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算了,還是趕緊想辦法出去,纔是頭等大事。”

    張若塵沒有找到白蒼血土,也剋制住立即融合土之道聖意的想法。

    被困在石棺中,已不知多少天,狩天之戰結束了嗎?

    應該沒有。

    若是狩天之戰已經結束,不死血族和閻羅族的神靈,肯定已經來到地心營救他和閻折仙。

    閻折仙的肚子,也不知是血影神母將臨死時的神力和精氣注入進去後就這麼大,還是已經孕育了幾個月。總之,看到她的肚子,張若塵便是心頭急切。

    他進入地心空間的時候,不死血族的確是佔據了絕對優勢,幾乎不可能輸。

    但,閻羅族絕不可能將第一的位置拱手讓給他們,必定猛烈反擊,無所不用其極。狩天之戰越到後期,將越是慘烈。

    必須立即回到戰場。

    張若塵開始以各種方式嘗試,想要打開石棺。

    角落處,閻折仙逐漸從百感交集中,冷靜下來。

    剛纔醒來,先是腦海中混亂一片,緊接着發現自己懷孕,隨後,她和張若塵都相繼想要殺死腹中的胎兒,整個人一直處於一種前所未有的極端情緒中。

    冷靜下來後,她迅速明白過來很多事。

    首先,自己被張若塵給騙了。

    那個傢伙,根本沒有想過要殺腹中的胎兒。若是想殺,在她昏迷不醒的時候,已經出手。

    該死!

    該死的張若塵!

    “他應該是想要用這種方式,繼續僞裝出一副冷血無情的樣子。還有,他是在試探我,想要知道我是不是不會再殺腹中的胎兒。”

    閻折仙閉上雙眸,越想越氣。

    氣自己自詡聰明絕頂,卻被張若塵耍得團團轉。特別是,自己剛纔表現得太軟弱,居然求了張若塵,而且還哭了出來。

    太恥辱了!

    比在閻羅族本族星被張若塵擒住,被他輕薄的時候,還要恥辱。

    其次,她還明白了另外一件事,她和張若塵並沒有發生男女之事。

    因爲她在體內,感知到了張若塵的血液。

    她和張若塵不同,她是天生的五行玄黃之體,血影神母的神力和精氣,並沒有讓她的體質發生太大的改變。

    她的體質已經到頂,無法繼續改變。

    所以,閻折仙知道自己體內有張若塵的血液,張若塵卻不知道自己體內有她的血液。

    當時他們並不是在互相親吻,而是,相互吸對方的血液。

    不過,她現在懷孕了,誰會相信她和張若塵是清白的?

    況且……

    閻折仙看了看身上這件屬於張若塵的衣袍,衣袍裡面,什麼都沒有穿,頓時,發出一聲長嘆。她和張若塵,真的還算清白嗎?

    整個地獄界,沒有人會信的。

    “腹中這胎兒,乃是血影神母修煉不知多少年的神力和精氣孕育出來,卻又吸收了我和張若塵的血液,和張若塵怎麼都脫不開關係。命運啊,命運,爲什麼要讓我和張若塵糾纏不清?”想到此處,閻折仙再次長嘆。

    閻折仙看向遠處的張若塵,回想與張若塵短暫的幾次接觸。

    論天資才智,張若塵絕對是同代修士中的頂尖。

    論容貌,張若塵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論家世背景,血絕家族古老而又強大,血絕戰神更是所有地獄界修士都敬仰和崇拜的人物。

    張若塵的自身條件,似乎無可挑選,對每一個女子,都有致命的吸引力。可是,爲何她就偏偏看不順眼張若塵?

    思考的很久,閻折仙心中,有了答案。

    最根本的原因,並不是因爲,張若塵輕薄了她。畢竟,那時張若塵只是想要活着離開閻羅族本族星,不是故意想要羞辱她和佔她便宜。

    最根本原因,乃是從一開始,她就討厭張若塵。

    因爲,張若塵是天庭界一方的修士,卻叛離天庭,歸順了地獄界,甚至連蠻劍大聖這樣關係親密的好友都被他親手殺死。

    也有很多修士都說,張若塵是天庭派遣到地獄界的臥底。

    這兩類人,閻折仙都不喜歡。

    她喜歡的男人,不僅僅只是天賦要高,還應該是頂天立地的豪傑,重情重義,堂堂正正的強者,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信念和立場,更不應該是陰險卑鄙之徒。

    上一個元會,血絕戰神和荒天是絕代雙驕。

    可是,閻折仙卻只崇拜血絕戰神,對荒天卻極爲鄙視。

    如果張若塵現在依舊在天庭,即便二人是敵人,閻折仙也會對他充滿無窮期待和欽佩,甚至愛上他,都是有可能的事。

    她就是這樣一個任性而又充滿浪漫情懷的女子,渴望自己的夫君完美無缺。

    從一開始,她對張若塵,就帶有偏見和厭惡。

    “腹中的胎兒,只屬於我一個人,張若塵想都別想和她扯上關係。狩天之戰結束,我就回閻羅族,將她生下來,此生不嫁任何男子。”

    “現在,我要拖住張若塵,不能讓他返回狩天戰場。沒有了張若塵的不死血族,絕不可能是閻羅族的對手。”

    閻折仙站起身,走向張若塵,問道:“還是打不開石棺?”

    “嗯!”

    張若塵已經嘗試了各種方式,可是,棺蓋紋絲不動。

    石棺內部,也沒有任何神紋和機關。

    徹底被困死在這裡了!

    閻折仙心頭一喜,臉色淡然道:“我們就不出去了吧,等狩天之戰結束,自然會有神靈來救我們。不如,我們談一談?”

    “談什麼?”張若塵道。

    閻折仙道:“我們現在關係如此親密,可是對對方卻瞭解甚少,難道要一直疏遠下去?或許,我們可以嘗試,更加深入的瞭解對方。”

    “有這個必要?”

    張若塵很清楚,閻折仙想要拖住他,不想他出去。

    閻折仙道:“我聽過很多關於你的事,你闖過了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你和崑崙界的池瑤女神生了兩個孩子,你是月神十分看重的使者,你和閻無神交手過三次,你曾以一己之力,對戰整個地獄界的聖境戰士……等等。你是這個元會,最具傳奇色彩的修士之一。”

    “可是,你爲什麼要加入地獄呢?你和地獄界,不是有深仇大恨嗎?你不是最討厭不死血族嗎?”

    “你想過曾經崇拜你和仰慕你的修士會失望嗎?你想過曾經栽培你的神靈會痛心嗎?你雖然在天庭,遭到很多修士的排擠和打壓,可是你還有很多朋友支持你,與你患難與共,也有很多神靈護着你。”

    張若塵道:“你確定是想好好和我談一談嗎?”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真的已經背離了自己的信念,叛離了自己的朋友,還是成爲了天庭的臥底?”閻折仙道。

    張若塵道:“在你眼中,只有這兩種可能嗎?”

    閻折仙黛眉蹙起,道:“還有第三種可能?”

    “很多事,你根本不會懂,因爲以你那高貴的身份,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去選擇自己的未來,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不喜歡的直接一腳踢開。可是,天下間還有無數的生靈,他們沒得選。”

    說完,張若塵繼續研究打開石棺的辦法。

    ……

    戰場開啓之初,不死血族派遣出去收集另外九族情報的精神力大聖,已全部返回。

    現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一共有三百二十四位參戰修士。其中一百七十二位是九步聖王,他們即便在大宴上,吞服了玄極聖果和大量天材地寶,境界卻依舊沒有突破。

    剩下的一百五十二位大聖,又有近一百位是符師和陣法師。

    坐鎮本族星的瑜皇,最近一段時間壓力巨大。

    不死血族的積分,不斷被扣,她知道,肯定是那些身上攜帶有族人的大聖,被閻羅族找了出來。所有族人,都被殺死。

    張若塵猜準了,閻皇圖已經和粉紅骷髏結盟。

    只有三大命運神女的命運之道,才能如此精準的推算出,不死血族大聖的藏身位置。

    “閻羅族肯定會來攻打本族星,張若塵怎麼還沒有從地底返回,千萬不要出意外。”

    瑜皇揪心不已,很想立即潛入地底,可是,想到自己沒有對抗血影鬼種的實力,最後只得剋制下來。

    風后一直沒有返回,肯定凶多吉少,現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完全是靠她一個人在撐。

    她倒是派遣了修士,趕去第七號暗黑星,想要讓刀獄皇帶領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返回本族星固守。可是,已經派遣了三位大聖出去,全部都一去不復返。

    狩天之戰的最後一天了,瑜皇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

    一位聖王從天而降,快步走了進來,躬身道:“稟告瑜皇,閻羅族的六位陣法地師和一位符道地師,還有一百多位大聖陣法師和符師,出現在了本族星的上空。”

    “果然來了!閻羅族居然有六位地師,真是可怕。”

    瑜皇心中是有一些慌亂的,但是,一直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表情,一定要平靜沉着。就算六位陣法地師又如何,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將她佈置的陣法破掉。

    又一位九步聖王,闖入進來,驚慌的稟告:“骨族的五十二位大聖陣法師,出現在本族星外。還有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保護他們。”

    瑜皇問道:“閻皇圖和粉紅骷髏現身沒有?”

    那位九步聖王搖頭。

    “大事不好,骨族的數百位大聖,出現到了本族星上空。”又有修士進來稟告。

    “轟隆隆。”

    上空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震響,整個星球都在抖動。

    星空中,一顆顆小行星和大型宇宙岩石,鋪天蓋地的,飛向血紅色的不死血族本族星,被陣法光膜擋住,爆發出焰火一般的璀璨光芒。

    整個本族星,猶如被點燃了一般。

    一道道流星在天空劃過,撞擊聲源源不絕。

    本族星上的修士,只見,天空被撞擊出密集的漣漪,聲音震耳欲聾,以他們的修爲都感覺末日降臨了一般。

    一旦護星大陣被攻破,就憑他們這些修士,怎麼擋得住閻羅族和骨族的修士?

    “若塵表哥怎麼還沒有回來,沒有他坐鎮,我們怎麼和強敵對抗?”血凝筱緊咬嘴脣,很想立即進入地底。

    別的不死血族修士,也擔憂不已:“刀獄皇怎麼還沒有帶領不死血族大軍回來防守?”

    “已是最後一天,就算沒有張若塵和不死血族大聖軍團,我們也要拼死守住。”

    “閻皇圖和粉紅骷髏還沒有現身,一旦他們動用至尊聖器,我們的護星大陣,未必撐得住一天。”

    ……

    血魔大搖大擺的,走進城主府。

    整個不死血族的修士都驚慌和焦灼的時候,他卻風輕雲淡,輕鬆自如。這一份輕鬆,不是瑜皇那樣裝出來的,而是真的無所畏懼。

    瑜皇準備離開城主府,去主持攻擊大陣,發動反擊。

    血魔攔住了她,道:“血泣沒有回來。”

    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話!

    瑜皇心中很急,沒時間聽血魔瞎扯,準備繞開他。

    血魔再次將她攔住,道:“血泣是情報組的組長之一,掌握着本族星上的空間傳送陣的座標。他沒有回來,你不覺得,是一個大問題嗎?”

    瑜皇心中一緊,意識到不妙,但是,很快又搖了搖頭,道:“不可能,血泣不可能出賣不死血族。”

    “他當然不可能出賣不死血族,但是,有人卻可以剝奪他的部分記憶。如果我沒有猜錯,血泣不是被殺死,就是已經被踢出狩天戰場。”血魔道。

    瑜皇大喝道:“血凝筱,立即去毀掉空間傳送陣。”

    殿外,血凝筱愣住。

    毀掉傳送陣?

    刀獄皇和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怎麼回來?

    血魔笑了笑,道:“丫頭,別聽她的,毀掉空間傳送陣只是下策。閻皇圖一旦傳送失敗,就會直接去本族星外攻打陣法。你的陣法,能夠擋住他們多久?現在星球外,可是有七位陣法地師,兩件至尊聖器。”

    瑜皇道:“你說該怎麼辦?”

    “第一步,將這座空間傳送陣,放到上面去。”

    血魔的手指,指向上空。

    瑜皇心中一動,道:“你指的是,把傳送陣放到本族星的攻擊大陣之中?”

    “哈哈,難怪張若塵那麼重視你,看來不僅僅只是看上了你的身體,還不算太蠢。沒錯,將傳送陣放到攻擊大陣中,在閻皇圖他們即將降臨的時刻,啓動陣法,先狠狠的揍他們一頓。”血魔道。

    瑜皇道:“可是這樣一來,傳送陣也毀掉了!”

    “沒關係,本族星上還有另一座傳送陣,張若塵一直讓我看着,除了我們二人,沒有任何別的修士,知道它的空間座標。當然,留在刀獄皇身邊的食聖花也知道。”

    緊接着,血魔又道:“第一步若是無法重創閻羅族和骨族,那麼,只能啓動第二步。”

    “第二步是什麼?”瑜皇問道。

    血魔的手指,指向地下,道:“不死血族本族星最強的防禦和最可怕的攻擊,從來不在天上,而在地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