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萬多裏高的白玉神樹,如無根浮萍,懸浮在不死血族本族星曾經所在的位置,通體散發盈盈光輝。白玉神樹的四周,盡是大小不一的星體碎片,是本族星解體之後留下。

    “轟隆隆。”

    大聖級的混戰,在這裏爆發。

    即便是功德戰場,都鮮少見到這種級別的大戰,可謂天崩地裂,震撼至極。

    不死血族的九步聖王修士和受了重傷的大聖,已全部退出戰場,當然,其中有不少是被骨族大聖逼得,不得不退出。

    繼續留在戰場上,不僅無法發揮出作用,反而會成爲拖累。

    至於自爆聖源……

    有絕死之心的修士,始終只是少數。

    除了張若塵,還留在戰場上的不死血族大聖,只剩不到五十位,在數百位骨族大聖的追擊下,只能躲進白玉神樹之中,利用神樹內部複雜的環境,繼續周旋。

    當然,將他們全部擒拿住,只是時間問題。

    另一頭,張若塵憑藉一己之力,將生死八子全部都打得退出狩天戰場,更是摧毀了閻羅族陣法師凝聚出的兩隻陣法蜈蚣。

    戰績驚人至極。

    但,張若塵在將生死八子,打入虛無空間的時候,卻被閻皇圖的大魔影偷襲得手,一拳擊中他的背部。即便有十隻金翼防禦,依舊傷得不輕,臉色頗爲蒼白。

    大魔影,乃是閻皇圖根據閻羅族十大天道之一“大魔天道”中的一種祕術,修煉出來的招數,使用千百萬記魔道修士的靈魂凝聚出來,戰力非常強大,達到本尊的七成左右。

    這是閻皇圖最大的底牌手段,以前從來沒有公開使用過。

    憑藉此招,閻皇圖自信,可以稱霸這個時代。

    可惜,這個時代,冒出了一個又一個變態級的強者,特別是張若塵和閻無神,更是讓他生出會被超越的感覺。

    閻皇圖的本尊和大魔影,並排站立,遙望受傷的張若塵。

    閻皇圖道:“不死血族的族人,很快就會全部覆滅,敗局已定。我們繼續戰鬥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不如這樣,你將帝品聖意丹和準帝品聖意丹,各給我一枚,我答應,將狩天之戰第二的位置,留給不死血族。”

    張若塵向玉樹方向,看了一眼。

    只見,數百位骨族大聖,將一萬多裏高的白玉神樹包圍,催動骨火,正在煉燒逃進玉樹內部的不死血族大聖。

    任何不死血族的修士,看到這一幕,怕是都會咬牙切齒。

    張若塵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道:“骨族這麼拼命的攻擊不死血族,得扣掉多少積分?對他們而言,似乎沒有什麼好處吧!”

    “只要不殺死不死血族的修士,扣不了多少積分,最多一兩百萬。至於不死血族的修士自爆,當然和骨族無關,畢竟,是他自己選擇自殺。”閻皇圖一邊瘋狂吸收六彩神霧,恢復嚴重消耗的聖氣和傷勢,一邊如此說道。

    張若塵陷入兩難境地。

    只要繼續全力出手,應該要不了多久,就能將受了重傷的閻皇圖逐出戰場,徹底解決掉這個大敵。

    可是,不死血族的修士,等不了那麼久。

    若是現在返回白玉神樹救援,肯定會陷入數百位骨族大聖的圍攻之中,即便他能僥倖殺出重圍,也肯定會受嚴重的傷勢。

    一打一羣,不是那麼好打的,肯定會付出代價。

    “反正我的身上,還有一位族人,只要他不死,不死血族就還有機會,守住十族第一的位置。”

    現在,張若塵只希望,第七號暗黑星那邊的戰場,刀獄皇和魔音能夠多殺一些天奴,收集更多的積分,千萬不要讓他失望。

    張若塵眼神凌厲,正要出手。

    “轟!”

    白玉神樹的方向,出現一道強勁的空間波動,隨即,三百多位大聖天奴,顯現了出來。

    這些大聖天奴剛一出現,立即四散而開,向不同的方向逃命。

    “終於離開了第七號暗黑星,好濃郁的能量氣息,趕緊吸收,恢復聖氣。”

    “這裏有大批骨族大聖聚集,大家趕緊逃,一邊逃,一邊吸收。”

    ……

    狩天戰場上的六彩神霧,既不是天地聖氣、天地靈氣,也不是血煞之氣、邪剎之氣等等地獄界修士呼吸吐納的能量之氣。

    六彩神霧蘊含的能量之氣,各族修士都能吸收。

    只不過,相當駁雜,在體內煉化起來頗爲麻煩。

    天下間的能量之氣,其實都是相通的,本質一樣,只不過具有的屬性不一樣。就像一杯水,可以是鹹的,淡的,甜的,苦的,燙的,冷的……

    張若塵一震,臉色變了又變。

    怎麼會這樣?

    第七號暗黑星上的大聖天奴,怎麼會突然傳送到了這裏?

    “不可能,不可能……暗黑星具有極強的拉扯力,空間傳送陣根本無法在那裏運轉,更加不可能,將修士傳送離開。除非……”

    張若塵倒吸一口涼氣,腦海中,浮現出閻無神的身影。

    一定是閻無神。

    是他,佈置了黑暗空間傳送陣,調動第七號暗黑星蘊含的龐大黑暗之力,才讓傳送陣運轉起來。

    只有他,纔有這個能力。

    張若塵佈置不出黑暗空間傳送陣。

    不是因爲他的空間造詣,不如閻無神,而是因爲他對黑暗之道的理解,還停留在初級層次。

    “看來閻無神的黑暗之道,也有很高造詣。閻無神啊,閻無神,我低估了你。”張若塵臉色凝重,只感覺,心一直向谷底沉去。

    閻皇圖最初臉上也露出詫然之色,不過,很快就想通其中原因,輕輕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露出喜悅之色。

    最興奮的,莫過於骨族的大聖。

    三百多位大聖天奴,突然被送到面前,猶如天上掉餡餅一般,他們自然是激動不已。

    一位骨族百枷境大聖,率先撤回骨火,揮手道:“先不要管那些不死血族的修士,隨本聖一起去獵殺天奴。這麼多大聖天奴,將他們全部獵殺,我們骨族,或許可以進入前五。”

    “那些不死血族的修士,已經逃無可逃,將他們留給閻羅族自己收拾吧!”

    數百位骨族大聖,興奮不已,疾速趕去追殺大聖天奴。

    他們都有戰兵,可以遠距離攻擊,不懼天奴自爆聖源。

    “譁——”

    片刻後,螭帝和另外三百多位大聖天奴,傳送到白玉神樹附近星空。他們沒有立即分散逃遁,而是迅速結成陣形。

    螭帝在遙遠處,看見了張若塵的身影,眼神中,露出一道複雜的神色。

    他提起五彩石劍,指了過去,道:“那個長有十隻金翼的人族男子,就是張若塵那個狗賊,走,先去宰了他。”

    螭帝向天奴中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暗暗傳音,吩咐了一句。

    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乃是天庭妖神界的一隻紫奼獸,上半身是人類模樣,下半身長着類似大象的雙腿,身軀魁梧高大。

    紫奼獸手持一柄從地獄界修士手中奪取而來的戰錘,率領三百多位大聖天奴,向張若塵和閻皇圖,所在的方向衝殺過去。

    螭帝留在原地,仔細打量眼前這棵白玉神樹。

    身形一閃,他遁身隱藏到了一根樹枝上。那根樹枝,足有河道那麼粗,通體晶瑩玉白。?

    又過了少許時間,再次出現空間波動。

    在般若、無疆、源非大聖的帶領下,上三族的一千多位大聖,同時駕臨,個個都如神兵天將一般,聖威強大無匹。

    源非大聖掃視整個星空,對當前局勢,頓時有了大致瞭解。

    他道:“不妙啊,有一半的大聖天奴,都去殺張若塵了!就憑他們,哪裏是張若塵的對手,完全就是去送積分。”

    無疆的目光,死死鎖定張若塵,沉聲道:“絕對不能讓張若塵繼續收集積分,否則,不死血族將會坐穩十族第一的位置。”

    無疆取出萬咒天珠,託在右手掌心。

    旁邊,般若疑惑的道:“螭帝去了哪裏?”

    源非大聖和無疆的心,皆是一沉,意識到不妙。

    “譁——”

    他們的頭頂上方,浮現出一道璀璨的五彩光華,強橫無匹的劍氣劈斬而下。

    螭帝站在玉樹的樹枝上,手中的五彩石劍,變得足有數百里長,宛如一條五彩聖河,落到上三族大聖的陣營之中。

    若是在平時,上三族的大聖數量衆多,就算螭帝修爲再高,五彩石劍威力再強,也能輕鬆化解。

    可是此刻,他們剛剛傳送過來,陣形未穩,也沒料到會被一位萬死一生境大聖偷襲,當然也就來不及聯合防禦。

    “噗!”

    “噗嗤!”

    ……

    數十位上三族大聖,被五彩石劍蘊含的至尊之力,打得身軀爆碎。

    更有近百位大聖,發出慘叫聲,拋飛了出去,傷得不輕。

    僅僅只是一劍,造成如此可觀的戰果,上三族的大聖,全部都被眼前這位萬死一生境大聖的戰力驚住,紛紛逃退。

    “小心,螭帝藏身在樹上。”

    源非大聖大驚,立即與身旁的十多位死族大聖,撐起虛實字卷。字卷展開,綿延百里,化爲一層文字防禦之光。

    無疆眼神沉冷,引動萬咒天珠的力量,向螭帝發動詛咒。

    螭帝長笑一聲,身體變得模糊,衝入玉樹枝幹的深處。

    白玉神樹是血影神母的真身神體,樹枝繁多,何止十萬,縱橫交錯,一旦躲入其中,猶如一滴水,滴入了大海里面,再想將它找出來,難如登天。

    上三族的大聖,不敢冒然追入進去。

    “現在怎麼辦?”

    一雙雙目光,都向般若、無疆、源非大聖等人投過去。

    般若的目光,緊盯錯亂分佈的玉樹樹枝。樹枝看似密集,實際上,離得最近的兩根樹枝,都相距十數裏。最遠的,可以達到數百里。

    樹枝和樹枝之間的間隙,相當寬闊。

    她道:“剛纔我使用命運之道推算了一番,玉樹內部,不僅僅有螭帝。還有數十位不死血族的修士,不死血族剩餘的族人,全部在他們身上。只要將那些族人殺死,不死血族的積分,就會砍半。”

    緊接着,般若又道:“大家應該都看了菱形鏡面上的數據,螭帝的積分,已經增加到三千萬。只要殺了他和不死血族的族人,無論是冥族,還是死族,都有機會,奪取十族第二的位置。”

    “我願帶領冥族大聖,剿滅螭帝,碾殺一切不死血族族人。”

    “我願帶領死族大聖進去。”

    無疆和源非大聖,幾乎同時開口。

    二人都露出詫異之色,相互看了過去。

    無疆冷哼一聲:“就憑你,殺得了螭帝?”

    源非大聖含笑,道:“萬手大聖不是要殺張若塵?張若塵的身上,可是有準帝品聖意丹和帝品聖意丹,更有兩件至尊聖器。萬手大聖若是憑藉黑暗之道,吞噬了張若塵,說不定還有機會融合出二品聖意。”

    無疆的臉色,陰晴不定。

    源非大聖又道:“去殺張若塵的大聖天奴,一共有三百多位,加起來積分怕是不止兩千萬。”

    無疆經過細細分析,終於做出決定,揚聲道:“冥族的大聖聽令,以最快速度,趕去獵殺衝向張若塵的那一批天奴,務必將他們清剿乾淨。”

    “唰!”

    話音未落,無疆已是化爲一道電光,率先飛了過去。

    冥族的大批大聖,緊隨其後。

    源非大聖的目光,向他們投望過去,嘴角微微上揚。

    那三百多位大聖天奴,看上去,似乎比螭帝好對付一些。可是,源非大聖卻清楚,他們是螭帝挑選出來的,絕大多數都抱有必死之心。

    冥族大聖去圍剿他們,必會付出巨大代價。

    至於尋找螭帝和滅殺螭帝,源非大聖自有一套辦法。

    源非大聖的目光,投向般若,微微拱手,笑道:“殿下,請用你的命運之道,將螭帝和不死血族大聖的位置找出來,由我們死族,來收拾他們。”

    “好!”般若道。

    站在般若不遠處的缺,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向源非大聖看了一眼,有些好奇,這個戰力遠遜色於無疆的修士,到底何德何能,敢去殺螭帝?

    雖然好奇,卻沒有問出來。

    “或許最後還是得我出手才行。”缺暗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