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漆黑的宇宙空間,看不見任何光亮,冰冷、孔洞、寂靜。

    忽的。

    一道灼目的光芒亮起,燃破黑暗。

    “龍象滅世。”

    龍吟聲震天動地,使得這片宇宙空間,出現一道道空間漣漪。

    十條青色的巨龍,渾身被神火包裹,如同十條天河涌動過去,撞擊在對面一株高達數萬米的黑色魔樹上。

    黑色魔樹每一根枝條,都像一隻手,攪動出渾厚無邊的勁氣,拼命抵擋。

    它是五位千問境天奴之一,噬天樹。

    “張若塵,你是天庭界的修士,卻甘當地獄界的馬前卒,你……你必定不得好死……死……”

    噬天樹一邊怒吼,一邊釋放出體內上百億的聖道規則,以規則化道,形成一座雄威陰森的魔城,與十條青龍對碰。

    “轟隆。”

    魔城崩碎。

    緊接着,龐大的樹體炸開。

    在神火的燃燒下,噬天樹的生命力快速流逝,化爲了紛紛揚揚的灰燼。

    宇宙虛空中,只剩一顆魔氣涌動的聖源。

    張若塵隔空取物,將聖源抓捏了過來,自言自語的道:“千問境初期的大聖,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殺起來,也太輕鬆。”

    別的那些參與圍獵噬天樹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聽到這話,一個個嘴角抽動。

    太變態了!?

    儘管有他們的參與,封死了噬天樹逃遁的路,可是,張若塵能夠一掌將一位千問境大聖打得神形俱滅,依舊讓他們感到心驚膽顫。

    豈不是說,張若塵要殺他們,也只需一掌?

    在征戰黑暗星之前,張若塵就將十條卍字青龍的龍魂,全部煉入了左臂。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十條卍字青龍的龍魂,被張若塵煉入手臂之時,將曾經手臂中的三條千問境龍魂吞噬。彷彿,不允許別的龍魂,與它們並存。

    所以,張若塵看似一掌,只是打出十條龍魂。

    實際上,一掌蘊含十三條千問級龍魂的力量,即便不施展聖術加持,隨意一掌打出,也堪比千問境初期大聖全力一擊。

    甚至,猶有過之。

    剛纔張若塵是全力以赴出掌,又有神火和火之道聖意融入掌力,噬天樹怎麼可能接得住?

    張若塵雖然依舊不算將龍象般若掌修煉到千問級高階聖術的大成,可是,龍象般若掌爆發出來的威力,卻遠遠勝過不少千問級高階聖術。

    “這十條龍魂,極爲珍貴,將來在我的蘊養下,或許可以成長到萬死一生境的層次,甚至無上境。如果能夠得到十條同樣具有成長性的象魂,我的龍象般若掌,何愁不能登峯造極?”張若塵心中,如此感嘆一句。

    孤辰子手持菱形鏡片,走到張若塵的身旁,神情敬畏,道:“大聖,經過這些時日,對第一號黑暗星和第二號黑暗星的連番征戰,我們獵殺大聖級天奴三百零七位,聖王級天奴一萬七千位,聖者和半聖級天奴無計其數。”

    “目前,不死血族的總積分,達到七千一百萬,穩居十族第一。”

    張若塵陷入久久的沉思,曾幾何時,半聖和聖者,是他只能仰望的強者。聖王和大聖,更是傳說級的人物。

    可是現在,他們現在卻成爲獵物,成爲自己獵殺的對象,在自己手中毫無還手之力。

    三百多位大聖,一萬七千位聖王,何等可怕的數字,一些大世界,都培養不出這麼多頂尖級的聖境高手。

    如此多的聖境強者,被驅趕到戰場,淪爲被狩殺的獵物,也難怪地獄界如此重視狩天之戰。

    張若塵不禁在思考,在這弱肉強食的宇宙中,什麼樣的強者,纔是真正的強者?

    什麼樣的大世界,纔是真正強盛的大世界?

    昔日,崑崙界最輝煌的時候,諸神林立,萬聖朝宗,是一番什麼樣盛景?

    張若塵收拾起情緒,問道:“我的個人積分,是多少?”

    “兩千八百萬。”孤辰子道。

    張若塵皺眉,道:“才這麼一點?”

    孤辰子面露苦笑,道:“除了不死血族、修羅族、閻羅族,別的七族,任何一族的總積分加起來,也不及你。大聖,此次狩天之戰,個人總積分第一非你莫屬。”

    在場的修士,都親眼目睹了張若塵凌厲的殺伐手段,對任何天奴都是毫不留情。

    若是這些鏡像畫面,全被萬界神眼投影下來,傳送出去,張若塵必定是要背上“殺人魔王”的稱號。

    天庭各界的生靈,看到此等畫面,怕是會被嚇得顫抖。

    現在,他們是打死都不信張若塵還會叛離地獄界,覺得張若塵已經完全將自己當成了不死血族的一員。

    就算張若塵現在回到天庭,也不會有任何修士接納他,只會視他爲異類,將他處死。

    可以說,地獄界諸神對張若塵的第一個考驗,在此刻張若塵已經做到。血絕戰神、血後、冥王,都鬆了一口氣,滿意的點頭。

    張若塵能夠做到這一步,需要下大決心,需要經受常人難以理解的苦楚。

    張若塵臉色平靜,道:“不死血族的傷亡情況呢?”

    孤辰子道:“有三位大聖,在天奴自爆聖源的時候,來不及退走,隕落在了這裏。別的大聖,雖然也有受重傷的,可是都救治了過來。”

    此次,張若塵帶領六百多位不死血族大聖,一起出徵,佔據絕對優勢。

    逼到魚死網破的時候,那些大聖天奴,自然會自爆聖源。

    不過,他們的精神力被封印,想要自爆聖源的時候,精神意志就會瞬間壓制。只有極少情況下,一些大聖才能自爆聖源成功,給不死血族造成傷亡。

    否則,想要獵殺三百多位大聖天奴,不死血族哪才隕落三位大聖,恐怕隕落三百位都不止。

    不得不說,天奴終究是天奴,獵物終究是獵物。

    他們在進入狩天戰場的時候,已經註定了這一點。

    這是一場,獵人和羊鹿的遊戲,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不死血族的六百多位大聖,如同諸天神聖一般,站在巨大的紫金葫蘆的表面,飛出第二號暗黑星籠罩的黑暗星域。

    “譁——”

    一道傳訊光符,從遠處飛來,落入孤辰子的手中。

    孤辰子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目光一怔,向張若塵稟告,道:“是血泣傳來的信息,閻無神闖入修羅族本族星,滅掉了九成九的修羅族族人後,已經馬不停蹄,趕去了第五號暗黑星,與閻皇圖會合。”

    想要盡滅一族的族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每一族的大聖,都肯定會收取幾個族人,隨身攜帶在身上。只有這樣,才能保證總積分不會被砍半。

    張若塵心中,略微有些意外,道:“他還真是夠狠,居然真的做到了!”

    要知道,修羅族是知道閻無神肯定會去,所以,必定做了萬全之策,佈下天羅地網,不知多少強者都嚴陣以待就等閻無神入網。

    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是張若塵,要去闖修羅族本族星,都得三思而後行。

    閻無神不僅單槍匹馬的去了,而且還真的滅了修羅族絕大多數的族人,更關鍵的是他還全身而退。

    此等手段,猶如天人一般。

    孤辰子心中也很震撼,道:“閻無神的確是一等一的人物,恐怕也只有大聖你,才能與他爭一世之高下。”

    “閻無神的確很了不起,不過,閻皇圖也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物。有閻皇圖在,可以對閻無神造成不小的制約。”張若塵若有所思的,說道。

    孤辰子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不太明白張若塵話中的意思。

    其實,以前張若塵並不是特別將閻皇圖放在眼裏,也從未將他視爲威脅。在他看來,閻皇圖性格太過強硬,氣勢凜人,要對付他,並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這一次,卻出乎張若塵的預料。

    閻皇圖竟然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沒有冒然獨自闖不死血族本族星。而是,與張若塵一樣,帶領閻羅族的大聖,征戰各大暗黑星,爭奪積分。

    正是如此,閻羅族的族人雖然被滅掉近半,可是這些時日以來,積分又迅速攀升,達到了六千萬,並沒有被不死血族甩出太遠。

    由此可見,閻皇圖不像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個簡單,仇恨和恥辱影響不了他的情緒和判斷,是一個能屈能伸,懂得審時度勢,而且有極深城府的人。

    這樣的人,才最可怕。

    看不透他,又猜不透他。

    表現出來的樣子,是故意麻痹你的。

    甚至,就連他表現出來的實力,也未必是他真正的實力。

    “可惜了,如果閻皇圖真的是一個剛愎自用、獨斷專行的人,肯定會去闖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如此一來,閻羅族羣龍無首,現在積分能夠達到三千分,就已經了不起。”張若塵暗暗一嘆。

    最近這段時間,不死血族的積分增長太快,十族的修士都感覺到壓力,停止內鬥,將精力全部都投入到獵殺天奴上。

    在閻皇圖的帶領下,閻羅族剿滅了聚集在第四號暗黑星附近的天奴,又開始向第五號暗黑星所在的星域,發動進攻。

    這場積分爭奪戰,已到如火如荼的地步。

    “我們至少還得拿下一顆暗黑星,讓積分達到一億,才能確保萬無一失,鎖定十族第一的位置。”張若塵道。

    並不是所有天奴,都聚集在七大暗黑星的附近。

    只是,七大暗黑星所在的星空,十分適合隱藏,所以天奴相對更加集中。征戰這七個地方,可以在短時間內,收集大量積分。

    孤辰子打開一張星圖,懸浮在張若塵的面前,指向其中一個黑色的圓團,道:“閻皇圖和閻無神都在第五號暗黑星,我們不可能插手得進去。”

    “現在,只剩第六號暗黑星和第七號暗黑星。”

    “征戰第六號暗黑星的,乃是中三族。他們在很早以前,就將那裏霸佔,隱藏在那裏的天奴,已經被掃蕩了大半。”

    “我們現在去,說不一定,會落入中三族提前佈置的陷阱中。一旦陷在那裏,將影響整個戰局。”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中三族雖然沒有頂尖強者,可是,三族聯合在一起,實力依舊不容小覷,的確沒必要與他們爭搶那點殘餘的積分。第七號暗黑星,是什麼情況?”

    孤辰子深吸一口氣,神情凝重,道:“第七號暗黑星頗爲特殊,是狩天戰場上最大的一顆暗黑星,覆蓋直徑六百萬裏的一片星空。”

    “那裏,即像是死亡深淵,又像是一處禁地。”

    “參加狩天之戰的地獄界大聖,凡是深入其內,便是有去無回,已經有七十三位大聖,在那裏失蹤。”

    “誰都不知道,是黑暗星內部的環境,造成的這一情況?還是人爲的原因?”

    “不少修士都猜測,螭帝很有可能就在那裏。所以,沒有任何一方勢力,敢輕易闖入進去。與之相對的是,源源不斷的天奴,躲入到了裏面。”

    “第七號暗黑星,可謂是天奴聚集最多的地方。哪一方勢力能夠將其攻打下來,積分必定突飛猛漲。”

    張若塵看着星圖上,那一團巨大的暗黑色圓團。

    孤辰子又道:“不過,我收到信息,由般若、源非大聖、雀飛牽頭,上三族的大聖,正源源不斷向第七號暗黑星趕去。看來,上三族是打算,強行啃下這塊硬骨頭。”

    刀獄皇冷笑一聲:“無疆被若塵大聖打成重傷,一直沒有現身。上三族沒有頂尖強者坐鎮,闖入進暗黑星域那種複雜的環境中,一旦遇到螭帝,必定死傷慘重。”

    “不如,我們先等一等,讓上三族打頭陣。等他們鎩羽而歸之後,我們再出手?”孤辰子道。

    衆人的目光,都向張若塵盯去,看他如何拿決定。

    張若塵的目光凌厲,道:“我倒是希望,螭帝真的是在第七號暗黑星。畢竟,他一個人的積分,就是一千萬。”

    此刻,張若塵的腦海中,想到了兩點。

    第一點,葬金白虎對他的考驗。

    只有通過考驗,他才能獲得鬼族本族星的機緣,到時候,自己的修爲,或許可以在短時間內,更上一層樓。

    第二點,螭帝是無間閣的修士,無間閣的閣主又是千骨女帝。

    狩天之戰的第一,對女帝既然那麼重要。

    螭帝會出現在狩天戰場上,會不會是女帝佈置的一枚棋子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