    他們很清楚,不死血族能不能在狩天戰場上,力壓閻羅族,奪取十族第一,這一戰,起着關鍵性的作用。

    “如果是本神年輕時候,此刻,必定已經施展出禁術,燃燒血液,以最強大的力量,先將閻羅族一百九十八位大聖組成的第一層力量打得癱瘓。”

    “然後,殺上青銅階梯,從外面破掉陣法和符紋。殺一羣陣法師和符師,就像切瓜砍菜一樣,別提多輕鬆。”

    “你們看,那幾個小輩,明明一個個實力都遠勝閻羅族的大聖,卻打得軟綿綿的,一點氣勢都沒有。如果本神在他們這個年紀,早已用閻羅族大聖的鮮血洗地。”

    黃天部族的一位神靈,看得很着急,捂頭捶胸,簡直恨不得自己親自殺上戰場。

    這關鍵一戰,對不死血族太重要。

    “廟中,有閻羅族上百位大聖符師和陣法師,佈置的種種手段,張若塵堅持不了多久的。如果風后和刀獄皇,無法及時從外圍,對閻羅族的符師和陣法師造成威脅,今天,不死血族說不定會一敗塗地,全軍覆沒。”一位大族宰級別的老者,如此說道。

    黃天部族那位神靈,又開始大吼:“快燃燒聖血,快施展禁術,快啊,戰,戰個天翻地覆,什麼狗屁至高一族,將他們狠狠踩在腳下。”

    不死血族別的神靈,一個個都在翻白眼。

    不到生死關頭,誰會燃燒聖血戰鬥?

    不是誰都像你這麼瘋狂,像你這樣的瘋子,能夠活着修煉到神境,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刀獄皇和風后的天賦的確還不錯,可惜,不懂得抓住時機,就算不燃燒聖血,也該將底牌手段用出來吧?這個時候了,還藏着掖着幹什麼?”黃天部族那位神靈,捂着胸口,一副肝疼的樣子。

    其實,刀獄皇、風后、魔音,包括越聽海,都已經全力以赴,向上方攻殺。

    但是閻羅族的大聖實在太多,雖然被他們一波襲擊,打廢掉了數十位,可是,依舊還有一百多位大聖,在覡和十多位百枷境強者的帶領下,快速穩住了陣勢。

    覡身穿寬大的玄袍,手持烏木杖,面容清秀,居高臨下的道:“刀獄皇,敢闖閻羅族本族星,你是來送死嗎?”

    刀獄皇一刀將四位閻羅族大聖劈飛出去,又向上攀登數階,大笑道:“區區一個排在第十三位的弱者,也敢說本皇是來送死?”

    覡的臉色不變,聲音更冷:“好!就讓我來看看,你的刀,是不是有你嘴那麼硬。”

    他將烏木杖舉過頭頂,嘴裡念出一連串古老的咒語。

    烏木杖散發出來的黑芒,猶如一根根細線,延伸到了無盡幽遠的地方

    “呱呱!”

    黑暗中,刺耳的烏鴉叫聲響起。

    兩隻九命血鴉,渾身血紅一片,釋放出堪比千問境大聖級別的氣息,同時向刀獄皇攻擊了過去。

    覡施展的,是巫術之中的攝魂。

    以攝魂,控制萬靈。

    九命血鴉的戰力雖然強大,可是,智慧和意志卻遠遠比不上千問境大聖,所以覡憑藉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就能控制兩隻。

    隨着刀獄皇被兩隻九命血鴉牽制,銅廟外的戰鬥,變得更加焦灼。

    ……

    閻折仙和六十一位大聖符師,鎮守在銅廟唯一的出口,廟門的位置。

    數十位大聖陣法師,則是盤坐在銅廟的四方,各自釋放出精神力,將三座九品大陣催動到極致。其中,包括三位陣法地師。

    廟中。

    “花舞人間”符紋,與三座九品大陣相輔相成,壓制得張若塵只能被動防守,連腳步都難以移動一步。

    一片片花瓣,如雨一般,不斷涌向張若塵。

    三座九品大陣,其中有兩座都是攻擊性陣法,分別凝聚成八十一柄聖劍和一頭戰鬥力達到千問境巔峰的陣獸。

    只是抵擋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身上,已是血跡斑斑,傷口多達二十七道。

    幸好避開了要害,傷口都很淺。

    “閻羅族還真是下了血本,就算我、婪嬰、缺沒有受傷,都處於全盛狀態,想要破開銅廟中的符紋和陣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張若塵看來,這裡的兇險,已經可以威脅到萬死一生境大聖的性命。

    只能寄希望,魔音和刀獄皇他們,能夠儘快從外圍攻打進來。

    由外而內破陣,顯然要輕鬆得多。

    當然,張若塵並不將希望完全寄託到別人身上,思維快速運轉,思考破局之法。

    “先退回去。”

    張若塵正打算衝向龍衆銅像胸口的古鏡,古鏡中,卻先一步飛出一道身影,顯化成閻無神的模樣。

    “這下更加麻煩了,還真是禍不單行。”

    張若塵心念一轉,右手五指結成掌心,一掌向閻無神攻擊過去。

    閻無神顯然是沒有料到銅廟中,竟是這樣一番局勢。

    立即激發出九丈六金身,與張若塵對拼了一掌,強勁的力量,從二人掌心爆發出去,將大量符紋震碎。

    一片片花瓣,煙消雲散。

    “張若塵,你已經沒有退路,將帝品聖意丹給我,我給你一個公平一戰的機會。”

    與張若塵三次交鋒,都沒能真正分出勝負,已成閻無神心中的執念。

    不破這執念,會影響閻無神的修煉心境。

    張若塵沒有回答他,身體如閃電一般,向右側橫移過去。

    本是追擊在張若塵身後的那隻陣獸,頓時氣勢騰騰的,直面衝向閻無神。

    閻無神心知又被張若塵算計,只得撐起一雙金色巨臂,拍擊向陣獸。

    陣獸的攻擊何等強橫,即便以閻無神的力量,也被衝擊得連連向後倒退,身體被壓到銅廟的牆壁上。

    趁此機會,張若塵丟出一滴暗時空物質,緊接着,身形化爲一道金光,衝入進龍衆銅像胸口的古鏡中。

    “轟隆。”

    暗時空物質被引爆,強橫的黑暗、時間、空間力量四散而開,充斥整個銅廟,摧毀了大量符紋和陣法銘紋。

    甚至,還有很強一股力量,從廟門的位置,涌動了出去。

    而此時,張若塵又回到,卍字青龍所在的那座金色世界。

    剛剛落到地面,他便看見,渾身破破爛爛的缺,提着影丹劍,急速衝了過來。

    缺的速度,快到極點,飛行軌跡像是一根黑色的線,與張若塵錯身而過,衝入進水紋光幕,去了銅廟。

    “不愧是百枷境大圓滿榜的第一,都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勢,竟然還能破開不死不滅大陣,從生死八子的手中脫困。”張若塵心中暗道。

    生死八子緊追上來。

    張若塵暗暗推算,暗時空物質的毀滅力量已經消磨殆盡,於是,反身重新衝入水紋光幕。

    “譁!”

    回到銅廟中,張若塵發現,本是狹小的廟中空間,變得漆黑一片,視覺大受影響,幾乎伸手不見物五指。

    是暗時空物質殘留,造成的。

    廟中的能量波動,極其混亂,即便是精神力也難以探查。

    張若塵來不及探查閻無神有沒有被暗時空物質殺死,也沒有時間尋找缺藏身在何處,立即撐起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真理界形,埋伏到龍衆銅像的頭頂上方,目光緊緊盯着銅像胸口處的古鏡。

    片刻後。

    古鏡的鏡面,出現空間波動。

    生死八子的其中一人,率先從裡面衝出來。

    張若塵剛想動手,那位生死八子之一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就被影丹劍,一劍擊穿頭顱,鮮血飛濺,染紅銅像。

    下一刻,影丹劍飛回缺的手中,斬下第二位衝出古鏡的生死八子之中的另一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