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狩天之戰沒有出錯,任何一個神靈都沒有資格站出來,指責命運神殿,或者討要積分。

    可是,偏偏出了錯。

    能夠修煉到神境的生靈,而且還是能夠在地獄界這種殘酷環境中,活到最後的勝利者,哪一個不是智慧和姦詐的結合體?

    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連眼神都不需要相互交流,就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祁峯,是一尊僞神,爲命運神殿“裁決司”的神將。

    他身穿神鎧,單膝跪在福祿神尊的神像下方,道:“是本將疏忽大意,險些鑄成大錯,請神尊責罰。”

    福祿神尊聲音磅礴,道:“本該由你們裁決司執行處罰,不過,狩天大宴是福祿宮主持和操辦,狩天戰場上出錯,本尊管得。”

    處罰神靈,不是一件小事。

    但是,以福祿神尊的身份和修爲,竟然都如此謹慎,不願輕易越權,倒是讓在場諸神,全部陷入沉思。

    他們意識到,命運神殿的內部鬥爭,必定是已經達到極度嚴峻的地步。

    這不是一件好事!

    繼續演變下去,不僅命運神殿要亂,整個地獄界都會陷入內亂的戰火。

    福祿神尊道:“崑崙界功德戰場重新開闢,那裏成爲天庭和地獄目前最重要的角逐地,你現在趕去,到怒天神尊帳前報到。沒有獲取足夠功勳,彌補過錯,就不要回來了。”

    “領命。”

    祁峯神將起身,離開神殿。

    崑崙界戰場,分爲界內戰場和界外戰場。

    界內戰場,是大聖之下修士的戰場,最爲殘酷,殺得血染山河。

    界外戰場,屬於大聖和神靈。

    當然,沒有大的利益,大聖和神靈不會直接下場,更不會爆發大規模戰鬥,更多的是維護界內戰場的公平性,和暗地裏的角逐。

    比如:

    毀崑崙界世界靈根的計劃,就是神靈拍板決定,並且參與其中。

    不過,崑崙界外的廣闊星空,有神座星球,有神靈墓地,有古老的護界城……,總之,有巨大的利益。

    正是如此,天庭和地獄,派遣到崑崙界外圍的神靈,正在逐漸增加。

    不是爲了相互廝殺,是爲了爭奪寶物。

    短暫的安靜後,血絕戰神再次開口:“神尊,不死血族是最大受害者,幸好我外孫足夠爭氣,依舊克服困難,誅殺了強敵。五百萬積分,無論如何都該獎勵給他。”

    最大受害者?

    石族神靈怒了,覺得血絕戰神太不要臉,完全就是睜着眼睛說瞎話,正要站身出去。

    羅剎族的羅衍,卻先一步顯現出神影,道:“斬殺麒蝶,本皇的女兒也有一份功勞。如果獎勵五百萬積分,我們羅剎族,至少要分兩百萬。”

    緊接着,他慢悠悠的補了一句:“差一點,我們羅剎族,成爲最大受害者,本皇差一點……痛失愛女。”

    說出這話時,羅衍不忘向血絕戰神盯了一眼,好像是在說:“你血絕戰神都敢不要臉,本皇也不端着了!誰年輕的時候,沒有無恥過?”

    石族的神靈更怒,羅衍你好歹也是一代大帝,羅剎族有數的巨擘之一,學誰不好,偏要學血絕戰神。你們羅剎族算什麼最大受害者,明明是你女兒自己不要命往上衝,死了也是白死。

    當然這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整個石族,也沒幾個神靈,敢輕易得罪羅衍大帝。

    儘管福祿神殿還沒有決定,要不要獎勵五百萬積分,可是,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神靈,爲了積分分配,已經吵起來。

    “你們羅剎族,還想分積分?殺死麒蝶,與你們有關係嗎?”

    “麒蝶是自爆而亡,羅乷公主參與了這一戰,爲何不能分積分?本神認爲,羅剎族應該分一半。”

    “誰敢分我不死血族的積分,來戰啊,來啊,即便是燃燒神血,自爆神源,也在所不惜。”黃天部族那位神靈,又陷入瘋狂狀態,戰意大盛,遙指站在神殿中心的羅衍。

    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的神靈,皆是臉色一變,紛紛安靜下來,緊接着與他拉開距離,不敢招惹他。

    即便是羅衍,眼皮都跳了跳。

    他認識那位神靈,乃是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平生戰鬥,未嘗一敗。

    每次要輸的時候,敵人都被他嚇退。

    因爲,此神從修煉以來,一共自爆聖源三次,自爆神源一次,將多位實力遠勝他的強者滅殺。

    自爆的經驗,無人可比,能夠選擇最佳的自爆時機,絕不給對手逃走的機會。

    最爲關鍵的是,他的體質特殊,每次自爆之後,殺死了敵人,自己卻不死。此後,還能重新將聖源和神源修煉出來,可謂逆天至極。

    有神靈猜測,他吞服過白蒼血土。

    要不然,不可能那麼浪,都浪不死。

    趁着命運神殿安靜下來的機會,石族的一位神靈,終於站出來,道:“我們石族纔是最大受害者,潛力最大的壘身死道消,石族還有十五位大聖,殞命在麒蝶手中。神尊,必須給予石族補償,至少一千萬積分。”

    各族神靈,皆露出同情的目光。

    能夠參加狩天之戰的大聖,有一半都有一絲成神的機會。像壘帝那種後起之秀,只要不被扼殺在搖籃中,有七八成機會可以達到神境。

    石族的確是最大受害方,挺慘的。

    驀地,一道振聾發聵的異聲響起。

    “你們石族還要不要臉?狩天之戰,死傷在所難免,哪有死幾個小輩,就要求積分補償的?鬼族第一天才洫自爆身亡,魂飛魄散,鬼主有要求過補償嗎?”血絕戰神道。

    臥槽!

    鬼主坐在神境世界中,氣得頭頂冒煙,差一點吐血。關本座什麼事?

    哪壺不開提哪壺,本座是你可以隨便嘲諷的嗎?

    算了,忍住。

    讓他們幾族去鬥,去爭,最好撕破臉皮,大打出手。

    羅衍擺出一代大帝的威臨架勢,沉聲道:“在狩天戰場上,只有殺了天奴,才能獲取積分。被天奴殺了,還想要積分補償,是嫌地獄界這次丟的臉還不夠?”

    “沒錯,石族給地獄界丟臉,應該罰一部分積分。”有神靈提議。

    越來越過分。

    石族的神靈,全部被氣瘋了,終於不能忍下去,紛紛在命運神殿中顯現出神影。

    “若不是命運神殿的神靈疏忽大意,我石族的年輕英傑,怎麼可能殞命?”

    “壘,天賦異稟,修煉出三品聖意,又有雪石古城古城主的意志加持,必定成神,卻因錯估敵人實力而死。嗚呼,悲哉!”

    “誰敢罰石族的積分?我要與他血戰到底。”

    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聽到這話,心頭大喜,衝上前去,道:“來啊,自爆神源,看誰先死。”

    ……

    三族神靈爭吵不休,讓那些德高望重的神靈,看得目瞪口呆。

    關鍵是,敢親自現身爭論的神靈,個個都實力不俗,位高權重。一般的僞神、新神,根本不敢在他們面前露面。

    最終,福祿神尊爲了控制事態,以免影響擴大,宣佈:“麒蝶的精神力達到六十六階,是僅次於螭帝的天奴。兩百萬積分,的確不符合她的身份。那就依諸位的意思,將她的積分,加到七百萬。”

    “不死血族張若塵獲得六百萬積分,羅剎族獲得一百萬積分。”

    石族的神靈,正要吵起來。

    福祿神尊又道:“此次失誤,的確給石族造成了損失,福祿宮會以神石的方式,補償你們。”

    神石能夠賠償多少?

    狩天之戰的排名,分配的利益,纔是天文數字,那纔是神靈撕破臉皮也要去爭的原因。

    但是,石族神靈也很清楚,能夠獲得神石賠償,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如果不是因爲福祿神尊好說話,是一位老好人,換做死亡神尊,怒天神尊,還想要神石賠償?就算是殺了祁峯神將抵罪,也不可能賠償神石。

    現在這樣的分配結果,自然是皆大歡喜。

    羅衍回到神境世界之後,臉上依舊掛着得意的笑意,暗道,不費吹灰之力,便是奪取一百萬積分,看來有些時候,該爭還是要爭。自持身份,只會吃虧。

    天音道:“現在,你該懂乷兒的心意了吧?”

    羅衍的笑容瞬間消失,心中無比惱火。

    閻羅族的一位古神,在命運神殿中顯現出神影,長長的黑髮一直垂到地上,雙手作揖,道:“神尊閣下,老朽有一個提議。”

    這位古神現身,各族諸神皆很詫異,全都保持安靜。

    福祿神尊笑道:“學之古神但講無妨。”

    學之古神緩緩的道:“螭得到了至尊聖器五彩石劍,憑藉此劍,很有可能,已經斬斷了身上的鎖鏈。戰場上的那些小輩,現在,遠不是他的對手。”

    福祿神尊道:“任何神靈,不得以任何方式,插手進狩天戰場,這是歷屆的規矩。就算螭變得再強,也不能提前將他帶離戰場。”

    學之古神道:“老朽當然不敢讓神尊改狩天戰場的規矩,但是,螭變得更加厲害,更加難殺。他的積分,是不是應該更高才對?”

    十族神靈,頓時明白了學之古神意欲何爲。

    歷屆狩天之戰,閻羅族的神靈,幾乎都是不聞不問,從不插手其中。

    爲何這一屆,閻羅族德高望重的學之古神,會親自現身命運神殿,干涉狩天戰場上的事?

    主要還是因爲,受到不死血族的衝擊,感受到了威脅。

    剛剛,張若塵率領不死血族的大聖軍隊,取得大捷,積分再次暴漲。閻羅族想要追上不死血族,已經是難如登天。

    畢竟,狩天戰場上的積分,一共只有那麼多。

    所以只能在螭帝的身上做文章。

    只要螭帝的積分足夠高,閻羅族一舉將他殺死,就有翻盤的機會。

    儘管學之古神來頭非同小可,古老至極,可是血絕戰神百無禁忌,很不客氣的道:“閻羅族那麼有信心,殺死螭嗎?”

    學之古神道:“狩天戰場上,若是還有能夠殺死螭的修士,必定是在閻羅族。神尊閣下,老朽提議,將螭的積分,提到三千萬。”

    “太高了吧?”不死血族黃天部族的大族宰,道。

    學之古神笑了笑,道:“麒蝶可以積分七百萬,螭的戰力,勝過她數倍,積分多幾倍,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只要戰力強,積分就高,你們剛纔不就是這麼說的嗎?”

    很顯然,學之古神是在告訴不死血族的諸神,螭的積分,如果不能提升,那麼麒蝶的積分也不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