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當然不願繼續戰下去,閻皇圖實在太抗揍,被紫金葫蘆擊中了那麼多次,也沒傷及他的根本。

    估計只有使用時間力量,磨滅他的壽元。或者,使用凈滅神火慢慢煉化,才有機會,將他殺死。

    不過,他體內神骨上的九龍神紋,能夠抵擋時間力量的侵蝕。就算他站在原地不動,張若塵想要用時間力量殺他,也需要花費大量力氣和時間,絕非易事。

    至於使用凈滅神火煉化他,需要耗費的時間更多。

    換句話說,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還不具備殺死閻皇圖的能力。

    況且,張若塵來閻羅族本族星,目的是奪取帝品聖意丹,繼續和閻皇圖戰鬥,對他有害無利。

    「沙沙!」

    花香,飄進銅廟。

    廟門處,閻折仙的腳下,一朵朵瑰麗的靈花蔓延出去,很快遍佈銅廟。

    不僅靈花是符紋,就連一縷縷花香,也是符紋。

    「不能再待下去,閻皇圖得到數十位大聖符師的幫助,等於如虎添翼。」張若塵的目光,向廟宇中心的龍眾銅像望去。

    銅廟中的佛光,是從龍眾胸口一塊圓形古鏡中散發出來。

    古鏡,只有巴掌大小,鏡面流光溢彩。

    做為空間掌控者,張若塵在踏入銅廟之時,便是察覺到,古鏡中有奇異的空間力量波動散發出來。古鏡四周的空間規則,呈扭曲的形態。

    「先走一步,來日再戰。」

    張若塵的身形閃移,急速沖向佛光古鏡,同時,身體急速變小。

    「哪裏走?」

    閻皇圖彈射出去,緊追在張若塵身後,手臂抬起,手中的通天如意之中部分至尊銘紋被激活,散發出刺目的聖芒。

    這一擊,旨在攔截住張若塵。

    若是張若塵一意孤行,繼續沖向佛光古鏡,通天如意顯化出來的虛影,必定劈在他的身上。被至尊聖器擊中,張若塵就算不死,也得重創。

    一旦將張若塵逼回,落入花海符紋中,閻皇圖自然會有更多的手段收拾他。

    可以說,這一擊的角度和速度,都包含了閻皇圖的畢生所學,不是聖術,卻比聖術更可怕。

    「我要走,你留不住的。」

    唰的一聲,一道黑光,從張若塵手中飛出,擊向閻皇圖的心口。

    那道黑光,是二元君王聖器級別的黑傘,被張若塵收納在衣袖中。此刻打出,如同袖中劍,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閻皇圖的兩條濃眉緊皺,連忙改變攻擊方向,通天如意精準無比的,劈在飛來的黑傘上。

    黑傘炸開,化為一塊塊鐵布和金屬碎片。

    二元君王聖器在至尊聖器面前,如同豆腐做的,不堪一擊。

    等到閻皇圖再次抬頭看去的時候,張若塵的身形,已經沖入佛光古鏡。

    人入鏡面,如跳進水中。

    閻折仙盯着銅像,頗為擔憂的道:「繼缺和婪嬰之後,張若塵也闖了進去。閻無神獨自一人,怕是應付不了他們,我們……」

    閻皇圖打斷了她的話,道:「張若塵和婪嬰的主要目標,都是奪取帝品聖意丹,正常情況下,不會攻擊閻無神。」

    「況且,以閻無神的才智和實力,肯定會有應對之策,不需要我們擔憂。」

    「相反,我們大批人馬進去之後,張若塵、婪嬰、缺察覺到危險,肯定會調轉矛頭,一致先對付閻羅族。這樣,反而不好。」

    閻折仙覺得閻皇圖分析得頗有道理,輕輕頷首,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在這銅廟中,佈置更加強大的符紋和陣法。最好將他們三人,全部都封印在裏面,一直到狩天大宴結束。」

    包括閻折仙在內的六十二位大聖符師,加上閻羅族的大批陣法師,聚集到銅廟外,緊鑼密鼓的刻畫出一道道銘紋。

    ……

    張若塵撞在古鏡的鏡面,出現一道道空間漣漪,隨即,眼前一暗,身體不受控制的,被拉扯到另一座空間。

    「嘩——」

    再次恢復視覺,張若塵發現,自己來到一座青色的世界。

    四周,儘是祥瑞光華,生長有一棵棵古老的金樹,就像純金鑄煉的一般,非常炫目。

    也有湖泊。

    湖中的水,碧青一片。

    「不對,那是什麼?」

    張若塵臉色一凝,只見,東方天空聳立一條龐大無比的青色山脈,相隔千里望去,也能感覺到它的高大巍峨。

    山嶺的平均高度,怕是超過十萬米,而且看不見首尾。

    「呼!」

    一道沉混的呼吸聲,在天地間響起。

    「沙沙。」

    金屬的樹,被風吹得猛烈搖晃,飄落下大量金葉子。

    在這一刻,那條青色山脈,似乎也跟着起伏,輕輕顫動了一下。

    等到風吹散了雲霧,張若塵終於看見山脈的一些細節,才發現,山體上,長滿一塊塊巨大的鱗片。

    哪是什麼山嶺,壓根就是一條青色巨獸。

    只不過,它的身軀太龐大,一時間辨別不出是什麼生物。

    張若塵的左臂中,三條千問境龍魂發出焦躁的低吟,相當慌張和不安。

    「命運神殿在十大本族星的內部,到底都放着一些什麼東西,怎麼總是會出現這種恐怖絕倫的生靈?」

    張若塵並不是一個會被機緣和寶物蒙蔽理智的人,見到那條「山嶺」盤踞在這裏,心中更加肯定,這裏根本沒有所謂的明鏡台和佛祖舍利,因此,生出退意。

    這時……

    「轟隆。」

    一道巨響,從數百裏外傳來。

    緊接着,強橫的九彩混沌光芒,自巨響傳來的方向爆發出來,掀起的勁氣,將張若塵附近金樹上的葉子,全部都捲走。

    一棵棵金樹,變得光禿禿的。

    「是婪嬰的氣息。」

    受到道鎖的影響,在這裏,張若塵的精神力無法探查到數百裏外,於是騰飛了起來,懸浮到半空,接近雲層的位置。

    距他大概五百裏外,婪嬰、紅浮屠、缺、閻無神四人,混戰成一團。

    確切的說,是婪嬰、紅浮屠、閻無神三人聯手,一起圍攻缺。

    「留下帝品聖意丹,我可放你離開此處。」閻無神化身九丈六金身,勇武剛猛,身上環繞八十一道佛光神環,一掌又一掌攻出。

    「就憑你們,還想奪取帝品聖意丹?」

    即便受到道鎖的壓制,缺的身法,依舊行雲流水,身體時隱時現。

    「嘩——」

    忽的,缺閃身出現到紅浮屠的面前,揮出的一道無形無影的力量。

    紅浮屠臉色驚變,連忙爆退,同時,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激發出雷電之力,抬起雙臂相互交叉,擋在了身前。

    「噗嗤!」

    紅浮屠雙臂斷裂,身體拋飛出去數百米遠,在地面上,撞出一道長長的溝壑。

    紅浮屠渾身劇痛無比,除了斷掉的雙臂,四米高的身軀胸口處,出現一道長達一米多的傷口,聖血如同泉水一般,向外湧出。

    更可怕的是,有虛無的力量,侵入傷口。

    以傷口為中心,身體緩緩的消失,逐漸虛無化。

    要知道,紅浮屠乃是純血的神獸「錚」,今後的成就,最低都是一位偽神。

    做為幼年神獸,從小到大,紅浮屠都可以在同境界秒殺對手,更可以跨數個境界擊斃天庭界修士。

    戰力,不說蓋世無雙,也稱得上是頂尖一線。

    可是,在圍攻的情況下,它竟然被缺一招重創,心中受到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嘩啦啦。」

    紅浮屠咬緊牙齒,眼中凶光畢露。

    激發出神血蘊含的祖傳神力后,抵擋住了侵入身體的虛無力量,慢慢將其煉化,被斬斷的雙臂,重新生長出來。

    就在紅浮屠站起身來,準備再戰的時候。

    忽然,一隻冰冷的手,從後方無聲無息的,捏住了他的脖頸。

    「嘩——」

    緊接着,一柄空間之劍,將它的頭顱斬下。

    紅浮屠生命力強大,即便頭顱被斬下,嘴裏依舊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誰?你是誰?」

    頭皮中,湧出神力和雷電。

    「噓!小聲一些。」

    張若塵提着紅浮屠頭頂的寶塔形狀的觸角,掌心湧出凈滅神火,凝聚成一朵火焰神花,將他頭顱,包括頭顱中釋放出來的神力和雷電,全部都包裹進去。

    火焰神花中,發出一道道怒罵和慘叫聲。

    片刻后,紅浮屠的頭顱,被煉成灰燼,灑落在地上。

    只剩一顆拳頭大小的聖源,留在張若塵掌心。

    聖源頗為奇特,蘊含大量神性物質和神紋,晶瑩璀璨,閃閃發光。

    聖源的內部,還有一道血錚神獸的魂影。

    「純血神獸的聖源,果然不凡,已經頗為接近神源。這可是好東西,讓大聖煉化,說不一定,能夠成就偽神尊位。再不濟,半神還是有可能的。」

    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將聖源收起。

    紅浮屠的無頭身軀,依舊存在強大的精神意志,揮拳便是攻向張若塵,拳頭上,湧現出一道道神光。

    就算紅浮屠在全盛狀態,張若塵都不懼他,更何況現在還被斬掉頭顱。

    一揮手,紅浮屠便是如稻草人一般,被掀飛出去。

    「唰唰。」

    數道空間裂縫,將他的身體,斬斷成了七段。

    紅浮屠終是死透,眼看它的身軀,就要化為幼年神獸的原形,張若塵連忙將它的殘軀,收入進了紫金葫蘆。

    剛才張若塵是在空間真域中殺死了紅浮屠,從外界看去,那裏什麼也沒有,一切都是無聲無息。

    可是,紅浮屠的本體,足有數百里長,絕對的龐然大物。

    所以張若塵才要趕在它的屍體,變為原形之前,將其收起,不能讓缺、婪嬰、閻無神發現他隱藏在附近。

    這一次,他也想坐山觀虎鬥,最後來一招黃雀在後。

    有修辰天神這一層原因,紅浮屠和婪嬰,包括青鹿神殿,都是張若塵的大敵。雖然明面上,張若塵去找婪嬰結盟,可是,大家都各懷鬼胎,有機會殺死對方的時候,怎麼可能手軟?

    面對會威脅自己性命的敵人,張若塵一向果斷。

    至於先前不殺閻折仙,只是因為,張若塵在地獄界的敵人已經夠多,不想再和閻羅族結下解不開的仇恨。

    狩天戰場中,張若塵殺閻羅族本族星上的族人,並不會結下太大的仇恨。

    畢竟,一億,或者數億位閻羅族族人之中,也不太可能,誕生出一位普通大聖,他們的價值極其有限。

    但是閻折仙卻不同,她既是閻羅族的嫡系子弟,又有非凡的天資,將來前途無量。

    殺了她,必定會觸怒她背後的閻羅族神靈,對張若塵有百害而無一利。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張若塵學會從利益的方向,考慮做事的方式。而不是像以前那樣,考慮的是對錯和善惡。

    或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是想要在殘酷環境中生存下去的無奈之舉。

    但是,卻丟失了部分初心和本心。

    心魔不會無緣無故出現。

    將所有痕迹都清除后,張若塵才仔細觀察,不遠處三人的戰鬥。

    如果是平時,張若塵就算藏在空間真域中,也瞞不過缺、婪嬰、閻無神三人的感知。但是,他們此刻正在爆發極致戰鬥,精神高度集中,哪有分心他顧的餘力?

    「閻無神的修為,竟然提升了這麼多,至少掙斷了二十條枷鎖。他怎麼做到的?」張若塵心中,極其吃驚。

    要知道,他能掙斷三十條枷鎖,乃是因為吞服了九枚衍道聖果和大量神遊丹,還在暗黑星的內部,修鍊了十年。

    閻無神能夠掙斷這多麼枷鎖,必定是得到了天大的機緣。

    張若塵向遠處的青色「山嶺」看了一眼,自言自語,道:「難道與那隻生靈有關?」

    想要成為元會級天才,不僅僅需要天賦和後天的努力,更是需要擁有大傳承和大氣運,各方面條件,必須達到極致。

    很顯然,閻無神的氣運,並不比張若塵差多少。

    缺修鍊的虛無之道,的確是詭異莫測,可以變化無蹤。但是,婪嬰和閻無神,皆不是易於之輩。

    婪嬰釋放出體內一百三十多億道聖道規則,衍化出一座九彩色的雛形宇宙,又以殺戮之氣衍化修羅世界,壓制缺的虛無力量。

    閻無神則是激發出「本源之光」和「空間真域」,逼得缺只能顯現出真身,無法化身虛無遁走。

    「婪嬰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竟然達到了一百三十七億道,無疆才九十七億道而已,閻皇圖也只是剛剛破百億道,不愧是被神氣和殺戮之氣孕育了三個元會的宇宙神胎。」

    「據說,以往的歷屆狩天之戰,只是偶爾才會冒出一個聖道規則破八十億道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有些時候,數千年,也誕生不出一個在百枷境大圓滿境界,聖道規則數量超過八十億道的大聖。」

    張若塵更加確定殺紅浮屠是正確的決定,殺了他,等於斷了婪嬰一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