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咒天珠脫離無疆的手掌,懸浮到數十丈開外的位置。

    “譁——”

    冥族的數百位大聖,站在無疆身後各個不同的方位,如諸天神聖,全力以赴調動冥氣,從雙手中打出,化爲一道道光柱,注入萬咒天珠。

    瞬間。

    萬咒天珠爆發出奪目至極的光芒,映照萬里空間。

    同時,冥族的諸位大聖,在無疆的帶領下,嘴裡齊聲低念“噬血咒”的咒語。

    噬血咒,爲冥族最可怕的六大咒法之一,可以無聲無息奪走生靈體內的血液,使其變成一具乾屍。

    第七號暗黑星上,絕大多數大聖天奴,都是血氣生靈。

    此刻,他們驚恐駭然的發現,身體迅速乾癟下去,越來越虛弱,體內的血液不受控制,瘋狂流失。卻不知流失去了何處?

    “噬血咒!是噬血咒……”

    “完全沒辦法抵擋,只能等死,這種咒法,簡直就是血氣生靈的剋星……啊……不甘心……就這樣死去,真的不甘心……”

    所有大聖天奴,都陷入恐慌。

    石族和死族的大聖,看到這一幕,盡皆露出震撼的神情。

    源非大聖長嘆一聲:“噬血咒就是殺天奴的最佳利器,看來這裡的積分,都得被冥族奪去。”

    “無疆此次歸來,修爲更勝以前,否則掌控不住數百位大聖加持之下的萬咒天珠。”另一位死族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如此說道。

    源非大聖點了點頭,道:“無疆的修爲,已經登峰造極,這次攜大勢而來,無人可以擋他。”

    無疆現在的修爲和境界,是源非大聖一直夢想達到的層次。

    可惜,人和人,終究是有差距。

    僅僅只是無疆萬手萬眼的體質,源非大聖就差了兩三籌。更何況,無疆的師尊,乃是冥殿一位極其偉大的存在,也讓源非大聖可望而不可即。

    想到此處,源非大聖再次嘆息。

    “譁——”

    暗黑星上,浮現出一道五彩光華,形成一個圓圈,向四方散開。

    一位位大聖天奴,紛紛出手,將體內的力量,打入五彩圓圈。

    五彩圓圈變得越來越明亮,釋放出強橫的至尊之力,整個空間,變得沸騰起來。

    “怎麼會有至尊之力波動?”

    “難道天奴,還能掌控一件至尊聖器?”

    上三族的修士,全部都臉色一變。

    “唰!”

    一柄五彩聖劍,從圓圈中飛出,攜帶一片絢爛的光雨,斬向萬咒天珠。

    劍鋒與天珠對擊。

    “轟隆!”

    冥族的數百位大聖,同時身體一震,集體向後倒飛出去。

    其中,主控萬咒天珠的無疆,嘴裡發出一道悶聲,臉色變得蒼白了三分,向後拋飛十多裡遠。

    狂暴的至尊之力勁浪,席捲方圓數百里,逼得死族和石族的大聖,皆是自顧不暇。

    “是五彩石劍!”

    “石族第一強者的五彩石劍,怎麼會被天奴奪去?”

    “五彩石劍,可是執掌在壘帝手中,怎麼……怎麼可能易主?不可能,絕不可能。”

    ……

    就在上三族的修士被震住,一片混亂的時刻,數十位天奴,飛出暗黑星,直向他們衝了過去。

    這數十位天奴,臉色猙獰,目光中充滿殺意,都在燃燒生命精氣,爆發出極致速度。

    剛剛趕回來的般若,站在冥河上,正好看到這一幕,立即大喝:“退!趕緊退,與他們拉開距離,他們是要自爆聖源,與你們同歸於盡。”

    上三族的大聖,全部都嚇得面如土色。

    有的不顧一切,倉惶奔逃。

    有的釋放出精神力,想要壓制那數十位天奴的精神意志,阻止他們自爆。可惜,釋放出來的精神力,都被五彩石劍上散發出來的劍氣震散。

    “來不及了!今日,你們都得死……哈哈……”

    “要死一起死。”

    “你們地獄界非要斬盡殺絕,我們只能玉石俱焚。”

    數十位天奴,瘋狂的大笑,衝入上三族大聖最爲聚集的區域。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

    他們聖源和不朽聖軀,同時爆碎而開,釋放出數十股毀滅性的力量。

    遠遠望去,像夜空中的一團團煙火,將漆黑無邊的世界,映照得如同白晝一般,絢爛而又美麗。

    恐怖的勁氣,一直蔓延到萬里之外。

    張若塵和羅乷,站在三千里外,依舊被一層層衝擊波,震得身體晃盪,站立不穩。可想而知,自爆的中心區域,能量是何等凝聚。

    “無疆太冒失了,如此激進的攻打第七號暗黑星,將天奴逼到退無可退的絕境,肯定會適得其反。溫水煮蛙,或許是更好的方式。”

    羅乷幽幽一嘆,爲那些慘死的地獄界大聖,感到不值。

    是無疆的錯誤決定,害死了他們。

    數十位大聖同時自爆,形成的毀滅性勁氣太強大,此刻,最中心那片區域,依舊一片混亂,各種力量交織,電火之光瀰漫。

    張若塵道:“無疆低估了天奴的實力和決心,也將剿滅七百多位大聖,看得太容易。而且……”

    沉吟了一瞬,他道:“五彩石劍怎麼會落入了螭帝的手中?”

    剛纔,主控五彩石劍的人,必定是螭帝無疑。

    別的天奴,駕馭不了那麼強大的力量。

    羅乷的兩條眉毛,深深皺起,道:“連五彩石劍都丟了,壘帝怕是凶多吉少。這些麻煩大了!”

    是的。

    麻煩大了!

    螭帝本來就是萬死一生境的強者,在狩天戰場上,可謂無人能敵。

    多了一柄至尊聖器,可謂如虎添翼。

    誰人還敢去招惹他?

    距離第七號暗黑星不遠的那片黑暗空間中,一副慘烈的景象,足有兩百多位上三族大聖,身軀殘缺的,飄浮在虛空。

    其中冥族的大聖,因爲距離暗黑星最近,損失最爲慘重。

    有的石族大聖,身體碎裂成一塊塊石頭;有的冥族大聖,不朽聖軀爆開,化爲一團黑色的冥氣;有的死族大聖,只剩一隻手臂,一顆頭顱。

    “《虛實字卷》!”

    第一時間,源非大聖將死族的至尊聖器展開,化爲一張千裡卷冊,將所有地獄界的大聖,盡數包裹進去,以免天奴發動第二輪自殺性的攻擊。

    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都警惕性很高,第一時間,逃出天奴自爆的死亡範圍,幾乎都沒有受傷。

    此刻,他們全部都撐起君王聖器,形成一道又一道防禦力量。

    大聖的生命力強大,特別是百枷境大聖,即便不朽聖軀被打碎,也不會死亡,修爲也不會跌落到聖王境。

    被天奴自爆殺死的上三族大聖,只有三十四位。

    漂浮在虛空的碎石,緩緩匯聚到一起,重新凝聚出石身。

    一團團黑色的冥氣,也在聖源的催動下,逐漸匯聚,形成人形輪廓。

    死族大聖的一顆頭顱,長出一根根觸鬚,形成脖子、胸腔、雙手、雙腿,漸漸的,化爲完整的身體。

    當然,遭受如此重創,他們都受了嚴重傷勢,休想在短時間內,完全恢復。

    無疆看着眼前觸目驚心的畫面,雙眼微微失神,繼而,再次露出怒火滔天的神情,道:“一羣獵物,竟是如此可惡,我要將你們盡數鎮殺。”

    敗給張若塵,就讓無疆的心境,出現巨大的破綻,心緒始終無法平靜下來。

    此次修爲大進,他本以爲,可以橫掃狩天戰場,可是第一戰就吃了這麼大的虧,情緒自然是更加激進。

    “嘩啦啦。”

    冥河之水席捲過來,攔住想要獨自殺入暗黑星的無疆。

    無疆回頭看去,目光落在般若身上,道:“讓我去,我要爲死去的修士復仇。”

    “你先冷靜下來,螭帝現在執掌了至尊聖器,又有數百位大聖天奴聚集在暗黑星上,你此刻前去,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般若語氣頗冷,調動命運的力量,幫助無疆控制情緒。

    源非大聖和雀飛趕了過來,二人眼中,皆帶有不滿的情緒。

    天奴能夠給上三族造成這個大的損失,無疆的冒失,要付主要責任。

    源非大聖勸道:“當前我們最應該做的事,乃是穩住陣腳,以免遭到天奴下一輪的攻伐。”

    “不好!”

    四人幾乎同時察覺到危險,目光齊刷刷的,向後方望去。

    只見,一片流星雨,撕破黑暗的空間,飛向剛剛重新凝聚出聖軀的兩百多位上三族大聖。

    定睛看去,那片流星雨,竟是上百萬柄石劍。

    石劍上,蒙着一層聖光。

    這一波攻擊,若是擊中,那兩百多位本就受了重傷,極其虛弱的大聖,很有可能會全軍覆沒。對整個上三族,都將是不可承受之痛。

    源非大聖等人的防禦手段,主要是佈置在面朝暗黑星的一方,哪裡料到,後方會突然爆發出這麼強大的一股攻擊力量?

    所有人的臉色,皆是慘白到了極點。

    無疆不愧是精神力六十六階的強者,最先發現石劍雨,展現出絕頂高手該有的應變速度,第一時間衝了過去。

    “冥界之國。”

    “冥神之祖。”

    無疆身上的冥氣逸散而出,蔓延數百里,顯化出冥神之國的景象,黑色殿宇,血石城牆,白骨神山……宛如一片古老的冥土,出現在他腳下。

    與此同時,冥神之祖的虛影,也升騰起來,與上百萬柄石劍對碰在一起。

    所有人都被驚住,竟是忘記要立即趕去相助。

    三千里外,張若塵和羅乷也微微失神。

    “這些石劍,從哪裡飛來的?到底是哪一方勢力出手?”

    張若塵的瞳孔中,浮現出密集的真理規則,望向石劍飛來的方向。

    羅乷道:“無疆是瘋了吧!憑他一人之力,與百萬石劍對碰,石劍能將他劈斬成灰燼。”

    “嘭嘭。”

    上百萬柄石劍,以摧枯拉朽之勢,將無疆的冥界之國擊碎。隨後,又將冥神之影,打得爆開。

    無疆的身體,化爲一個直徑三丈的黑洞。

    凡是有石劍擊中黑洞,立即消失不見。

    但,更多的石劍雨,從黑洞旁邊,繼續飛向那兩百多位剛剛凝聚出聖軀的地獄界大聖。

    幸好有無疆拖延了時間,般若操控冥河,急速流淌過去,將兩百多位大聖全部都捲走,帶離了危險地帶。

    石劍雨飛過之後,黑洞終於承受不住,爆碎而來,散射出上萬柄石劍。

    “噗嗤!”

    無疆站在混亂不堪的黑暗力量中心,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身上血跡斑斑,大口喘着粗氣,道:“我自己犯的錯,一定會盡力去彌補。”

    ……

    羅乷搖頭,道:“不可能,無疆怎麼可能扛得住這一波攻擊?有問題,一定有問題。”

    “他的冥界之國,比以前強大了一倍不止,特別是防禦力。”

    張若塵與無疆交過手,比羅乷瞭解得多一些,看出其中的一些端倪。

    剛纔,無疆顯化出冥界之國的時候,張若塵生出與上一次交手完全不同的感受。

    上一次,無疆施展的冥界之國,只是徒具其形。

    這一次,彷彿是真正的冥國顯現出來。

    那種感覺,就像是真理界形從“星海無岸”,脫變到了“宇宙無邊”。

    冥界之國,是無疆修煉《冥書》八卷之一“冥國卷”形成的異象,這段時間,必定是發生了本質脫變,可以將無疆的戰力和防禦力,都增幅得更加強大。

    “無疆在冥族本族星的機緣,必定與此有關,使得他對《冥書》的理解,又更上一層樓。就是不知,他的冥界之國中,到底是多了什麼。”

    羅乷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態,紅脣微翹,也不知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上三族已經穩住陣形,天奴再難有可趁之機,接下來,他們估計會是一場持久戰。”張若塵道。

    “以般若的聰明才智,肯定會採取,先包圍,再遠攻襲擾的戰略。如此一來,拖都會將暗黑星上的天奴拖死。畢竟,暗黑星上,既沒有天地聖氣,也沒有聖石、神石。”

    顯然,上三族中,羅乷只看得起般若一人,將她當成了同時代的最大對手。

    至於無疆和源非大聖之流,在她看來,都是力量型修士,是她皇兄應該去應付的對手。

    “你覺得,螭帝考慮不到這一點,會那麼輕易被人困死在暗黑星上?”張若塵道。

    羅乷立即心領神會,動容道:“你的意思是……”

    張若塵的手,指向剛纔上百萬柄石劍飛來的方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