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了重傷的骨族大聖,立即退出戰場。”

    “還能一戰的大聖,快速散開,或者聚集到本座和嫣紅大聖身旁,千萬不要單獨與陣法的攻擊力量硬碰硬。”

    閻皇圖在第一時間,發出兩道精神力傳音。

    他也受了傷。

    這座攻擊大陣,是瑜皇率領整個不死血族的陣法師,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佈置出來,又有至尊聖器做陣眼,威力自然是恐怖絕倫。

    “本座退出狩天戰場。”

    “我……我要退出戰場。”

    ……

    一道道聲音響起,隨即被萬界神眼一一傳送離開。

    在這危機關頭,他們並不覺得羞恥,先保住性命,纔是頭等大事。

    攻擊陣法中,包括閻皇圖、粉紅骷髏、喪奇在內,一共還有四十七位骨族大聖,全部是最頂尖的百枷境強者。

    陣法依舊在運轉,飛出一道道龍形雷電。可是,很難再對陣中的骨族大聖,造成生命威脅。

    他們的修爲強大,速度奇快,可以避開龍形雷電,甚至能與單獨一道龍形雷電對抗。

    一連三個呼吸的時間過去,僅僅只是將兩位骨族百枷境大聖,逼得退出戰場。

    還剩四十五位。

    閻皇圖的臉色沉冷到極點,死死盯向瑜皇,大喝一聲:“張若塵在哪裡,怎麼還不現身?”

    儘管瑜皇的陣法厲害,可是本族星上,閻皇圖最忌憚的,還是張若塵。

    瑜皇一邊操控陣法,一邊道:“張若塵就在陣中,你發現不了他嗎?”

    一位位骨族大聖大驚失色,環顧四周。

    閻皇圖輕哼一聲:“張若塵根本不在本族星上。”

    剛纔,陣法發動第一波攻擊之後,所有修士都陣腳大亂,全部受創。如果張若塵在本族星上,那個時候,就是他出手的最好機會。

    使用紫金葫蘆,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

    可是,張若塵卻沒有出手。

    那麼只有一個解釋,張若塵根本不在本族星上。

    瑜皇知道閻皇圖多半是在詐她,所以,閉口不言,聚精會神調動陣法的力量,凝聚出數百道龍形雷電,向閻皇圖攻擊過去。

    天地,變得昏暗。

    狂暴的力量,四處涌動,能夠輕易撕碎大聖的不朽聖軀。

    瑜皇還是不會演戲。

    見她這副模樣,閻皇圖立即肯定了心中的猜想,於是,不再有任何顧忌,調動閻羅氣,源源不斷注入至尊聖器“通天如意”。

    在他身旁,還有十三位骨族百枷境大聖,也將力量打入進去。

    至尊之力爆發出來的威勢,使得攻擊陣法劇烈震顫,龐大的本族星也在晃動,空氣中,出現一道道密集的空間裂縫。

    “以至尊聖器鎮殺夏瑜那個賤人,將她碎屍萬段。”

    “全力出手,爲隕落的骨族大聖報仇。”

    “殺!將不死血族的修士,全部殺盡。”

    ……

    所有骨族大聖皆死氣凜然,殺意滔天。

    本來談笑風生而來,想要將不死血族打入塵泥,可是,纔剛剛降臨,便是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

    骨族神靈看到這裡的畫面,對他們得多麼失望?

    整個地獄界,怕是都正在嘲笑骨族。

    戰!

    將失去的顏面奪回。

    粉紅骷髏與另外十七位骨族百枷境大聖,催動至尊聖器,從另一個方位,向瑜皇發動攻擊。

    他們很清楚,瑜皇腳下的七星鬼蓮,就是攻擊陣法的陣眼。

    只要擊殺瑜皇,毀掉陣眼,攻擊陣法自然也就破掉。

    ……

    石棺中。

    “好濃厚的土屬性力量。”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石棺的石壁上,瞬間體內的土之道規則,變得無比活躍。緊接着,五行之道的規則,全部都沸騰起來。

    手掌出現石化的跡象。

    他連忙撤開手掌,掌心石化的部分迅速消失,恢復血肉狀態。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而又精純的土屬性力量,融入進身體,散佈全身各處。

    “怎麼會這樣?難道……”

    張若塵心臟跳動速度加快,露出喜色,仔細觀察石棺壁。

    精神力無法探入進去,被一股神秘力量隔離。

    可是,憑藉真理之眼,張若塵卻還是看出極爲不凡的地方。石棺的結構相當緻密,哪怕只是一面石壁,蘊含的土屬性的力量,也超過一顆星球。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難怪血影神母說,白蒼血土就在眼前。”張若塵忍不住,長笑一聲。

    閻折仙也察覺到石棺的不凡道:“難道這石棺,乃是用白蒼血屠煉造而成?太不可思議了,這得使用了多少白蒼血土?”

    白蒼血土,堪稱不死血族的第一聖物,又被稱爲不死之土,重生之土,復活之土。

    若一座石棺,都是白蒼血土煉成,可想而知它的珍貴程度。

    閻折仙道:“快解開我的封印。”

    張若塵沒有理會她,已盤膝坐下,準備煉化吸收白蒼血土。

    既然打不開石棺,那麼,只能將石棺“吃掉”。

    或許,可以趁此機會,一舉將土道聖意融合。

    “現在,我體內的五行聖道規則,都是三億道,遠遠超過別的聖道,成功的概率,應該還是很大。”張若塵暗道。

    想了想,爲了以防萬一,他將一枚準帝品聖意丹取出,捏在手心,隨時準備吞服。

    見張若塵將她無視,閻折仙氣得香腮鼓脹,道:“這麼多白蒼血土,你一個人吃得下嗎?也不怕撐死。”

    張若塵盯了她一眼。

    融合聖意的時候,不能有任何打擾,閻折仙就算修爲被封印,依舊是一個隱患。於是,張若塵將她收入了紫金葫蘆。

    拍了拍葫蘆,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你體內蘊含血影神母的所有神力和精氣,得到的好處無窮之多,就不要與我爭白蒼血土了。”

    閻折仙肚子裡的胎兒,比一枚神源蘊含的能量,都要強大很多倍。

    雖然是她在孕育胎兒,可是,胎兒反饋給她的好處,卻更多。

    閻折仙未來的成神之路,比無數修士都更容易走。

    而且,修爲提升速度,將會非常誇張,閻無神和閻皇圖也未必追得上。

    可以說,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機緣,就是被閻折仙奪走了!

    時間快速流逝,張若塵體內土之道規則越來越多,並且不斷轉化爲水之道規則、火之道規則、金之道規則、木之道規則。

    短時間內,五行聖道規則從各自三億道,增長到四億道,然後五億道……

    增長到八億道的時候,張若塵體內的五行聖道規則總數,已超過別的所有聖道規則之和,達到了臨界點。

    身體,已不是血肉的狀態,顯得五彩斑斕,像是一塊人形的五彩神石。

    五種規則匯聚成五條顏色各異的河流,在體內穿梭,所過之處,如同河水沖垮堤岸一般,將淤堵的枷鎖沖斷。

    “啪!”

    “啪!”

    ……

    一道道枷鎖斷裂。

    張若塵的五行混沌不朽聖體,再次攀上一截,嘴裡大喝一聲:“聖意合一,五行相融。”

    土之道聖意釋放出來,向陰陽五行聖意衝了過去,兩者強行撞擊在一起。

    “嘭嘭。”

    聖意一次又一次碰撞。

    可是,排斥性太強,土之道聖意不斷被彈開,沒有相融的跡象。

    張若塵沒有立即吞服準帝品聖意丹,想要先自己嘗試一番,畢竟,這是融合第六種聖意,而不是第七種。

    若是不吞服準帝品聖意丹都能融合成功,他修煉出一品聖意的概率,將會大增。

    ……

    …………

    瑜皇和不死血族的陣法師,硬撐了一刻鐘,又將兩位骨族的百枷境大聖,逼得退出戰場。

    可是,攻擊陣法也被兩件至尊聖器轟擊得破破爛爛,處於崩潰的邊緣。

    魔天大陸的西北邊陲,一百多位不死血族的修士,望着雷火涌動的天空,能清晰感受到毀天滅地的力量在相互衝撞。

    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九步聖王,渾身顫抖,雙腿不受控制的擺動。

    “三件至尊聖器碰撞,在大聖境戰鬥中,也算是高層次的交鋒了。”

    “陣法就要被破掉了,誰能擋得住閻皇圖和嫣紅大聖?”

    “以我的修爲,一位百枷境大聖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將我按死。”

    血凝筱看着天空震撼人心的交鋒,控制住心中的恐懼,按照血魔的吩咐,凝聚出兩隻千米長的血氣大手,將腳下一片平原撕裂開。

    “轟隆隆。”

    一道數百丈寬的地裂,顯現出來。

    地裂的下方,是一座空間傳送陣。

    血凝筱道:“現在,你們身上,一共攜帶了一億四千萬族人,立即平分給每個人。”

    十四位不死血族大聖,將一億四千萬族人,從衣袖中放出,站滿原野,人山人海,無邊無際。

    “每個修士收取一百萬位族人,我將你們傳送離開。”血凝筱道。

    其中一位大聖道:“我不離開,我要繼續鎮守本族星。”

    血凝筱道:“閻皇圖和嫣紅大聖殺來本族星的目的,不是爲了佔領這顆星球,而是爲了殺死不死血族的所有族人。守護族人,纔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事。”

    “我先來。”

    一位九步聖王沒有多餘的話,使用血煞之氣,包裹住一百萬位族人,直接站到了傳送陣中。

    “譁!”

    陣法啓動,將他傳送去了狩天戰場的某一片星空。

    緊接着,傳送陣的光芒不斷亮起。

    沒過多久,就將六十三位不死血族的九步聖王轉送離開,去了星空中六十三個不同的地方,帶走六千三百萬族人。

    天穹上,傳出一道比先前震耳十倍的轟鳴聲。

    至尊之力化爲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從天而降,全方位覆蓋,涌向本族星的地面。

    “噗!”

    一瞬間,有九步聖王口吐鮮血,半跪在了地上。

    即便是血凝筱,達到了大聖境界,耳膜也被震破,流淌出兩條血線。

    幸好在場的十四位大聖,在第一時間,將剩下的七千七百萬位族人,收了起來。

    “攻擊陣法已被破掉,來不及繼續傳送了,大家趕緊逃進地底。”

    血凝筱化爲一道流光倩影,飛到半空,從天而降,一腳向空間傳送陣踩了下去,打算將其毀掉。

    等了這麼久,刀獄皇和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都沒有回來,繼續留下這座傳送陣,已經沒有意義。至少,絕對不能留給閻皇圖和嫣紅大聖。

    “不許毀陣。”

    嫣紅大聖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聲音中,蘊含強大的精神力,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讓血凝筱的思維變得模糊,飛在半空,無法繼續踩壓下去。

    嫣紅大聖的聲音,如同一道指令,讓她的精神無法反抗。

    骷髏形態的嫣紅大聖,衝破大氣層,急速向傳送陣的方向飛去。

    只要保住了空間傳送陣,她就可以使用命運之道,推算出剛纔傳送離開的六十三位九步聖王的位置。

    否則,狩天戰場的星空如此浩大,就算骨族和閻羅族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將六十三位九步聖王全部找出來。

    不死血族的修士卻知道,傳送陣必須毀掉。

    “我去擋她一瞬,你們立即毀掉傳送陣。”

    剛纔,那位聲稱要“繼續鎮守本族星”的大聖,嘴裡發出一聲長嘯,體內聖血燃燒,展開六隻血翼沖天而起,直接撞擊向嫣紅大聖。

    “就憑你們這羣廢物,還想毀掉傳送陣,做夢。”

    嫣紅大聖的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將下方方圓千里都覆蓋,壓制住所有不死血族的修士。

    與此同時,她骨手一劈,擊中那位燃燒聖血的不死血族大聖的頭頂。

    “嘭!”

    頭顱如同西瓜一般爆碎,身體也被劈得一分爲二。

    修爲差距太大,擋不住嫣紅大聖一瞬。

    嫣紅大聖說不出的暢快,先前骨族被不死血族重創,已結下死仇,現在,終於可以狠狠教訓不死血族。

    不需要殺死,只要將他們全部打得落境就好。

    畢竟做爲入侵者,殺死一位不死血族的修士,要扣五十萬積分。

    忽的,嫣紅大聖感知到危險的氣息,擡頭一看。

    那位被她劈成兩半的不死血族大聖,身體重新凝合到了一起,身體變成赤紅色,散發出萬丈血光,釋放出越來越強大的毀滅力波動。

    “不好,自爆聖源!這個不死血族的大聖是瘋子嗎?只是爭奪排名而已,又不是生死之戰。”

    嫣紅大聖暗罵一聲,立即調動全身力量,注入至尊聖器級別的戒指,撐起防禦力量。

    雖然對方只是不朽境大聖,可是,如此近的距離自爆,也會對嫣紅大聖造成巨大威脅。

    趁此機會,血凝筱的身體虛化,逃脫嫣紅大聖的精神力壓制,重重一腳踩在空間傳送陣上,將其踩得四分五裂。

    緊接着,她再次虛化,猶如融入進了空氣,衝入進地底。

    “轟隆。”

    聖源自爆,強大的毀滅力,撞擊在嫣紅大聖身上。骨身垂直墜落而下,在平原上,砸出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大坑。

    滾滾塵土,翻涌而起。

    嫣紅大聖從大坑底部爬起,幾乎沒有受傷,體內釋放出滔天死氣,覆蓋整個星球,大喝道:“骨族大聖聽令,全力追殺逃入地底的不死血族修士。不要殺死他們,只需打碎他們不朽聖軀,或者挖走他們的聖源,廢掉修爲對他們纔是真正的折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