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菱形鏡片上,閻羅族的積分,從二千五百萬,銳減到一千四百萬。

    不死血族的積分,也從二千三百萬,減到兩千萬,暫時位列十族第一。

    排在第三位的修羅族,積分也有所下降,但是積分總數依舊超過閻羅族,達到一千七百萬左右。

    雲城城主府中。

    張若塵坐在大堂的最上方,看着菱形鏡片上的排名和數據,道:“閻羅族少了一千一百萬積分,應該是因爲,族人的大量死亡,造成的結果。”

    “可是,我們的積分,被扣掉三百萬,是怎麼回事?”

    風后坐在張若塵的右手方,道:“我們闖入閻羅族的本族星,只要攻擊一位閻羅族大聖,就會扣掉五千積分。”

    張若塵道:“被我們攻擊的閻羅族大聖,不超過三百位。積分最多隻會扣掉一百五十萬,怎麼會扣掉三百萬之多?”

    刀獄皇露出一道尷尬的神色,道:“是我,是我錯手殺死了兩位閻羅族大聖,被扣掉了一百萬積分。”

    “我也殺死了一位。”風后道。

    狩天戰場上,惡意攻擊一位地獄界大聖,扣五千積分。

    惡意殺死一位地獄界的大聖,扣五十萬積分。

    積分爲負,會被直接踢出戰場。

    這是命運神殿,爲了防止大規模自相殘殺,制定的規則。

    張若塵在菱形鏡面上,查看刀獄皇和風后的積分。

    發現風后的積分,只剩七萬。

    刀獄皇的積分,更加慘不忍睹,被扣得僅剩八百。

    換句話說,刀獄皇現在等於自廢修爲,不敢對任何修士動手。

    一旦動手,就會被扣掉五千積分。

    積分爲負,他會被萬界神眼,驅逐出狩天戰場。

    可以說,這一戰看似不死血族大獲全勝,可是也勝得很險,差一點風后和刀獄皇,都要被驅逐出戰場。

    刀獄皇豁然站起身,提起戰刀,向外走去,道:“我現在就去獵殺天奴,賺取積分。被扣掉的積分,我會盡快賺回來,絕不給不死血族拖後腿。”

    “別急。”

    張若塵喚住了他,道:“閻羅族本族星一戰,戰到那種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誰都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殺死一兩個大聖,是可以理解的。”

    刀獄皇本以爲張若塵會藉此機會,狠狠的處罰他,達到打擊報復的目的。

    沒想到,一貫心狠手辣的張若塵,竟然放過了他。

    越是如此,刀獄皇的心,反而越是忐忑。

    “不要那麼緊張,當前我們最重要的事,的確是獵殺天奴。但,不是你一個人去,而是……一起出動。”

    張若塵對刀獄皇招了招手,示意他回座位,繼續議事。

    刀獄皇小心翼翼的走了回去,儘量表現出俊偉冷厲的模樣,道:“一起出動不太好吧?我們剛去閻羅族本族星殺了個天昏地暗,閻羅族肯定會報復。”

    “而且,我們不死血族現在積分,排在十族第一,站在風頭浪尖。另外九族,怕是都想闖入本族星,將我族的族人全面滅掉。”

    “任何人都可以外出獵殺天奴,可是若塵大聖你,必須留在本族星坐鎮。只有你在,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風后的一雙秀目深沉,點了點螓首,道:“刀獄皇說得沒錯,只有你在,才能具有威懾力。”

    “不僅僅因爲,你強大的實力。更因爲,你不在狩天大戰的規則範圍內,你攻擊任何大聖,殺死任何大聖都不會扣除積分。誰敢輕易招惹你?”

    菱形鏡面上,張若塵的個人積分,依舊是一千零八十四萬分,佔據不死血族總積分的一半。

    整個狩天戰場,張若塵更是個人積分排名第一。

    他在閻羅族本族星,攻擊了不少大聖,可是,卻沒有扣除一分。

    現在,幾乎所有修士都知道,張若塵不在規則之中。

    張若塵搖頭,道:“不,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儘快去征戰各大暗黑星。現階段,閻羅族損失慘重,自顧不暇,短時間內,很難組織起對不死血族本族星的大規模攻擊。”

    “別的各族的修士,應該都還將精力放在尋找本族星的機緣上。而且,他們肯定更想看閻羅族和不死血族二虎相爭,不會太早出手。”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萬死一生境的螭帝,一直沒有獻身,誰都不知道他藏身在哪裡。”

    “所以,獵殺天奴,我必須去。若是真的遇到了螭帝,至少我還可以牽制住他。”

    “本族星由瑜皇和風后留守,應該可以做到萬無一失。”

    在場的不死血族,都是百枷境中的強者,是最頂尖一線的戰力。

    他們都在點頭,認可張若塵的分析。

    風后皺起兩條柳葉一般的眉毛,道:“我爲何要留守本族星?我現在的積分也太少了一些,必須外出獵殺天奴。”

    張若塵道:“你的任務重大,必須留守本族星。”

    “目前,對我們來說,最大的一個威脅,乃是閻皇圖。”

    “閻羅族本族星一戰,他傷得最輕,可是,卻丟盡顏面,對不死血族已是恨之入骨,很有可能會單槍匹馬前來,滅不死血族本族星上的族人。”

    瑜皇輕哼一聲:“閻皇圖雖強,可是我有十足信心,憑他一人之力,破不了不死血族本族星的防禦大陣。”

    張若塵道:“若是閻皇圖使用變化之術,變成不死血族的大聖了呢?除此之外,還有別的一些秘術,也有可能讓他潛入本族星。”

    瑜皇沉默,陷入思考。

    張若塵繼續道:“只有風后修煉的命運之道,與我修煉的真理之道,可以識破那些想要瞞天過海潛入本族星的外族修士。這是風后必須留守本族星的原因!”

    “好吧!本後暫時留守本族星,親自看守護星大陣的門戶,絕不放任何一個外族修士進入星球。”

    緊接着,風后以關切的語氣,對張若塵道:“你的傷勢如何?要不修養兩日,再去征戰暗黑星?”

    她的聲音,格外柔美動聽。

    任何男子聽到這樣的關心,再看到風后那雙楚楚動人的眼眸,心,怕是都會被融化。

    瑜皇的眼神中,卻盡是鄙夷,以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的道:“假惺惺。”

    張若塵道:“無妨,給我半天時間就行,足以將傷勢穩定下來。你們也都下去吧,召集各大部族的大聖,半天后,我們從雲城出發,通過空間傳送陣,直接去第一號暗黑星。”

    十大部族的修士,紛紛退了下去,緊鑼密鼓的做戰前佈置。

    張若塵看向依舊還坐在椅子上的瑜皇,道:“你怎麼還留在這裡,很清閒嗎?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在不久的將來,必定要面對一場極爲殘酷的戰爭。你佈置的陣法,很有可能,會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瑜皇那張絕美的臉,猶如被寒冰凍住了一般,沒有任何表情。

    “我留下來,只是想要提醒你,別被美色衝昏了頭腦,千萬不要以爲自己魅力無敵,可以輕易俘獲女子的芳心。說不一定,別人只是想要利用你。”瑜皇道。

    張若塵忍不住一笑:“你指的是風后?”

    “我可不敢非議未來的命運神女,只不過……”

    瑜皇那雙如同晶瑩寶石一般的眼眸,與張若塵對視,又道:“風后何等高貴的身份,血脈純淨,更有成神之資,即便是神靈,怕是都想娶她爲妻。一旦成爲命運神女,她將來能做出的選擇,將會更多,怎麼可能看上你?你的身份,太特殊了!”

    “你不是說,你不敢非議未來的命運神女嗎?”張若塵道。

    瑜皇輕哼一聲,又道:“她是不是承諾了你什麼?”

    張若塵依舊是漫不經心的態度,道:“你怎麼知道?”

    “你給了她兩隻血影鬼種,其中還有一隻聖血影。你若不是被她迷得神魂顛倒,怎麼會做出這麼失智的事?”瑜皇咬着貝齒,幾乎是以訓斥的語氣,說道。

    張若塵道:“她說,無論她能不能成爲命運神女,都會嫁給我,做我的妻子。這樣的承諾,任何男子,都會動心的。”

    “她若成爲神女,千年之內,都將斷情絕愛。等到千年之後,從神女的位置上退下來,以她曾經命運神女的身份,即便是戰神級別的人物都想娶她爲妻。你真以爲自己可以抱得美人歸?你被騙得團團轉,卻不自知。”瑜皇道。

    張若塵摸了摸額頭上方的頭髮,道:“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與你有什麼關係呢?你怎麼比我還憤怒?”

    瑜皇一雙明眸,瞪着張若塵,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張若塵又道:“我將至尊聖器都送給了你,是不是也被你迷得神魂顛倒?被你也騙得團團轉?”

    “本皇與她不一樣。”瑜皇冷聲道。

    張若塵揮了揮手,道:“退下去吧!以後記住,別多管閒事。若是風后知道,你今天給我講了這些,小心給你招來殺身之禍。女人的心眼,都很小的。”

    瑜皇站起身,一甩衣袖,冷冰冰的向外走去。

    “等一下。”

    張若塵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瑜皇停下腳步,沉聲道:“還有什麼事?”

    “我這裡還剩唯一一隻聖血影,你拿去煉化了吧!煉化聖血影,不僅可以提升血氣和聖魂,還能提升精神力,對你應該幫助很大。”

    張若塵將聖血影取出,化爲一團血光,向瑜皇打了過去,

    瑜皇將聖血影接在掌心,美眸中,盡是詫異、不解、茫然,甚至還有一絲慌亂。

    從小到大,除了已經死去了兄長和夏族老祖,張若塵這個傢伙,算是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各種連神靈都希望得到的珍奇寶物,竟然隨手就送給她。

    如果他不是傻,就肯定是別有企圖。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你什麼意思?”

    瑜皇聲音有些發顫,如此低聲的道。

    她很想說,你想收買人心,去收買刀獄皇,或者是易軒大聖、孤辰子也好,他們背後都有神靈級別的強者。而她背後的夏族,神靈老祖宗已經隕落,根本無法給予你多大的支持。

    張若塵將帝品聖意丹取了出來,託在掌心,細細研究,沒有看她,道:“你很重要,儘快將精神力再提升一些。如果能夠突破到六十五階,就最好不過。”

    “哦!對了,你不僅是陣法地師,還是符道地師。這樣吧,除了陣法師,我將不死血族的符師也調撥給你。你必須將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守好,如果做不到,以後什麼好東西,都沒你份了!”

    在地獄界,張若塵信得過的人少之又少。

    瑜皇是值得讓他花費大資源去栽培的一個。

    可惜,她的心性,還是差了一些,需要磨一磨。

    此次鎮守本族星,算是對她的一個考驗。

    瑜皇退下去後,張若塵將帝品聖意丹收了起來。與他預估的一樣,丹靈的精神意志雖然已經被煉化,可是內部蘊含的能量太龐大,不是他現在的修爲敢煉化。

    一旦吞入腹中,肯定爆體而亡。

    估計只有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掙斷了體內所有枷鎖,讓半神之體完全覺醒,才承受得住。

    緊接着,張若塵閉目探查,在聖脈中流動的十條龍魂。

    十條青色龍魂,散發出冰冷的氣息,在聖脈中周而復始的遊動,把焱神腿中涌出的神焰,驅趕了回去。

    正是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十條龍魂,才讓張若塵保住了性命。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此刻仔細觀察,張若塵發現,十條青色龍魂一模一樣,頭頂上,都有一個“卍”字。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並不是聖道氣息。

    而是神性氣息。

    十條青色龍魂的氣息,屬於同源。

    “難道是一條神龍,分出來的十縷龍魂?”

    張若塵的心中,震動很大。

    因爲,每一縷龍魂,爆發出來的氣息,都不弱於一條千問境龍魂。

    “難道與閻羅族本族星上的機緣有關?不對,各大本族星的機緣,應該都非同小可,怎麼可能只是十縷神龍的龍魂。”

    十條千問境龍魂,對大聖來說,的確非常了不得。

    可是,對神龍而言,估計也就相當於身上的十塊鱗片。

    “先不管了,既然得到了十條龍魂,先煉化了再說。說不一定,能夠讓龍象般若掌的威力,更上一層樓。”張若塵暗道。

    ……

    qq閱讀那個活動的獎品,我還在和編輯協商,請各位讀者靜心等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