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知沉睡了多久,彷彿已經過去一萬年,張若塵終於醒了過來。

    他從地上坐起,腦海中,一片混亂和模糊,身體猶如變得不是自己的,思緒久久無法凝合到一起。

    我……我是誰?

    我在哪裡?

    ……

    靜坐了很久,張若塵的思緒,終於整合到了一起。

    可是,記憶只停留在,與閻折仙……不對,是與不血影神母對話的時刻。

    後面又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他和閻折仙親在了一起,親的是脖子,而且親的很狂熱,相互一起親。

    “怎麼可能?”

    想到此處,張若塵眉頭緊鎖,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難道陽剛之氣又控制不住了?

    要不然,自己怎麼可能和閻折仙互親脖子?

    張若塵的手,情不自禁摸到脖子處,還隱隱感覺到疼痛。

    但,被閻折仙咬破的血管,早已癒合,疤痕都沒有。

    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猛的低頭,看見了閻折仙。

    要知道,他們進入狩天戰場,只能攜帶一件戰兵,所以身上穿的並不是什麼聖衣神袍。對於兩個大聖境界的人物而言,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受自己控制的激烈行爲,自然身上的衣袍就灰飛煙滅。

    不得不說,閻折仙真的很白,就像神玉做的一般,全身上下都是如此。

    張若塵僅僅只看了一眼,立即移開目光。

    沒什麼好看的,女人,都一樣。

    但,張若塵的目光,很快再次落到閻折仙身上,再也無法移開眼睛。

    閻折仙那精緻得令人窒息的身材,在小腹的位置,卻聳起一個弧度,像是已經懷孕了五六個月。

    張若塵本是心境沉穩之人,此刻,卻眼神一寒,忍不住結出一道掌印。

    “哧哧!”

    有神火在掌心醞釀。

    最終,他收起了手掌,黯然的自言自語:“張若塵,你真的還是太懦弱了,所謂的冷酷,所謂的心狠手辣,都是僞裝出來的。真正需要果斷殺伐的時候,你卻下不了手。”

    張若塵十分清楚,與閻折仙的這段孽緣,不應該存在。

    只是孽緣,也就罷了,竟然還有了孩子。

    若是任由閻折仙活下去,讓孩子生下來,他張若塵今後在地獄界將會有無窮羈絆。這比池崑崙和池孔樂,還要更加麻煩。

    最好的辦法就是,果斷將閻折仙和她腹中的胎兒殺死,阻止這一切發生。

    可惜,張若塵真的做不到殺死自己親生骨肉這樣的事。

    哪怕孩子的媽,恨他入骨。

    哪怕他將孩子的媽恨之入骨。

    做不到,做不到……

    “天意弄人啊,爲何要和她,出現這樣的牽扯?難道是地獄界諸神,故意給我設的局?”

    張若塵努力回想,可是,始終想不起,他和閻折仙爲何會相互親吻脖子,更想不起親吻脖子之後的事。

    或許這個孩子不是我的。

    剛剛生出這個念頭,張若塵便是很想給自己一巴掌,男人可以風流,可以多情,但是,絕對不能推卸責任,不能沒有擔當。

    “張若塵,你的志向,乃是跳脫這天地間的棋局,制定新的規則秩序。如今,擺在你面前的,只是一個小問題,很小很小的一個問題。”

    張若塵經過激烈的心理鬥爭後,平靜的站起身,取出一件衣袍穿上,又給閻折仙穿了一件。

    接下來,張若塵打量四周環境。

    這是一個高四丈,長十二丈,寬六丈的密閉空間。

    空間中,氤氳一片,五彩光華流動。

    他和閻折仙,應該是在石棺裡面。

    石棺底部,有很多白色的堅硬樹根,與石棺緊緊長在一起,又沿着石壁,一直蔓延而上,穿過石棺的蓋子。

    “是血影神母的樹根嗎?”

    張若塵身體彈躍而起,一掌擊向頂部的石蓋。

    “嘭!”

    驚天動地的聲音,在石棺中,不斷跌宕迴響。

    張若塵墜落回地面,手臂隱隱作痛,以難以置信的眼神,擡頭看向上方。

    以他現在的肉身強度,一掌竟然打不開一層棺材蓋?

    幸好剛纔只是用了一點點力量,如果全力以赴,怕是那股反震力量,足以將他震傷。等於自己全力以赴,打了自己一掌。

    “不好。”

    張若塵閃電一般衝到閻折仙身前,手腕撐地,偏頭靠到她的肚子上,細細聆聽,臉色凝重。

    剛纔那一掌爆發出來的聲音何等驚耳,力量反震何等強大,孩子還那麼幼小,怎麼可能受得了這樣的衝擊?

    他心中自責不已,剛纔太冒失了!

    幸好,幸好,胎兒的心跳依舊正常,生命力依舊旺盛。

    張若塵長長鬆了一口氣。

    忽的,張若塵有所察覺,身體以更快的速度退走,筆直的站到石棺的另一角,揹負雙手,渾身散發出冷寒的氣息。

    閻折仙睜開眼睛,緩緩坐了起來。

    她現在的狀態,不比先前的張若塵好多少,對昏迷之前發生的事,只有模糊印象。

    片刻後,閻折仙終於發現了自己的肚子,還有站在遠處的張若塵,頓時,唰的一下清醒過來。

    大聖級人物,的確不是普通女子可以比擬,沒有失聲尖叫,亦沒有哭哭啼啼。

    她比張若塵要果斷,一掌向腹部拍擊而去。

    張若塵嘴角抽動,眼中閃過一道怒意,正打算出手。

    奇異的事發生。

    腹中的胎兒,彷彿感知到了危險,綻放出一道血紅色的神光,將閻折仙即將落下的手掌,震得反彈而回。

    她的手,血肉模糊。

    “好強大的神力,這是天生神胎。”張若塵心中大喜。

    閻折仙雙眼通紅,想要打出第二掌。

    張若塵眼中怒意更濃,虎毒還不食子,你閻折仙怎麼如此心狠手辣。

    “這個孩子,匯聚了血影神母死後的一身神力和精氣,你殺不了她。不如,讓我來試試?”

    “噠噠!”

    張若塵一步步走過去,假裝從紫金葫蘆中,取出了一柄劍。

    太危險了!

    必須先靠近過去,出其不意將她鎮壓。

    閻折仙第二掌沒有拍下去,因爲她感知到了腹中胎兒的心跳,她是一個女孩,擁有生命,在輕輕的踢腳,充滿活力,而且還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親近之感。

    這個血肉相連的感覺,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她已知道,自己再也下不了手。

    世間有一見鍾情,而母親和孩子之間的情,比一見鍾情不知深刻多少倍。哪怕只是感知到胎兒輕輕的動了一下,從此一生都割捨不了這份情。

    “閻折仙,你可是閻羅,怎麼變得如此懦弱?腹中這個孩子,可是張若塵那個討厭至極的男人的種,你真的要將她生下來?”

    閻折仙心中瞬間有了答案,深深吸了一口氣,擡起頭,盯向提劍而來的張若塵,聲音尖銳的道:“你敢?你若敢殺她,我自爆聖源,與你同歸於盡。”

    張若塵心中大驚。

    閻折仙你這變得也太快了吧!

    前一瞬還要殺子,後一瞬就拼死也要護子。

    張若塵想要確定閻折仙是不是真的不再對胎兒動手,於是,冷冰冰的道:“這個孽種不能留,她將成爲我心中的羈絆,成爲我修煉道路上的絆腳石,必須殺。”

    張若塵渾身殺意,眼中盡是嗜血的光芒。

    閻折仙絕然的道:“張若塵,你這個無情無義的冷血畜生,難怪可以毫不猶豫殺死蠻劍大聖,大肆屠戮天奴。她可是你的女兒,你竟然都下得了手。”

    “無毒不丈夫,今日我不僅要殺她,也要殺你。我是元會級天才,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絕不能因爲你們,影響我的道心。”張若塵斬金截鐵的道。

    手中之劍,錚錚鳴響。

    閻折仙看了看四周密閉的空間,道:“你真的太噁心了,一點男人該有的責任感都沒有。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的精神力,比你高出一籌,你阻止不了我自爆聖源。你膽敢再上前一步,我們就同歸於盡。”

    此刻,閻折仙彷彿完全忘了自己**這件事,只想保住腹中的胎兒。

    而且她心中更加瞧不起張若塵,厭惡這個男人。

    以前是因爲,張若塵太無恥,輕薄她,手段太下作。

    現在則是因爲,張若塵做了事,居然不想負責,還想殺死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禽獸不如。

    人神共憤。

    天誅地滅。

    “不對……爲什麼我會認爲,懷上了他的孩子,就是他的女人了呢?我們只是兩個陌生人,都怪血影神母,若不是她,就沒有這段孽緣。”

    張若塵似乎是被她震懾住,又像是被閻折仙罵醒,臉上露出悔悟的神情,道:“你說的沒錯,孩子是無辜的。這樣吧,狩天之戰結束,你和我回血天部族,將孩子生下來後,你再回閻羅族。”

    閻折仙聽出來了,張若塵話中的意思就是,孩子生下來後歸他,你自己該幹嘛就幹嘛去,從此之後,大家相忘於江湖,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孩子和你沒有半顆聖石的關係。

    閻折仙心中自然是很憤怒,你張若塵什麼意思,覺得我連一個孩子都養不活嗎?閻羅族是至高一族,我爺爺是神,我太爺爺是古神,我太太爺爺是太上。

    你血絕家族何德何能,敢奪走我的孩子?

    孩子歸你,想都別想。

    但是,她有些擔心激怒張若塵這個禽獸,擔心他又要提劍殺子,於是敷衍道:“好!只要你不殺她,一切都好說。”

    “唰!”

    剎那間,張若塵出現到她面前,手中戰劍,在閻折仙的身上,一連刺出一百四十四下。

    閻折仙滿眼都是劍光,根本來不及抵擋。

    “張若塵,你不能如此狠心,求求你,放過她……她是無辜的……你怎麼可以如此殘忍……”

    閻折仙一邊哭泣,一邊如此喊道。

    最後,泣不成聲。

    片刻後,閻折仙發現張若塵沒有殺腹中胎兒,只是使用劍罡,將她的修爲封印了起來。就連精神力念頭,都被劍罡鎖在了聖心中。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在張若塵的面前,自己根本沒有自爆的機會。

    太快了!

    比她釋放精神力的速度還要快。

    不過,沒有殺她腹中的胎兒就好,至少張若塵還有一絲人性。

    閻折仙其實極其聰明,只不過太年輕了,缺乏歷練,看似修煉到了大聖境界,實際上,絕大多數時間都在閉關,都在族中聖地學習符道。

    就算與人交手,對手也是族中的修士。

    在閻羅族,誰敢傷她?誰敢在她面前耍心機?

    真正經歷的紅塵俗世,她怕是連十幾歲的少女都比不過,與閻無神和閻皇圖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要不然,張若塵也沒那麼容易騙過她。

    剛纔出手,讓張若塵心中極爲詫異,速度似乎變得更快。於是,他立即調動精神力內視,想要知道沉睡的這短時間,自己是不是又有進步?

    內視之後,張若塵震驚得無以復加。

    到底怎麼回事?

    “血影神母說本族星的機緣不屬於我,可是……可是爲何,我的修爲,提升了這麼多?”

    聖道規則,增加了十多億道。

    聖道規則的總數,達到五十億道,

    雖然與閻皇圖和無疆之輩,依舊還有很大差距,可是,已經讓他節約數十年苦修的時間,戰力自然又有不小的增長。

    其中,金、木、水、火、土五行規則,增長最爲明顯,提升了數倍。

    還有更大的驚喜。

    五行混沌不朽聖體變得更強,肉身蘊含的五行力量,變得更加純粹,甚至每一滴血液、每一寸皮膚,每一塊骨頭……彷彿都是最精純的五行之力凝聚而成,不含任何雜質。

    就連半神之體的力量,鳳凰的神血,也和五行混沌融爲一體。

    身體如混沌,五行似雲煙。

    以前,張若塵的體質,其實並不算先天五行混沌不朽聖體,是後天修煉出來的,存在不少雜質。可是現在,他的體質,比先天五行混沌不朽聖體都要精純。

    張若塵興奮得幾乎顫抖。

    因爲,這樣的肉身,才能完美契合陰陽五行聖意,爲他修煉出一品聖意,營造出了一絲可能性,不再完全沒有希望。

    在這一刻,張若塵已是迫切想要融合土之道聖意,讓自己更上一層樓。

    他再次想到白蒼血土。

    血影神母層說過,白蒼血土就在眼前。

    到底在哪裡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