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再次踏上石階,張若塵吃驚的發現,儘管少女形態的樹,發生驚人變化,可是,落到身上的壓力,卻反而不如上一次那麼大。

    樹對他的精神力干擾,亦是變得微乎其微。

    卻又有另一股詭異的力量,在影響他的精神力和判斷,誘導他,一步步靠近石棺。

    張若塵明明察覺到了這股誘導力量,卻無法憑藉自己的理智,不向前走。此刻的他,就像那隻眼前掛着胡蘿蔔的驢。

    爲了吃到胡蘿蔔,不受控制的向前走。

    當然,除了有那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誘導他,他的主觀意識,其實,也想要靠近石棺。沒有這股主觀意識,就算誘導力量再強,又怎麼奈何得了他?

    “是誰,到底是誰在誘導我?”

    張若塵體內,五行力量循環運轉得更快。

    混沌光華化爲一片五色雲,將他的身體包裹。

    土屬性的力量,從石棺中涌出,源源不斷衝入進他的體內,卻又如同密密麻麻的無形絲線,拉扯他的身體。

    終於,張若塵走到樹下,石棺的旁邊。

    少女形態的樹,婉約動人,極盡顏態,美麗得令人靈魂顫慄,可是,近距離看,才發現她的身體竟然高達十二丈。

    “她”的心跳聲,震若驚雷,張若塵卻絲毫不受影響。

    十多丈長的石棺,古韻濃厚,宏偉大氣,似長方形的石質宮殿,只有來到近處,才能感受到震撼。

    張若塵站在石棺旁邊,身體還沒有石棺的五分之一高。

    少女形態的樹,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遠不如上一次那麼可怕,但依舊壓得張若塵渾身難受,彷彿揹着一顆岩石星球。

    很多神靈,都無法給他造成這麼大的壓力。

    在這樣的壓力下,飛行就是癡心妄想。

    “血腳印一直蔓延到石棺下,閻折仙應該來過這裡,她去了哪裡?難道進入到了石棺之中?”

    “大!”

    “大!”

    “大!”

    一連喊出三聲。

    張若塵頂住壓力,身體變大了三次。

    最後,變得五丈高,化爲一尊巨人。

    他透過石棺打開的縫隙,向棺中看去,頓時,生出一股強烈的眩暈之感,精神、聖魂、身體都像是墜入進漩渦裡面,身體不受控制向棺中栽下去。

    “不好。”

    張若塵的手,拼命抓住石棺,全力催動體內的力量。

    他感受到了危險,石棺就像惡魔的嘴巴,一旦墜落下去,將會被吞食得屍骨不存。

    耳邊,響起動聽的歌聲。

    歌聲是從上方傳來,從少女形態的樹的嘴裡吐出。

    “原來……誘導我來到這裡的力量,是她……閻折仙怕是也遭了她的道。”張若塵咬緊牙齒,調動精神力和真理之心,抵擋歌聲蘊含的幻音和催眠力量。

    按理說,就算閻折仙的精神力強大,可以剋制血影鬼種。但是,畢竟受了重傷,想要進入地心,是極難的事。

    想要靠近石棺,更是難如登天。

    可是,如果少女形態的樹,想要誘導她進入石棺,那麼所有的阻礙,都將消失不見。

    “進去吧,我的時間不多了,需要你不死血族的鮮血。”

    一道優美動人的聲音,傳入張若塵耳中。

    下一瞬,張若塵只感覺身體被拍了一下,全身力量都被打散,軟綿綿的,墜入進石棺中。

    是誰?

    是她嗎?

    “徹底完了,都說富貴險中求,但是,絕大多數人都在險中死了。至少極少數的人,能夠得到富貴。難道這一次冒險,賭輸了?”

    張若塵深知少女形態的樹是何等可怕,絕不是他現在的修爲,可以對抗。

    “我的鮮血,怕是會被它吸乾。”

    石棺明明只有數丈高,可是,張若塵墜落了很久,都沒有到達棺底。

    四周,一片昏黃。

    強大而又精純的土屬性力量,依舊源源不斷,衝入進他的身體。

    體內的土行規則,乃至五行規則,都在迅速增長。

    終於,張若塵在下方,看到了一團雲霧,散發出黑色、白色、金色、青色、赤色,五種色彩的光華,五行力量在裡面混亂穿行。

    五彩光華的中心,包裹有一具長髮飄飄的美麗身影,正是張若塵一直在找的閻折仙。

    她就像飄在水中,雙目緊閉。

    “她也是五行混沌不朽聖體?”張若塵道。

    張若塵雖然詫異,可是,並不吃驚。

    修煉五行混沌不朽聖體的材料,五行靈寶和五行神物,張若塵能夠找到,難道偌大的閻羅族還找不到?

    再說,張若塵以雲武郡國九王子那樣弱的廢材體質,都能修煉成功。閻折仙的根基,肯定遠遠超過他,修煉難度反而低得多。

    “不是五行混沌不朽聖體,是五行玄黃不朽聖體。”閻折仙睜開了雙眼,如此說道。

    張若塵本以爲閻折仙已經死去,見她突然開口說話,驚了一跳。

    不對。

    眼前這個女子是閻折仙,聲音也是她。

    可是,張若塵卻感覺到陌生,感覺到一股迫人的壓力,彷彿眼前站着的並不是一尊大聖,而是一位神靈。

    說話的,不是閻折仙。

    張若塵本能的,想要釋放出空間真域、真理界形、虛時間領域,可是,一樣都沒有釋放出來,心中的震驚,頓時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她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閻折仙道:“修煉五行體質,每一位修士走出來的路,都不一樣。因爲五行,構成了世間萬物,變化莫測,有億萬形態。”

    “就像一片樹葉,就算材料完全一樣,五行佔的比例不同,它的形態也不同。可以是綠色的嫩葉,可以是黃色的枯葉,可以是埋葬在地底的石葉。”

    “五行混沌體質,是五行體質中最強的。”

    “混沌,代表的是天地初開之前的世界,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沒有萬物。”

    “你能修煉出五行混沌體質,既是偶然,也是某股力量推動下的必然。你的身上,存在太多超級強者的痕跡,是一枚無數人都在下的棋。有人希望你向東,有人希望你向西,有人希望你生,有人希望你死。當第一位棋手,將你放到棋盤上的時候,所有棋手便都盯上了你。”

    “混沌之中,沒有方向,沒有定格,你的未來何去何從,得看你背後那些棋手,誰的棋下得更加高明。”

    張若塵沉聲道:“你是誰,爲什麼給我講這些?我的未來何去何從,由我自己決定。”

    “你決定不了!你背後的棋手,個個都很厲害,即便你再怎麼努力,也逃不出他們的棋局。你應該慶幸的是,自己現在還是一枚有用的棋子。”閻折仙道。

    張若塵咬緊牙齒,牙縫中溢血。

    閻折仙道:“你不必如此憤恨,在這盤棋局中,很多神靈,連成爲棋子的資格都沒有。你能在棋盤上發揮出作用,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張若塵道:“你知道得這麼多,看來你也是棋手。”

    “不,我也是一枚棋子,而且是被棄掉的棋子。”閻折仙聖潔的臉上,浮現出自嘲的苦色。

    張若塵驚詫,你這麼強,竟然是棄子。

    能夠執掌你的棋手,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張若塵畢竟心智過人,很快調整情緒,平靜下來,道:“你就是外面那一棵血影鬼種?”

    “我是血影神母。”閻折仙道。

    張若塵倒吸一口涼氣,果然是神級生靈。

    閻折仙道:“我的時間不多了,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五行混沌不朽聖體,真的在五行體質之中排名第一?”

    張若塵有些不信。

    因爲崑崙界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五行混沌之體,而且不止一位。

    修煉五行混沌不朽聖體,似乎也不算太難,只要找到五行靈寶和五行神物,張若塵以先天廢材體質都修煉成功。

    “我說過,你能修煉成功,既是偶然,也是必然。這種體質,除了崑崙界張家的子弟,幾乎沒有任何別的生靈,可以後天修煉成功。你做爲張家子弟,修煉的功法,應該是祖傳的《三十三重天》吧?”閻折仙道。

    張若塵道:“《三十三重天》?不,不是。”

    閻折仙輕哼一聲:“《三十三重天》在太乙神功榜上,位列第二,這在天庭和地獄,都不是秘密,你有什麼好隱藏?昔日你張家老祖不動明王大尊,將《三十三重天》,修煉到了第二十七重天,鬥戰諸天,未嘗一敗。《三十三重天》的神功排名,就是他打出來的。”

    不動明王大尊存在的年代,不知何等古老,可是,聽她的語氣,似乎親眼見過大尊本人一般。

    張若塵其實有懷疑過《九天明帝經》,是《三十三重天》的一部分。

    因此,得知真相,他並不是特別吃驚。

    “若不是修煉了此等神功,若不是血脈特殊,你怎麼可能,將五行混沌不朽聖體修煉成功?”閻折仙道。

    張若塵問道:“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機緣,到底是什麼?你爲什麼,引我們來這裡?這裡有白蒼血土嗎?”

    閻折仙道:“第一個問題,這裡的機緣,不屬於你,所以你無權知道。”

    “第二問題,引閻羅族這個女孩來這裡,是因爲她具有五行體質,或許可以承受住我死去之後的所有力量。引你來這裡,是因爲,你具有不死血族的血脈。”

    “至於第三個問題,白蒼血土就在你的眼前。”

    張若塵明白了,原來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機緣,就是她,血影神母。

    她就要隕落,在隕落之前,想要找一個具有五行體質的生靈,接受她的傳承。她選擇了閻折仙……

    張若塵心中很不解,道:“我也具有五行體質,而且比她更加強大,更具有不死血族的血脈。爲何我不能接受你的傳承?”

    張若塵並不是特別在乎血影神母的傳承,畢竟和須彌聖僧的傳承比起來,後者肯定更加強大,也更適合他。

    但,他真的很不能理解。

    “你不適合,你只需要提供血液就行。我的時間到了,接下來,將你的血液給我吧!”閻折仙道。

    “憑什……麼……”

    一根雪白的樹根,纏繞住張若塵的身體,將他拉扯到閻折仙的身前。

    閻折仙的眼神迅速變得柔和,身上那股壓迫性的威勢消失,血影神母的樹根,纏繞在她的身上。一道道血紅色的氣霧,不斷涌入她的體內,向她的小腹位置匯聚。

    閻折仙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渾身顫抖,發出刺耳的慘叫聲。

    血影神母浩渺的聲音,在這片空間中響起,“活了千古,經歷了無數元會,看盡了世間善惡,終究還是歸於寂滅。”

    “主人,你說得沒錯,白蒼血土也不能讓任何生靈和死靈永生。該滅的時候,就會滅。該死的時候,再怎麼掙扎,還是會死。”

    “只希望,下一世的新生,可以繼續追尋你當年沒有找到的答案,也繼續尋找你。我真的只是你的棄子嗎?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是已經被他們殺死了!”

    那聲音,徹底消散。

    閻折仙身上的血液和精氣,全部都向小腹位置流淌,變得更加痛苦,身體逐漸變得乾癟。

    終於,她一口咬在張若塵的頸部,咬破血管,吞吸他的血液,彌補自己體內血液的流失。

    張若塵被血液神母的樹根緊緊纏住,根本無法阻止她。

    張若塵只感覺又痛,又屈辱,而且因爲血液大量流失,腦袋變得昏痛。

    有那麼一瞬間,張若塵將自己當成了不死血族的一員,覺得自己給不死血族丟臉了,堂堂不死血族的神子,卻被一個閻羅族的女子咬了脖子,吸了血。

    還有比這更丟臉的事嗎?

    張若塵沒有發現的是,血影神母的力量和他的血液,還有閻折仙的血液,三股力量,都匯聚到了閻折仙的小腹位置。

    漸漸的,閻折仙的小腹,聳立起來,宛如已經懷孕數月。

    “不行,繼續這樣下去,我體內的血液,會被她吸乾。”

    張若塵被閻折仙吸得都要昏過去,不再剋制自己,長嘯一聲,嘴裡長出尖牙,扭過頭,也咬破閻折仙的脖子,滿嘴鮮血。

    ……

    上一章,有一個bug,每一位不死血族的大聖,攜帶的族人應該是一千萬。這個……有點尷尬!

    另外,很多讀者問,狩天之戰還有多久結束?

    可以劇透一下,就這兩章,就是最後一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