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歌聲,悅耳動聽,猶如天籟。

    可是,卻無法判斷是從哪一個方向傳來,只知道越來越近,讓張若塵感到毛骨悚然。偏偏他又不能封閉聽覺,一旦失去聽覺,只會給血影鬼種更大的可趁之機。

    刀獄皇和風后,倒是在第一時間封閉了聽覺,可是什麼都聽不到,反而內心更加煎熬。

    歌聲蘊含強大的幻術力量,漸漸的,讓張若塵受到影響。

    隨着歌聲變化,張若塵腦海中,回想起曾經的種種畫面。

    有八百年前,被池瑤殺死之時的畫面;有八百年後,在竹林之中,見到一頭白髮的孔蘭攸的畫面;有第一次看到池瑤石像的畫面;有紫微宮前,與黃煙塵割袍斷義的畫面……

    每一個畫面,每一段記憶,都直擊他內心的某一脆弱點。

    「好高明的幻術,居然與歌聲融為一體,讓我迷失其中。」

    張若塵的精神意志何等強大,頃刻間,驚醒過來,嘴裏發出一聲大吼:「破!」

    只此一道聲音,卻蘊含他六十五階的精神力,爆發出震蕩勁氣。

    歌聲,消失。

    腦海中的種種畫面,跟着淡去。

    地下河,突然一下變得無比寂靜,只能聽到「嘩嘩」的水流聲。

    「血影鬼種退走了嗎?地底果然可怕,不是久留之地。」張若塵暗道。

    「若塵大聖,你怎麼了?」

    空間真域中,風后的動人身姿,搖風擺柳一般向張若塵走來,眸中露出關切而又柔情的光芒。一道目光,似能融化世間萬物,包括男人的心。

    張若塵沒有太大的心理波動,風后只是看中了他的實力,才會如此這般關心他。

    否則,他張若塵就算死在這裏,她也不會多看一眼。

    張若塵問道:「刀獄皇呢?」

    風后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突然一下他就失去蹤影,會不會是被血影鬼種抓走?」

    張若塵的眉頭深深一皺,立即釋放出精神力探查。

    可是,一無所獲。

    「不應該啊,就連不朽境大聖都能逃走,以刀獄皇的修為,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拿下?」

    「而且,就算被抓走,也應該會留下氣息和痕迹才對。」

    「難道刀獄皇已經被血影鬼種完全吞噬?」

    想到此處,張若塵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風后的修為,並不比刀獄皇高明多少,顯然是又驚又懼,露出小女人的柔弱模樣,纖纖玉手抓住了張若塵的手臂,高挑幽香的嬌軀,完全擠進他的懷中,擔憂的道:「我們肯定是遭遇了血影鬼種之中的聖血影,聖血影最可怕,已經誕生出智慧。」

    張若塵感受着入懷的溫香軟玉,低頭看了她一眼,瞳中閃過一道疑惑之色,道:「你乃是神女候選人,又是大聖之中的強者,應該要有一些魄力和膽量。不就是聖血影,用得着這麼害怕?」

    「人家終究只是一個女子,也會有害怕和膽小的時候,若塵大聖,你這麼取笑人家,就不怕人家生氣?」

    風后抬起雪白的脖頸,眸中晶瑩點點,充滿幽怨之氣。

    張若塵道:「此地不宜久留,先離開再說。」

    「可是……本后還想再煉化一隻血影鬼種,請若塵大聖一定要幫人家。」

    風后一口一個「人家」,完全沒有以前的高貴和神聖,反而透著一種更能撩撥男人心弦的柔媚。

    幸好站在這裏的是張若塵,若是換一位男子,被風后投懷送抱,還如此情意綿綿,恐怕早就繳槍投降。別說是一隻血影鬼種,肯定任何事都願意為她去做,包括為她去死。

    張若塵近距離,仔細盯着她,道:「煉化一隻血影鬼種,你的血氣,已經大幅度增長。再煉化一隻,你承受得住嗎?」

    「當然承受得住,若塵大聖若是肯幫忙,人家可以滿足你一切。」

    風后含煙一笑,將金絲面具摘下,露出一張精緻無瑕的仙顏,長長的睫毛輕輕眨動,紅唇充滿誘人的光澤,媚俏的道:「本后遲早會是你的女人,不介意早一些將自己交給你。」

    說着,她解開身上的血色衣袍,露出一具晶瑩剔透的雪白/身體,一條條曲線,美到極點,比任何風景都更加迷人。

    與此同時,她那香//艷的嘴唇,向張若塵的臉,靠了過去。

    「你還真以為,我過不了美色這一關?」

    張若塵面不改色,伸出一隻手,頗為粗暴的按在她臉上,手腕發力,「嘭」的一聲,將她的頭顱捏得爆碎,化為一團血霧。

    痛苦而又尖銳的叫聲,響徹空間真域。

    風后的無頭身體,變成液態,化為一條血液小溪,向張若塵的身體環繞過去。

    血液小溪流動到張若塵頭部的位置,延伸出一顆女子的頭顱,長發飄飄,卻看不清五官和面容。她冷聲道:「就算識破了我又如何,我依舊要吞食盡你的全身血液。」

    那顆血紅色的液態女子頭顱,距離張若塵非常近,伸出舌頭,就能舔在他的臉上。

    可是,張若塵卻處變不驚,鎮定的道:「你應該就是聖血影吧?的確很厲害,最開始的時候,我還真被你騙過,完全陷入你的幻境。可惜,你還是不夠了解我,否則不會功虧一簣。」

    「另外,在我的空間真域之中,不要那麼囂張。」

    血液小溪怒哼一聲,猛烈的收縮,如同一條血紅色鐵鏈,想要纏住張若塵。

    與此同時,液態的頭顱,向張若塵的脖頸撕咬過去。

    「定!」

    空間真域所在的區域,空間變得凝固。

    血液小溪和液態頭顱,在一瞬間,變得靜止不動。

    張若塵的身體縮小,變得只有拇指頭大小,從血液小溪的禁錮中飛出,重新變成正常人的身形。

    「魔音,你能吸收血影鬼種嗎?」張若塵問道。

    「主人,魔音求之不得。」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延伸出來,分出數十道根須,刺入血液小溪,直接煉化吸收。

    很顯然,這一隻血影鬼種,比交給風后的那一隻要強大得多,張若塵都差一點栽在它的手中。

    如此厲害的血影鬼種,張若塵當然捨不得給刀獄皇。

    「血影鬼種看來更偏向的是精神力攻擊,物理攻擊並不強,一旦被凍在空間中,就無法強行打破空間,脫身逃走。」

    張若塵對血影鬼種有了一定了解,這種似魂體、似液妖一般的生物,與鬼族的夜常在有些像。兩者都善於隱藏,讓人防不勝防。

    可是,弱點也很明顯。

    一旦被找了出來,也就不再可怕。

    當然,每一隻血影鬼種,都有一些不一樣。張若塵現在只是遇到了兩隻而已,不敢保證,別的血影鬼種也有這樣的弱點。

    而且,就算血影鬼種真的弱點明顯,若是遇到精神力和幻術造詣更高的,依舊非常危險。

    刀獄皇和風后,依舊在張若塵空間真域籠罩的區域內。

    刀獄皇看着正在被魔音吸收的血液小溪,道:「這麼容易,又拿下了一隻?」

    「容易?剛才,我差點死在它手中。血影鬼種的精神力攻擊和幻術攻擊非常可怕,你們還是小心一些,千萬別掉以輕心。」張若塵嚴肅的道。

    風后道:「你剛才陷入了幻境?」

    張若塵的目光,盯在風后的身上,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剛才香//艷/而又誘//人的畫面。

    他道:「對啊!幻境中,血影鬼種變成了你的模樣,以各種手段誘//惑本聖,現在依舊回味無窮。可惜,幻境終究只是幻境。」

    「哈哈!」

    刀獄皇發出清朗的笑聲,見風后眼神冷冽的瞪來,才管控住臉上的肌肉,肅然的道:「的確好險,血影鬼種居然可以專挑修士的弱點製造幻境,看來是具有很高的智慧。而且,它必定是聽到了我們先前的對話,才會這麼做。」

    「你們的對話?你們先前說了什麼?」風后問道。

    刀獄皇聳了聳肩,攤手道:「沒有,張若塵什麼都沒有給本皇說,本皇什麼都不知道。」

    煉化吸收了血影鬼種,風后的血氣大增,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強勁,勝過以前一大截。如此實力,就算對上百枷境大圓滿榜第六的磊帝,她也不覺得自己會輸。

    風后眼中的冷意消散,柔聲道:「若塵大聖,你能不能,再幫本后擒拿一隻血影鬼種?」

    這樣的話,張若塵在幻境中,也聽過一次。

    張若塵道:「你還能煉化吸收?」

    「總要嘗試一下,本后的實力越強大,對狩天之戰的幫助才越大。而且,大聖應該沒有忘記,本后曾經給你的承諾吧?無論本后能不成為神女,我們都是自己人。」

    風后的眸光中,飽含動人的笑意。

    張若塵當然明白風后的言語所指,心中暗道,「原來她也覺得,憑藉自己的美//色,可以利用我為她做事。」

    若不是,風后還有價值,張若塵倒是很想用對付血影鬼種的手段,一巴掌狠狠的,按到她的臉上。

    什麼都不付出,卻想一味的索取,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刀獄皇都比她更懂得,什麼叫做交易。

    想要獲取,必須得付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