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你……你他媽是想找死啊,你死定了,你該千刀萬剮你知道嗎……”

    閻皇圖氣得渾身顫抖,忍不住罵娘,甚至,有些語無倫次。

    從得知閻折仙可能被擒住的時候,閻皇圖想過各種可能。但,他覺得,張若塵應該明白閻折仙在閻羅族的分量,絕對不可能殺了她。最多將她擊傷,禁錮起來。

    所以,閻皇圖並不是特別擔心閻折仙的安危。

    可是哪裡想到,張若塵如此瘋狂,竟然……竟然讓閻折仙懷上了孩子,肚子都那麼大了,這是已經懷了多久?

    她有沒有被強迫?有沒有受委屈?

    閻皇圖知道,閻折仙頗爲厭惡張若塵,別說給他生孩子,能生出一絲好感,都是不可能的事。

    是了!

    肯定是強迫的。

    仙兒必定受了無數委屈。

    想到此處,閻皇圖怒不可遏。

    你張若塵好歹曾經是月神的神使,月神何等冰清玉潔,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神使?月神的臉,被你丟盡了!血絕戰神的臉,也被你丟盡了!

    你怎麼可以禽獸到如此地步?

    閻皇圖牙齒都要顆顆咬碎,忽的,感應到,身側傳來微弱的空間波動。

    “譁——”

    張若塵跨越空間蟲洞鏡面,出現到他的身前,十根空間鎖鏈,已是將七星鬼蓮纏繞。

    閻皇圖雖然奪走了七星鬼蓮,可是,還沒來得及煉化器靈,所以無法隨心所欲掌控,空間鎖鏈一纏,又一拖,便是離手飛了出去。

    “好你個張若塵,你倒先出手了!”

    閻皇圖反應速度迅疾,跟隨七星鬼蓮一起衝了出去,右臂蓄力,釋放出灼目的金光和神力,一掌按出。

    沒有攻擊張若塵,而是攻擊七星鬼蓮。

    對於身經萬戰的閻皇圖而言,即便是最怒的時刻,也能做出最理智,最精準的判斷。

    張若塵眉頭一皺,施展出比閻皇圖更快的速度,護住七星鬼蓮,一拳打出,迎向閻皇圖的掌印。

    “關心則亂,張若塵,你中計了!”

    閻皇圖的聲音,從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傳來,手持通天如意,攜帶至尊之力,向下劈斬而出。

    “兩個閻皇圖。”

    張若塵詫異了一下,沒有驚慌,拳勁依舊一去不復返,與站在前方的那個閻皇圖硬拼一擊,將他打得猶如炮彈一般,飛出去數十里遠。

    通天如意落下之時,張若塵已是釋放出空間真域,使得空間一層層凝固。

    “嘭嘭。”

    至尊之力不可擋。

    凍結的空間,盡數被擊穿,落至張若塵的頭頂。

    若是被至尊聖器擊中,即便半神之體,也得被重創。

    張若塵揮出紫金葫蘆,與通天如意對碰在一起。

    兩件至尊聖器發出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將站在近處的骨族修士,盡數震得倒退出去。

    紫金葫蘆的至尊銘紋,畢竟是沒有復甦,擋不住通天如意,張若塵的身體向下墜落了七十餘里,纔是重新穩住。

    wωω ⊕ttκǎ n ⊕CΟ

    身上,出現一道道破碎的血痕。

    特別是持着紫金葫蘆的手臂,被至尊之力打得鮮血淋漓。

    張若塵輕嘆一聲:“果然不能小覷你,沒想到,你還有隱藏底牌。”

    剛纔,張若塵算定,閻皇圖肯定會怒。

    一旦動怒,理智和判斷力一定會受影響。

    所以掐準時機出手,想要出其不意,奪走七星鬼蓮。可惜,還是低估了閻皇圖的戰鬥意識,哪怕是在最憤怒的時刻,也能保持最佳的戰鬥狀態。

    這一點,生死八子與他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纔會被張若塵頃刻之間,各個擊破。

    更震驚的,卻是閻皇圖。

    自從上一次交手之後,閻皇圖進行過反覆研究,思考對付張若塵的策略。他將自己最大的底牌“大魔影”暴露出來,就是想要一擊重創張若塵。

    可是,被至尊聖器擊中,張若塵竟然只是受了一點輕傷……不對……

    輕傷都沒了!

    就在剛纔,張若塵身上的傷口,瞬間癒合,逸散出來的血液,也流淌回體內。

    剛纔這一會合的交鋒,二人皆有出其不意的地方,張若塵看似吃了一點虧,可是,卻成功奪回七星鬼蓮。

    如此算起來,吃虧的,反而是閻皇圖。

    “與在龍祖銅廟中交鋒相比,張若塵的力量,提升了一大截。這下,要收拾他,難度大了!”閻皇圖暗道。

    龍祖銅廟一戰的時候,閻皇圖的力量,遠勝張若塵。

    當時,張若塵完全是靠速度和空間的優勢,才讓閻皇圖只能被動挨打。

    可是剛纔那一擊交鋒,閻皇圖的真身,卻被張若塵一拳擊飛出去。閻皇圖最爲自傲的力量優勢,已被張若塵超越,心境受到了一定打擊。

    幸好在場還有閻羅族和骨族大批強者,閻皇圖依舊有十足把握鎮壓……不,是鎮殺張若塵。

    不殺此子,難消心頭之恨。

    不殺此子,閻羅族顏面何存?

    ……

    整個地獄界的修士,此刻都處於一種震驚的狀態。

    不是因爲張若塵和閻皇圖的短暫交鋒,二人的確都很驚豔,可是,和此時的閻折仙比起來,他們的交手,變得完全沒有看頭。

    其中有不少修士,比閻皇圖還要憤怒。

    “張若塵是天庭界的修士,怎麼敢在地獄界如此狂妄?折仙大聖乃是閻羅族的天之驕女,比各大國度的公主高貴千倍、萬倍,他竟然都敢侮辱?”

    “豈有此理,我要去將此事,稟告阡陌大人。阡陌大人一直視折仙大聖爲紅顏知己,知道此事,必定會親自出手,將張若塵千刀萬剮。”

    “據說,因爲無影仙子的事,天庭各界的修士,將他稱爲這個元會的第一鉅奸,組成了一個伐塵聯盟。我建議,地獄界的修士也該行動起來,組成討伐張若塵的聯盟。”

    “一個寄人籬下的外來者,敢在地獄界胡作非爲,的確應該好好的教訓一番。”

    “只是教訓?以我看,應該抽他的血,剝他的骨,食他的魂。”

    ……

    因爲瀲曦,張若塵成爲了所有天庭修士的公敵。

    因爲閻折仙,張若塵又成爲整個地獄界修士的公敵。特別是閻羅族的修士,反應最是激烈,已經集結起來,前去神殿,向神靈請願,用最殘忍的方式處死張若塵。

    血絕戰神、冥王、血後,也被閻折仙那聳起的小腹驚住。

    半晌後,血絕戰神正襟危坐,強裝鎮定,道:“低估了這小子啊,根本不需要給他安排聯姻的婚事,自己已經找好合適的對象。閻折仙還是不錯,配得上我外孫。”

    “配得上,就可以胡來?”

    一道頗爲嚴厲的聲音,出現在了神境世界中。

    血天部族的諸神,紛紛站起身,目光投向西方。

    只見,一道威嚴的身影,強行闖入進了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面容略顯蒼老,卻精神氣飽滿,黑色長髮直垂地面。

    是閻羅族的學之古神。

    興師問罪來了!

    能夠稱爲古神,至少也是活了數十萬年的神靈。

    學之古神在閻羅族有極高的威望,執掌一族教化,聽過他講道的神靈多不勝數,就連血絕戰神曾經也聽過兩次。

    血絕戰神在神靈中,算是年少輕狂之輩,可是,在學之古神這樣的賢者面前,卻也不好乖張狂放。

    學之古神道:“血絕,張若塵的天賦很高,未來有無限可能,你對他縱容,本神可以理解。狩天之戰,神靈不能插手,生死自負,這一點,閻羅族也認。但,凡是都有一個底線吧,殺人可以,辱我閻羅族的女子,你說他該不該死?”

    諸神不敢開口說話。

    學之古神的性格,一直都很溫和,甚至從不殺生,算是地獄界的一股清流,諸神還是第一次見他發這麼大的怒。

    釋放出來的浩蕩神威,震得整個神境世界,顫動不休。

    血絕戰神笑道:“古神這話太嚴厲了,張若塵的性格隨我,看似驕狂,實際上做的每一件事,都經過深思熟慮。他不可能做出侮辱閻羅族的事,我想,他們應該是兩情相悅。”

    學之古神的目光,瞪了過去。

    血絕戰神假裝看不見,繼續道:“他們一個是天才符師,姿容絕美。一個是這個元會最傑出的人傑,英俊灑脫。不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學之古神當然希望是這種情況。

    如果,閻折仙和張若塵是情之所至,懷上了孩子,自然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以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天賦,閻羅族也不能無視,渴望將他招攬。

    學之古神的怒火,稍微降了一些,道:“張若塵如果是強行侮辱了仙兒,此事誰來都沒用,血絕,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忽的,一道蒼老又有悠遠的聲音,傳入神境世界,道:“閻折仙腹中的胎兒,乃是血影神母的轉世之身,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機緣算是被她得走了!”

    聽到這道聲音,除了血絕戰神,血天部族的諸神,皆是躬身一拜。

    是族長的聲音。

    “沒想到,這件事,竟然驚動了族長。”諸神面面相覷。?

    血絕戰神長笑一聲:“哈哈!這下解釋清楚了,我外孫果然是清白的。古神,你們閻羅族這次佔了大便宜,居然得到了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機緣。”

    學之古神眼中的怒意徹底消散,可是,依舊裝出憤怒的神態,沉聲道:“血影神母想要轉世,必定需要大量不死血族的血液。腹中的胎兒,你敢說,完全與張若塵無關?”

    “再說,天庭和地獄多少雙眼睛都看見了,這解釋得清楚嗎?這能夠解釋嗎?”

    當然不能解釋。

    若是對外公佈,閻折仙腹中孕育着血影神母的轉世身,對閻折仙而言是非常危險的事。足以引得神靈,都鋌而走險。

    一句話,這個鍋,張若塵必須背。

    學之古神道:“想要解決這件事,只有一個辦法,張若塵入贅閻羅族。”

    “入贅?”

    血絕戰神笑了起來,這個老傢伙,貌似忠厚和善,卻一肚子奸詐,完全就是想要將張若塵這個絕頂天才拐走,收入閻羅族旗下。

    “不行,不行,我血絕的外孫入贅它族,丟不起這個臉。”

    血絕戰神說出這話之時,已向羅衍傳音。

    連學之古神這樣德高望重的神靈,都不要臉的,想要搶走張若塵,血絕戰神頓時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張若塵融合成功第六種聖意的影響力。

    現在是奇貨可居啊!

    學之古神厲聲道:“閻羅族丟得起這個臉嗎?就算對外解釋,他們是兩情相悅,可是,天下修士卻會覺得,是我閻羅族的女子,主動倒貼張若塵。只有張若塵入贅,才能彌補這一負面影響。”

    “古神有所不知,本神不答應,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

    錯不在己方,血絕戰神也就不再心虛,自稱“本神”了起來。

    學之古神問道:“什麼原因?”

    血絕戰神還未開口,羅衍的震天神音,已是爆發出來:“凡是都有一個先來後到吧?張若塵早已與本帝之女羅乷訂婚,你們閻羅族的女子就算懷上了,也得往後排一排。”

    學之古神露出狐疑之色,道:“早已訂婚?”

    怎麼可能早已訂婚,張若塵在沒有融合成功二品聖意之前,羅衍會答應這門婚事,纔是怪事,因此,學之古神根本不信。

    天音跟在羅衍身旁,端莊秀麗,做爲晚輩,她不像血絕戰神那麼狂傲,恭恭敬敬的向學之古神行了一禮,道:“此事千真萬確,乃是師尊親自授意。”

    天音的師尊,自然就是福祿神尊。

    這場聯姻,正是福祿神尊賜予張若塵的福澤。

    如果由福祿神尊親自主婚,那麼,等於是對外宣告,張若塵的身後,站着福祿宮、天羅神國、血絕家族三方勢力。

    那時,任何神靈想要動張若塵,都得仔細掂量清楚。

    天音說出這話,讓血絕戰神都略微詫異了一下,心中暗道,難怪聯姻之事談得這麼順利,原來是神尊的意思,這下張若塵算是真的拿到護身符了!

    學之古神道:“他們沒有正式訂婚,外界也並不知曉,本神覺得,是可以讓一讓的。畢竟,我閻羅族的天之驕女,已經懷上。”

    “對不起,讓不了!你閻羅族的女子想要嫁給張若塵那小子,本帝不會反對,但是,只能做小。本帝也是要面子的,本帝的女兒嫁人,必須是最尊貴的女主人。”羅衍很強硬的道。

    血絕戰神已經坐了回去,彷彿已經完全不關他的事了,面帶笑意,目光投向狩天戰場,卻是眼睛猛的一縮,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狩天戰場發生了大變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