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通過傳送陣,返回本族星。

    踏出傳送陣的一瞬間,張若塵眉頭深深一皺,擡頭望去。天空昏黑一片,充斥各種紊亂的力量波動。

    “還是回來遲了?”他自言自語。

    血凝筱一直守在傳送陣的旁邊,看見張若塵的身影,立即露出喜色,道:“表哥提前歸來,莫非第七號暗黑星的戰鬥,已經結束?”

    張若塵搖頭,精神力瞬間釋放出來,覆蓋整個星球。

    “咦!”

    星球上,竟然佈置了大量幻陣銘紋,遍佈每一座大陸。

    能夠看出幻陣,並不是因爲,張若塵的精神力比閻折仙厲害,而是,他擁有真理之心,即便不用眼睛和精神力,也能識破虛幻,感知到真實。

    “所有族人,全部都被隱藏了起來。看來,風后和瑜皇比我想象中要聰明。”

    儘管本族星的大陸上,出現了一些損毀,可是,卻沒有族人傷亡。

    這樣的結果,讓張若塵相當滿意。

    與閻無神或者閻皇圖過招,絕不是一件易事,能夠保證不吃虧,已經相當了不得。

    瑜皇感應到空間波動,降落到傳送陣邊上,使用精神力,向張若塵探查過去,問道:“本皇的念欲是什麼?”

    她要確認,眼前這人,是否是真的張若塵。

    “你的兄長因你而死。”張若塵道。

    瑜皇收起精神力和七星鬼蓮,鬆了一口氣,道:“你終於回來了!”

    緊接着,瑜皇將閻皇圖和閻折仙前來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詳細過程,講述給了張若塵。

    聽完後,張若塵頗爲詫異,向瑜皇盯過去。

    守護本族星,張若塵最看好的,其實是風后。畢竟。瑜皇性格上缺陷太明顯,很容易被攻破。

    沒想到,她居然能夠克服性格上的弱點,讓閻皇圖和閻折仙都吃了大虧。

    閻皇圖的苦肉計沒有奏效,不就是吃了大虧?

    張若塵問道:“本族星上的族人,在哪裡?”

    瑜皇道:“本族星上一共有兩億四千萬族人,本皇和風后,安排了二十四位大聖,每一位大聖收取一百萬族人。”

    “當然,本皇和風后,也是二十四位大聖之二。”

    以大聖的修爲和神通,收取一百萬位族人在身上,是相當輕鬆的事。

    張若塵點頭,道:“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面,你們這樣做,是正確的。這二十四位大聖,是怎麼安排的?”

    瑜皇道:“絕大多數都留在本族星上,將自己藏在各大隱秘之處,有的變化成石頭沉睡在地底,有的進入血魚的肚子,藏在海中。此外,還有一些,通過傳送陣潛藏到了星空各處。除非閻羅族,將這些大聖全部找出來,否則,絕對無法將不死血族的族人滅盡。”

    只要族人不死絕,積分就不會扣一半。

    按照殺十個族人,扣一分計算。

    就算閻羅族能夠殺死不死血族九成九的族人,也就最多扣二千四百萬積分,在不死血族的承受範圍內。

    張若塵道:“還是小心爲妙,命運之道強大的修士,可以推算出很多東西。就算他們藏得再好,也有可能被找出來。”

    “即便別的大聖都被找到,本皇也誓死守住最後一百萬族人的性命。”瑜皇道。

    張若塵相信瑜皇的決心,道:“你將一位修爲較強大的族人,交給我。”

    以不死血族現在佔據的優勢,只要族人不盡滅就行。

    哪怕只有一位活着,也叫不盡滅。

    以瑜皇和風后的佈置,閻羅族想要滅盡不死血族的族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討要一位族人過來,僅僅只是防患於未然。

    瑜皇從七星鬼蓮中,放出一位老者,修爲境界大概相當於魚龍第九變,在這個星球上,算得上是強者。至少幾個月不吃不喝,還是可以做到。

    張若塵拔下一根頭髮,吹了一口氣。

    頭髮瞬間變成白色,內部出現一個小小的空間。

    以他現在大聖境界的修爲,即便是一根頭髮,對普通修士而言,也是煉器至寶。

    張若塵將那位老者,收入頭髮內部的空間中。緊接着,取出閻折仙那支碧綠色的筆,將頭髮剪斷,插入筆毛之中,藏在最深處。

    張若塵打量手中的筆,隨即調動真理規則,指尖釋放出星辰一般的明亮光華,洗滌每一根筆毛,同化它們的氣息。

    “你說,閻折仙逃進了地底?”他漫不經心的問道。

    瑜皇道:“閻折仙比我想象中更加厲害,本來陣法已經將她籠罩,可是,她卻施展出禁術,千首千身閻羅大術,顯化出一千道分身。”

    “陣法只毀掉了她九百三十五道分身,她的真身卻撕裂開陣法逃走。”

    “本皇去追殺她,幾次都將她重創,可是次次都被她逃脫。最後,她潛入進了地底,本皇不敢貿然進入,現在正爲此事發愁。”

    瑜皇不是不敢去追。而是擔心,閻羅族還有強者潛藏在本族星外,趁此機會,強闖陣法。

    “我去對付她,你守住本族星就行。”張若塵道。

    瑜皇道:“風后去追殺閻皇圖,已經過去很久,還沒有回來。”

    “閻皇圖被陣法擊中,必定傷得極重。風后的實力不俗,而且命運修爲極高,警覺性很強,自保是沒有問題的。除非,閻皇圖還帶了更多的強者過來。”張若塵道。

    閻羅族和不死血族的積分差距很大,現在肯定是舉全族之力,爭分奪秒獵殺天奴。時間這麼寶貴,閻皇圖和閻折仙能夠同時趕來不死血族本族星,已經出乎張若塵預料。

    更多的強者……

    忽的,張若塵想到了中三族。

    鬼族本族星敗了後,中三族就變得低調起來,低調得有些詭異。

    “閻皇圖無法調動閻羅族的高手,會不會調動中三族的高手?可是,中三族也要爭十族排名,應該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吧?”張若塵暗道。

    現在,除了不死血戰和閻羅族遙遙領先,另外八族的積分,都不超過四千萬。

    冥族的積分,僅次於不死血族和閻羅族,排在第三,三千八百萬。

    排名第四的羅剎族,與冥族的積分差距非常小,三千五百萬。

    十族除了鬼族掉隊得特別厲害之外,與它各族的積分,與前一位,也就相差幾百萬。如果運氣好,遇到了幾十位大聖天奴,瞬間就能趕超。

    中三族這個時候,怎麼可能繼續低調下去?

    就算不低調,也該拼了命去獵殺天奴,而不是來對付不死血族。即便將不死血族打到塵埃裡面,難道他們的積分,還能超越過去?

    “不好,風后有危險。”張若塵臉色微微一變。

    瑜皇道:“閻皇圖已經受了重傷,不可能有假。”

    “不是閻皇圖,也不是閻羅族別的高手,而是粉紅骷髏。中三族任何一族,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攻擊不死血族的修士。他們會暫時放下仇恨,專注的獵殺天奴,收集積分。可是,粉紅骷髏卻會,她會殺了風后。”張若塵道。

    瑜皇相信張若塵的判斷,道:“現在怎麼辦?”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這是命運神女之爭,風后必須自己去面對。先不說時間來不來及,就算我趕去,幫助她過了這一關,保住了她的性命,可是,她卻失去了這個寶貴的考驗機會。今後,就算不死血族取得十族第一的成績,她也未必是命運神女。”

    “般若修煉出了真我之門,纔是命運神殿諸神的第一選擇。”

    “可是,如果風后能夠擋住這一波危機,哪怕只是從閻皇圖和粉紅骷髏手中逃走。那麼命運神女的位置,也必定屬於她。”

    風后去追擊受了重傷的閻皇圖,在張若塵看來,不算冒失,是正確的做法。

    如果敵人受了重傷,都不出手,什麼時候出手?難道要等閻皇圖傷勢痊癒,與閻羅族大聖軍團捲土重來的時候再出手?

    當然,瑜皇的做法,也沒有錯。

    她們身上,各有各的使命,做出的決定自然不同。

    張若塵唯一擔心的是,風后太過求勝心切,影響了理智和判斷,落入閻皇圖和粉紅骷髏的陷阱,而不自知。一旦被粉紅骷髏伏擊成功,第一擊,就能將她殺死,或者重創。

    很難說,能不能活下來。

    瑜皇相當擔憂,道:“風后成爲命運神女,代表的是下三族和不死血族的利益。我們真的不聞不問?她若被殺死,對不死血族是沉重的打擊。”

    “你若真想救她,就去告訴閻皇圖,閻折仙在你手中,或許能有一些用。”

    張若塵不是那麼在乎風后的生死,不過,已經在她身上投如了一些本錢,若是她真的被殺死,豈不是血本無歸?

    盡人事,聽天命。

    “本皇怎麼告訴閻皇圖?”瑜皇道。

    “自己想辦法。”

    張若塵身形挪移,已是來到閻折仙潛入地底的入口處。

    只有追尋她留下的痕跡,才能將她找到。

    “希望你沒有死在血影鬼種的手中。”張若塵如此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隨即,進入地底。

    只有活着的閻折仙,價值才更大。

    瑜皇沉思了片刻,隨即,絕麗動人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道:“只能這麼做了!”

    她騰飛到了不死血族大氣層的上空,釋放出精神力,引動血紅色的雲霧。雲霧猶如化爲了江河,匯聚成三個字——閻折仙。

    每一個字,都有本族星的三分之一大小。

    這麼大的三個字,以大聖的目力,就算相隔數百萬裡,數千萬裡,也能看見。(地月距離,大概是三四十萬裡。)

    只此三個字,閻皇圖應該會明白,其中的意義。

    他敢殺風后,閻折仙必死。

    一路追尋閻折仙的氣息,張若塵向本族星的中心地帶而去。

    越向前追,張若塵越是心驚。

    地底的血影鬼種,雖然被張若塵擒拿了一大批。可是,依舊還有不少,受了重傷的閻折仙,居然有本事潛入到這麼深的地方?

    沒過多久,張若塵來到本族星的地心,直徑五百里的球形空間。

    空間四方盡是血紅色水瀑,血氣瀰漫,聲音滔滔不絕。

    “閻折仙能夠一路闖到這裡,本事不小。”

    張若塵在地上,發現了沾滿血跡的腳印,順着腳印看去,雙眼一凝。血腳印,竟然是沿着石階,通向球形空間最中心處的那一具十多丈長的石棺。

    石棺上,長着一棵樹。

    那棵樹,通體雪白,晶瑩如玉,形態卻像是一位婀娜少女,頭髮化爲白色樹枝,刺入泥土和岩石,遍佈本族星。

    上一次來的時候,張若塵已經見過。

    這一次,張若塵發現那位“少女”,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心臟的位置,變成血紅色,有很多血脈,以此爲中心蔓延出去,遍佈樹幹。

    更驚人的是,他聽到了一道道擂鼓一般的心跳聲。

    張若塵十分清楚,這位“少女”纔是真正的血影鬼種,因此,相當果斷的向後倒退,打算立即離開。

    就在這時,他發現兩百多裡外,那具石棺,竟然被打開了一角。

    棺中,散發出黃色的光華。

    極其純正的黃光,猶如是從玄黃中分出來。

    與此同時,他五行混沌不朽聖軀,出現不受他控制的波動。體內的五行力量,自動循環變化,周而復始。

    其中,土屬性的力量,增長得尤其迅速。

    “石棺中,難道真的有傳說中的白蒼血土?”

    張若塵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果斷的,踏上石階,向石棺和“少女”的方向走去。

    沒有辦法,他想要修煉的陰陽五行聖意,一共有七種聖意,若是走尋常路,根本不可能融合成功。天賦再高,也沒用。意志再強,也不行。

    天地間,從來不缺天賦高、意志強的修士。

    想要成爲傳說,不僅自身要硬,還需要傳說級的寶物支持。

    準帝品聖意丹和帝品聖意丹,雖然都是修煉聖意和融煉聖意的傳說級至寶,可以爲他衝擊一品聖意墊底基礎,可是,依舊不夠。

    白蒼血土,纔夠分量。

    只要能夠融合第六種土行聖意,他應該就能觸摸到一品聖意的邊緣,甚至,直接達到一品聖意的級別。到時候,必定會給所有修士,包括神靈,都造成震撼。

    這個險,必須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