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嘭。”

    空間塌陷,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已是強弩之末的閻皇圖,被張若塵打入進了虛無空間。

    無疆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出手阻擋。

    閻皇圖被驅逐出戰場,對他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婪嬰吞下了大魔影后,臉色猛然一變,孩童一般的身體,越撐越大,如同氣球被吹脹。

    “不好,大魔影蘊含的魂力太強大,而且具有閻皇圖強大的精神意志。”

    婪嬰身上浮現出九光十八色,忽明忽暗,勉強壓制住身體的膨脹,向風後傳音說了一句什麼,遁身飛入進了阿修羅劍中。

    風后愕然,暗道,婪嬰還真是百無禁忌,大魔影何等強大,竟然敢直接一口吞掉,也不怕撐死?

    看來短時間內,婪嬰必須煉化大魔影,無法出手。

    不過,婪嬰偷襲得手,直接除掉了閻皇圖,倒是幫了不死血族一個大忙。

    前些時日,風后遭到閻皇圖和粉紅骷髏的追殺,是遇到了婪嬰,才逃過一劫。隨後與婪嬰達成秘密協議,其中一條,乃是共同對付閻羅族。

    風后的目光,投向懸浮在半空的通天如意,絕美的臉蛋上,浮現出一道笑意,正要去取。

    “譁——”

    通天如意化爲一道白光,破空飛走,落入到遙遠處的閻無神手中。

    閻無神的身形,卓然而又冷漠,把玩着手中的通天如意,沉聲道:“閻羅族的至尊聖器,豈是你可以輕取?覡,你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十三,敢不敢單獨與風后一戰?”

    覡穿一身黑袍,手持烏木杖,從數百位閻羅族大聖中走出,道:“我在本族星上,收服了兩隻九命血鴉,早就想通過一場戰鬥,將百枷境大圓滿榜的排名,再向前提一提。”

    兩隻長着血紅色羽毛的烏鴉,飛在覡的左右兩側,嘴裡發出呱呱的怪叫。

    叫聲詭異,大聖聽到後,都會心神不寧。

    要知道,能夠排進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十八的大聖,皆是非凡之輩,至少融合出了四品聖意,擁有跨越境界,與千問境大聖交手的實力。

    被覡使用大巫天道攝魂的兩隻九命血鴉,都是千問境初期的修爲境界。三者一起出手,即便遇到千問境中期或者後期的大聖,也能一較高下。

    閻無神叮囑道:“小心她的天命羽。”

    “我的大巫天道,專克天命羽。”

    覡腳踩兩隻九命血鴉,宛如踩着兩隻血輪,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

    與風后還相隔千里,他手中的烏木杖,已是浮現出幽暗的光華,施展出巫道秘術,向風後發動了攻擊。

    風后身上的傷,沒有痊癒,可是,絲毫都不懼覡。

    她探出一隻手,抓住血紅色的阿修羅劍的劍柄,臉上露出吃力的神色。於是,伸出另一隻手,雙手握劍,終於勉強提起了這柄至尊聖器級別的殺戮之劍。

    風后和覡的戰鬥,一觸即發。

    “風后被覡牽制住,那麼,不死血族也就只剩張若塵。”

    閻無神的目光,從風后和覡的戰場,轉移到張若塵身上,向身後的閻羅族大聖吩咐道:“你們趕緊去獵殺天奴,盡最大努力收取積分。”

    一位閻羅族百枷境大聖,問道:“爲何不先去圍殺螭帝?螭帝可是值三千萬積分。”

    閻無神向他盯去。

    頓時,那位百枷境大聖不敢繼續言語,與別的閻羅族修士一起,向各個方向急速飛去。

    閻無神輕輕搖頭,將菱形鏡片取了出來,只見,上面的排名。

    不死血族第一,八千九百萬積分。

    閻羅族第二,八千三百萬積分。

    不死血族的積分又降了一些,因爲,攜帶六千三百位族人傳送離開的六十三位九步聖王,幾乎都被骨族大聖追上,有大批族人死亡。

    若不是先前張若塵殺死了一大批大聖天奴,不死血族的積分,會更加難看。

    當然,閻羅族因爲攻擊不死血族的修士,積分也被扣了一些。

    閻無神自言自語,道:“只相差六百萬積分而已,只要牽制住張若塵,即便不殺螭帝,閻羅族也能通過獵殺別的天奴,將這個差距抹平。”

    圍殺螭帝,風險太大,就算能夠做到,閻羅族的大聖也會隕落一大批。

    正是因爲這種種原因,閻無神明知道源非大聖帶着大批死族修士,去圍獵螭帝,卻絲毫都不動心。先不說源非大聖能不能殺死螭帝,就算他殺了螭帝,也是幫了閻羅族一個大忙。

    當然,閻無神根本不信,源非大聖有殺死螭帝的能力。

    螭帝只能死在他的手中。

    “先鎖定了狩天之戰的絕贏局面,再去收拾螭帝也不遲。”

    閻無神不得不承認,歷屆狩天之戰,閻羅族從來沒有被逼得如此窘迫過,毫無疑問,由張若塵率領的這一屆不死血族修士,的確是非常強大。

    他很想在狩天戰場上,與張若塵公平公正的一戰,暢快淋漓的分出勝負,甚至是生死。

    但是現在,他卻絕對不能這麼做,需要先保證閻羅族能夠取得狩天之戰第一。對付張若塵這樣的強大挑戰者,更要無所不用其極。

    在一族的利益面前,個人的情感,必須先擱置一邊。

    ……

    張若塵沒有興趣與無疆交手,很清楚,獵殺大聖天奴,纔是此刻最應該做的事。

    可是,無疆卻緊追不捨,不斷催動萬咒天珠,向他發動詛咒。

    無疆道:“張若塵,沒用的,這些大聖天奴,註定會被冥族、石族、骨族、閻羅族瓜分。不死血族的積分,被閻羅族超越,只是時間問題。”

    “一旦讓源非大聖和死族的修士,殺死了藏身在玉樹中的不死血族族人。那時,不死血族的積分,不僅會被閻羅族超越,還會被羅剎族、冥族、死族超越,徹底被打回原形。你所有的努力,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從雲端墜落到塵泥,你一定很難受吧?可是,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與其這麼掙扎下去,爲何不留下來,與我堂堂正正的一戰?”

    忽的,正在遁身飛行的張若塵停了下來,目光冷銳的盯過去,道:“好,如你所願。”

    無疆的詛咒攻擊,讓張若塵防不勝防,剛纔他無心戀戰,竟是吃了幾次小小的暗虧。

    既然甩不掉無疆,張若塵改變策略,決定速戰速決解決掉他。

    “無疆兄,無神前來爲你壓陣。”

    閻無神跨越空間而來,出現到張若塵身後的三百里之外,面帶笑意,沒有打算出手的樣子。

    但是,他的空間領域,卻釋放了出去,覆蓋一片廣闊的天地,顯然是要阻止張若塵遁走,將他困在戰場中。

    當然,這又何嘗不是,將無疆也困在這裡?

    “多謝無神兄。”

    無疆深知空間和時間的詭異,身上浮現出一絲絲黑暗光華,形成一個直徑三丈的黑洞,身體消失在了裡面。

    張若塵轉過頭,看了閻無神一眼,道:“你要與他聯手?”

    閻無神搖頭,道:“我早已答應過我無疆兄弟,要給他報仇雪恥的機會,所以,你們分出勝負之前,我絕不會出手。”

    “你閻無神的話,我還是信的。”

    張若塵點了點頭,沒有再理會他,身形閃動了一下,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他已進入黑洞的千丈範圍內,隨即,將空間真域釋放出來。

    “空間凍結。”

    方圓千丈,空間變得凝固。

    唯有黑洞附近的空間,受到黑暗力量的影響,瞬間便是將一大片凝固的空間,衝擊得散開。

    “紫星葫蘆。”

    “不動明王聖相。”

    “神魔鎮獄。”

    “真理界形。”

    張若塵雙手抱着紫金葫蘆,催動至尊之力,凝聚出一道赤紅色光柱,直向黑洞飛去。

    光柱所過之處,虛空都燃燒起來。

    不動明王聖相和神魔鎮獄,則是合二爲一,撐起無比巨大的身軀,結成一道雲朵大小的手印,從上方拍壓了下去。

    真理界形中,一顆顆星辰光團,各自飛出一道光束,化爲一條星光洪流,與赤紅色的光柱一起,擊向黑洞。

    閻無神的眼神一凝,看出張若塵這是打算一擊定勝負,要以最短的時間,除掉無疆。

    “要控制這幾種強大力量手段,張若塵必定是拼盡了全力,精神高度集中。我現在如果從背後襲擊,他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瞬間就會慘敗。”

    閻無神有些糾結,本是已經做出決定,爲了閻羅族奪取第一,一定不擇手段的對付張若塵。

    可是現在……

    機會就在眼前,他卻不好意思出手。

    “你閻無神的話,我還是信的”這句話,如果是別的修士說出,閻無神未必會放在心上。可是,由張若塵說出來,卻對閻無神的心境,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張若塵肯定是故意說出這一句,用於影響我的心。若是此刻,我從背後偷襲,即便擊敗了他,甚至是殺死了他,必定有愧於心。今後,在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會形成巨大的心結。”

    終於,閻無神無奈的苦笑,沒有出手。

    無疆也是了得,憑藉六十六階精神力強度,施展出萬眼神幻,撐起了冥神之祖的神影,又釋放出冥界之國,更是催動萬咒天珠,一連打出十三種詛咒。

    “轟隆隆。”

    二人各施手段,激烈對碰。

    大概三個呼吸後,冥神之祖再次被打碎,直徑三丈的黑洞,被火焰光柱和星光洪流擊破。

    “噗!”

    無疆口吐鮮血,拋飛出去。

    說來也是奇異,冥神之祖和黑洞都破碎,他凝聚出來的冥界之國,卻只是受了一些損傷而已。正是有冥界之國的防禦,即便是被至尊之力擊中,無疆竟然只是吐了一口聖血而已。

    換做別的修士,已經灰飛煙滅。

    張若塵遭受詛咒攻擊,精神力、肉身、聖魂皆是受了一些創傷,但,都不算嚴重。

    他現在的肉身,對詛咒,似乎有很強的抵抗力。

    “譁——”

    無疆飛出去後,還沒有穩住身形,張若塵便是從虛空中衝出,手中的紫金葫蘆,直向他的頭頂劈了下去。

    嘭的一聲,無疆頭頂鮮血直冒。

    緊接着,張若塵又是一掌,擊在無疆心口。

    …………

    ……

    只是眨眼之間,張若塵一連攻出十二次,無疆的頭蓋骨被打得破碎,胸腔被打得塌陷,雙腿被打成了血泥。

    每一招,都意在殺死無疆。

    有一百多位冥族的大聖,追了上來,正好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看得心驚肉跳。

    張若塵也太膽大了吧,竟然想要殺死無疆。

    他知道無疆是什麼身份嗎?他知道無疆的師尊是誰嗎?

    “住手。”

    “結陣,一起出手,使用詛咒攻擊張若塵。”

    來到此地的冥族大聖,一共一百三十二位,他們的雙手,各自結成一種奇異的印訣,嘴裡念出咒語。

    一道道詛咒之力,穿梭在他們之間,不斷變得強大。

    方圓千里的星空,皆被死亡氣息籠罩。

    一旁觀戰的閻無神,只感覺,心臟突然停止跳動,渾身一冷,身體的溫度,在一瞬間全部消失。而且,還在繼續下降。

    “死心咒。”

    閻無神臉色微微一變,體內綻放出金色佛光,驅逐侵入身體的詛咒之力,連忙施展空間挪移,遠遠的退避而開。

    由一百多位冥族大聖,同時施展詛咒,經過層層疊加,足以輕鬆咒殺千問境大聖。

    張若塵的心停止跳動,本是攻向無疆的手掌,緩慢了一瞬間。

    就是這一瞬間,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無疆,身體自動爆碎而開,化爲一團黑霧。

    “哧哧。”

    一百三十二位冥族大聖的中心,黑霧再次顯現出來,凝聚成無疆的身體,肉身依舊鮮血淋淋,甚至有些變形,全身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

    幸好他的精神力,遠比張若塵強大,護住了聖魂。

    要不然,遭受張若塵一連十二次重擊,就算肉身不被打爆,聖魂也會破滅。

    “好,就是死心咒,由我來控制,咒殺張若塵。”

    無疆心知自己的實力,的確與張若塵有不小差距,放棄與他單打獨鬥。身體被打得不能動彈,可是,精神力卻可以催動萬咒天珠,懸浮到了頭頂上方。

    他的嘴裡,念動咒語。

    無疆和一百三十二位冥族大聖的詛咒之力,全部都向萬咒天珠匯聚而去。

    “張若塵,這死心咒,本是打算用來咒殺螭帝,沒想到先用到了你的身上。一百多位冥族大聖一起給你送終,你死得也算輝煌了!”

    隨着無疆的聲音響起,整個星空,變得陰暗了下來,醞釀着恐怖殺機。

    閻無神再次向後退千里,顯然是對死心咒無比忌憚,心中首次爲張若塵擔憂了起來。“在萬咒天珠的加持之下,死心咒已經可以威脅到萬死一生境大聖的生命,張若塵必定擋不住。難道他竟要死在無疆手中?”

    閻無神雖然將張若塵視爲這一代的唯一對手,不希望他死在別的修士手中,可是,卻沒有在這個時候,救他的道理。

    於是,站立在一旁,想要看看張若塵有沒有本事,破咒殺死局。

    ……

    狩天之戰寫得有點久了,爭取在五、六章的樣子結束。

    總有讀者在說,“兩章之內結束”什麼的,汗,當時的意思是,兩章之後,開始最後一戰。

    也有讀者在問,狩天之戰後的劇情發展,其實,已經埋了什麼伏筆,大家應該想得到一些。但是,我也構思了一些,絕對出乎大家預料的東西,接下來,慢慢呈現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