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只有閻無神一人前來,可是,上三族卻氣氛緊張,重要人物全部現身,包括無疆、般若、雀飛、源非大聖,還有近二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

    上三族強者如雲,三族聯合,即便是閻羅族也無法與他們抗衡。

    閻無神沒有懼色,道:“你們不必擺出如此陣勢,本座是友非敵。”

    “是友非敵?”

    無疆見到閻無神,已是躍躍欲試,沉哼一聲:“狩天戰場上,非我族人便是敵。”

    閻無神笑道:“既然如此,你們上三族相互之間,豈不都是敵人?”

    在場諸強的眼中,迸發出殺意。

    上三族能夠成爲聯軍,是般若一一遊說之後的結果。當時,她向三族修士承諾,會帶領他們,奪取狩天之戰的第二、第三、第四。

    若不是張若塵帶領不死血族突然崛起,若不是壘帝意外死在麒蝶和螭帝的手中,她說不定已經成功。

    即便現在,般若沒能兌現自己的承諾,卻沒有任何一個上三族的修士怪她。

    狩天之戰剛剛開始,所有人都還輕視張若塵的時候,般若便是佈下天羅地網,要致他於死地。

    可惜,張若塵太強大了,出乎所有人的強大,將無疆都打敗,將整個上三族曾經輕視他的修士全部打懵。

    這能怪般若嗎?

    不能。

    至於壘帝之死,那是命運神殿的神靈出了錯,能怪般若嗎?

    不能。

    至少目前爲止,冥族和死族的排名,都在前五。

    般若清冷似雪的身影,走了出來,直面閻無神,道:“閻君說的是友非敵,是什麼意思?”

    閻無神曾和般若在崑崙界並肩作戰,對她頗有好感,道:“閻羅族和上三族合作,一起滅掉第七號暗黑星上的天奴。”

    上三族的強者,皆是冷笑不已。

    合作?

    閻羅族怕是想要利用上三族打頭陣,自己跟在後面撿便宜。

    上三族的修士,有那麼好騙嗎?

    “一起滅天奴,積分怎麼算?”源非大聖性格沉穩,如此問道。

    閻無神道:“閻羅族只要螭帝的積分,別的大聖天奴,歸上三族。”

    上三族所有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皆是譁然,感到不可思議。

    閻羅族要螭帝的積分,就是變相的說,螭帝交給閻羅族殺。

    地獄界的修士,爲何遲遲不打第七號暗黑星?

    除了各族之間相互牽制,還有就是,螭帝太強大了!

    一旦開戰,只他一人,就能殺紅一片。

    誰都承擔不起,天才大聖大量隕落的責任。

    現在,閻無神將這塊最難啃的骨頭叼了過去,剩下的七百位大聖天奴,也就不是那麼難對付。

    關鍵是,七百位大聖天奴,值數千萬積分。

    般若的心,微微一顫,閻無神憑什麼有信心殺死執掌有至尊聖器的螭帝?

    到底是因爲,閻羅族掌握了必殺螭帝的手段?還是,閻無神只是說出這話誆騙他們,實際上另有謀劃?

    閻無神道:“你們應該依舊在懷疑本座的誠意,告訴你們實話,本座之所以選擇螭帝。乃是因爲,必須殺死他,我才能獲得閻羅族本族星的全部機緣。”

    “我們憑什麼信你?”無疆道。

    閻無神道:“因爲你們上三族,根本不夠資格做閻羅族的敵人。即使如此,本座爲什麼騙你們?”

    頓時,一道道怒罵聲響起。

    “閻無神你太狂了!”

    “竟敢如此瞧不起上三族,戰一場如何?”

    “上三族聯手,就算你們閻羅族再強,怕是也得慘敗。戰!戰!戰!”

    閻無神雙手抱在胸前,眼神輕蔑,道:“就算閻羅族現在什麼都不做,你們上三族,也沒有任何一族的積分,追趕得上。本座沒有說錯吧?”

    上三族的修士,恨得咬牙切齒。

    偏偏對方狂得他們無法反駁。

    唯有般若和源非大聖等少數幾位修士,依舊冷靜,思考閻無神的真正目的。

    片刻後,般若道:“我信你。”

    閻無神朗聲大笑:“果然只有般若纔是明白人,上三族這一代庸才太多,玷辱了上三族這三個字。遙想兩千年前的狩天之戰,上三族強者輩出,全部都位列前五。這一屆狩天之戰,若是不和閻羅族合作,怕是沒有一族,可以進入前五。”

    無疆冷笑,正要開口。

    閻無神道:“狩天之戰只剩最後一天了,時間緊迫,上三族若是不和閻羅族合作,本座只能去找中三族。骨族和屍族,應該很想進入前五。”

    般若攔住了無疆,道:“閻羅族不正在和骨族合作嗎?”

    “只是利用而已,無論是粉紅骷髏,還是骨族,皆成不了氣候。上三族中,般若殿下和萬手大聖,都是本座看得上眼的人。我們間的合作,可以持續到狩天之戰後的千年。”

    這句話已是變相的告訴般若,支持她做命運神女。

    但是,除了般若和無疆之外,別的上三族大聖卻是氣得面紅耳赤。

    你閻無神什麼意思,我們都是千年內就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的人物,有成神之資,你竟然看不上眼?

    實在是,小覷天下英雄。

    緊接着,閻無神盯向般若的雙眸,又道:“若是上三族和閻羅族合作,將不死血族踩下去,都是有可能的事。”

    本是對閻無神充滿敵意的無疆,聽到這話,不禁問道:“將不死血族踩下去?”

    閻無神給他了一個肯定的眼神,道:“只要滅盡不死血族的族人,讓他們積分砍半。冥族是有機會,踩着他們,登上第二的位置。無疆,只是擊敗張若塵有什麼意思?親手摧毀不死血族,將他們從雲端踩到泥塵中,讓張若塵親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打下來的輝煌成績毀掉,豈不是更加痛快?”

    無疆瞳中寒光閃爍,笑道:“原來閻羅族是想利用我們,對付不死血族。”

    閻無神沒有否認,道:“此次狩天之戰,從始至終都只有不死血族,纔是閻羅族的敵人。不死血族又何嘗不是你們冥族的敵人?所以,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

    “好!我答應了!”無疆道。

    閻無神笑道:“萬手大聖不愧是上三族的第一強者,不愧是這個時代最頂級的雄傑,大事面前,就該有這樣的魄力。”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講。”

    無疆道:“張若塵必須死,而且,得我親手殺了他。”

    閻無神讚歎的道:“生當爲丈夫,就該如此,報仇雪恨,以牙還牙。到時候,本座親自爲你壓陣,見證萬手大聖拿下張若塵的首級。”

    無疆都答應了下來,死族和石族,當然不會排斥和閻羅族合作。

    畢竟,他們和閻羅族的確不是競爭關係,若是能夠從中獲取好處,又能收拾張若塵這個仇敵,自然是再好不過。

    般若道:“上三族當然可以和閻羅族合作,但是,就算我們合四族之力去征戰第七號暗黑星,依舊有不小的風險。要知道,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修士,還隱藏在暗處虎視眈眈。”

    對啊,一旦他們向天奴開戰,羅剎族和不死血族豈會不出來生事?

    閻無神道:“羅剎族和不死血族,不足爲慮,讓他們繼續隱藏便是。我們開闢的戰場,根本就不在第七號暗黑星。”

    上三族的修士,皆是一怔。

    戰場怎麼會不在第七號暗黑星?

    般若像是猜到了閻無神的意圖,平靜的道:“你要動用空間傳送陣?”

    “不,確切的說,應該是黑暗空間傳送陣。”閻無神道。

    般若道:“戰場在不死血族本族星?”

    “沒錯。”閻無神道。

    般若長嘆一聲,露出一道佩服的神色,道:“好一招一箭雙鵰。”

    在場,除了少數幾人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別的修士,依舊一團霧水。

    戰場怎麼就到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

    般若道:“就算你調動暗黑星的黑暗力量,催動空間傳送陣,也不可能直接進入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你忘了,有隔絕空間的陣法嗎?”

    “閻皇圖會提前破掉不死血族本族星的陣法。”閻無神道。

    般若心中黯然,遇到閻無神這樣強大的對手,張若塵前面做出的所有努力,怕是都將功虧一簣。

    大勢……

    閻無神大勢已成,攜閻羅族、上三族、骨族五族之力,降臨不死血族本族星,誰人能擋?

    張若塵嗎?

    擋不住的。

    閻無神、閻皇圖、無疆,聯手之下,張若塵就算有三頭六臂都不一定擋得住。更何況,還有缺、源非大聖、雀飛、粉紅骷髏……等等。

    難道不死血族的十族第一,就要這麼被奪走?

    難道女帝和璇璣師尊的謀劃,又是一場空?

    難道螭帝就白死了?

    難道崑崙界的億萬生靈,還得繼續生活在戰火和屈辱之中?被蹂躪,被殺戮,被奴役?

    不!

    絕不是這樣。

    還有機會,一定還有機會。

    般若道:“既然閻皇圖和粉紅骷髏已經去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不死血族的族人,怕是很快就會死盡。我們還有必要,將戰場搬去那裡嗎?”

    閻無神以懷疑的眼神看向她,道:“般若殿下能找到更好的戰場?”

    般若被閻無神的本源神目緊緊盯着,彷彿靈魂都要被看穿,此人警覺性之強,同代修士中,無人可比。

    “另外幾顆暗黑星,都是不錯的選擇。比如,第三號暗黑星。”般若道。

    戰場不能在第七號暗黑星,乃是因爲,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修士都在這裡,會影響戰鬥的結果。

    所以,戰場必須定到別的地方。

    第三號暗黑星的內部,有一個不確定因素,是般若想要將衆人引去那裡的最大原因。只有這樣,不死血族和張若塵,纔有一線生機。

    閻無神輕輕搖頭,道:“在暗黑星上戰鬥,的確我們的優勢更大,但是,天奴絕不會同意的。”

    般若不再開口。

    閻無神的意志比無疆還要堅定,不會被任何人左右,而且心智極其可怕,繼續說下去,必定會被他懷疑,後果將不堪設想。

    閻無神從般若身上收回目光,道:“接下來,本座還要去見一見螭帝,各位先告辭了!”

    在場不少修士,依舊不明白閻無神的意圖。

    換一個戰場?

    怎麼換?

    難道讓天奴自己去不死血族本族星?

    沒錯,閻無神就是這樣打算的。

    去見螭帝,難道不怕被螭帝一劍劈死?

    是的,閻無神不怕。

    “閻無神這是在找死,自以爲修爲強大,竟然敢獨自前去第七號暗黑星,等着瞧,以螭帝的修爲,無需三劍就能將他劈死。”

    “閻無神自詡元會級天才,比張若塵還要狂妄,必會爲此付出代價。”

    “閻無神最好還是不要死,畢竟與閻羅族合作,的確對我們有好處。”

    “他自己要去送死,有什麼辦法?”

    上三族修士都在議論和嘲笑,準備看好戲。

    這時,般若忽的開口,道:“我和你一起去。”

    這是唯一可以接近螭帝的機會,絕不能錯過。

    否則張若塵和不死血族必敗。

    以前,不死血族佔據絕對的優勢,螭帝這枚棋子,也就不用刻意去啓動。但是現在卻不行,只有用好這枚棋子,才能破閻無神的大勢。

    閻無神轉過頭,露出詫異的神色,道:“般若殿下……”

    般若不給他拒絕的機會,道:“我修煉出了真我之門,若是談判失敗,可以壓制螭帝的力量,你不至於連脫身的機會都沒有。”

    緊接着,又道:“只有我們一起去,纔有可能談下來。畢竟你只能代表閻羅族,代表不了上三族。”

    閻無神驚愕的神情消失,點頭笑道:“好,有膽識,就算談判失敗,本座也必定先送你離開。”

    看着閻無神和般若一起向第七號暗黑星飛去,上三族的修士,依舊還處於震驚的狀態。

    般若殿下難道也瘋了?

    和天奴談判,和螭帝商量換一個戰場,還有比這更離譜的事嗎?

    二人並肩飛行,閻無神傳音:“般若殿下與張若塵的交情很深?”

    “閻君爲何這麼問?”般若臉色依舊如冰山一般冷,毫無情緒波動。

    閻無神道:“我聽聞,你們曾一起墜入過第三號暗黑星內部,而且張若塵還放你逃走過一次,所以,纔有些疑惑。”

    “我聽聞,狩天之戰前夕,你請張若塵喝了酒,喝的是花開十二朵。我還知道,你收了池崑崙爲弟子。你和張若塵交情,莫非也很深?”般若道。

    閻無神略微怔住一瞬,隨即,哈哈大笑:“本座是怕般若殿下與別的塵俗女子一樣,被張若塵俘獲了芳心。畢竟,這個元會的英雄只有我和他,哪個女子擋得住我們二人的魅力?不同的是,本座雖是閻羅,修的卻是佛,註定一生了無牽掛,無情無色。他卻是一個有情的人……不對,確切的說,應該是看似有情的時候,實則無情。看似無情的時候,實則有情。般若殿下要小心啊!”

    般若當然知道他說出這番話的原因,冷然的道:“我修的也是佛。”

    閻無神再次怔住,肅然道:“好,般若殿下這麼說,本座就放心了!此戰,我們必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