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

    左牧聖君的頭顱爆碎,顱中紫色血霧如同瀑布神泉一般噴涌,數十塊大聖碎骨混在其中,砸向大地各處。

    如此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十七位大聖驚詫無比。

    一位強大的千問境大聖,就這麼被擊殺?

    出手的,不是威震地獄界的閻皇圖和婪嬰等人,而是剛剛加入地獄界不久的張若塵,還有一個曾經名聲不顯的夏瑜。

    「五位千問境天奴之中的最強者,左牧聖君都被他們二人幹掉,血天部族這一屆狩天之戰是要逆天啊!」

    一個個鬼族大聖面面相覷,心中百感交集。

    左牧聖君被殺,他們固然欣喜,可是,出手的卻是張若塵這個讓他們依舊頭疼的人物。如今張若塵傷勢痊癒,攜大勢而來,會不會放過他們,還是一個未知數。

    隕星神殿的領隊方默峰,大呼一聲:「你們兩位小心,左牧的第一形態是液妖,幾乎是不死之身,沒那麼容易被殺死。」

    不用方默峰提醒,張若塵的精神力,一直鎖定在左牧聖君的屍體上。

    發現,左牧聖君體內原本迅速枯竭的生命之氣,竟是快速復甦,變得比先前更加旺盛。

    地上,頭顱爆碎的屍體,散發出刺目的紫光。

    血肉和骨骼,猶如冰塊一般融化,變成紫色的水。

    「嘩啦啦。」

    紫水從隕星鎧甲中湧出,化為一根根劍形尖刺,急速向張若塵和瑜皇流動而去。

    說是「流動」,不如說是「刺出」。

    流動的速度,比閃電還要快。

    「唰!」

    張若塵動用時間力量,激發左腿中的神力,身形閃移,一把抓住瑜皇的手腕,拖着她急速向遠處飛退。

    「本君沒有去找你們,你們卻主動送上門來,今日,一個也別想逃走。」

    一道蘊含怒意的精神意念聲音響起。

    紫水凝成的劍形尖刺,猶如十五道銳利的紫光,緊追張若塵和瑜皇,直刺二人心口。即便有時間力量的削弱,紫水的速度依舊奇快。

    「哼!」

    瑜皇的右手探出,五指旋轉,雪白的手掌心,七星鬼蓮顯化出來。

    在她渾厚的血煞之氣催動下,七星鬼蓮的至尊銘紋被激活,逸散出成千上萬道鬼魂氣霧,又有數之不盡的鬼火懸浮在虛空,一閃一爍。

    轟鳴聲響起,七星鬼蓮爆發出來的至尊之力,將紫色劍形尖刺全部打碎,化為密密麻麻的液滴飛濺出去。

    液滴如紫雨,落在地上滴滴答答。

    「嘩啦。」

    紫色液滴快速收縮,重新凝聚成一團,化為一尊七米多高的液態巨人,通體晶瑩流光,有着兩隻螳螂腿一般的手臂,眉心處的紫芒尤為明亮,像是一輪紫色的烈日。

    它的腳下,紫霧翻滾,伴隨陣陣雷鳴巨響。

    「他到底是生靈,還是死靈?或者說,與冥族和死族一樣,既是生靈,也是死靈?」瑜皇眼中露出驚詫的神色,感到很吃驚。

    左牧聖君的相關資料上,根本沒有記載他還有別的形態。

    張若塵並沒有因為左牧聖君的變化,就驚慌失措,反而露出很感興趣的神情,道:「他的身上,有很強烈的空間波動,絕不是普通種族。」

    左牧聖君的目光,在瑜皇手中的七星鬼蓮和張若塵腰間的紫金葫蘆來回移動,嘴裏發出大笑聲:「你們雖然壞了本君的好事,可是,與兩件至尊聖器比起來,卻又只能算是小事。」

    「至尊聖器就在這裏,但是,你得有本事取才行。」

    張若塵猛然以跺腳,腳下湧出一層層火焰,有白色的凈滅神火,也有焱神神紋凝成的赤紅色火焰。

    頃刻間,白色和紅色相間的火焰,將方圓數十里的天地覆蓋,化為一座熾熱的火獄。

    無論左牧聖君是什麼種族,終究是液態。

    水火相剋。

    或許可以憑藉火焰,將他煉化。

    「張若塵,你雖然毀掉了本君的第二形態,算得上是有些本事。可是,憑你現在的修為,就想與本君爭鋒,尚且還差得遠。」

    左牧聖君長嘯一聲,液態的身體中,湧出大量紫水。

    紫水猶如山洪暴發,掀起數十丈高的水浪,將火獄衝垮,一直蔓延到百里之外。

    「唰!」

    「唰!」

    張若塵和瑜皇不敢和紫水觸碰,各自展開十翼,騰飛到半空。向下一看,只見,下方的地面被紫水完全覆蓋,化為了一片紫色海洋。

    「是左牧聖君的聖道規則,衍化出來的道形。」瑜皇道。

    千問境大聖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超過百億,可以使用自身的規則,衍化屬於自己的道。

    道形,就是道的一種呈現。

    厲害的千問境大聖,可以憑藉自己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衍化出一座世界。世界若是足夠完美,與天地的契合,就能天人合一,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戰力。

    左牧聖君的身體,與紫色海洋融為一體,消失得無影無蹤。

    隨着一道笑聲響起,下方的海洋中,衝出密密麻麻的紫色劍雨,射向懸浮在半空的張若塵和瑜皇。

    黑暗無光的星球,在這一刻,被映照成了紫色。

    張若塵和瑜皇對視一眼,同時將聖氣打入七星鬼蓮。

    鬼蓮迅速變得巨大,七瓣蓮花化為七片鬼雲,凝聚出成千上萬隻鬼影,猶如天降鬼兵,與紫色劍雨對沖在一起。

    「轟隆隆。」

    強大的毀滅性能量,充斥在這片天地之間。

    「小心,左牧聖君將十四件君王聖器催動,發起了更加強大的第二波攻擊。」

    剛剛提醒了這一句,張若塵便是感知到微弱的空間波動,心生警覺,目光向斜後方瞥去。只見,一縷縷紫色的殺戮之氣,從空間中逸散出來,凝聚成左牧聖君的身影。

    「這是……左牧聖君的殺戮之影!」張若塵心中暗道。

    殺戮之影無聲無息的探出螳螂腿一般的手臂,攜帶一抹凌厲的紫芒,斬向張若塵的後頸。

    嘩啦一聲,張若塵從腰間拖出鬼頭鞭,激發出陰寒刺骨的鬼氣,一鞭子向身後抽擊。

    「嘭嘭。」

    鬼頭鞭和殺戮之影激烈對碰,鬼氣和殺氣形成一圈圈波紋漣漪。

    「給我破。」

    張若塵的身後,不動明王聖相顯化出來,高達數十里,頭頂九重巍峨磅礴的天宇,散發出奪目的金光。

    因為受到暗黑星力量的壓制,否則不動明王聖相可以達到一千多里高,威勢會更加驚人。

    不動明王聖相一掌拍壓而下,將殺戮之影打得急速墜落向地面。

    張若塵正想追上去,將殺戮之影徹底打爆,重挫左牧聖君的殺戮意志。不遠處,瑜皇嘴裏發出一道慘呼聲,被十四件君王聖器打得飛了出去,只能憑藉七星鬼蓮苦苦支撐。

    對上左牧聖君這樣的強者,即便瑜皇執掌著至尊聖器,也難以正面對抗。

    當然,更關鍵的原因在於,左牧聖君奪得了十多件君王聖器,不是赤手空拳在和至尊聖器對碰。

    張若塵的目光,落到被蜈蚣形態鎖鏈禁困在崖壁上的十七位大聖身上,隨即將鬼頭鞭打出,將蜈蚣形態鎖鏈纏住,猛然一扯。

    「嘩嘩。」

    蜈蚣形態的鎖鏈,就像一隻真正的蜈蚣一般,被張若塵強行拖走。

    「你們若是想要取回自己的戰兵,就拿出你們的本事來。」張若塵揚聲說道,隨即,化為一道金光,向瑜皇退走的方向追去。

    十七位大聖脫困而出,但,修為卻並沒有恢復,依舊被左牧聖君的修羅戰氣封印。

    「燃燒聖血,衝破封印,助張若塵和瑜皇,鎮殺左牧聖君。」墨厝、方默峰、顏含雨這三位隕星神殿的大聖,顯得很果決。

    他們施展出秘法,體內的聖血熊熊燃燒,煉化體內屬於左牧聖君的修羅戰氣。

    儘管燃燒聖血,將會有相當可怕的副作用,甚至是壽元大損,可是,此刻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拚死一戰。

    若是左牧聖君擊敗了張若塵和瑜皇,接下來,依舊還會對付他們。

    這是死仇,逃,是逃不掉的。

    十四位鬼族大聖,本是想要趁機逃走,可是,實在是捨不得自己的戰器。於是他們使用出禁術,體內衍化出鬼火,鬼體猶如燈籠一般點燃,也在煉化體內的封印。

    「轟!轟!轟……」

    瑜皇駕馭七星鬼蓮,與左牧聖君駕馭的十四件君王聖器,眨眼之間,激烈對碰了一百多次。

    當張若塵追趕上去的時候,瑜皇嘴角儘是鮮血,受了嚴重的傷勢,撐起七星鬼蓮的雙臂,變得血肉模糊。

    張若塵一拍紫金葫蘆,正打算激發葫蘆的力量,將這些君王聖器全部收走。

    「唰唰。」

    左牧聖君顯然是清楚紫金葫蘆的威力,十四件君王聖器化整為零,飛向十四個不同的方位,將張若塵和瑜皇包圍在中心。

    葫蘆的力量,一旦被引動,十四件君王聖器可以瞬間飛到數百里之外。

    「張若塵,沒用的,你的那個葫蘆,使用的是空間塌縮的力量。可是,第三號暗黑星的空間相當穩固,就算空間大陣呈現出來,空間也不會塌縮,根本收不走我的戰兵。」

    左牧聖君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每一個字響起,方位都不一樣。

    張若塵的目光尖銳如刀,道:「既然如此,你在怕什麼?」

    左牧聖君的殺戮之影,在下方的紫色海面上顯現出來,發出大笑聲:「本君並不是在怕,而是覺得,我們沒必要做敵人。」

    「你曾經殺了那麼多地獄界的修士,其中不乏神子神女,你真的覺得自己有機會融入地獄界,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別做夢了,地獄界的諸神,永遠都會防着你。」

    「當年荒天有石祖的鼎力支持,又與天庭萬界連番征戰多年,伏屍億萬,戰功卓著,也依舊無法進入地獄界的核心層。最後,還是斬了自己的師父,才終於得到認可。」

    「張若塵,本君看得出,你的理念與地獄界不合,與他們永遠走不到一起,只會是敵人,不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要不,你與本君合作?」

    張若塵道:「怎麼合作?」

    「你殺了夏瑜,將她手中的七星鬼蓮獻給本君。本君可以助你奪取狩天之戰的第一?我們互利共贏,豈不是一件美事?」

    緊接着,左牧聖君又道:「你不用擔心被諸神知曉,暗黑星上發生的事,就算是神靈也感知不到。」

    瑜皇雖然知道張若塵絕不會與左牧聖君合作,可是心中還是忍不住緊了緊。

    至於正在衝擊封印的十七位地獄界大聖,更是一個個臉色狂變,目光齊刷刷的盯向張若塵,生怕他真的與左牧聖君合作。

    若是那樣,他們必死無疑。

    左牧聖君見張若塵似乎是在猶豫不決,繼續道:「剛才本君的戰力,你也見識過了,憑你和夏瑜的修為,就算有至尊聖器,也必敗無疑。與本君為敵,不是明智的行為。」

    誰都沒有料到,左牧聖君還有另一種形態。

    以他現在這樣的形態,戰力比千問境後期更強,甚至,有與千問境巔峰的大聖爭鋒之力,遠遠超出張若塵最開始的預估。

    要知道,當初閻羅族以閻皇圖和閻無神為首,集結了十多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加上至尊聖器,才將千問境巔峰修為的帝品聖意丹鎮壓和煉化。

    換言之,若是沒有創造出絕佳的機會,要殺左牧聖君,恐怕張若塵也得調動相同數量的強者,才有可能做到。

    張若塵的目光,與左牧聖君對視,輕嘆一聲:「你的威逼和利誘,的確將我嚇住,也讓我心動。可是,我們血天部族的瑜皇,如此絕代佳人,傾國傾城,我又怎麼忍心對她下狠手?」

    「再說,七星鬼蓮已經送給她,我也不好意思,重新奪回。可惜,可惜,我對女人還是太心軟,為了她,今天只能繼續戰下去。」

    儘管知道張若塵剛才說的全是鬼話,是在故意氣左牧聖君,可是,瑜皇的臉上,還是忍不住浮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左牧聖君的殺戮之影,一聲爆哼,陰鷙的道:「又是一個為了女人,變得愚不可及的蠢貨。既然如此,你也一起死吧!」

    左牧聖君正想催動十四件君王聖器,繼續發動攻擊,卻察覺到異樣,十四件君王聖器的器靈有些不受他的控制,無法隨心所欲。

    「剛才之所以與你那麼多廢話,只是想要為他們衝破封印,多拖延一點時間。」

    張若塵的目光,向那十七位地獄界大聖盯去,冷冰冰的說道。

    十七位大聖體內的封印,全部都已經衝破,身上爆發出十七股強大的聖威,一道道修羅戰氣和鬼氣,化為光柱和氣橋,與十七件曾經屬於他們的君王聖器,連接在了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