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片星域,大聖之下的天奴,數量可想而知是何等之衆。羅剎族和上三族,一直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使得他們成爲一個巨大的變數。

    剛纔,終於露出痕跡。

    攻伐上三族修士的百萬柄石劍,單獨一柄,威力都不算強大。可是,每一柄石劍,散發出來的氣息,皆不相同。

    如果不是那些大聖之下的天奴出手,張若塵實在是,想不出第二種可能。

    張若塵十隻金翼展開,正要爆發出急速,去追查天奴的蹤跡。

    “喂,你想一個人吃獨食,不怕落得冥族那樣的下場?我們還要不要繼續合作?”羅乷聲音清美,喚喝了一聲。

    張若塵轉過身,問道:“公主殿下這是何意?”

    羅乷扁着嘴脣,輕哼一聲,伸出一隻欺霜賽雪的小手,道:“帶上本公主一起。”

    張若塵目光向下,落到她那隻完美無瑕的玉手上。

    這是一隻,地獄界無數修士,都夢寐以求去牽的手,小臂晶瑩,五指纖長,皮膚散發出淡淡熒光。哪像是一隻手,簡直就是神靈使用聖玉,雕琢的藝術品。

    “走吧!”

    張若塵抓住羅乷那隻略帶幾分涼意的手腕,肌膚細膩柔潤,十隻金翼展開,爆發出極致的速度,化爲一道金光,衝向石劍飛來的方向。

    速度之快,足以讓無數千問境大聖,都望塵莫及。

    羅乷似乎根本沒有將尋找天奴當一回事,被張若塵這麼牽着,一雙美眸漣漣似水,直勾勾的看着張若塵輪廓分明的側臉,無論是俊冷如霜的眼睛,還是挺拔如山的鼻樑,亦或者緊抿着的脣,皆能讓她心絃顫動。

    “真是一個冤家,怎麼此生就遇到了你!本公主這麼高貴,這麼美麗,這麼天資絕代,這麼自由自在,怎麼會像別的那些矯情女子一般,陷入掙脫不開的情網?”她的心中,輕輕嘆道。

    張若塵當然能夠感受到羅乷眼中,熾熱如火的情義,以近乎無情的語氣,道:“公主殿下乃是聰慧絕頂之輩,應當明白,因爲一則虛無縹緲的預言,決定自己的感情,是何等荒謬。”

    “誰說只是因爲預言?本公主偏偏就是真的看上了你,是打心底裡的喜歡。”羅乷辨道。

    張若塵不知道羅乷的話是真是假,沉默了片刻,道:“那你最好管住你的心,因爲我們註定不是一路人。”

    羅乷眼神微微一暗,無法再辨。

    是啊!

    他們註定不可能走到一起。

    她和張若塵的身份,都太特殊。

    任何事,她都可以任性,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可是這件事,她的父皇絕對不會同意,天羅神國的皇族也會極力反對。

    同時也包括張若塵的心。

    羅乷比地獄界的神靈,更瞭解張若塵,他太敵視地獄界,確切的說,是他心中堅守的理念,與地獄界格格不入。

    他討厭的是,地獄界只知一味殺戮和毀滅的行爲宗旨。

    他希望的是,宇宙各界萬物甦醒,生機勃勃,和平相處。想要的是,生命變得更加精彩,文明更加璀璨,世界更加繁盛。

    從他們認識以來,張若塵經歷的每一場戰鬥,每一場殺戮,背後都是爲了救人,而不是爲了殺戮而殺戮,爲了毀滅而毀滅。

    地獄十族做的事,卻與他心中堅守的理念背道而馳。

    這就註定,張若塵不可能融入地獄界,他現在做的一切,都不可能是他的本心。

    不知爲何,羅乷越是想下去,心中越痛,再也沒有一絲喜悅感,那隻被張若塵抓着手,很想掙脫出去。

    最終,羅乷問道:“你有濫殺無辜過嗎?”

    張若塵不明白,羅乷爲何突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面無表情的答道:“有。”

    “你做過,爲了殺戮而殺戮的事嗎?”

    “我還沒有達到千問境,爲何每個人都來問我各種問題?”張若塵道。

    羅乷道:“你先回答我。”

    張若塵沉思了很久,不斷回想過往種種,道:“有。”

    羅乷臉上露出詫異而又愕然的神色,道:“爲什麼?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做了這麼多違背心意的事,你過得了千問和萬死一生的關卡嗎?”

    “你知道我的本心是什麼?”

    張若塵盯向她的雙眼,壓低聲音,又道:“有些時候,連我自己都很迷茫。”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若塵陷入深深的沉思,不得不說,以前很少放在心上的事,此刻,被羅乷挖了出來,給他造成了極大困擾。

    心中,雜念叢生。

    羅乷盯着他,見他雖然表面平靜,卻時而皺眉,時而迷茫,不忍看他繼續這樣苦惱下去,道:“我不知道,你以前經歷過什麼。但是,我認識的張若塵,一直都是一個無比堅定,內心強大的人。我相信,你已經找到,接下來想要走的路,不會再像以前那麼迷茫。”

    這是一句簡單而又直白的話,可是,卻在張若塵內心,造成極大波瀾。

    如此一句話,從羅乷這個多次被他傷害的女子嘴裡說出,尤爲顯得難得和溫情。從小到大,他最缺的,就是鼓勵和認可。

    小孩子才需要的東西,卻讓張若塵無比感動。

    因爲從來沒有人將他當成小孩子看過。

    只讓他,要更加堅強,更加強大。

    “與其花費那麼多時間研究我,不如多想想你自己的本心。什麼命中之人……這樣話,隨時掛在嘴邊,只會顯得你和小孩子一樣可笑。”

    張若塵眼神冷漠,迅速收拾起情緒,釋放出精神力,探查飛行過的區域,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裝模作樣。”羅乷低聲自語。

    暗黑星,對精神力的壓制,非常巨大。

    以張若塵和羅乷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強度,也只能探查極其狹小的區域。因此,他們花費了大半天的時間,纔在空曠的宇宙空間中,找到天奴留下的痕跡。

    羅乷調動邪剎之氣,將一塊條形巨石,引動到身旁,感受上面的氣息,道:“他們已經離開,又隱藏了起來。”

    張若塵道:“我們一次性,只能探查方圓百里。天奴能夠隱藏的區域,卻是方圓數百萬裡,沒有十年以上時間,想要將他們找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羅乷點了點頭,道:“而且,他們如果是在不斷移動,找到他們的難度,將會更大。”

    張若塵的雙手,按至太陽穴,將真理規則完全調動起來,搬運到雙目。

    “譁——”

    雙眼睜開,爆發出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芒。

    就算空間中,充斥着黑暗力量,憑藉真理之眼,他也可以看到萬里外。隱匿陣法和結界,也瞞不過他的雙眼。

    將六個方位都觀望之後,張若塵閉上疼痛欲裂的雙目,道:“他們已經離開這片區域。”

    “這下難辦了!誰都不知道,他們是向哪一個方向離開?一旦追錯方向,只會越行越遠。”說到此處,羅乷輕輕搖頭。

    張若塵和羅乷,都很清楚,相比於有螭帝坐鎮的暗黑星,那一批大聖之下的天奴,更容易清剿。

    而且,因爲大聖之下的天奴數量衆多,相當於數千萬積分。

    論積分數量,不比暗黑星上的七百多位大聖天奴的積分少。

    找到他們,這場功德戰,就贏了一大半。

    張若塵目光銳利,道:“找,必須將他們找出來。”

    狩天之戰的第一,他無論如何都得拿下。

    “譁——”

    張若塵釋放出數以萬計的精神力念頭,凝聚出分身,猶如羣蜂出巢一般,飛往各個方位。

    “這裡的環境特殊,你的精神力念頭分身,一旦飛出百里之外,本尊就會失去對他的感知和控制。就算被人滅掉,你也不知道出手的是誰。”羅乷提醒道。

    因爲要控制陰神蓮中的死亡軍團,她沒有釋放精神力分身。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會定時,將分身收回。哪一個方位的分身沒有回來,就說明哪一個方位有問題。這樣,至少我們可以知道,該往哪個方位追。”

    這是一場漫長的追蹤和收索,非常考驗張若塵的耐力和恆心。

    整整三天過去,張若塵損失了兩百道精神力念頭,卻依舊沒有將天奴追到。

    當他再次收回精神力念頭分身的時候,其中一道分身,居然帶着刀獄皇和一位聖王天奴回來。

    他們是在路上相遇。

    那位聖王天奴,張若塵有些印象,是劍南界的修士。

    刀獄皇面帶笑意,道:“若塵大聖應該是在找隱藏在第七號暗黑星的那些大聖之下的天奴吧?”

    “看來,你有好消息帶回來。”張若塵道。

    刀獄皇的目光,向羅乷瞥去,警惕的道:“公主殿下居然也在。”

    張若塵道:“第七號暗黑星的天奴勢力龐大,又有上三族插手其中,所以,我已經和公主殿下結盟,不死血族和羅剎族,接下來會一起清剿天奴。大家是自己人,不需避諱什麼。”

    刀獄皇大笑:“本來,本皇還擔心,只憑不死血族去清剿天奴,會有很大風險。既然公主殿下率領羅剎族加入進來,把握就大多了!”

    刀獄皇向那位骨瘦如柴的聖王天奴,示意了一眼。

    那位聖王天奴,被張若塵和羅乷身上的聖威,震懾得不敢擡頭直視,顫聲道:“天奴的聚集之地已經找到,還請若塵大聖,不要忘記當初的承諾。”

    天奴和天奴之間,除了都是階下囚的身份以外,其實沒有任何交情可言。

    在他們眼中,別的天奴,和地獄界的修士,沒有太大區別。

    正是如此,劍南界的天奴,爲了給母界億萬生靈求一條生路,出賣那些天奴,是很正常的事。

    那位聖王天奴,帶着張若塵、刀獄皇、羅乷,飛行了大概十多萬裡,隨後放緩速度,停了下來。

    張若塵舉目四顧,道:“到了?”

    “已經到附近區域。”那位聖王天奴道。

    羅乷笑道:“看來,我們一直追逐的方位沒有錯,離他們,居然已經這麼近。”

    刀獄皇催動血煞之氣,頭上金髮更加炫亮,雙瞳變化成血紅色,目光鎖定到千里外,一塊漆黑的宇宙岩石上。

    那塊宇宙岩石,長達百里,顏色極暗,形似一隻伏龜。

    那位聖王天奴,依舊垂低着頭,指向那塊宇宙岩石,道:“他們就藏身在那裡!宇宙岩石上,佈置了非常高深的隱匿陣紋。”

    “天奴的精神力都被封印,怎麼還能佈置陣法?”刀獄皇問道。

    那位聖王天奴道:“他們是用聖血,刻畫出的陣紋。”

    張若塵盯向羅乷,問道:“羅剎族的修士在哪裡?”

    “我已經傳訊給他們,正在向這麼趕來。”羅乷道。

    原本靜止不動的宇宙岩石,忽然緩緩的動了起來。

    速度越來越快。

    刀獄皇的臉色一變,道:“怎麼回事,他們是察覺到了什麼嗎?想要逃?”

    百里長的宇宙岩石,在數個呼吸的時間內,速度達到音速。

    還在繼續變快。

    那位聖王天奴有些慌張,道:“那塊宇宙岩石,一旦被上面的諸聖完全催動,速度可以達到百倍音速,可以瞬間千里。到時候,即便是我,也無法再將它找到。”

    “在暗黑星所在的區域,居然都能百倍音速。”刀獄皇道。

    張若塵的十隻金翼展開,身上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正要追上去。

    “等一等。”

    羅乷攔住了他,目光卻向低着頭的聖王天奴盯去,道:“小心有詐,別落入天奴的陷阱。”

    “公主殿下不愧是天羅神國這一代的智囊,考慮得對,差一點疏忽了,天奴對地獄界的修士恨之入骨,未必會全心全意爲我們做事。”

    刀獄皇走到那位聖王天奴的面前,手指向他眉心一點,將一道精神力打入進去,收索記憶。

    “沒用的,如果真的是陷阱,天奴中的強者,肯定會斬去他的部分記憶,不會留下這樣的破綻給我們。”羅乷道。

    果然,刀獄皇探查後,沒有任何異常發現,道:“或許是我們太敏感,量他們幾個低賤的天奴,也不敢在我們面前耍花樣。”

    “不能再等,就算是陷阱,也必須留下他們。”

    爲了預防萬一,張若塵讓刀獄皇和羅乷留在原地待命,見機行事,隨後,獨自一人,追向那塊百里長的宇宙岩石。

    片刻後,張若塵追到近處,取出一件二元君王聖器級別的戰劍。

    戰劍在他雙手之間急速旋轉,劍體上,密密麻麻的王級銘紋浮現出來,散發出刺目的藍色光華。

    “唰!”

    戰劍飛出去,劍體上,分離出上百道劍影。

    “轟隆。”

    距離宇宙岩石大概還有五百米的地方,戰劍撞擊在一層血紅色的陣法光膜上。隨着陣法光膜顯現出來,光膜內部的真實景象,也呈現在張若塵眼前。

    所謂的宇宙岩石,竟是一座長達百里的宏偉石城。

    石城,通體雪白,如同覆蓋有一層風雪,散發出古老滄桑的韻味。

    “雪石古城,那是壘帝的本體。壘帝居然被煉成了天奴的巢穴……”

    遠處,羅乷和刀獄界,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壘帝的本體,就是一座古老的石城。

    ……

    再次提醒一句,各位讀者,在網上,千萬要小心一些,不要輕易借錢,不要給騙子可趁之機。個人財產,一定要保管好。

    因爲這件事,今天一天我心裡都很愧疚。

    另外,很多在qq上,書評區,以我的名義劇透的,絕大多數也是騙子,大家得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去辨別,不要人云亦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