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三百多位大聖天奴主動殺來,張若塵心中不懼反喜,這麼一大筆積分,必須得收入囊中。

    當然,他絕不可能,正面硬戰。

    三百多位大聖即便一人打出一道聖術,結合起來,爆發出的力量,也能輕鬆殺死千問境巔峰的大聖,萬死一生境大聖都得避其鋒芒。

    殺至千里內,已有天奴打出攻擊。

    “譁——”

    一道蛇形電弧,穿過虛空,直擊到張若塵胸前。

    張若塵紋絲不動,憑藉肉身將攻擊力量化解,故意大笑一聲:“你們這羣弱小的階下囚,遠距離攻擊休想傷我分毫。”

    也不知是不是煉化了白蒼血土的原因,張若塵的傷勢恢復速度奇快,先前被大魔影結結實實打了一拳受的傷,已恢復得七七八八。

    連張若塵自己,都驚奇不已。

    那些大聖天奴被激怒,心中暗道,你一個投靠地獄界的叛徒,還有資格笑我們?

    “叛徒該死,我要自爆聖源,與他同歸於盡。你們助我一臂之力,讓我靠近到他的千步之內。”一位西天佛界的菩薩,如同怒目金剛一般,如此說道。

    在西天佛界,達到大聖境,就能封號“菩薩”。

    這位怒目金剛一般的菩薩,法號“道圓”,修爲達到了百枷境,在這批大聖中,是排名前五的強者。

    距離越來越近,片刻間,他們進入張若塵的百里範圍內。

    所有大聖天奴皆是一喜,只要距離再近一些,根本不用自爆聖源,大家一起出手,數百道聖術覆蓋過去,任他張若塵修爲再高,也得灰飛煙滅。包括距離張若塵不遠的閻皇圖,也得死。

    道圓一直注意着張若塵,忽的,臉色驚變:“不好,張若塵消失了!”

    “譁——”

    空間輕顫。

    張若塵施展空間大挪移,出現在一衆大聖天奴之間。

    “空間領域。”

    “虛時間領域。”

    “真理界形。”

    “不動明王聖相。”

    “雷電尊者。”

    張若塵一連施展五種手段,又撐起七星鬼蓮護體,一心六用,將精神力壓榨到了極致。

    空間領域和虛時間領域,令所有大聖天奴的行動速度大幅度降低。

    真理界形既能讓張若塵看透一切幻術和虛妄,又能增幅他的攻擊力量,從而使得不動明王聖相和雷電尊者戰力大增,橫衝直撞,每一擊打出都能將一位大聖天奴,打得渾身鮮血淋漓,或者直接聖體爆碎。

    有的被重創,有的直接就被殺死。

    僅僅只是六個呼吸的時間,不動明王聖相和雷電尊者,便是一連擊殺九位不朽境大聖,重創五十四位大聖,打得這片星空血霧滾滾。

    一個人,與三百多位大聖對戰,而且一連打爆六七十位大聖的肉身,這是非常震撼的一幕。

    所有觀看萬界神眼投影的修士,都感覺靈魂顫慄。

    剛纔那樣巔峰的狀態,張若塵只是維持了六個呼吸的時間,便是有些力不從心,腦袋發昏,連忙收起雷電尊者,繼續全力操控不動明王聖相和七星鬼蓮,一攻一守。

    大聖天奴的攻擊,不斷擊向張若塵。

    可是,每次張若塵都能憑藉真理界形的玄妙,提前預知,從而挪移出去,避開了他們的攻擊力量。

    此刻的張若塵,簡直就像狼入羊羣。

    只能他殺天奴,天奴根本傷不了他。

    這一幕,讓無數觀戰修士都陷入沉默,暗暗思考,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就算天奴的精神力被封印,可是人多勢衆,怎麼會毫無還手之力?

    最終有神靈得出答案,張若塵同時修煉時間、空間、真理,三種恆古之道,使得他不僅可以跨越境界殺敵,在面對低境界修士圍攻的時候,也能遊刃有餘,進退自如。

    圍攻對張若塵無效。

    “這就是時空掌控者的可怕之處!修爲境界越高,越是厲害。”

    有地獄界神靈,回想起昔日圍攻須彌聖僧的那一戰。

    若不是須彌聖僧要守護崑崙界,恐怕地獄界,就算派遣再多的神靈前去圍攻他,也殺不了他,因爲根本留不住他。

    當然,即便那一戰圍攻須彌聖僧的神靈衆多,可是依舊沒能殺死他。

    須彌聖僧是用全身神力,轉化爲守護崑崙界的力量,纔會隕落。

    其實,是殉道。

    爲崑崙界的生靈,爭了十萬年苟延殘喘的時間。也爲崑崙界的一些受了重傷的神靈,爭了療養傷勢的時間。

    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的神靈,不可能真的全部都死絕。

    “像張若塵這樣殺下去,不死血族和閻羅族的積分,豈不是又要拉開差距?”

    閻皇圖停止療傷,帶着大魔影,殺入三百多位大聖天奴之中。

    “張若塵,你不管不死血族剩餘不多族人的死活了嗎?萬一他們全部被殺死,你現在收集再多積分,又有什麼意義?”

    閻皇圖本尊獵殺天奴,大魔影則是持着通天如意,守在身旁,既是防禦天奴的攻擊,也是用於提防張若塵突然襲擊。

    張若塵不語。

    在兩大強者的獵殺之下,即便大聖的生命力強大,天奴卻也是不斷隕落。

    很多受了重傷的天奴,又被打爆數次之後,頓時,神形俱滅。

    沒過多久,足有近百位大聖天奴隕落。

    剩下的大聖天奴,被殺得生出畏懼之心,立即四面八方散去。

    “張若塵不是我們可以殺得了,還是等螭帝前來滅他。”紫奼獸以忌憚的目光,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化爲一道幻影,向遠處逃遁。

    “還想逃?”

    張若塵雙手虛抱,一股強大的空間震盪波浪,以他爲中心,四散蔓延出去。

    三十六柄空間之劍,在他身周凝聚出來,化爲劍雨,向急速逃遁的紫奼獸飛去。

    紫奼獸是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積分足有一百萬。

    任何一族的修士看到他,都會雙眼放光,比絕色美女更有吸引力。

    空間劍舞乃是堪比千問級高階聖術的手段,紫奼獸回頭一看,見到劍雨飛來,頓時,聖魂顫抖,有一種被死亡鎖定的感覺。

    “轟隆。”

    大魔影從半路殺出,揮動通天如意,操控至尊之力,將一大半的空間之劍打碎。

    只有五柄空間之劍,追上紫奼獸,被他嘴裡吐出的紫焰擋住,化解了張若塵這必殺的一擊。

    張若塵臉色一沉,閻皇圖果然還是從中作梗。

    張若塵暫時不想理會他,施展出空間挪移,準備繼續去追殺紫奼獸。

    “嘭。”

    空間挪移只是施展了一半,就被一層無形的空間壁彈了回去,在宇宙空間中,重新顯化出身軀。幸好張若塵提前感知到不對勁,倒也沒有受傷。

    他穩住退勢,向前看去。

    只見,四周竟是憑空出現了一個墨綠色光球,直徑大概十丈左右,將他困在裡面。

    光球本是無形無影的,被他剛纔一撞,才顯現出來。

    此刻,墨綠色的光球,光芒逐漸變淡,又消失於無形。

    張若塵不敢輕舉妄動,心知,光球依舊還在。

    “難道是誰提前佈置的陷阱?不,不對,如果這個光球先前就在,我的空間領域和真理界形,不可能沒有感應。”張若塵暗道。

    閻皇圖看到這一幕,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

    片刻後,他像是猜到了什麼,扭過頭,正好看到大批冥族大聖飛至這片虛空,結成一支支小隊,獵殺正在逃遁的天奴。

    “張若塵,你就在這裡待着吧,我先去獵殺紫奼獸了!”

    閻皇圖大笑一聲,化爲一道金光,追了出去。

    張若塵自然也看見了冥族的大聖,心中恍然,催動真理之眼,向四周望去,道:“無疆,我知道你藏身在附近,說吧,這是什麼咒法?”

    虛空中,沒有迴應。

    可是,直徑十丈的墨綠色光球,卻自動顯現出來,快速收縮。

    九丈、八丈、七丈……

    張若塵能夠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

    張若塵臉色沉凝,暗道,無疆倒是學聰明瞭,不再正面與他硬碰硬,而是充分利用自己的優勢,隱藏在黑暗中,以詛咒攻擊他。

    “起!”

    張若塵雙手打開,撐起空間真域,將墨綠色的光球,抵擋在三丈之外。

    空間真域本是可以撐起千丈,張若塵以爲,可以直接將光球撐破。可是,光球的強度,遠超他的預估,只是最初被撐到直徑十丈左右,可是很快,又被壓回直徑三丈。

    “看來無疆動用的是萬咒天珠,至尊聖器該有如此威力。”張若塵暗道。

    墨綠色光球沒有繼續收縮,可是,上百位冥族大聖卻向這個方向飛來,一個個都在調動冥氣,催動手中的君王聖器,似乎是想一起出手,將他殺死在光球中。

    無疆隱藏在黑暗中,雙手託着萬咒天珠,自言自語:“被困在冥光咒中,你是逃不出去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此刻的無疆,臉上不露任何情緒,平靜得嚇人。

    如果,般若和源非大聖等人在這裡,一定會大驚。因爲他們都覺得,無疆被張若塵擊敗之後,已經變得偏激和莽撞,心境出現巨大破綻。

    可是誰能想到,那一切,都是無疆裝出來的。

    實際上,被張若塵擊敗之後,無疆的心境並沒有崩潰,反而得到了磨鍊,變得更加內斂和深沉,要不然他也得不到冥族本族星的一半機緣。

    之所以那樣僞裝,乃是因爲,無疆經過仔細分析後,覺得上三族中很有可能存在奸細,而且與張若塵關係不一樣。要不然,他們的行動,不會總是出現紕漏。

    無疆有好幾個懷疑對象,其中包括般若和源非大聖。

    僞裝成被仇恨矇蔽了理智的模樣,就是要讓奸細輕視他,越是疏忽大意,越是容易露出馬腳。

    先前,般若受傷,無疆立即去幫她療傷,其實是抱着探查她底細的目的。雖然他覺得般若怎麼都不可能是上三族的奸細,可是,依舊要查她。

    “破!”

    七星鬼蓮化爲一朵黑色的花,展開七片花瓣,變得數十丈大小,配合空間真域一起,將冥光咒凝結成的光球撐破,化爲一粒粒墨綠色光點。

    張若塵脫困而出。

    只有至尊聖器,才能對抗至尊聖器。

    黑暗中,無疆的眼皮一跳,連忙收起萬咒天珠。

    “嘩啦。”

    頭頂上方,張若塵從一圈圈空間波紋中衝出,焱神腿猛然踩了下去,灼熱的神焰,將籠罩無疆的黑暗力量驅散,顯露出俊美的身形。

    無疆雙手一合,冥神之祖的神影,在背後顯現出來。

    神影探出巨大的手掌,與焱神腿對碰在一起。

    僵持了一瞬間,冥神之祖的神影猛烈一顫,出現裂痕。

    無疆臉色微變,化爲一道黑色光梭,疾退出去。

    “嘭!”

    冥神之祖的神影崩碎,被神焰燒得化爲一粒粒星火光點。

    “冥神之祖,不堪一擊。”

    張若塵渾身燃燒着火焰,飛落到無疆的對面。

    雖然嘴裡這麼說着,可是,張若塵心中卻對無疆高看了幾分,因爲剛纔那一腳,他是打算直接重創無疆。

    無疆能夠全身而退,的確是相當了不起。

    無論是警覺性,還是判斷力,都遠勝以前。

    無疆面不改色,道:“看來你果然修爲大進,居然已經可以在黑暗中,找到我的藏身之地。你弄出的五彩光華,到底是怎麼回事?”

    先前張若塵身上的五彩光華,幾乎整個狩天戰場都能看見,實在太驚人,無疆當然相當好奇。

    沒有弄清楚這一點,無疆心中始終有些不安。

    時間寶貴,張若塵哪有閒心與他談這個,正打算去追閻皇圖,阻止他獵殺紫奼獸。

    可是……

    “轟隆!”

    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只見,閻皇圖黃金骷髏一般的身體,被一柄殺氣騰騰的血劍,斬飛回來,一連飛了兩百多裡遠。

    血劍的威力之強,打得閻皇圖骨骼爆響,金光四濺,彷彿皇道神骨都要被打碎一般。

    張若塵眼睛猛的一縮,道:“婪嬰也來湊熱鬧了?咦!居然是她。”

    風后的身影,出現在了血劍的旁邊。

    她手持一尺長的白色天命羽,操控數千萬道命運規則,打入進閻皇圖的大魔影體內,竟是令得大魔影僵在了原地。

    並不是說,風后的修爲,比大魔影強大。

    而是天命羽的力量,正好可以剋制大魔影。

    風后想要嘗試控制大魔影,可惜沒有成功,兩條柳葉一般的黛眉,不禁皺了一下。

    婪嬰從阿修羅劍中飛出,凝聚出孩童一般的身體,獰笑道:“這大魔影,乃是由千百萬魔道修士的靈魂凝聚出來,又被閻皇圖反覆凝練和同化,豈是你的修爲控制得了?還是讓我來,一口將他吃掉。”

    婪嬰的嘴巴大張,直接將大魔影,吞入進了腹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