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任誰都沒有想到,在張若塵從閻皇圖手中奪走七星鬼蓮的時候,原本被封印了修爲的閻折仙,竟是撕裂了鎮壓生死八子的凍結空間,使得他們脫困而出。

    張若塵還沒有來得及返回樹下,頭顱內,傳出一道刺痛。

    留在樹下的精神力分身,被閻折仙一指擊碎。

    那道精神力分身,是張若塵使用一千道精神力念頭凝聚出來。

    一千道精神力念頭毀滅,雖然不至於讓張若塵精神力大損,可是,也遭受了不輕的創傷。

    閻折仙的指尖,飛出一道蛛網一般的符紋,罩在瑜皇的軀體上,遙望遠處的張若塵,聲音清冷:“最好別使用你的空間之道襲擊我,只要我的手指輕輕一動,她好不容易重新凝聚出來的肉身,瞬間化爲血肉碎片。”

    一旁,生死八子迅速結成不死不滅大陣。

    四道“死亡天書”和四道“生命天書”,懸浮在他們頭頂,散發出星辰一般耀目的光輝。

    儘管體內大聖血液流失嚴重,可是,憑藉他們大圓滿的修爲,加上陣法之威,依舊擁有橫推狩天戰場的戰力。

    生死八子的臉上,皆帶有怒火,恨不得立即衝上去教訓張若塵,挽回先前失去的顏面。

    這一次,他們絕不會再給張若塵各個擊破的機會。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盯着閻折仙高挑纖細的身影。

    只見,她的身上,神光流溢,散發出來的精神力波動更是強大無匹,能夠影響所有盯向她的修士的視覺,身形如影似幻。

    “她的精神力,應該達到了六十五階的巔峰層次。失策啊!在石棺中,我都得到了巨大好處,不僅五行混沌不朽聖體實現最大程度的蛻變,更是精神力大增。閻折仙做爲血影神母一身精氣、神力、神魂的接受者,得到的好處肯定更多。”

    “我雖然封住了她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可是,卻沒有封住她腹中的神胎。調動神胎逸散出來的力量,她要衝破體內的封印,似乎並不是難事。”

    此時後悔,已經遲了!

    因爲一時失察,讓自己陷入被動的局面,張若塵雖然鬱悶,卻依舊保持鎮定,思考破局之策。

    若是自己足夠心狠手辣,當初直接殺了閻折仙和她腹中胎兒,哪有這種變故?

    如果自己足夠冷血無情,不顧瑜皇的死活,也就不會遭到閻折仙和閻皇圖的威脅,天高海闊,誰能擋他?

    可惜,就是這些羈絆,這些性格上的弱點,纔給了敵人可趁之機。

    但,也正是如此,他覺得自己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具沒有靈魂的,受人擺佈的棋子。

    見形勢一片大好,閻皇圖很想長笑一聲,可是,看到閻折仙挺着的肚子,怎麼都笑不出來,沉聲問道:“仙兒,在不死血族本族星的這段時間,張若塵沒有虐待你吧?”

    閻折仙心中很是無語。

    這位五叔,到底會不會問話?

    她能回答這個問題嗎?

    等於是在問,“你懷上孩子,是張若塵強迫的,還是你自願的?”

    她到底該說是,還是說不是。

    閻折仙當然明白血影神母轉世神胎的秘密,絕對不能暴露,就算被天下修士誤解,也不能解釋。

    唯一的辦法,就是默認。

    孩子就是張若塵的。

    至於是強迫的,還是自願的?

    不足爲外人道也。

    張若塵呵斥一聲:“都懷有身孕了,就該好好養胎,別再參加狩天之戰,立即退出戰場。”

    閻折仙眼皮上挑,道:“你管不了我。”

    “我當然管不了你,可是,管得了你肚子裡的孩子。拳腳無眼,待會兒戰起來,小心我下手不留情。”張若塵道。

    閻折仙暗暗咬了咬牙,道:“張若塵,該退出戰場的人是你。”

    閻皇圖眼中神色一凜,問道:“仙兒,你確定要放他離開戰場?”

    閻折仙的態度很重要。

    如果她在張若塵的手中受辱,那麼,閻皇圖和閻羅族的修士,必定是不會給張若塵活着離開狩天戰場的機會。

    如果閻折仙願意放張若塵離開,那麼……這態度就有些玩味了,讓人不得不生出無數遐想。

    閻折仙心中恨得快要吐血,怎麼就遇到這麼一個五叔,問得都是一些什麼問題。

    閻折仙道:“在閻羅族本族星,張若塵放過我一次。這一次,算是還他的。”

    說到底,閻折仙雖然討厭張若塵,卻並不想殺他。

    剛纔之所以出手滅了他的精神力分身,也是因爲狩天之戰各爲其主,不得不那麼做。就像羅乷,儘管十分喜歡張若塵,可是,在狩天戰場上,她也必須以羅剎族的利益爲重。

    來到了狩天戰場,代表的,也就不只是自己。

    個人情感,必須放置一邊。

    張若塵殺蠻劍大聖,其實也是如此。

    “好吧,五叔尊重你做出的選擇。”

    閻皇圖眼中露出一道“明白了”的神色,將一隻碧血玉簫取了出來,道:“張若塵,這支簫,你應該認識吧?”

    當然認識,瑜皇的攝魂簫。

    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異色,立即探查手中的七星鬼蓮,隨後,長嘆一聲,“沒想到,修煉皇道的閻皇圖,竟是如此狡詐。”

    “皇道本就叵測。”閻皇圖道。

    七星鬼蓮中,只有瑜皇的十萬道精神力念頭,沒有聖魂。

    張若塵道:“她的聖魂,在攝魂簫中?”

    閻皇圖點了點頭,道:“本座最後一擊,是提前將七星鬼蓮打飛了出去,她根本沒有機會,將聖魂藏入其中。攝魂簫一直掛在她身上,成爲了她聖魂的載體。現在,你輸得無話可說了吧?”

    張若塵沉默。

    閻皇圖道:“你若是想要夏瑜活着,自己立即退出狩天戰場,對你而言這是最好的結局。”

    張若塵依舊沉默。

    閻皇圖道:“我知道,你修爲大進,正是戰意高昂之時,一定很不甘心。可是,沒用的,看看這片星空,骨族和閻羅族強者雲集,而你們不死血族,不是修爲低下的九步聖王,就是受了重傷的不朽境大聖。這就是大勢,你一個人逆轉不了!相信就算退出戰場,不死血族的神靈,也不會怨你。”

    骨族數百位大聖雲集,一個個氣勢滔天。

    粉紅骷髏站在修復好的空間傳送陣中,不斷推算傳送離開的六十三位不死血族九步聖王的空間座標,一邊將一位位骨族大聖傳送過去,追殺他們,要滅掉他們帶走的不死血族族人。

    閻羅族除了閻皇圖、閻折仙、生死八子之外,所有陣法師,在六位陣法地師的帶領下,組成了三座九品大陣,凝聚成三隻形似蜈蚣的巨獸。

    閻羅族的所有符師,則是勾畫出了周天大符,呈現出一堵圓形的城牆,封鎖住這片空間。

    不死血族的修士,因爲張若塵出關,一個個雖然修爲低微,卻戰意滂湃。

    但是此刻,也因爲局勢逆轉,張若塵被閻皇圖和閻折仙死死拿捏住,全部都神情低迷,似乎他們也覺得大勢已去。

    “張若塵的確很強,可惜孤掌難鳴,閻羅族註定是至高一族,沒有任何一族可以挑戰他們。”

    “心中好難受,本來是有機會奪取狩天之戰第一的。”

    “姚茺大聖白死了!”

    ……

    做爲皇道修煉者,閻皇圖很滿意現在這樣的氣氛,遇到任何敵人,都以大勢壓之,非常暢快。若是可以將張若塵都逼得退出戰場,他的氣勢,必定更上一層,有機會融合出二品聖意。

    做爲皇者,不一定要親手擊敗敵人。

    借勢,纔是皇道。

    閻皇圖道:“你的空間和時間力量的確玄妙,或許可以從仙兒的手中搶走瑜皇的肉身,又或許,可以從我的手中,奪走攝魂簫。可是,你想要同時做到這兩點,卻是萬萬不可能的事。”

    “瑜皇畢竟是融合出三品聖意的大聖,更是你們血天部族的第一美女,你難道願意看着她香消玉殞?與其苦苦的垂死掙扎,不如退一步,抱得美人歸。”

    “本座可以答應你,只要你主動退出戰場,絕不滅盡不死血族的族人,將狩天之戰第二的位置,留給不死血族。”

    閻皇圖的話,很具有蠱惑性,讓不死血族的修士眼睛發亮,更加提不起來戰意。

    狩天之戰第二,似乎也是非常不錯的成績,已經遠超不死血族諸神最開始的期望。

    可是,張若塵依舊沉默。

    閻皇圖眼神冰冷,似乎是失去了耐心,衣袖一揮,道:“去將十四位身上攜帶有族人的不死血族大聖,全部擒抓過來。”

    頓時,一支閻羅族陣法師小隊,操控身軀長達三百多裡的陣法蜈蚣,向血影神母玉樹飛去。

    站在玉樹附近的十四位不死血族大聖,身上攜帶有七千七百萬位族人,一個個都露出驚慌之色,目光投向張若塵。

    那隻陣法蜈蚣,爆發出來的氣息,堪比千問境大聖,他們是萬萬抵擋不住。

    不死血族中,也有不甘失敗,渴望奪取十族第一的修士,他們雖然受了重傷,卻依舊衝向那十四位大聖,想要掩護他們逃走。

    “都已經是最後一天,豈能說放棄就放棄?戰,與閻羅族拼到底。”

    “你們趕緊撤退,只要不死血族的族人不全滅,我們就還有機會。”

    他們知道,自己只是螳臂當車,所以目光都向張若塵盯去,可惜,張若塵似乎選擇了向閻皇圖和閻折仙妥協,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三百里長的陣法蜈蚣,直衝過來,爆發出煌煌懾人的威勢,即便是大聖,在它的威勢面前,都站立不穩,如同海上孤船。

    “戰!”

    “我來自爆聖源,將它毀掉。”

    一位齊天部族的大聖,眼中露出絕然的神色,血翼展開,直向陣法蜈蚣飛去。

    陣法蜈蚣中,一位身材微胖的閻羅族陣法地師,輕笑一聲:“區區一個不朽境大聖,就算自爆,也休想毀掉我的盤天玄蜈陣”

    “譁!譁!譁……”

    他手中聖杖舉起,頓時,三百多裡上的蜈蚣身軀表面,衝出十層防禦光環。

    蜈蚣中,別的陣法師,也舉起聖杖。

    十層防禦光華,變得更加明亮。

    不朽境大聖自爆,他們不放在眼裡。

    百枷境大聖自爆,才能對他們的陣法,造成威脅,由此可見,他們佈置的陣法的防禦力之強。?

    然而……

    三百多里長的陣法蜈蚣,身軀猛烈一震,數以萬計的陣法銘紋,從背部的位置,被打得崩碎。

    “怎麼可能……他還沒有自爆……”

    二十多位閻羅族的陣法師,擡頭向上看去。

    只見,一片火雲,擊穿十層防禦之光,衝破盤天玄蜈陣,直向他們涌來。

    火雲中,包裹有一道卓然的身形。

    不是張若塵是誰。

    “轟隆。”

    陣法蜈蚣的身軀爆碎而開,化爲一團神焰雲朵。

    二十多位閻羅族的陣法師,全部飛了出去,絕大多數都受了嚴重傷勢,身體被燃燒得焦黑,嘴裡發出聲聲慘叫。

    “是淨滅神火……侵入了我的肉身……”

    “不只是淨滅神火,還有別的神焰,在煉化我的聖魂……”

    下一刻,二十多位閻羅族的陣法師,又被一道道空間力量拉扯回去,全部都被張若塵踩在腳下。

    神焰,依舊在他們身上燃燒,有的被燒得只剩下骨頭。

    張若塵沉聲道:“抱歉了!既然登上狩天戰場,我代表的就是整個不死血族,沒有任何威脅,可以讓我屈服。放人!”

    正在觀看萬界神眼投影的不死血族修士,皆是鬆了一口氣。

    張若塵沒有讓他們失望,雖然風流多情了一些,可是,在大事面前,卻能果斷捨棄兒女私情,斬斷一切羈絆。

    成大事者,需要這樣的魄力。

    那位準備自爆的不死血族大聖愣住,隨即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停止催動體內的血煞之氣。只要張若塵肯戰,閻羅族想要滅盡不死血族的族人,將難如登天。

    因爲張若塵非常強大,是戰場上數一數二強者。

    一場場大戰下來,不死血族的修士中,已有不少放下心中成見,視張若塵如偶像一般,崇拜不已。

    閻皇圖、閻折仙、生死八子,所有閻羅族的修士,想要同時動手。

    “啪啪。”

    他們剛一動,張若塵的腳下,便是響起一道道骨碎聲。

    有閻羅族陣法師的骨頭被震碎。

    “張若塵,你覺得我會被威脅嗎?”閻皇圖眼神冷然,沒有要妥協的意思。

    二十多位陣法師,包括兩位陣法地師,的確非常珍貴,很多大世界連一位陣法地師都沒有。但,在閻皇圖看來,閻羅族的顏面和尊嚴更重要,至高一族的地位更重要,強大而堅定的內心更重要。

    上一次在本族星,妥協的人是閻無神。

    他閻皇圖,絕不可能妥協。

    張若塵若是敢殺那二十多位陣法師,接下來,必定遭受閻羅族無止境的追殺。

    閻皇圖死死盯着張若塵,道:“殺吧!你若殺死他們,我現在就讓夏瑜魂飛魄散,說到做到。接下來,在場所有不死血族,包括你,將要遭到閻羅族最狠厲的報復。”

    沒有修士懷疑閻皇圖的意志。

    張若塵早就知道閻皇圖是這種鐵血無情的人物,沒有任何東西威脅得了他,所以,還預備了第二套策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