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張若塵,你的警惕性,怎麼變得這麼差?”

    悅耳銀鈴般的笑聲,在星霧中響起,時左時右,變幻莫測。

    羅乷那足有一米八的高挑身影,從霧中漫步走出,兩條長而筆直的腿邁動,充滿青春活力的風采,纖腰輕扭,又有勾魂攝魄的魅力。

    她穿一身青衣,雙手背在身後,長長的秀髮分在左右兩側,隨意的紮成兩個辮子,本是禍國殃民的美麗臉蛋上,始終掛着少女般純澈的笑容。

    如此外表青春、清澈、純美的女子,簡直就像沒有任何攻擊性的羊羔,誰能相信她心藏韜略,詭計百出?

    張若塵道:“刀獄皇在哪裡?”

    “他是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前十的強者誒,以本公主的修爲,難道還能把他吃了?再說,不死血族也屬於人形生物,本公主一點胃口都沒有。”

    羅乷輕輕咬了咬紅脣,摸了摸小腹,道:“說着說着,怎麼還真有些餓了!張若塵,你身上有吃的嗎?”

    張若塵問道:“刀獄皇到底在哪裡?羅生天是不是也在附近?”

    十族之間,皆是競爭對手。

    張若塵要奪十族第一,不能有任何失誤。

    “刀獄皇,刀獄皇,怎麼就知道刀獄皇,刀獄皇是你情人嗎?本公主若是想要害你,剛纔變成刀獄皇的,就不是一根頭髮,而是我的皇兄。以我皇兄的修爲,剛纔那種情況出手偷襲,你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層皮吧?”

    羅乷勾了勾手指頭,道:“想要知道刀獄皇在哪,就跟我來。”

    羅乷化爲一道青芒,騰飛而去。

    “羅乷既然幻化成刀獄皇的模樣捉弄我,又知道我毀掉了死亡祭臺,可見,她對第七號暗黑星附近星域是瞭若指掌。應該有不少羅剎族的大聖,分散在附近。”張若塵暗道。

    刀獄皇的修爲的確很強,可是,羅乷的千幻術,卻是防不勝防。

    真要鬥起來,刀獄皇多半不是羅乷的對手。

    張若塵的念頭瞬間百轉,隨後,追着羅乷,飛進了被第七號暗黑星能量覆蓋的黑暗星域。

    沒有深入其中,只在邊緣地帶。

    二人降落到一顆圍繞暗黑星運轉的小行星上。

    小行星只要一千多米長,呈扁平狀,足有數十位羅剎女駐紮在此處,個個都是大聖境界,身材婀娜,肌膚如雪。

    羅剎族出美女,特別是修煉到大聖境界的羅剎女,更是個個貌美如仙,身材如魔。

    “公主殿下回來了!”

    一位位羅剎女,迎了上來。

    她們身上香氣飄飄,眼波漣漣,沒有大聖的威嚴氣勢,反倒有一種柔情似水的妖媚。

    儘管她們的修爲,很多都在羅乷之上,可是對羅乷卻極爲恭敬,由此可以看出,羅乷的手段和能力。

    羅乷笑了笑,道:“看我將誰帶回來了,血絕戰神的外孫張若塵,要天賦有天賦,有身份有身份,要俊美也有俊美。你們這羣妖精,這下有福了!”

    緊接着,又道:“含櫻,你們先前不是獵殺了一頭大聖境界的龍嗎?趕緊烹製上來,本公主有些餓了。”

    除了叫做含櫻的羅剎女,別的羅剎女的目光,盡皆投向張若塵。

    她們的美眸中,閃爍着熱切似火的光芒,猶如是想要將張若塵吞掉一般。

    並不是每一個羅剎女都像羅乷一樣看臉,可是,她們卻都崇拜強者。像張若塵這樣的一個時代的頂尖強者,沒有任何一個羅剎女不喜歡。

    “若塵大聖,聽說你擊敗了無疆,這是真的嗎?”

    “若塵大聖真的凝聚出了二品聖意?本聖五百年前曾經立誓,此生只嫁能夠凝聚出二品聖意的俊才。”

    “奴家是天羅神國顏氏聖族的顏卿,早就聽聞若塵大聖的天才之名,今日一見,果然英武不凡。不知,我們能否結交認識一下?”

    有羅剎女自報家門,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愛慕。

    大聖尚且如此,由此可見,羅剎族的女子,果真是性格張揚大膽,皆是敢愛敢恨,少有那種矯揉造作的。

    羅乷站在一旁,靜靜的看着被圍在中心的張若塵,臉上滿是笑意,揮了揮手,道:“你們都退下去吧,想要結識若塵大聖,以後有的是機會,現在本公主要和若塵大聖談大事。”

    這些羅剎女,能夠在千年之內,修煉到大聖境界,自然是眼光極高。只有張若塵這種家世和天賦的英才,才值得她們主動往上撲。

    女性修士天資若是太高,孤獨終老者多不勝數。

    天資高,眼光也高。

    等到修煉到大聖境界,甚至成神,就更加看不上弱者,而且對男女感情也逐漸變淡,心思更多是放在窺探天道之上。

    那些羅剎族散去之後,張若塵與羅乷坐到了一座七角宮殿之中,竟然真有烹製好的龍肉、龍肝、龍耳呈送上來,香氣飄逸。

    只是嗅一嗅,已是唾液直流。

    七角宮殿,是一件規則帝器。

    殿內一直流動着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可以一邊品嚐美味,一邊修煉。

    羅乷很貪吃。

    在祖靈界,張若塵第一次與她相遇時,便是知道這一點。

    羅乷吃東西的動作,極其優雅,沒有餐具,直接用兩根玉指,捻起一片片香氣流逸的龍肉,放進脣中,輕輕的噘嚼,香腮都沾上了油膩。

    她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盯向張若塵,道:“嘗一點吧,整個狩天戰場上,就那麼幾條大聖境界的龍,食材珍貴着呢!不過,含櫻的烹飪水平,比青墨差了太遠。在崑崙界的時候,本公主很想將青墨帶回地獄界的,可惜那個丫頭性格太倔,死活都不跟我走。”

    張若塵依舊防着羅乷,沒有動玉盤中的食物,道:“我與源魔神子、歧陽遇到的時候,你就在一旁窺視吧?你的精神力很強大,我竟然沒有生出感應。”

    羅乷還沒有突破到大聖境界的時候,就能憑藉陰神蓮,控制一尊無上境大聖的屍骸,精神力已經很強大。

    如今,又增長了一大截,與張若塵相比都不弱多少。

    羅乷點了點頭,道:“我的精神力強大,是因爲從小博覽羣書打下的基礎,又遊走各界,增長了見識。最後,在崑崙界,得到了神蟒屍骸的神之星魂,才得以突飛猛進。”

    張若塵當然知道神蟒屍骸。

    當初,張若塵奪取了神蟒屍骸,讓邪靈與這具神屍融爲了一體。而羅乷,則是奪走了更加珍貴的神源和神之星魂。

    羅乷的聖道修爲和精神力,能夠增長得這麼快,肯定與之有關。

    “刀獄皇在哪裡?”張若塵問道。

    羅乷翻了一個白眼,道:“怎麼又是刀獄皇?放心,本公主沒有對他下手。再說,刀獄皇也是一個狠角色,哪有那麼容易收拾得了?”

    “說你的目的。”

    張若塵很直接,不想浪費太多時間。

    羅乷舔了舔嘴脣,手指在絲巾上擦了擦,道:“既然若塵大聖不喜歡前戲,那我們就直入主題。本公主想要與你合作,確切的說,是與不死血族合作,一起拿下第七號暗黑星。”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隨即笑了笑,道:“我喜歡吃獨食,不喜歡合作。”

    “不,你喜歡。”羅乷道。

    張若塵道:“爲什麼?”

    “因爲在狩天戰場上,不死血族遍地皆敵,只有羅剎族可以做你們的朋友。”

    羅乷將裝着龍肉的玉盤,放到桌案的中心,道:“第七號暗黑星這塊肉太大了,你們不死血族吃不下。況且,上三族已經在這裡經營了多日,你們與他們相比,不佔任何優勢。”

    張若塵道:“繼續說。”

    “羅剎族一直在經營佈置第七號暗黑星,對信息的掌握,不是你臨時派遣出去的十幾個天奴可以比擬。”

    羅乷道:“第七號暗黑星的黑暗空間廣闊程度,是別的暗黑星的百倍。如果沒有詳細、準確的信息,別說幾天,幾十天,就算給你幾年的時間,你也休想將藏身各處的天奴清剿乾淨。”

    張若塵道:“聽你這麼一說,似乎已經有了合作的基礎。但是,我怎麼知道,你不會在關鍵時刻,出賣不死血族?”

    羅乷捻起盤坐的龍肉,又吃下一塊,笑道:“出賣不死血族對羅剎族有什麼好處?平白無故招惹你張若塵這樣的大敵,羅剎族還不想步鬼族和閻羅族的後塵。”

    張若塵問道:“羅生天在哪裡?我要他親自出來,與我對話。”

    羅乷挺了挺粉背,胸//口變得更加渾圓而又高聳,坐得筆直,英氣的道:“我做得了羅剎族的主。”

    “可是隻有羅生天出手,我們才更有把握殺死螭帝。”張若塵道。

    螭帝雖然境界高深,可是,精神力被封印,雙手雙腳又被神鏈鎖住,戰力大打折扣。張若塵掌握着暗時空物質,還是有幾分把握,將他殺死。

    不過,如果螭帝要逃,張若塵留不住他。

    所以,必須要有一位頂尖級別的強者,幫張若塵牽制住他。

    羅乷道:“要殺螭帝,我可以助你。”

    “你?”

    張若塵的眼中,盡是疑色。

    羅乷笑道:“圍殺螭帝,本公主會親自與你前去,這下你總該信了吧?”

    “你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張若塵沉聲道。

    修爲達到螭帝的層次,即便是隻是戰鬥餘波,也能對羅乷這個脆皮造成生命威脅。

    羅乷道:“本公主很愛惜自己的性命,所以,並不是開玩笑。”

    張若塵猜不到羅乷的底牌手段到底是什麼,不過,此女的確有很多非凡之處,因此暫時相信了她。

    張若塵終是放下戒心,舉起酒杯,道:“那就祝我們旗開得勝,儘快拿下第七號暗黑星。”

    碰杯飲下後,張若塵問道:“上三族肯定已經開始行動,公主殿下覺得,我們多久出發?”

    羅乷一雙杏眸,直勾勾的,看着張若塵那張邪氣而又俊美的臉,道:“不急,先讓上三族去給我們開路,把那些什麼陣紋、符紋、聖術陷阱,都趟平了,我們再出發。要不,我們再聊聊。”

    “聊什麼?”張若塵道。

    羅乷道:“聊聊……感情吧,我還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一個多情的男人,還是濫情的男人?”

    “無聊。”

    張若塵起身欲走,忽的,又停了下來,心中想到了一件事,於是坐回了座位上。

    羅乷勾着紅脣,嚼着嘴裡的龍肝,問道:“怎麼又不走了?”

    “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與你交流一番,想要知道你的看法。”張若塵道。

    羅乷露出極感興趣的模樣,道:“太好了!若塵大聖這是已經將本公主當成了知心朋友,請講吧,你到底有什麼困惑,讓本公主來幫你捋一捋。”

    張若塵道:“公主殿下有宏偉遠大的目標,或者願景嗎?”

    羅乷眸中露出一道怪異的神色,笑道:“這是血絕戰神他老人家讓你思考的問題吧?”

    張若塵不語。

    羅乷道:“其實,這個問題,是千問境大聖纔會認真思考,並且謹慎的做出決定。血絕戰神讓你現階段思考,其實是對的。早些想清楚,千問境的時候,就會少一些苦惱。”

    “爲什麼是千問境?”張若塵道。

    羅乷站起身來,揹負雙臂,侃侃而談,道:“千問境大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化道。所謂化道,就是將心中所想,呈現出來。”

    “所以這個階段的修士,會反覆叩問自己各種問題,問一生之得失,問過往之對錯,問前路之方向……等等,然後一一解決問題。”

    “只有心境越圓滿,顯化出來的道,才越圓滿”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修士的願景。每一個修士,在這個階段,都會定一個需要通過畢生努力去達到的願景,也可以稱爲夢想和目標。”

    “千問境大聖,將此叫做,心有多高,未來的成就就有多遠。”

    “當然,並不是許下的宏願越大越好。比如,有的修士在千問境,許下宏願,此生必定要成爲羅剎族的族長,隨即宏願落地生根,成爲他的執念。”

    “但是,隨着他的修爲越來越高,卻發現這個願景根本實現不了,反而滋生出心魔。最後,被心魔吞噬,變成了一個失去心智的瘋癲之人。”

    “所以,每一個修士,在千問境,叩問自己未來目標和夢想的時候,都是根據自己的實力和真正的心中所想來定。越是假大空,越是沒有好結果。就像……”

    張若塵從沉思中轉醒,問道:“就像什麼?”

    “我說了,你千萬別打我。”羅乷道。

    張若塵道:“你但說無妨,我絕不打你。”

    羅乷道:“就像須彌聖僧,發下宏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最後卻隕落在地獄界神靈的手中,豈不是一種諷刺?你要幹什麼,張若塵,這裡可是羅剎族的地盤,你不能出爾反爾……”

    這完全就是挑釁!?

    明知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卻還說出這樣的話,豈不是找打?

    根據上一次打她的經驗,張若塵嚴重懷疑,羅乷是故意作死,想要被他打。女人嘛,嘴上說不要,心中總是反着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