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必要猜,直接去看看不就知道。」

    話音未落,張若塵化為一道金光,沖入巨大的黑霧漩渦。

    二十九滴暗時空物質被收走,黑霧漩渦的危險性,大幅度降低。片刻后,張若塵穿過密集的黑色閃電和空間裂縫風暴層,達到黃銅小鼎的近前。

    銅鼎,遠看很小,實際上,鼎身比張若塵都要高一些,顯得頗為古樸。

    有六隻鼎足,上面各纏一種奇獸雕痕,是張若塵從未見過的獸族。

    鼎身呈扁圓形,有鏤空花紋。

    鏤空花紋的內部,散發出漆黑的光華和氣體。氣體流動,顯化出一道道奇異的紋路,似銘紋,又似古字。

    張若塵不敢大意,使用凈滅神火包裹手掌,緩緩向前一探。

    「嘩啦。」

    黑色氣體一般的紋路,形成一道結界,擋住張若塵的手掌。

    並且,一股腐蝕血肉的黑暗力量,與掌心的凈滅神火接觸,發出哧哧的聲音。

    張若塵連忙將手掌收回,眼神變得慎重,暗道:「只是逸散出來的氣態紋路,就能將我擋住,還能腐蝕凈滅神火。這鼎,到底是什麼來頭?鼎中,裝的又是什麼?」

    般若沒有去闖黑色漩渦,而是以命運規則,掐指推算。

    右手五根雪蔥玉指上,命運規則交織縱橫,猶如將手掌化為天地。

    命運之道的其中一種力量,就是窺視天機,推算過去未來和生死禍福。

    般若睜開雙眸,眼中閃爍著詫異的神色,道:「是六方天尊鼎,奇怪,它怎麼會在這裏?」

    「此鼎有什麼來歷嗎?」張若塵問道。

    般若道:「六方天尊鼎乃是石嘰神星爛臣海的一件至寶。」

    石嘰神星,是石族十大九級星球之一,傳說是石族歷史上一位威名赫赫的強者隕落之後,神體衍化而成的星球。

    即便只是八級生命星球的體積也非常龐大,比一般的生命行星大百億倍以上,至少可以居住十萬億生命,在整個宇宙中,數量都非常稀少。

    九級生命星球,更加稀少,一星堪比一座大世界。

    爛臣海是石嘰神星上屈指可數的大勢力,相當於血絕家族在血天部族的地位,也相當於祖龍山在崑崙界的地位。

    般若仔細思索后,道:「六方天尊鼎出現在這裏,多半與藍髓真君有關,藍髓真君曾經是爛臣海的一方霸主。」

    「六方天尊鼎絕不止是君王聖器那麼簡單,以藍髓真君的修為,能夠掌握這種級別的寶物?」張若塵道。

    般若道:「你曾經只是聖王境修士,卻掌握數件至尊聖器,這又作何解釋?」

    「說不一定,藍髓真君進入暗黑星的內部,就有六方天尊鼎的原因。畢竟,只有這裏,才能躲避神靈的推算和感知。」

    張若塵輕輕搖頭,不再多問,目光再次落到六方天尊鼎上,雙手同時探了出去。

    隨着他將陰陽五行聖意調動,雙手之間,凝聚出一道陰陽五行印,緩緩旋轉,向六方天尊鼎外層的黑色氣態紋路按了過去。

    黑暗之力想要吞噬陰陽五行印,卻反被席捲進印法中,轉化為了陰陽之力和五行之氣。

    「好厲害的聖意,居然可以轉化黑暗之力。豈不是說,世間一切力量,都可以被轉化?二品聖意如此強大,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我也一定要修鍊出來。」般若深吸一口氣,眼中露出堅定銳利的光芒。

    張若塵到達六方天尊鼎的面前,手掌在鼎蓋上一拍。

    「嘭!」

    鼎蓋移位,出現一道指寬的縫隙。

    縫隙中,湧出墨藍色光華,伴隨強烈的力量波動。光華猶如一柄神劍,斬在張若塵身上,將他劈得倒飛出去。

    陰陽五行印將墨藍色光華擋住,張若塵沒有受傷。

    「香味,是丹藥的香味。難道……是藍髓真君在這裏使用暗時空物質的力量煉丹?」張若塵露出困惑的神色。

    很快,否定了這一猜想。

    因為張若塵發現,香味中,蘊含藍髓星的氣息。

    「不是藍髓真君在煉丹,而是有人將他給煉了!難怪,難怪那顆藍髓星的內部,沒有聖源,就連聖魂和第二形態人形身體都被肢解。」

    想到這個可能,張若塵頓時感覺渾身一片冰涼,從頭部一直麻到足底。

    難道暗黑星的內部,還有別的什麼生靈,比藍髓真君更加強大的生靈?

    張若塵向漆黑無邊的四周看了看,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動六方天尊鼎,立即悄悄的離開。

    可是,想到六方天尊鼎這樣一件至寶就在眼前,若是不取,豈不是暴殄天物?張若塵的內心,天人交戰。

    般若站在黑色漩渦外圍,靜靜的等待。

    「嘩——」

    張若塵將六方天尊鼎收入紫金葫蘆,駕馭十隻金翼,飛出漩渦,急速向般若靠近。

    「鼎中裝着什麼,剛才我好想嗅到了丹香。」般若問道。

    「先別問那麼多,趕緊離開這裏。」

    沒向她多做解釋,張若塵將紫金葫蘆的至尊銘紋,完全激發出來,憑藉至尊之力對抗暗黑星的拉扯力量,向上方飛去。

    黑暗星內部的世界,並不是真的廣闊無邊,而是空間擴增形成的假象。

    待在這裏的十年,張若塵已將黑暗星內部的空間結構,解析得八//九不離十,就算空間再廣闊,也困不住他。

    ……

    暗黑星內部過去了十年,可是外面,卻只是過了一小會兒。

    「般若為何也跳了下去,難道是想趁張若塵重傷之際,徹底將他殺死?」

    無疆飛落到黑暗地窟的邊緣,破破爛爛的身體,重新凝合,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明顯的傷痕。

    暗黑星內部,非常危險。

    他在猶豫,要不要追上去。

    「算了,還是等傷勢痊癒之後,再進去尋找般若。」

    無疆的精神力,蔓延到瑜皇、食聖花、左牧聖君交手的方向,眼中浮現出一道冷笑,自言自語:「倒是可以先收拾他們,七星鬼蓮的威力強大,必須要奪取到手。咦……地窟下面,散發出了紫金色光芒……」

    「嘩——」

    一隻紫金色的葫蘆,衝出地面,飛向高空。

    無疆的目力敏銳,清晰看見張若塵和般若,都站在葫蘆上,心中生出各種疑問。

    他們怎麼剛剛跳下去,馬上又飛了上來?

    大森羅皇呢?

    般若為何在紫金葫蘆上?

    紫金葫蘆飛到離地萬米高的位置,停了下來。

    般若主動脫離葫蘆,向遠處飛去,神情冷然道:「張若塵,我遲早會報今日之辱。」

    張若塵的兩條眉毛,輕輕皺了一下,立即明白她為何說出這句莫名其妙的話。

    沒有理會她,張若塵的心中,有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於是,使用精神力,向瑜皇和食聖花傳音:「別管左牧聖君了,趕緊走。」

    瑜皇和食聖花化為兩道美麗的流痕,飛到張若塵的面前。

    「主人傷勢已經恢復,為何不趁此機會,斬了左牧聖君?」食聖花問道。

    瑜皇的目光,則是向般若飛走的方向看了一眼,譏諷的道:「張若塵,無論你天資有多高,實力有多強,女色都必定是你最大的破綻。你遲早有一天,會死在女人的身上。」

    聽到般若剛才的話,瑜皇自然認為,張若塵是因為看上了般若的美貌,所以才沒有殺她。

    她聯想到張若塵曾經的種種劣跡,心中氣得不輕,覺得張若塵耽誤了大事。若是剛才殺了般若,風后就能坐穩神女的位置,對不死血族將會有無窮好處。

    「區區一個般若而已,留她一命,她也翻不起什麼大浪。我的事,你不要多管。」

    說出這話時,張若塵的雙眼,盯了瑜皇一眼。

    很平淡的眼神,卻充滿警告的意味。

    與張若塵的目光對視,瑜皇只感覺渾身如遭針刺,頓時,已經到唇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此刻的張若塵,讓她生出一絲敬畏,不敢冒險。

    「一道眼神,都能讓本皇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這個傢伙的修為,肯定又有巨大的突破。」瑜皇心中很鬱悶,覺得自己以後很難在張若塵面前保持皇者氣度。

    同時,她又很好奇,張若塵現在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無疆怒火衝天,飛到半空,與張若塵對峙,沉聲道:「張若塵,你到底對般若殿下做了什麼?」

    張若塵本來就看無疆很不順眼,加上急着離開此處,因此,冷然的道:「我和般若殿下的事,與你有關嗎?」

    「我看你是想找死。」

    無疆殺意大盛,取出萬咒天珠,嘴裏念出一道道咒語。

    萬咒天珠,就像是一張,刻滿了各種詛咒的符籙。只需要使用咒語,就能引動上面的詛咒。

    而且有萬咒天珠的加持,詛咒的力量,會變得更加強大。

    在一瞬間,萬咒天珠散發出萬丈邪芒,飛出密密麻麻的詛咒,噬血咒,冥光咒,絕心咒,無量咒,忘斷咒……

    數十種詛咒,同時飛向張若塵、瑜皇、食聖花。

    食聖花是張若塵寄生植物,所以知道,張若塵的傷勢已經恢復,可是,無疆卻並不知道。

    食聖花和瑜皇準備動手,卻被張若塵攔住,道:「你們後退,我來。」

    「嘩啦——」

    張若塵的雙手旋轉划動,十指不斷逸散出白色的神火,神火交織成一隻巨大的磨盤,越來越大,磨盤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火焰文字。

    正是他在暗黑星內部修鍊成的千問級高階聖術,血磨餘燼。

    此招,是張若塵在七星帝宮中看到,血絕戰神在成神之前,曾將其修鍊到了第十層,張若塵目前只是將第七層修鍊成功。

    下一刻,陰陽五行聖意也被張若塵激發出來,與巨大的神火磨盤融為一體,滔天的火焰將方圓千里的黑暗照亮,釋放出炙熱的能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