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和瑜皇太大膽了,就憑你們兩個人,竟然敢去闖鬼族的本族星。萬一失敗,血天部族的大好局面,將會毀於一旦。」

    孤辰子輕輕搖頭,如此說道。

    他是一個求穩之人,不贊同張若塵如此冒失的行為,看似戰績斐然,可是其中險之又險,稍有不慎,將輸掉全部。

    張若塵站在一叢血竹下方,背負雙手,道:「若是不冒險,不死血族哪有機會,衝擊十族的第一?想要獲取更多,必須付出更多。」

    孤辰子道:「可是不死血族中的有些人,卻並沒有這樣的進取之心,反而嫉妒血天部族現在擁有的一切,想要將我們拉下去。」

    「這樣的人,哪裏都有。在外人面前又慫又軟,對付自己人卻是心狠手辣。」

    張若塵眼中露出一抹譏誚的神色,長吐出一口氣,道:「昨晚攻擊血天大陸的,到底是誰?」

    孤辰子的衣袖鼓脹起來,像是裝滿了風。

    手臂一揮,衣袖中,飛出七團血光。

    一團血光,一道身影。

    一共七尊生靈,被一根根血色絲線束縛和鎮壓,跪伏在地上。兩位不朽境大聖,五位聖王。

    「本族星上怎麼會有七位天奴?」張若塵道。

    孤辰子道:「不是天奴,是用天奴煉成的血奴。」

    張若塵仔細再看,果然,七尊生靈的眼睛都是血紅色,皮膚上有血文在沉浮,面容猙獰,理智薄弱。

    「查出來是誰將他們煉成血奴的了嗎?」張若塵問道。

    孤辰子輕輕搖頭,道:「沒法查,七尊血奴的記憶被清空,身上的血煞之氣,也被特殊手段凈化。不過,那人必定是百枷境大圓滿大聖。」

    「為何如此肯定?」張若塵道。

    「昨晚,在水浪之巔,我與他對拼了一擊。他沒有受傷,並且迅速退走,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除了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誰能做得到?」

    「有意思。」

    張若塵閉上雙目,釋放出精神力,蔓延整個本族星。

    以他現在六十五階的精神力,加上真理之心的感知,本族上,幾乎沒有修士,可以躲過他的探查。

    「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只有兩位在本族星,風后和越聽海。」張若塵道。

    孤辰子沉思了片刻,道:「應該不是風后,她的實力勝過我很多,昨夜既然出手,沒道理一擊不中,便立即遁走。而且,她還要依仗我們的力量,才有機會拿下神女之位,不可能這個時候得罪血天部族。」

    「是不是她,將她叫來詢問一番,不就能知道結果?」

    在地獄界,張若塵不輕易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找到的真相。

    孤辰子道:「風后的身份特殊,我親自去請她。」

    「不用了,她已經來了!」張若塵擺了擺手。

    血凝筱快步走了進來,向庭院中的張若塵和孤辰子看了一眼,道:「表哥,風后已到,想要見你。」

    「將她請過來吧!」張若塵道。

    這座庭院,本是一處普普通通的凡土,可是,因為大聖境界的孤辰子在這裏修鍊了數日,泥土中,湧出聖血泉,長出靈藥,生出血竹,化為了一座氤氳縹緲的聖土。

    大聖的居住之地,受聖道規則的影響,將發生衍化和蛻變,合天地,通萬靈,自然不凡。

    風後有傾絕天下之資,身上聖光流逸,肌膚凝固如脂,面戴金絲面具,使得精緻絕妙的容顏若隱若現,更增幾分唯美和神秘。

    進入庭院后,風后似剪水一般的鳳眸,仔細凝視了張若塵一眼,紅唇微翹,道:「恭喜若塵大聖修為大進,滅鬼族本族星,鎮殺洫,重創粉紅骷髏,以一人之力,威壓鬼骨二族,揚我不死血族雄風。」

    「可惜,本后沒有提前得知消息,否則一定不會錯過這一戰。」

    緊接着,她幽幽婉轉的一嘆,道:「若塵大聖,你沒有將本后當成自己人啊,下次若是有這樣重大的行動,一定要知會一聲,本后並非怕事之人。為不死血族而戰,是每一位不死血族修士都義不容辭的信念。」

    張若塵道:「中三族沒有絕頂強者,不算什麼難啃的骨頭,我血天部族吃得下。」

    風后的美眸流轉,向孤辰子望去,道:「血天部族的確是藏龍卧虎,誰能想到,孤辰先生也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

    孤辰子深知風后的身份特殊,而且,嫣紅大聖已敗,般若的靠山無疆也被重傷,神女之位已經向她傾斜,如此人物,張若塵可以對她孤傲不敬,但是他卻萬萬不能。

    孤辰子雙手抱拳,微微含笑,以示回敬。

    風后道:「昨夜,本后也感知到了那股強大的氣息,可是他退得太快,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追查到他的痕迹。」

    張若塵一直背對着風后,雙手負於身後,顯得頗為冷傲,語氣不咸不淡的道:「並非不可追查。」

    「若塵大聖有何辦法?」風后看向他的背影。

    張若塵道:「我聽說,將命運之道修鍊到一定境界,可以恢復修士被抹去的記憶。風后做為命運神殿的神女候選人,在命運之道上的造詣,應該很高吧?」

    孤辰子心中暗贊,這一招高明。

    既可以試探風后,也可以找出昨夜的真兇。

    風后看向鎮壓在七團血霧中的七道身影,道:「被抹去記憶的,就是他們?」

    張若塵沒有回應,以無聲,表示自己的態度,給風后製造壓力。

    孤辰子向風後點了點頭。

    風后當然明白,張若塵是在懷疑她,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自證清白。她不能失去張若塵的支持,這是她要成為神女,至關重要的一步。

    風后選了一位聖王境血奴,顯化出命運之門,調動命運規則,一指點向他的眉心。

    境界越低的修士,記憶恢復越容易。

    半晌后,風后收回手指,金絲面具下的雙目中,露出一道複雜的神情,道:「他的記憶,已經恢復。」

    「是誰?」張若塵道。

    風后沉默了半晌,道:「越聽海。」

    張若塵道:「孤辰子,殺了他們。」

    孤辰子的眼中,閃過一道疑惑的神色,張若塵怎麼這麼輕易就相信風后的話,難道不親自查探?

    剛才不是都還在懷疑?

    張若塵心中自有判斷,該懷疑的時候得懷疑,該信任的時候,也要果斷不疑。

    他轉過身,向風後走了過去,鼻尖嗅到一股淡雅的幽香,臉上的冰冷隨之融化,浮現出一道笑容,道:「恭喜風后,融合出三品聖意,看來神女之位,已是你囊中之物。」

    風后能夠融合出三品聖意,張若塵絲毫都不奇怪。

    有準帝品聖意丹的輔助,如果她連三品聖意都融合不出,恐怕根本不用狩天之戰去證明,直接就會被踢出神女候選者的名單。

    風后以前的實力,就不比瑜皇和刀獄皇差多少,如今更進一步,說不一定會替代洫,排到百枷境大圓滿榜的第七。

    風后與張若塵四面相對,盈盈含笑:「與若塵大聖的二品聖意比起來,本后的這點成就,算不得什麼。想要奪取神女之位,還得若塵大聖的鼎立支持才行。」

    張若塵道:「嫣紅大聖傷得很重,狩天之戰期間,恐怕很難恢復戰力。至於般若,她自身實力太弱,最大的依仗就是無疆和上三族的修士。可惜,無疆被我重創,短時間內,已經難有作為。至於上三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也損失不小,有數位已經出局。」

    風后顯得是相當吃驚,道:「你擊敗了無疆?」

    瑜皇不知何時,出現在庭院的一角,將七位血奴全部都抹殺,冷冷的瞪了孤辰子一眼,似乎是在嘲笑他做事不夠果決。

    她道:「擊敗無疆算什麼,千問境天奴之中的最強者左牧聖君,都被我們擊殺。」

    風後知道張若塵很強,也知道血天部族現在如日中天,可是,卻還是低估了張若塵的實力。

    擊敗無疆具有的意義,非同小可,即便是神靈,估計都會震動。

    如此一來,便是意味着,不死血族有了一位頂尖級別的強者。

    風后很快恢復平靜,道:「既然如此,豈不是說,不死血族已經擁有與閻羅族一較高下的實力?」

    「召集十大部族修士過來的目的,就是這個。這一次,不死血族要爭第一,也該讓地獄界的修士重新認識一下我們。」瑜皇道。

    風后的心機城府很深,可是此刻,卻被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野心,心跳微微加速。

    對啊,爭第一。

    若是不死血族可以奪取到十族的第一,她神女的身份,也就順理成章,誰也不敢質疑。

    如今,能夠對不死血族造成威脅的,只剩修羅族和閻羅族。

    風后美眸中,閃過一道道沉冷的神采,道:「十大部族必須完全統一起來,不能有任何異心。這一次狩天之戰,整個不死血族從凡人到神靈,都會以我們為榮。」

    「若是刀獄皇和越聽海有不同的意見呢?」

    張若塵眼睛斜瞥,試探性的說道。

    風后道:「我們幾人都決定了的事,他們就算不服,也得忍着。諸神看着呢,誰敢壞不死血族的大計,狩天之戰後,有他們受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