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支閻羅族的陣法師,駕馭兩隻三百多里長的陣法蜈蚣,騰飛到閻皇圖、粉紅骷髏、張若塵三人所在戰場的上空。

    生死八子的身形,懸浮到城牆一般的符紋上,守而不攻。

    閻皇圖臉上血肉盡毀,牙齒、顴骨、下頜全部露了出來,顯得極爲猙獰,沉聲道:“不斷催動至尊聖器,你能支撐多久?”

    “我就算這麼打上一天,也沒問題。你呢,你的閻羅氣和神力何時耗盡?”張若塵道。

    無論是閻皇圖身上的“九龍神紋”,還是粉紅骷髏身上的“不死神紋”,都需要骨骼內部蘊含的神力支撐,一旦神力耗盡,神性物質湮滅,即便是神骨,也護不住他們的聖源和聖魂。

    被張若塵看出弱點,閻皇圖本是鎮定的內心,出現一絲波瀾。

    因爲,他神骨中蘊含的神力,的確已經快要耗盡,無法再維持多久。

    反觀張若塵,依舊精氣神飽滿,雖然閻皇圖不信他真能以這樣的戰鬥強度支撐一天,可是卻覺得他深不可測,看不到底。

    粉紅骷髏更不濟,已無法維持巔峰戰力,氣息在下滑。

    “半神之體和五行混沌不朽聖體結合後,肉身好強,戰鬥持久力竟然超過我的皇道神骨?”

    閻皇圖傳音出去:“所有修士,一起出手。”

    “戰,鎮殺張若塵。”

    生死八子立即調動生命天書和死亡天書的力量,化爲生命寶樹、生命神湖、死亡血碑、死亡光羽……等等八種不同的形態,隔空擊向張若塵。

    八人結陣,氣息威勢層層疊增。

    隨着他們加入到戰鬥中,本就岌岌可危的城牆符紋,終於,出現破損跡象。

    “就是這時。”

    張若塵釋放出不動明王聖相,撐起千里高,浩蕩絕倫的力量波動,席捲四面八方,將本就瀕臨崩碎的城牆符紋,震得徹底破碎。

    六十多位閻羅族符師,皆口吐鮮血,如稻草人一般,向四方倒飛出去。

    閻皇圖和粉紅骷髏知道張若塵的聖相厲害,同時向後倒退。

    “哪裡走。”

    張若塵早已準備好紫金葫蘆。

    葫蘆口,七千二百萬道空間銘紋全部亮了起來,使得方圓八百里都出現空間顫動。

    “張若塵終於要動用紫金葫蘆了!快退,退得越遠越好。”

    閻皇圖化爲一道金芒,急速逃向遠處。

    “逃不掉的,張若塵已經謀劃很久,故意此刻才動用紫金葫蘆,就是想要將我們一網打盡。”

    粉紅骷髏在意識到自己和張若塵的差距後,變得坦然了許多,反而,看得更加清楚。

    閻皇圖雖然速度很快,可是,絕對無法逃到八百里之外。

    張若塵之所以這個時候,才動用紫金葫蘆,那是因爲算準,他們神骨中的神力大量消耗,已經無法掙脫紫金葫蘆的吞吸力量和空間塌縮之力。

    “閻皇圖,我助你脫身,你要記住你對我的承諾。”

    粉紅骷髏身上神光暴漲,顯化出高達一千八百里的神骨真身,背後一道命運之門顯現出來,主動衝向紫金葫蘆。

    她調動殘餘不多的神力,一拳攻擊過去。

    “轟隆。”

    方圓八百里,被空間陣法覆蓋,又迅速塌縮。

    生死八子打出的八種攻擊力量,在第一時間,便是吸入葫蘆,未能傷及到張若塵分毫。

    也有一位位閻羅族的符師,身體不受控制,飛進了葫蘆。

    若非粉紅骷髏以龐大的神骨真身,擋住了絕大部分空間塌縮力量,生死八子都將全部被張若塵收進葫蘆。

    “可惜了,一網打盡的好機會,竟是被你毀掉。”

    張若塵擡頭,望向一拳攻擊過來的神骨骷髏。

    只是一隻拳頭,卻如同一座血紅色的山嶽那麼巨大,神紋密佈,攜帶可怕的神威。

    不動明王聖相與她相比,都矮了一大截。

    “神魔鎮獄。”

    張若塵激發出一道神魔虛影,與不動明王聖相結合在一起,腳踩地獄,頭頂九重天闕,打出一道掌力,與粉紅骷髏的拳勁對碰在一起。

    “十倍攻擊力。”

    真理界形迅速收縮,和不動明王聖相結合,使得掌力爆發出十倍威力。

    “轟隆。”

    以摧枯拉朽之勢,不動明王聖相將一千八百里高的神骨骷髏,打得向後倒飛出去,身上神光迅速暗淡。

    生死八子本是逃到了粉紅骷髏身後,以爲已經安全。

    此刻,他們擡頭,看着從頭頂上空飛過去的神骨骷髏,一個個內心顫慄。

    今日之前,哪敢相信,閻皇圖和粉紅骷髏聯手,竟然會敗得如此悽慘。

    張若塵跨越空間,追上拋飛出去的神骨骷髏,指尖一彈。

    一滴暗時空物質飛出!?

    以他現在的修爲造詣,可以激發出暗時空物質更加強大的力量,使黑暗、空間、時間可以更加完美的爆發出來。

    “轟隆。”

    暗時空物質落到神骨骷髏的頭頂,迅速包裹兩百多里長的頭顱。

    黑暗、空間、時間三種恆古力量,都在侵蝕神骨上的不死神紋,要磨滅藏在骷髏頭中粉紅骷髏的聖魂,徹底將她殺死。

    張若塵幾乎沒有殺閻羅族的修士,除了不想另樹強敵,更大的原因乃是,閻羅族的修士從來沒有主動想要殺他。

    即便他們對敵,也是因爲競爭關係,而不是私仇。

    而且,競爭還是張若塵主動挑起的。

    粉紅骷髏卻不同,還沒有進入狩天戰場,便是放話要取張若塵性命,處心積慮想要殺死他。

    抓住機會,張若塵自然也要殺她。

    諸神要他做刀,他這把刀,現在就出鞘。

    一連打出三滴暗時空物質,粉紅骷髏頭骨上的不死神紋,徹底暗淡,再無光亮,她身上的一切波動,皆歸於沉寂。

    整個宇宙虛空,似乎都安靜下來。

    “三大神女候選人之一的嫣紅大聖,就……就這麼被張若塵……殺死了……”

    “張若塵闖大禍了,嫣紅大聖在命運神殿和骨族,都有天大的背景。”

    “我不信,我不信,嫣紅大聖擁有不死之身,無上境大聖都殺不死她,怎麼可能死在張若塵手中?”

    “頭顱上的不死神紋都被磨滅,怎麼可能還沒死?”有骨族修士嘆息。

    ……

    張若塵飛到星球一般龐大的神骨骷髏上空,釋放出精神力,查探了一番,隨後,打出一道道空間銘紋將其纏繞。

    一千八百里高的神骨骷髏,逐漸變小……

    變得只有正常人類大小,

    張若塵封印住戒指形狀的至尊聖器,隨後,將粉紅骷髏收入進了一件君王聖器的內空間。

    粉紅骷髏雖死,可是她的神骨卻價值極大,神骨上的不死神紋,也有很大的研究價值。

    而且,張若塵隱約感受到,即便遭受三滴暗時空物質的侵蝕,粉紅骷髏的頭骨深處,依舊有一處詭異的區域,精神力無法探查。

    或許她的身上,隱藏有大秘。

    做完這一切,張若塵一手持七星鬼蓮,一手持紫金葫蘆,以睥睨天下的眼神,投向遠處的閻皇圖,道:“你的分身呢?還不啓動這張底牌嗎?藏在暗處沒用的,他很快就會被我找出來。”

    “張若塵你當之無愧是元會級天才,可是,我閻皇圖絕不會認輸。”

    閻皇圖的本尊,已變得如同一具黃金骷髏,傷得太重,血肉無法短時間內重新生長出來。

    生死八子和兩隻陣法蜈蚣迅速飛到閻皇圖身邊,一位位閻羅族大聖,皆是雙眼通紅,戰意騰騰,準備與張若塵死戰到底。

    他們不信,張若塵真能以一己之力,橫推整個閻羅族的強者。

    ……

    …………

    閻無神在第七號暗黑星上,佈置了一座直徑百丈的空間傳送陣,可以調動星體內部的黑暗之力和空間之力,從而實現遠距離的空間傳送。

    螭帝對空間之道,有一定研究,確定這座傳送陣的確安全可靠,並不是閻無神的陷阱。

    他大手一揮,道:“所有大聖天奴,進陣。”

    “不急,可以再等等。”閻無神道。

    般若以異樣的眼神,盯了閻無神一眼。

    螭帝也投過去疑惑的神色,道:“爲何還要等?”

    閻無神道:“不死血族本族星上的傳送陣,肯定已經暴露,很有可能還被毀掉,我們無法定點傳送。所以,必須等閻羅族和骨族的修士,將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護星大陣毀掉才行,不然,會相當麻煩。”

    閻無神和般若,都站在三千步外,腳下也有一座空間傳送陣,陣光閃爍着,隨時可以傳送離開。

    很顯然,對上螭帝這樣的強者,閻無神非常小心謹慎。

    保命第一。

    螭帝問道:“你沒有收到閻羅族的傳訊光符嗎?他們沒有將陣破的消息,傳給你?”

    閻無神搖了搖頭。

    般若再次看向閻無神,臉上露出明悟的神色。

    閻無神雖然沒有收到不死血族護星大陣被破掉的消息,可是,卻收到了不死血族本族星傳出異樣五彩光華的消息。

    不用猜也知道,護星大陣肯定已經破掉。

    傳出來的五彩光華,多半與張若塵有關。

    再加上,先前佈置陣法的時候,閻無神速度一直不快不慢,似乎絲毫都不趕時間。

    由此般若推測出,閻無神是故意在拖。

    拖時間。

    爲什麼在故意拖?

    應該是想,盡最大可能性的消耗張若塵和閻皇圖,讓他們兩敗俱傷。

    如果往更壞處想,閻無神應該是想借刀殺人。

    借張若塵的刀,殺閻皇圖。

    天下間,沒有任何修士,比般若和閻無神更瞭解張若塵有多麼強大。強大的,不僅僅只是他的戰力,還有他的心。

    一顆在逆境中,越戰越強的心。

    越是在絕境中,越是能夠爆發出超凡的實力。

    閻皇圖和粉紅骷髏看似佔盡優勢,實力強橫,但是在般若和閻無神看來,他們加起來,也很可能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般若暗道:“天下修士都覺得閻無神是一個沒有心機和智慧的武癡,都覺得,他絕對鬥不過閻皇圖。可是,一個能夠在功德戰場上來去自如的修士,沒有心機和智慧,早不知死了多少次。況且,閻無神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閻皇圖對他的嫉恨?一山不容二虎啊!”

    第七號暗黑星的上空,無疆、源非大聖等人,站在虛實字卷中,皆是驚詫不已。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般若和閻無神竟然真的說動螭帝,讓他帶領所有大聖天奴,傳送去不死血族的本族星。

    源非大聖意味深長的道:“我明白了!兩軍對壘,不斬來使。更何況,螭帝要殺閻無神和般若,並不是一件易事。”

    無疆思索片刻,隨即一笑:“我也明白了!原來,要讓大聖天奴去不死血族本族星,的確不是什麼難事,關鍵在於,要有足夠的膽量,去和他們談。論深思熟慮,我差了般若和閻無神一大截,怎麼這會兒纔想到。”

    “這數十天以來,所有大聖天奴,包括螭帝,體內的聖氣都大量消耗,根本無力支撐一場持久的大戰。畢竟,暗黑星上,只能不斷消耗,沒有聖氣補充。所以,那些大聖天奴現在,比誰都更想離開第七號暗黑星。”源非大聖道。

    無疆道:“第七號暗黑星,現在就是一隻牢籠,逃都逃不掉的牢籠。去了不死血族本族星,局勢變得複雜而混亂,他們反而纔有逃走的希望。”

    “如果,閻無神再承諾螭帝一兩件事……”源非大聖道。

    無疆點了點頭,道:“閻無神故意將時間等到最後一天,就是因爲知道,最後一天,所有大聖天奴的求生慾望會達到最強的地步,不再想着自己必死無疑。求生慾望足夠強,再加上絕望中的一線生機,他們怎麼可能不答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