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命運的軌跡?」

    羅衍的雙目神光內斂,變得深沉。

    做為曾經命運神殿的神女,天音對命運之道的理解,天地間,沒有多少人可以比擬。

    血絕戰神推算不到張若塵的未來,可是,天音卻能看到張若塵和羅的一絲命運軌跡,這是非常了不得的手段和能力,無愧神后之尊。

    命運,不是某一位神,也不是任何生靈,而是冥冥之中的道,代表的是宇宙中的天意和因果。

    命,是定數。

    運,是變數。

    命和運的結合,決定了世間的一切。

    修為越強大的修士,對命運了解得越深,越是會感到敬畏。

    不知者,反而無畏。

    天音在神境世界中,優雅的漫步,神裙飄飄,端莊秀麗,有神樂和仙曲的聲音伴行。她來到羅衍的身旁,道:「此事,就由兒自己決定吧。福兮,禍兮,本就是命運之中最大的變數之二,誰又說得准呢?」

    血絕戰神長笑一聲,爽朗的道:「還是天音更懂事理,不愧是昔日的神女。當年,我們二人,一起在福祿神尊座下修鍊,但凡我有一絲心動的念頭,羅衍哪有娶到你的機會?」

    又道:「羅衍,你將女兒,嫁給我外孫,也算是還了我人情。」

    什麼叫還人情?

    說得好像是血絕戰神故意將天音讓給他的一般。

    羅衍剛剛平復下去的情緒,瞬間又被激了起來,怒道:「若不是因為你和天音有同門這一層關係,本君早就將你轟出神境世界。張若塵想要娶兒,至少得活着走出狩天戰場才行。可是,本君看他,未必有這個機會。」

    羅衍的目光,投向福祿神尊神像的命運之門,看到了第三號暗黑星上的戰鬥景象,張若塵和無疆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

    張若塵才掙斷十四道枷鎖,就能與百枷境大圓滿的無疆打成如此局面,幾乎是分庭抗禮,羅衍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吃驚。

    畢竟,那是無疆,黑暗神殿最古老的神靈,培養出來的這一代領軍人物。

    當然,無疆的修為畢竟是高出張若塵太多,二人的戰鬥,前者一直佔據上風,進退從容,種種聖術紛紛施展出來,與冥界之國結合為一體,源源不斷攻出,壓製得張若塵始終無法施展出真理之道的十倍攻擊力。

    另一頭,瑜皇和魔音,沒能完全鎮壓住左牧聖君。反而,左牧聖君有掙脫空間禁錮,逃遁而出的跡象。

    戰鬥局面,對張若塵和血天部族相當不利。

    若是勝負的天平再繼續傾斜,張若塵未必有活着離開第三號暗黑星的機會,血天部族也將滿盤皆輸。

    血絕戰神的神情,略微有些凝重,道:「現階段,無疆的確是張若塵的一大勁敵,若是能夠渡過這一關,張若塵必將發生全新的脫變。」

    血絕戰神說的是「渡過這一關」,而不是「戰勝無疆」,由此可見,即便是他,對張若塵也沒有報太大的希望。

    不是因為張若塵不夠強,而是無疆太強大。

    羅衍道:「不如我們來打一個賭?」

    「賭什麼?」血絕戰神道。

    羅衍道:「賭一件至尊聖器。」

    羅衍很清楚,自己和血絕戰神不可能真的爆發神戰,因為影響太大。可是,血絕戰神今天將他氣得不輕,不讓其出一出血,這口氣怎麼咽得下去?

    「怎麼賭?」血絕戰神問道。

    羅衍道:「我們賭張若塵和無疆這一戰,能夠打到什麼程度?若是能夠打到七分以上,算我輸。」

    神對一場戰鬥,有自己的評估。

    比如:

    張若塵和無疆分庭抗禮,打得不相上下,便是十分級的戰鬥。

    無疆以摧枯拉朽之勢,就能擊敗張若塵,這場戰鬥,便是零分級的戰鬥。

    羅衍的意思,就是用無疆做為一道考題,用來考張若塵,看張若塵能夠達到什麼水平。

    血絕戰神沉思了片刻,道:「好啊,我與你賭。你若是輸了,我也不要你的至尊聖器,只要你能答應聯姻就行。」

    「好,就這樣決定。」

    羅衍心中暗笑,我答應了又如何,若是兒不同意,所謂的聯姻,自然也就不作數。

    天音盯着二人,輕輕搖了搖頭。

    ……

    無疆凝聚出來的冥神之祖,有着一個傳說。

    據說,無比古老的過去,第一位由鬼族轉化為冥族的至強,乃是所有冥族的始祖。冥神之祖,指的就是他。

    當然,冥神之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不知多少萬年,即便是神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第一個轉化成冥族的修士。

    唯一能夠證明冥神之祖的確存在的證據,乃是《冥書》八卷。有說是,冥神之祖晚年寫下,乃是一身修為的總結。

    也有說,《冥書》八卷乃是數千萬年前,由冥族的一位古賢整理而出,乃是冥族集大成的修鍊卷籍。

    當然,各種傳說中,《冥書》八卷都繞不開冥神之祖,必定與他有很大的聯繫。

    《冥書》八卷任何一卷,單獨拿出來,都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功法。

    冥族曾有一道自古預言,若是有人能夠將《冥書》八卷合而為一,修至巔峰,有機會找到永生之秘。

    永生,是最能打動諸神之心的一道念頭。

    為了追尋永生之秘,他們可以付出一切。

    可惜,自古以來,無一人成功。

    如今,地獄界僅有《冥書》六卷,黑暗神殿獨佔四卷。另外兩卷,則是在很多年前,就已經遺失。

    《冥書》八卷,再也沒有合而為一的機會。

    無疆以一人之力,同時修鍊兩卷《冥書》「冥國卷」和「冥祖卷」,相當於修鍊了《太乙神功榜》上的兩種功法。

    此刻,他施展出來的冥界之國和冥神之祖,就是這兩卷功法,最具象化的表現。

    「轟隆隆。」

    張若塵撐起真理界形、空間領域、虛時間領域,以三大恆古之道,對抗冥界之國。不動明王聖相則是與冥神之祖的虛影,戰鬥不休,一道道神力翻湧滔天。

    境界上的巨大差距,暴露出張若塵的劣勢。

    這場戰鬥,張若塵始終無法佔據上風。

    當然,一直維持現在的狀態,張若塵有自信,絕不會落敗。可是,現狀的狀態,太消耗聖氣,持續戰下去,對他會相當不利。

    「不能繼續這樣下去,否則,我必敗無疑。」

    張若塵的腦海中,剛剛閃過這道念頭,忽的,全身各處,都傳來一股刺痛,就像每一寸血肉,都在被針扎。

    體內的大聖之血,快速流失。

    「不好,是噬血咒!」

    無疆精神力六十六階的優勢,也展現出來,在保持巔峰戰力的情況下,還能施展出咒法。這是現階段,張若塵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事。

    頃刻間,張若塵體內的大聖血液,流失了十分之一。

    「真理之道,十倍攻擊力。」

    張若塵的真理界形閃耀發光,一顆顆星辰光影,釋放出強大的能量波動。

    可是,真理的力量,還沒有加持到他的身上,就被冥神之國衍化出來的黑暗力量吞噬,消弭於無形。

    張若塵身上的力量,迅速低迷了下去,體內的大聖血液,流失十分之二。

    「無疆何等精明,既然釋放出冥界之國,也就肯定不會給我調動真理規則,爆發十倍攻擊力的機會。既然如此,只能拚死一戰。」

    張若塵很清楚,若是大聖血液流失得太過嚴重,身體會迅速變得虛弱,今日,怕是連活着離開的機會都沒有。

    當然,此刻他可以選擇逃走,憑藉時間和空間的造詣,無疆絕對留不住他。

    可是一旦逃走,便是等於將受了重傷的左牧聖君,拱手讓給無疆,讓無疆白白撿去數百萬積分。

    張若塵想要帶領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奪取第一的機會,將會變得無比渺茫。

    其次,他能逃走,瑜皇和魔音呢?

    就在這時,張若塵在暗黑星上,感知到了般若的氣息,心中既有疑惑,同時又變得更加堅定。

    也不知是什麼心理在作祟,一想到,將要在般若的面前,敗給無疆,張若塵便是難受得要命。

    「戰!無論如何,絕不能敗。只要能夠將陰陽五行聖意與不動明王聖相融合,通過神魔鎮獄,將力量完全爆發出來,絕對可以打破冥界之國。」

    張若塵體內的大聖血液,流失了十分之三,身體已經生出虛弱感。

    不過,虛弱感被他強大的戰意驅逐,張若塵就像沒事人一般,激發出陰陽五行聖意,強行與不動明王聖相和神魔鎮獄結合。

    失敗!

    失敗!

    ……

    …………

    一連催動十次,都結合失敗。

    張若塵雖然修鍊出了聖意,也修鍊出千問級高階聖術,可是,對這兩者卻缺少時間打磨和細悟,想要將兩者結合,自然是難如登天。

    無疆感受到張若塵身上,強大聖意的波動。

    那股聖意波動,遠遠強於他修鍊出來的聖意。

    「難道般若猜測的,都是真的,張若塵修鍊出了二品聖意?這……這怎麼可能……」

    無疆深知聖意的可怕,若是張若塵真的修鍊出了二品聖意,將會對他造成極大的威脅。於是,他催動更加強大的力量,攻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體內的大聖血液,流失十分之四,聖意催動了二十七次,依舊以失敗告終。

    此刻,就是在生死邊緣,激發自身的潛力。

    神境世界中,羅衍道:「無論是人類,還是不死血族,血氣都非常重要。大聖血液若是流失一半,就算張若塵的意志再強大,也不可能繼續支撐下去。哎!」

    羅衍倒也沒有幸災樂禍,反而發出一聲嘆息。

    反對張若塵和羅的婚事是一回事,可是,羅衍其實是非常期望看到地獄界的生靈之中,能夠誕生一位張若塵這樣的標桿人物,為地獄界所有生靈樹立一桿旗幟,同時也能壓一壓死靈各族。

    若是張若塵死在狩天戰場,對所有地獄界生靈,都不是一件好事。

    生靈和死靈之爭,下三族、中三族、上三族、至高一族的尊位之別,即便是神靈也很在乎。

    張若塵若是崛起,對地獄界所有生靈,都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血絕戰神的一雙神目,緊緊盯着福祿神尊身後的命運之門,情不自禁的,雙手湧出一絲絲神力。

    羅衍略微側目,心中驚異,血絕難道還打算殺入狩天戰場,去保張若塵性命?

    狩天之戰的規矩,誰都不能破壞。

    正是這個原因,即便是鬼主,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洫死在眼前。

    血絕戰神就算真有殺入狩天戰場的心,鬼主等人,又豈能讓他如願?

    「張若塵,一切都該結束了,讓我來送你最後一程。你的命格和多年修鍊的成就,將成為我的嫁衣,讓我成為這個元會最奪目的新星。」

    無疆感知到張若塵體內的大聖血液,已經流失一半,於是,操控冥神之祖的虛影,發動出最強一擊。

    「冥神之怒。」

    冥神之祖的虛影,發出一聲長嘯,嘴巴越張越大,化為一個直徑百里的黑洞,向不動明王聖相和張若塵飛去。

    黑洞所過之處,真理界形、空間領域、虛時間領域盡數崩碎,所有力量都被吞噬進去。

    在這一刻,各大神境世界中的諸神,也都沒有眨動眼睛,顯然是對這一戰的結果,格外關注。有的神靈,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也只有張若塵和無疆這種級別的大聖,才有資格牽動諸神的心。

    因為他們不僅僅擁有成神之資,若是不死,會成為神境中的強者。

    「第三十九次,陰陽五行聖意,給我融合,我要打碎眼前的這一切。」

    張若塵早已化為不死血族的模樣,咬緊牙齒,兩個尖牙顯露猙獰之態,雙目散發出赤紅光芒,蒼白如紙的臉上,浮現出一根根詭異的血紋。

    巨大的黑洞,已在近前。

    張若塵猶如站在黑洞邊緣的一道米粒之光,忽的,本是將要破碎的不動明王聖相,再次綻放出刺目的光芒,一道由陰陽太極印記,在張若塵的身前顯化出來,緩緩旋轉,比黑洞更加巨大數倍。

    「終於……成功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