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呈血紅色,在星空中,格外耀眼。

    此刻,張若塵飛到了本族星的大氣層外。

    下方,雲霧翻滾,像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血海,能夠看到大陸的輪廓,海洋的分佈。

    “譁——”

    星球表層的陣法,打開一角。

    風后從裡面走出,沒有戴金絲面具,美麗似畫的臉上,露出動人的笑容:“若塵大聖怎麼突然回來了?”

    張若塵道:“看到陣法完好無損,我懸着的一顆心,終於落下。本來我收到消息,閻羅族將第五號暗黑星的天奴全部剿滅,擔心閻皇圖到本族星屠殺我族族人。看來,我的擔憂,都是多餘的。”

    風后道:“有本後和瑜皇鎮守本族星,就算閻皇圖來了,也不是什麼大事,若塵大聖何必親自趕回來。我看不死血族的積分,又大幅度增加了數千萬,第七號暗黑星的戰況如何,是不是已經拿下?”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第七號暗黑星有螭帝坐鎮,想要徹底剿滅,哪有那麼簡單。先回本族星,我有一些想法,必須現在就佈置。閻羅族的強者敢來,我必讓他們有來無回。”

    ……

    瑜皇帶領不死血族的陣法師,從狩天之戰開始,就在佈置陣法。

    防禦大陣佈置了三座,一座疊着一座,即便是螭帝親自前來,使用至尊聖器,也休想將陣法劈開。

    攻擊大陣,則是有六座之多。

    此外,還佈置了天地大符,專門用來對付大聖中的強者。

    不死血族做了這麼多佈置,就是要將敵人,阻斷在本族星之外。這些陣法和符紋,是最爲堅固的第一防線。

    如一座城池的城牆。

    “譁!”

    “譁!”

    ……

    本族星的陣法,一層層打開。

    在風后的帶領下,二人一連穿過三層防禦大陣,行走在虛空,如履平地。

    忽的,走在前方的風后,道:“若塵大聖怎麼會從星空中回來?而不是,直接回到本族星的空間傳送陣?”

    走在後方的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果斷一拳擊向風后的後背。

    一拳打出,響起驚天動地的龍吟聲。

    一道道九龍神紋,在他拳頭上顯化出來,釋放出狂暴的神力。

    風后就像早就料到了一般,先他一步,激發出風道聖意,融入進身法,化爲一道流光殘影,消失在一道道陣紋之中。

    張若塵的這一拳,爆發出來的神力,如同石沉大海一般,被陣法吞沒。

    “閻皇圖,早就猜到,你肯定會來。就憑你的變化之術,怎麼瞞得過本後的命運之門?”

    風后出現到張若塵前方的百丈外,懸空而立,背後一道命運之門凝聚出來。

    命運之門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張若塵的真實模樣。

    正是閻皇圖那霸氣而又威武的身影。

    既然被認出,閻皇圖身體扭動了一下,變回本來面目,沉哼一聲:“倒是低估了你,能夠成爲神女候選人,還是有些本事。可是,與我鬥,你還差得遠。”

    閻皇圖體內的閻羅氣,涌動而出,如龍似蛇,衍化出一座金色的天地圖卷。

    “都已經引你進陣法,你覺得,本後會和你單打獨鬥?”風后笑道。

    瑜皇從風后的上方,緩緩落下,長裙飛舞。

    隨之,閻皇圖的四面八方,浮現出數之不盡的陣法銘紋。

    七星鬼蓮是最重要的陣法樞紐,也顯現出來,每一片花瓣,都有七十七丈長。花瓣上,已是浮現出陣法銘紋。

    “天火之劫。”

    瑜皇屈指一彈,陣法運轉,攻擊力量爆發出來。

    “哧哧。”

    陣法凝聚出數百條火焰大河,釋放熾熱的能量。所有大河,扭纏在一起,交匯成一條洪流,撞擊在閻皇圖的身上。

    閻皇圖即便以至尊聖器通天如意護體,依舊被陣法的力量,打穿防禦,嘴裡吐血,如同流星一般,向宇宙虛空中拋飛出去。

    火焰洪流,一直將閻皇圖撞飛千里,能量才耗盡。

    風后清晰看見,閻皇圖身上的血肉,被火焰煉得燃燒起來,露出大量金燦燦的神骨。她的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閻皇圖何等厲害的人物,至高一族的最強者,擁有神之命格。

    在這個時代,誰能讓他吃這麼大的虧?

    她做到了!

    諸神應該都看見了吧,就憑這一局的亮眼表現,等到不死血族奪取十族第一,還有誰能與她爭命運神女的位置?

    先天皇道神骨讓閻皇圖的防禦,到達無比驚人的地步,即便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卻依舊沒有隕落。

    他的身體,幾乎半骷髏化,身上氣息衰弱到極點,眼中露出不甘而又憤恨的神情,道:“等我養好傷勢,必定帶領閻羅族的大聖軍隊,踏平不死血族。風后,瑜皇,你們不要笑得太早。”

    說完這話,閻皇圖再次咳血。

    “還想踏平不死血族?本後今日,先將你逐出戰場。”

    風后的背上展開銀翼,急速向閻皇圖追去。

    煉化了聖血影,風后的戰力,又有不小的精進,心中無所畏懼,只想除掉閻皇圖這個大敵,絕不能放虎歸山。

    對她而言,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只要能夠收拾掉閻皇圖,奪走閻羅族的至尊聖器,風后的影響力,甚至可以蓋過張若塵。

    至於瑜皇,雖然使用陣法重創了閻皇圖,但,也只能做她的陪襯,只是給她創造了機會,成就她今後光耀天下的輝煌。

    閻皇圖傷得太重,顯然是無力抗衡風后這個一等一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暫且壓制住傷勢後,立即以最快速度逃遁。

    “逃不掉的!本後以風爲封號,風道是主修的道,而風道又以速度見長。別說你現在受了嚴重的傷勢,即便是全盛狀態,速度也未必快得過本後。”

    風后面帶笑意,將風道規則催動到極致,身體與風融爲一體。

    不是普通的風,而是,能夠在星空中掀起風暴的寂無罡風,速度快到極點。

    能夠追殺閻皇圖,絕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有這樣的戰績,今後成爲神女,整個地獄界,將沒有修士敢小覷她。

    按理說,瑜皇應該和風后一起出動,合她們二人之力,才更有把握將閻無神驅逐出戰場。

    可是,瑜皇卻時刻牢記張若塵吩咐的話,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離開本族星,必須守住護星大陣。

    看着風后和閻皇圖,一追一逐,消失在萬里之外,瑜皇心中生出一絲不安。

    閻皇圖何等威名,怎麼可能被風后追殺得如此狼狽?

    這一幕,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閻皇圖也是人,總會有栽跟頭的時候。”瑜皇在心中,反覆這麼念道,想要說服自己。

    “風后乃是百枷級大圓滿榜上排名前十的強者,追殺一個受了嚴重傷勢的閻皇圖,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就算驅逐不了閻皇圖,自保肯定沒有問題。本皇有什麼好擔心的?”

    瑜皇仔細思考,“如果張若塵面對這樣的局勢,會怎麼做?”

    片刻後,她恢復平靜,繼續留守在本族星。

    經過一陣漫長的等待,風后終於返回。

    瑜皇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瑜皇,剛纔你爲什麼沒有與本後一起去追殺閻皇圖?你知不知道,放虎歸山的後果?”風后臉上陰雲密佈,叱責道。

    很顯然,風后沒能奈何閻皇圖,讓他逃走了!

    瑜皇很淡定,道:“我的任務是鎮守本族星,不能離開半步。”

    “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隨機應變?如果剛纔,你和本後一起出手,閻皇圖怎麼可能逃得掉?甚至,我們還可以奪取閻羅族的至尊聖器,大好局面,都是毀在你的手中。”風后道。

    瑜皇沒有與風后爭辯,總之,目前不死血族佔據絕對上風,只要本族星不失,就不會輸。

    沒有什麼,比守好本族星更重要。

    至於閻皇圖逃走的責任,風后非要加到她的身上,她接受便是。反正諸神都看着,她有沒有做錯,諸神心中自有判斷。

    如果張若塵回來,肯定會認同她的做法。

    風后怎麼看她,她根本不在乎。

    風后道:“像你這樣,今後還想修煉到神境?還想振興夏族?做夢吧!不如依靠張若塵,畢竟他現在就很寵幸你,等他修煉到神境,必定是神靈中的厲害人物,到時候,肯定更加關照你。依靠男人,總比自己努力輕鬆一些,畢竟以你的美貌,也有依靠男人的資本。”

    如果是瑜皇以前的性格,聽到這話,已經剋制不住怒火,定要教訓風后一頓。

    可是現在,她卻明白,必須以大局爲重。

    本族星還得靠她和風后鎮守,如果她們二人鬥了起來,肯定會給閻羅族可趁之機。

    因此,瑜皇依舊沉默以對。

    “算了,本後不是不死血族的領袖,處罰不了你。還是等張若塵回來,看他怎麼處罰你。還不打開陣法?”風后道。

    瑜皇很小心謹慎,精神力探查了風后一番,確定無誤,纔將陣法一層層打開。

    風后化爲一道流光,飛入進大氣層,站在雲海上,俯看一座座大陸上的不死血族族人,紅潤的嘴角,微微上揚,道:“終於進來了!”

    她動人的眸光,向上空望去,落到瑜皇修長的身姿上,銀鈴般的笑道:“風后最大的弱點,乃是渴望成功,極度渴望向諸神證明自己,越是如此,越是好對付。可是你……怎麼說呢,夏瑜你真的變了很多,小心謹慎得出乎我的預料,差一點我都以爲,根本闖不進護星大陣。”

    瑜皇的心中一緊,冷聲道:“你是誰?”

    瑜皇心念一動,護星大陣的攻擊陣法,運轉了起來,密密麻麻的雷電在她頭頂上空穿梭,發出威勢煌煌的雷鳴聲。

    風后又道:“你的精神力很強,已經達到六十四階的巔峰了吧?與我得到的資料,有些偏差。但是,還是比我弱了一截,所以你的精神力,看不透我的真身。”

    “你是閻折仙。”瑜皇道。

    瑜皇的精神力,已經頂尖級。

    整個狩天戰場,精神力比她強大的修士,不會超過十個。

    閻羅族有這樣精神力的,只有閻折仙和覡。

    覡一個男子,就算變化之術再奇妙,也不可能將女子的細微眼神和動作,學到惟妙惟肖的地步。所以,眼前這個風后,必定是閻折仙。

    一切都明瞭!?

    閻皇圖根本就不是想要變化成張若塵的模樣,闖入不死血族本族星,而是使用了苦肉計和調虎離山。

    只有引開風后,他們纔有機會,進入防禦得猶如鐵桶一般的不死血族本族星。

    爲了騙過風后和瑜皇,閻皇圖可謂是煞費苦心,而且對自己也足夠的狠。

    風后的柳腰輕輕扭動了一下,身形一變,化爲閻折仙的模樣,身穿一件白衣,清秀得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她笑道:“既然進入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你的陣法,也就再也奈何不了我。你的陣法攻擊,一旦落下,先殺的,必定是不死血族的族人。”

    閻折仙雙臂展開,如同一隻白燕,向最近的一座大陸飛去。

    瑜皇沒有發動陣法攻擊,畢竟,要殺死閻折仙這樣的強者,爆發出來的毀滅力量,必定波及全球。

    當初,嫣紅大聖和洫,對付張若塵的時候,可是單獨清理出了一塊大陸,又佈置了大量大聖銘紋和陣紋,才阻止住毀滅力量瞬間席捲整個本族星。

    “轟!”

    “轟!”

    ……

    閻折仙每飛過一座城池,就會將一道符籙打出。

    隨即,城池沉陷,城中所有不死血族族人,全部灰飛煙滅。

    她的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愉悅感。

    “張若塵你這個無恥之徒,當日你欺辱我的時候,可曾想過,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也有今日?這只是討回一點點利息,將來,我定要斬斷你的那一隻手,割掉你的舌頭,讓你付出更大的代價。”

    閻折仙每每想到張若塵,便是恨得牙癢,終覺得臉上有什麼東西在爬,洗都洗不乾淨。

    或許,只有用他的鮮血,才洗得乾淨。

    “已經滅掉六座大陸,不死血族的積分,應該已經扣掉很多了吧?”

    閻折仙拿出菱形鏡片一看,整個人卻愣住。

    鏡片上,不死血族的積分,幾乎沒有變化。

    “難道是萬界神眼出現了延遲?”

    閻折仙立即自我否定,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道:“不對!一定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

    瑜皇的身影,在半空顯現出來,身形站在七星鬼蓮的中心,渾身散發豔麗的血色光華,道:“閻折仙,你的精神力,比本皇強大不假。可是,能比整個不死血族的陣法師和符師加起來,還強嗎?你那麼精通幻術,難道看不出,自己正處在巨大的幻陣之中?”

    閻折仙心中咯噔一聲,意識到自己太小覷瑜皇,犯了致命的錯誤。

    輕敵,是絕頂天才最容易犯的錯。

    閻折仙還是太年輕了一些,缺乏歷練,不像瑜皇經常在功德戰場上磨礪。雖然她的性格偏激,可是,戰場上的嗅覺,比任何修士都更加敏銳。

    閻折仙迅速鎮定下來,道:“你一開始就知道我的身份?”

    “不,你真的騙過了我,不得不說,這是你的本事。如果本皇沒有後面的佈置,今天不死血族說不定會吃大虧。”

    緊接着,瑜皇又道:“鬼族、閻羅族、修羅族三族的本族星,相繼出事,你認爲本皇做爲本族星的守護者,沒有做出相應的佈置?實話告訴你,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現在一個族人都沒有,只有一座幻陣,就等你們往裡面跳。”

    閻折仙沉默了很久,道:“這個時代,能被我視爲對手的修士不多。從今天開始,你夏瑜,算是其中之一。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能力對付得了我?”

    瑜皇沒想過要和閻折仙單打獨鬥,手臂一揮,一道道不死血族大聖的身影,顯現了出來,將一座座陣法,催動到極致。

    “張若塵,本皇向你證明,你的至尊聖器和聖血影,沒有給錯人,閻折仙就是本皇送給你的禮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