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當然不會讓所有不死血族修士一起出動,去對付缺,風險太大。況且,缺修鍊的是虛無之道,人海戰術對他很難奏效。

    與張若塵同行的,只有風后、刀獄皇、大森羅皇、越聽海。

    瑜皇則是留守本族星,繼續布置陣法。

    奪取帝品聖意丹,代表的,是張若塵的個人利益,不是整個不死血族的利益。

    刀獄皇和越聽海,之所以願意幫張若塵做這件事,是因為,他們沒有選擇。畢竟,二人都有參與攻擊血天大陸的計劃。

    張若塵若是有心報復他們,接下來的狩天之戰,肯定會派遣他們去衝鋒陷陣,做最危險的事。

    既然如此,還不如答應張若塵一起去對付缺,幫他奪取帝品聖意丹。他們這麼多高手一起出手,缺就算有通天之能,怕是也只能乖乖認輸。

    「嘩——」

    光芒閃爍了一下,空間輕輕震動。

    通過雲城中的空間傳送陣,張若塵等人,來到一片遙遠的星空中。

    四周,儘是六彩色的星霧,瑰麗絢爛,距離不死血族本族星,已不知隔了多少千萬里。

    「方位沒有錯,距離缺已經不遠。你們等我片刻,我先布置一座空間傳送陣。」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在附近星域,找到一顆長達六百多里的岩石隕星,釋放出十萬道精神力念頭,將一塊塊紫色的空間聖玉和一枚神石,擺放到了地上。

    血天部族的神石,在暗黑星中,已被張若塵消耗殆盡。

    但,另外九大部族修士的身上,卻有不少神石,現在都落入張若塵囊中。

    「有了這座傳送陣,我們進可攻,退可走,算是佔據了主動權。本后布置一座隱匿陣法,將這顆岩石隕星隱藏起來。」

    風后的精神力不弱,在陣法之道上,也有地師級的造詣。

    在天庭萬界,一些弱界連一位陣法地師都沒有(研究陣法的神靈除外),可是地獄界的新生一代大聖中,卻有多位。

    地獄界的競爭之強,可見一斑。

    半個時辰后,空間陣法和隱匿陣法成形,張若塵等人收斂身上的氣息,急速向缺所在的方位飛去。

    沒過多久,前方出現一顆藍色星球。

    距離越來越近,星球越來越巨大。

    「缺藏身在那顆星球上?」

    「那顆星球上,似乎有很多生命,不是荒蕪星球。不對……狩天戰場上的生命星球,幾乎都是本族星。」

    ……

    張若塵也意識到不對勁,率先停了下來,道:「本族星?這裡位於狩天戰場的中心地帶,會是哪一族的本族星?」

    刀獄皇神情頗為怪異,道:「閻羅族。」

    在場的幾人,全部都面面相覷,眼中露出驚懼之色,隨後向張若塵望去。

    缺怎麼可能在閻羅族的本族星?

    現在,只有兩個可能:

    第一,張若塵的感應出錯。

    第二,缺被閻羅族的修士擒住,關押在了本族星。

    刀獄皇和風后等人,都見識過缺的超凡手段,顯然更願意相信是前者。

    「我的感應,沒有出錯。」

    張若塵肯定的說出這一句后,又道:「有兩種可能,第一,缺隱藏到了閻羅族的本族星,畢竟最危險的地方,才最安全。」

    「而且,隱藏在這裡,可以讓閻羅族投鼠忌器,不敢大動干戈。」

    「第二,缺發現了我種在他身上的印記,故意將我引來閻羅族的本族星。想要借閻羅族的手對付我,也想借我的手牽制住閻羅族。」

    「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首先第一步,我們都得先進入閻羅族本族星。」

    風后道:「閻羅族的本族星,必定是被重重陣法守護,是整個狩天戰場最難攻破的地方。憑我們的力量,就算激活至尊聖器,也不可能闖得進去。」

    「就算強闖進去,也是死路一條,這裡可是閻羅族的大本營。」越聽海道。

    「強闖,當然不行。」

    張若塵將紫金葫蘆提了起來,道:「你們先進葫蘆,進閻羅族本族星的事,由我自己來想辦法。」

    將風后、刀獄皇、越聽海、大森羅皇收入葫蘆后,張若塵仔細一番思索,隨即,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身形消失在原地。

    ……

    在閻羅族,並不是每一個修士,都有資格姓「閻」。

    實際上,閻姓是閻羅族中的第一尊姓,代表最高貴的血統,最強大的傳承。

    武姓,在閻羅族中,是排名第十九的姓氏。

    武無極,修鍊八百餘年,達到大聖不朽境,在武姓中,算得上是一代天驕,明日之子。

    武無極腳踩神虹,在宇宙虛空中急速飛行,此次,外出獵殺天奴,賺了五萬積分。聽聞本族星的內部,蘊含無上機緣,所以立即趕回。

    「嘭!」

    忽的,急速飛行的他,撞在了一面無形的牆上,身體劇痛無比,頭昏眼花,差一點撞得暈厥了過去。

    「不好,有埋伏。」

    武無極腦海中,剛剛閃過這道念頭,後腦勺就被人打了一拳,頓時,眼前一黑,徹底失去意識。

    張若塵從空間中走出,仔細看了看武無極,緊接著,將手掌按在武無極的頭頂,調動精神力,侵入了進去。

    張若塵沒有強行抹去武無極體內守護意識的神力,只是窺視了他進入狩天戰場后的記憶。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武無極,不朽境巔峰境界的大聖。」

    張若塵換上武無極的衣袍,將武無極的一把大剪刀一般的君王聖器捏在手中,使用凈滅神火,煉化了器靈。

    緊接著,他搖身一變。

    變成武無極的模樣,身形魁梧,肩寬體闊,目若銅鈴,手中的大剪刀,有些像蠍子鉗。

    將武無極丟進紫金葫蘆,張若塵向閻羅族的本族星飛去。

    「來者止步。」

    距離本族星還有千里,兩位百枷境大聖穿過一層光幕,走了出來,將他攔住。

    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輕。

    張若塵仔細看了他們一眼,心中暗暗一驚,二人雖然不是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可是,卻都掙斷了九十二道枷鎖。

    閻羅族果然高手如雲。

    張若塵雙手抱拳,以沉厚的聲音說道:「武無極見過二位大聖。」

    ?那位男性百枷境大聖,名叫薛開,語氣頗為平和,道:「原來是你,怎麼這麼快就回本族星,獵殺了多少天奴?」

    張若塵笑了笑,道:「這不是聽說本族星的內部有大機緣,我也想碰一碰運氣,所以,才提前回來。」

    那位女性百枷境大聖,名叫薛靈,嘴裡發出一道輕哼聲,帶有譏誚的意味。

    連她和薛開,都不敢輕易進入本族星的內部,區區一個不朽境大聖,竟然想要去闖,毫無自知之明。

    薛開道:「現在是非常時期,任何修士想要進出本族星,都得經過化形鏡的驗真才行。」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回本族星變得這麼麻煩?」張若塵向薛開手中的古鏡看了一眼,如此問道。

    薛靈沒好氣的冷聲說道:「不該你問的,就別多問。」

    四天前,缺就是跟在一位返回本族星的閻羅族修士的身後,偷潛了進去。

    為此,薛靈和薛開被閻皇圖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如今整個本族星數億族人都危在旦夕,他們二人難辭其咎,心情自然是好不到哪裡去。

    張若塵沒有繼續問,坦然接受化形鏡的照射。

    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加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的玄妙,區區化形鏡,自然照不出他的真身。

    「沒問題。」

    薛開收起化形鏡,將本族星的防禦大陣打開了一角。

    張若塵飛至陣法缺口處,微微停頓了一下,記住空間坐標,才穿雲而過,向地面飛去。

    閻羅族的本族星,水域面積佔了八成以上,一座座島嶼星羅棋布,各個島上,生機盎然,綠樹成蔭,海鳥成群。

    藍天白雲,水清沙白。

    這裡的環境,與地獄界其它地方都不一樣,使得張若塵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崑崙界。

    向感應到的方向飛去,張若塵來到一片陸地,降落到一座巨大的城池外。

    此城,是這顆星球上的第一大城池,有四千萬閻羅族族人,居住在城中。

    「缺還真是會挑地方,藏身到這裡,閻羅族的大聖,就算髮現了他,恐怕也不敢輕易向他開戰。如此一來,他倒是可以專心悟道,和煉化帝品聖意丹。」

    缺修鍊的是虛無之道,一旦隱藏到人群密集的地方,恐怕閻皇圖無法在短時間內,將他找出來。

    入城后,張若塵沒有使用精神力刻意去探查,可是依舊感應到了多股強大的聖道氣息。

    其中,位於城中心的一座十七層高塔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最為強橫。

    張若塵細細觀察整座城池的地勢結構,又研究了一番城中的陣法銘紋,喃喃自語,道:「那裡,應該就是整座城池的陣法樞紐,有數位厲害的陣法師聚集,看來閻皇圖也猜到缺會隱藏到這座城池中。都是精明之輩,不好對付。」

    缺的位置,變得更加清晰。

    張若塵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抬眼望去,視線可以穿透一棟棟建築,一層層陣法結界,看到一輛行駛在河道邊的血獸古車,駕車的,是一個十二三歲的童子。

    河道寬十二丈,兩旁用青石鋪成道路。

    血獸的模樣,有些像牛,又有些像巨狼,渾身長滿血紅色的毛。車架用紅木做成,掛有一串風鈴,行駛的時候,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極為好聽。

    在張若塵跨越數十條街道,看到血獸古車的一瞬間,盤坐在車中的缺,豁然睜開雙眼,自言自語的道:「被發現了?」

    「停車。」

    駕車的童子,將繩索緊拉,頓時血獸停了下來。

    而這時,張若塵的身影,已經無聲無息站在河道的對岸,背負雙手,靜靜而立,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

    坐在車上的童子,後頭看了一眼,問道:「先生,為何停車?」

    「因為,我等的人到了。」車中,響起低沉的聲音。

    童子一雙靈動的目光,向四周看了看,尋找先生所說的那個人。

    張若塵開口,道:「你知道我是誰?」

    「天下間,只有一個人可以找到我,因為,他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絕對自我時間印記。」缺的聲音,似虛似實,飄忽不定。

    張若塵道:「居然被你發現了,看來你的確比我想象中更強。」

    「如果我連這都發現不了,怎麼做這個時代的最強?時間之道,我也有研究。」缺道。

    張若塵並不意外,就像他是時空掌控者,可是,卻依舊在修鍊和研究真理之道、黑暗之道、命運之道。

    研究黑暗之道和命運之道,並不是真的想要將它們修鍊到多麼高深的境界,而是因為,心中忌憚。

    越是忌憚一種力量,也就必須要去了解它,研究它。

    只有知己知彼,對敵之時,才能從容不迫。

    缺研究時間之道,多半也是這個原因,說明時間的力量讓他感覺到了危險,必須去了解。

    「你做不了這個時代的最強者,因為有我。」張若塵道。

    缺道:「你的確很不錯,上一次見你的時候,你尚且還沒有資格,與我交手。可是這一次見面,你強大了很多,確切的說,強得有些讓我意外。但,你來早了,才掙斷了三十條枷鎖而已,還遠遠不是我的對手。」

    「我倒覺得,時間剛剛好,總不能等你煉化了帝品聖意丹再來。對吧?」張若塵道。

    缺道:「你怎麼就確定,我還沒有煉化帝品聖意丹?」

    「因為你現在還在悟道,說明沒有做好吞服帝品聖意丹凝聚聖意的準備。」張若塵道。

    缺道:「那你看得出,我在悟哪一種道嗎?」

    張若塵在大河兩岸看了看,道:「水!這幾日,你一直坐在車上,沿著此河行駛,石板上留下了一道道車輪的痕迹。」

    「而且,與第一次見你相比,你的身上,少一分銳氣,多了一分水的柔性和耐心。」

    「第一次與你見面之後,我曾與血天部族的修士共議,給你的評價是,爭強好勝,心胸狹窄。可是修鍊水之道后,你卻將性格上的弱點,慢慢的彌補。」

    「水,利萬物而不爭,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正是修心的第一大道。」

    「我猜測,你修鍊水之道,不僅僅只是在彌補心境上的弱點,也是想要彌補聖意的缺陷。如果你的聖意,還存在缺陷,說明你修鍊出來的聖意必定極其高明,很有可能達到了二品。」

    車架中,缺久久的沉默。

    駕車的童子,則是茫然的搔了搔頭,問道:「先生,地上有很多車輪的痕迹嗎,我怎麼看不見?」

    「有些痕迹,你是看不見的,就像你現在還看不見天地間的規則。但,規則就在那裡,痕迹也在那裡。」缺輕嘆一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