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源非大聖呢?趕緊將此事告知給他,我們必須早做準備。”

    張若塵攜帶一股風勁,飛落到黑醜女子的不遠處,一步步走過去,目光落向不遠處的戰場。

    “源非大聖和般若殿下不在此處,已去追殺螭帝。”黑醜女子道。

    加上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此處死族一共有九十四位大聖。

    他們身上死氣濃厚,充滿腐蝕性的力量,強大的能量波動不斷爆發出來,讓空氣時刻都在翻滾沸騰。

    死族大聖並不是雜亂無章的攻擊,而是組合成了兩座合擊陣法。

    最內層的一座,有六十位大聖組成。

    每一位都釋放出數億至數十億道聖道規則,總共上千億道聖道規則交織穿梭,轉化爲各種不同的攻擊力量,有人形雷電,有宮殿形態的火球,有死亡陰影……

    張若塵不知道死族到底是如何做到,讓六十位大聖的聖道規則,完全融爲一體,而不相互排斥。

    但是,卻很清楚,若上千億道聖道規則同時向他涌來,各種攻擊一起落下,他未必扛得住。多半會選擇暫時退避,而不是硬扛。

    可是被圍在中心的二十二位不死血族大聖,卻退無可退,只能拼盡一切抵擋。

    他們都在燃燒體內的大聖血液,化爲二十二個火人,嘴裏發出一道道長嘯聲,抵擋六十位死族大聖的攻擊。

    “戰,戰至最後一滴血。”

    “已是狩天之戰的最後一天,不死血族絕不能倒在這一天。”

    ……

    血魔是二十二位不死血族大聖中的最強者,盤坐在虛空,顯化出九幅天魔圖像,宛如九座魔道世界展開。

    身上出現九個血孔,源源不斷流淌出九條血溪,涌入九座魔道世界,抵擋死族大聖的攻擊。

    可是,血魔的身體,卻迅速乾癟。

    大聖血液很快就會流失殆盡。

    另外二十一位不死血族大聖,體內的血液也都燃燒了一半以上,戰力下滑,開始防禦不住死族大聖的攻擊。

    絕望的情緒,在每一位不死血族大聖的心中蔓延。

    花費數百年時間,從上億的不死血族修士中脫穎而出,成爲聖境中的帝皇,每一個都心志高遠,極不甘心就這麼死去。

    可是,爲了不死血族,卻可以犧牲自己。

    絕不能,倒在最後一天。

    若是那樣,今天將會成爲他們一生的遺憾,並且一生都會被別的修士嘲笑。

    “你們是不死血族,我們是死族,你們的生命,註定由我們來終結。”頭上長着雙角的死族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聲音淡漠的道。

    黑醜女子道:“交出藏在你們身上的不死血族族人,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

    張若塵沒有冒然出手,一直在觀察,暗道:“內層的六十位死族大聖,是負責攻擊。外層的三十二位死族大聖,與那位長着雙角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一起,負責釋放死亡念力,壓制不死血族的大聖垂死之時自爆聖源。而那個樣貌有些黑醜的女子瀧離大聖,則是守在最外圍,提防外敵偷襲。”

    “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威脅最小,兩座合擊陣法,反而需要在第一時間,將他們破掉。只要他們的力量,無法結合在一起,威脅就不大。”

    拿定主意後,張若塵背在身後的手,凝聚出密密麻麻的細小空間裂縫。

    每一道空間裂縫,皆只有一寸長。

    黑醜女子很謹慎,察覺到空間波動,目光立即向張若塵盯去。

    出手。

    “唰!”

    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空間裂縫,多達三百餘道,並且,將時間印記融入了其中。

    揮手一撒。

    三百餘道空間裂縫,宛如黑色的刀雨,無聲無息,向黑醜女子和近百位死族大聖飛去。

    “小心……啊……”

    黑醜女子剛剛喊出,護體死氣盾牌就被打穿,身上留下六道血窟窿,血肉和骨頭就像直接被挖走了一般。

    寸長的空間裂縫,透體而過,能夠帶走巴掌大小的一塊血肉。

    空間裂縫融入了時間印記之後,飛行速度勝過以前十倍不止,這麼近的距離,以她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怎麼可能避得開?

    “唰唰。”

    大聖的反應速度很快,可是,空間裂縫更快。

    九十多位死族大聖,有一半都被空間裂縫擊中,嘴裏發出悶聲,受了程度不同的傷勢。兩座陣法的攻擊,自然是被打斷,陣型散亂。

    一道道憤怒的目光,皆向張若塵盯去。

    “你是誰?”

    “不用問了,是張若塵。”

    張若塵暗暗可惜,在這白玉神樹的內部,無法撕裂開太大的空間裂縫,否則,他們就不只是受傷那麼簡單。

    “唰!”

    頃刻間,張若塵的身體,已消失在原地。

    “嘭”的一聲,黑醜女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是被張若塵一計掌刀,劈在脖頸位置,脛骨斷掉,身體斜飛出去。

    下一瞬,張若塵出現到頭上長着雙角的死族大聖面前,輕飄飄的一掌按過去。

    這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勉強撐起一臂,想要抵擋,卻被張若塵打斷手臂,身體如同炮彈一般飛走,撞擊在一根樹枝上,體內響起骨頭斷裂的聲音,有血液從頭顱和背部溢出。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重創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

    “噔!”

    張若塵左腳在虛空一踩,虛空猶如化爲水面,震盪了一下。

    隨即,洶涌的神焰火海蔓延出去,將所有死族大聖全部包裹。

    “時間洪鐘。”

    張若塵雙手託舉起來,天地間的時間印記,急速匯聚,在他的頭頂凝聚成一口巨鍾,快速旋轉。

    某一刻。

    一聲震耳欲聾的鐘鳴響起。

    時間印記和音波,如同水浪一般涌過去,衝擊在每一位死族大聖的身上,將他們全部都震得如同落葉一般飛了起來。

    時間印記斬去他們不少壽元,身體陷入短暫的虛弱狀態。

    就是這一刻,神焰燒穿了他們的護體死氣,侵入進他們的身體,皮膚變得緋紅,化爲黑色塵埃。並且,向身體內部蔓延。

    “唰唰。”

    張若塵的手中,七星鬼蓮飛出去,七片花瓣漩斬不斷,將一位位死族大聖的不朽聖軀肢解,手、腳、頭顱到處亂飛。

    這一些列招術,皆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打出。

    二十二位不死血族大聖,怔怔的盯着張若塵,難以相信一個百枷境大聖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以一己之力,碾壓近百位死族大聖。

    這一幕,他們永遠難忘。

    “來了,終於來了,張若塵終於來了!”一位不死血族的大聖哈哈大笑,神經再也繃不住,從半空中,墜落了下去,掉在一根樹枝上。

    血凝筱停止催動祕術,臉色蒼白,精緻小巧的臉上,卻浮現出一道笑容,如同長久的黑暗中,看到了一縷曙光,念道:“表哥……若塵表哥……”

    彷彿能夠做張若塵的表妹,都是一種驕傲。

    忽的,張若塵有所察覺,猛然轉身,一拳打出。

    黑醜女子催動了祕術,燃燒壽元,打出一道手印,與張若塵的拳頭對碰在一起。她被打斷的頸骨,已經重新續接,眼中燃燒着憤怒的火焰。

    “轟隆。”

    張若塵接住她這一掌,身體只是輕輕的晃動了一下。

    燃燒壽元后,黑醜女子可以在短時間內,爆發出堪比千問境初期大聖的戰力,可是,在張若塵的面前,依舊不夠看。

    張若塵一腳踹出,踢在她的胸口。

    “噗!”

    黑醜女子口吐鮮血,墜飛出去。

    張若塵探出手掌,正要動用空間力量,將她拉扯回來,突然,頭顱一疼,施展的空間力量中斷。

    是死亡念力。

    以長着雙角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爲首,在場有數十位死族大聖,同時施展死亡念力,向張若塵發起了攻擊。

    “找死。”

    張若塵收回七星鬼蓮,以至尊之力護體。

    緊接着,雙手一合,巨大的不動明王聖相,在他背後升了起來,釋放出比烈日還要灼目的明亮光華,氣勢越攀越高。

    長着雙角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臉色一變,道:“所有死族大聖立即撤退,我來斷後。”

    大聖的生命力強大,剛纔張若塵的一波攻擊,僅僅只是殺死了六位大聖。剩下的死族大聖,不是受了傷,就是被淨滅神火入體,全部都虛弱了一大截。

    看着越來越高大的不動明王聖相,他們忍不住感到恐懼。

    “好強大的聖威,這哪裏還是百枷境大聖?我見過的千問境大聖,也比他弱了一大截。”

    一道道破風聲響起!

    八十多位死族大聖,向不同的方向飛出去。因爲他們的速度太快,本尊都已經到了數十里之外,留在原地的殘影,依舊十分清晰。

    不動明王聖相將長有雙角的百枷境大圓滿死族大聖,捏到了手中,把他的不朽聖軀,捏得不斷破碎,骨頭“啪啪”的爆響。

    “啊!張若塵,你不能殺我,只是狩天之戰而已,我們沒有本質的私仇。你放了我,我會記住你的這個人情。”

    長有雙角的死族大聖慘呼,心中生出懼意,不想就這麼被張若塵捏死。

    張若塵道:“你也算是死族這一代的頂級人物,被我當着這麼多修士的面前,猶如捏泥人一般的捏着,心中怎麼可能沒有怨恨?我放了你,你會記住我的人情?不,你記住的是心中的恨和怒,一旦有機會,肯定會想方設法,置我於死地。”

    黑醜女子從身後飛來,手持一件絲線一般的君王聖器,延伸出一千多米長,很像一根明亮的光絲。

    張若塵頭也不回,虛空中,一道雷電凝聚出來,劈在她的身上。

    這道雷電,乃是精神力攻擊。

    黑醜女子全身死氣散去,慘叫一聲,向下方墜落。

    “嘭!”

    不動明王聖相的手掌發力,將那位長着雙角的死族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肉身,捏得爆裂而開,化爲一團血霧。

    掌心的淨滅神火,將他的聖魂,煉成一縷青煙。

    至死,那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都不相信,張若塵竟然真的會殺他。

    張若塵沒有去追殺逃走的那些死族大聖,他們不是被淨滅神火侵入身體,就是被斬了壽元,短時間內,難以恢復戰力。

    至少今天,他們無法繼續戰鬥。

    血凝筱飛到張若塵的面前,看着眼前這位揮手之間擊退近百位大聖的表哥,本是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嫣紅,低聲道:“你不該殺徐蠻大聖的,他是死族的真神種子,背後有神境靠山。殺了他,會結下死仇。”

    張若塵道:“不死血族和死族的仇恨還少嗎?反正死族的神子神女,都殺了好些,多殺他一個,沒有太大影響。”

    “神子神女的地位,未必比得過真神種子。”血凝筱嘀咕了一句,終究不敢大聲說出來。

    在白玉神樹的內部,無法撕裂開太大的空間,張若塵無法將敵人打入虛無空間,自然只能殺死。

    “拜見若塵大聖。”

    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聖,皆是向張若塵躬身行禮,眼神中,帶有敬畏和崇拜。

    張若塵道:“將你們身上的族人,全部都給我。”

    血凝筱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表哥,你將族人都帶在身上,肯定會影響你的戰力發揮。”

    “放心,我身上有不少適合存放生命的君王聖器。這些君王聖器,我不會當成戰兵使用。”

    說話間,張若塵一連取出十一件君王聖器,有筆,有鼎,有劍……,皆是具有穩定而巨大的內空間,即便是普通人類,也能在裏面生存一段時間。

    不死血族大聖,一個個面面相覷。

    他們身上僅有的君王聖器,全部都被打碎掉了,損失慘重。畢竟帶進狩天戰場的君王聖器,乃是他們的最強戰兵,價值一半以上的財富。

    反觀張若塵,隨手就拿出十多件。

    這樣的對比,讓他們只感覺悲從心來。

    都是大聖,差距怎麼這麼大?

    張若塵將還活着的三千四百萬位族人,分別收入進了十一件君王聖器,向一衆不死血族大聖盯去,道:“你們傷得太重,退出戰場吧!接下來,交給我就行。”

    這些不死血族大聖沒有離開,站在原地不動,以眼神告訴張若塵,要與他繼續並肩戰鬥。

    唯獨只有血魔站起身來,長嘆一聲:“大聖血液流失太多,沒法繼續戰了!你們也別愣着,一起走吧,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他若是想要跑路,死族和閻羅族的大聖一起出手,也留不住他。”

    想到此處,不死血族的大聖皆是點頭,覺得有理。

    “嘩嘩!”

    一道道白光閃爍,萬界神眼將所有不死血族大聖,全部送出了戰場。

    就如血魔所說,張若塵現在最應該做的,乃是帶着不死血族僅存的這些族人立即逃走,隱藏起來,一直等到狩天之戰結束。

    如此,不死血族至少也可以排名第二,甚至有希望保住第一的名次。

    只要螭帝不被閻羅族殺死就行。

    張若塵沒有逃走,取出菱形鏡片,看了一眼:

    不死血族,八千九百七十五萬積分。

    閻羅族,八千九百零七萬積分。

    不死血族排在前面,依舊領先。

    可是,還能領先多久?

    “羅乷和魔音,應該很快就會反應過來。希望最後決勝的方式,不是比拼哪一族能夠殺死螭帝。”

    張若塵不想殺螭帝,同時也希望,能夠以更輕鬆的方式獲勝。

    但是,爲了以防萬一,卻必須先找到螭帝,至少要阻止閻羅族將他殺死。如果有機會,他倒是不介意,斬下螭帝的一隻手,或者一條腿。

    於是,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找螭帝、源非大聖等人的氣息,隨後展開十翼,向其中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這一次,沒有變化成死族修士的模樣。

    剛纔逃走的死族大聖,肯定已經將消息傳給了源非大聖,以他的聰明才智,必會謹慎提防。再變化成死族修士的模樣,已沒有意義。

    當然,張若塵卻將自己藏在空間之中,如同隱身了一般。

    ……

    《虛實字卷》展開,化爲一張長達百里的光圖。

    圖捲上,不僅密佈文字,還有山川、河流、湖泊。

    文字和景象時隱時現,時而虛無,時而凝實。

    足有四百位死族大聖,站在《虛實圖卷》的各個方位。

    螭帝距離《虛實字卷》大概只有十多裏的距離,正被一個個文字攻擊。文字何止十萬個,每一個都有一丈長,比山嶽還沉重,化爲了一片文字海洋。

    “轟隆隆。”

    儘管螭帝修爲強大,防禦得密不透風,將涌來的文字不斷劈飛出去。可是,文字就算被打碎,化爲了虛無,馬上又能凝聚出來,繼續攻向他,彷彿無窮無盡。

    源非大聖和般若,站在《虛實字卷》的中心,腳下盡是文字。

    “利用文字攻擊,將螭帝的聖氣消耗殆盡,到時候,他只剩肉身力量,而且精疲力盡,我們便可以輕鬆殺死他。”源非大聖道。

    般若站在一旁,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以前低估了源非大聖,此人,不像表面上那麼好利用,心中藏了很多東西。就像《虛實字卷》的力量,直到此刻,才完全爆發出來,以前一直都有藏拙。

    本來般若以爲,《虛實字卷》乃是死族的神靈,臨時賜給源非大聖。

    可是,見識到源非大聖對《虛實字卷》嫺熟的運用,她不得不懷疑,這件至尊聖器,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是源非大聖的戰兵。

    能夠憑藉《虛實字卷》將所有死族大聖隱藏,並且瞞過螭帝的感知,靠近他之後,才突然爆發出來,將他徹底困住。

    這說明什麼?

    說明,源非大聖修煉過虛無之道,而且造詣不低。

    否則,他怎麼精準的控制《虛實字卷》的“虛”力量?這也是般若以前不知道的。

    別說般若,就連站在《虛實字卷》中的缺,都露出凝思的神色。

    ……

    這章有五千多字,沒辦法,吹出了牛逼要五六章結束狩天之戰,只能增加章節字數,我容易嘛,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