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吼!”

    螭帝長嘯一聲,音波傳遍白玉神樹所在的這片一萬多裏廣闊的世界,粗壯的樹枝顫動,圍在四周的一個個文字搖搖欲墜。

    他渾身爆發出通天青芒,身軀膨脹,化爲一條長達二十餘里的螭獸。

    螭獸,形態如龍,沒有生角,身上鱗片碧青如玉,反射出金屬光澤。

    若不是白玉神樹的樹枝太多,空間狹小,很難施展開,螭帝的本體,其實還應該更加巨大。

    螭獸的前面兩隻爪子,依舊被神鏈鎖住,身體橫衝直闖,將飛來的文字紛紛掀飛,傷不到它分毫。

    《虛實字卷》中,源非大聖不驚反喜,“螭帝被逼得現出了原形,看來體內聖氣已經接近消耗殆盡,現在,就是鎮殺他的時候。”

    源非大聖長笑一聲,意氣風發,全身各大竅穴釋放出浩蕩死氣,涌入《虛實字卷》,大喝一聲:“虛字印。”

    “嘭嘭。”

    包圍螭獸的無數文字,突然一下,全部飛走。

    它們相互碰撞在一起,凝聚成一個比螭獸身體更加巨大的文字——“虛”。

    “虛”字,綻放出詭異的光芒,不僅明亮刺目,而且,光華照射到的地方,一切物質都逐漸虛化,最後,化爲了虛無。

    只有站在《虛實字卷》中的大聖,纔不受影響。

    當然,白玉神樹乃是血影神母的神體,也沒有被虛無的力量吞噬。

    “虛”字鎮壓到了螭獸的身上,虛無的力量將它包裹,堅硬的鱗片,逐漸變得透明,以它萬死一生境的修爲,顯然也支撐不了多久。

    螭獸從嘴裏,吐出五彩石劍,不斷斬向“虛”字。

    劍光斬去,輕鬆劃過字體,如同穿過一層水面,根本無法將其毀掉。

    般若看得出,螭帝已經拼盡全力,可惜,《虛實字卷》太詭異,完全無法脫困,死亡已在眼前。

    “螭帝乃是抱着求死之心,踏入狩天戰場,死在死族的手中,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死族就算得到這三千萬積分,也無法超越不死血族。”般若暗道。

    她看向螭帝的眼神,深藏有敬意。

    “犧牲自己,去救更多的人”,這是他們這些進入地獄界的修士,時刻都做好了的心理準備,也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今天是螭帝,明天或許就是她。

    缺對戰器一貫沒有興趣,只相信自己絕對的力量,可是,見識到《虛實字卷》的威力後,本是堅定的道心,竟是出現了一絲動搖。

    “如果我能執掌《虛實字卷》,戰力是否可以更上一層樓?”

    這道念頭,只是出現一瞬間,便是被他掐滅。

    堅守了數百年的道心,絕不能動搖,否則,今後將要花費無數時間,去重塑道心,修行必被耽擱,甚至會影響成神之路。

    “我就是我,持一劍,斬盡天下敵。使用別的戰器,只會束縛我。”

    缺重新睜開眼睛,瞳孔中,爆射出奪目的光華,不再隱藏自己的氣勢,如神劍出鞘,如白虹貫日,氣沖天鬥。

    在堅守住道心的這一刻,他的心,頓時澄澈無比,隱隱找到完善不完整二品聖意的辦法。

    源非大聖察覺到了那股懾人氣勢,目光詫異,向缺望去,正好迎上了缺的目光。

    “螭帝,只能死在我的劍下。”

    缺的身體四周,自動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氣,化爲環形劍雨,向四面八方飛去。

    “噗嗤。”

    “啊……誰,誰在攻擊我們?”

    “攻擊力量怎麼可能進得了《虛實字卷》?”

    ……

    無數死族大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劍氣擊穿身體,鮮血流淌不止。

    劍氣中,蘊含虛無之力,侵入了他們的身體。

    傷口處的血肉,逐漸虛無化。

    鎮壓在螭獸身上的“虛”字,搖搖欲墜,越來越淡。

    “轟隆。”

    螭獸體內爆發出青色火焰,將“虛”字震碎,脫困而出,沿着樹枝縫隙,急速向遠處逃遁。

    “逃不掉了!”

    缺速度快如流光,出現在螭獸的上空,揮手斬出影丹劍。

    一道長達十多裏的黑色劍光顯現出來,像是一條虛無長蛇,在真實和虛無中穿梭,變化不定,非常奇妙。

    螭獸沉哼一聲,吐出五彩石劍,劈出一道五彩色的劍光。

    “哧哧。”

    兩道劍光對碰在一起,從中央折斷,又迅速消散。

    缺眉頭一皺,自言自語的道:“不愧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都已經山窮水盡,竟然還能擋住我的攻擊。”

    源非大聖臉色沉冷的站在《虛實字卷》中,心中極不甘心。

    他將所有籌碼都押到了螭帝身上,眼看就要成功,卻被缺給毀掉。若是不能殺死螭帝,死族的排名,將會非常難看。

    “若是你們死不了,立即與我再次催動《虛實字卷》,不殺螭帝,我們都將是死族的罪人。”源非大聖冰冷的道。

    缺打出的劍氣,足有上萬道,每一道蘊含的虛無之力其實十分稀薄,一些修爲強大的百枷境大聖,已經煉化了那些虛無之力,恢復過來。

    “譁——”

    《虛實字卷》再次綻放出璀璨光華,凝聚出巨大的虛字,同時向缺和螭帝鎮壓過去。

    缺感到“虛”字蘊含的渾厚力量,擡頭看了一眼,道:“在虛無掌控者的面前,施展虛無之力,不知所謂。”

    沒有理會“虛”字,缺身形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他已經站在螭獸的背上,雙手緊握影丹劍,猛然向下一刺。

    四尺二寸長的劍體,發出奪目光芒,刺穿螭獸的背部鱗片,劍氣穿透它的身軀。大量鮮血,從鱗片中涌出,化爲一道血液噴泉。

    “嗷!”

    螭獸慘烈的嘶吼,充滿哀悲。

    它急速飛行,想要掙脫。

    缺卻如跗骨之蛆一般,緊緊壓着劍,將劍體刺得更深。

    “嘭嘭。”

    五彩石劍不斷斬向缺,可是,所有攻擊力量,都被缺腳下的虛無寶鏡化解。虛無寶鏡宛如一座無法攻破的球形領域,即便是至尊聖器,也無法將其打穿。

    般若的臉色平靜,不敢露出一絲異樣,可是十根手指的指甲,早已刺穿了掌心。

    剋制,必須剋制自己,任何情緒都得隱藏起來。

    “這就是百枷境大圓滿榜第一的實力嗎?缺太可怕了,當世無敵。”

    “螭帝就算精神力被封印,就算聖氣已經接近耗盡,可是,畢竟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怎麼會掙脫不了缺的劍?”

    ……

    《虛實字卷》飛在後方,緊追前面的螭獸。

    死族的大聖,站在字捲上,都被缺的勇猛驚住。換做他們,絕對不敢單獨一人,去殺螭帝,那與找死沒有區別。

    源非大聖臉色沉冷似水,咬緊牙齒,掌控“虛”字,一言不發。

    “譁——”

    忽的,樹枝之間,飛出一道蜿蜒的金光。

    金光衝向螭獸背上的缺,一拳猛然砸了過去。缺腳下的虛無寶鏡,映照出那團金光的真實模樣,正是施展出九丈六金身的閻無神。

    閻無神身上散發本源之光,抵擋住虛無寶鏡的侵蝕,金色的拳頭,距離缺越來越近。

    拳頭前方,形成一道氣波弧光。

    缺雙眼一眯,拔起影丹劍,揮劍斬了過去。

    “嘭!”

    閻無神反向拋飛出去,撞擊在一根樹枝上,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但,彈飛之後,他又迅速追向螭獸,宛如沒有受傷一般。

    閻無神一邊追,一邊長笑:“缺,殺螭帝對你無用,不如將他留給我如何?”

    “螭帝的性命是我的,誰敢爭搶,必先做好成爲我劍下亡魂的心理準備。”

    缺身體筆直,站在螭獸背上,手持纖薄如蟬翼的影丹劍,盯向追在後方的閻無神。他的心中,其實是有些吃驚,硬接他一劍,閻無神似乎完全沒有受傷的樣子。

    閻無神的金身,變得更強了!

    “嘭!嘭!嘭……”

    缺、螭帝、閻無神,還有源非大聖和死族大聖駕馭的“虛”字,不斷對攻,形成一道又一道力量勁浪。

    從始至終,缺都站在螭獸背上不動,只是被動的抵擋五彩石劍、閻無神、“虛”字的攻擊,每一次輕描淡寫的揮劍,都將化解他們的殺招。

    缺並不是不想盡快結束戰鬥,而是因爲,感知到了還有一道強大的力量氣息,隱藏在暗處一直沒有出手。

    那股氣息,給他一種極度威脅的感覺。

    所以,他不敢全力施展,留有力量,應對暗處那人的襲擊。

    張若塵已將體內的詛咒之力全部驅逐,隱藏在空間中,緊緊跟着他們,尋找合適的出手機會。

    “看來螭帝是無論如何都活不了,既然如此,就由我親手送他一程。”

    “嘭!”

    就在缺再一次揮劍,將閻無神劈飛出去的一瞬間,張若塵展開十隻金翼,從空間中飛出,手持七星鬼蓮,向螭帝的頭顱轟擊而去。

    所有修士,在這一刻,都看見了突然殺出的張若塵。

    源非大聖雙眼血紅,大吼道:“快阻止他。”

    缺反應速度奇快,雙手捏出劍訣。

    “譁!”

    影丹劍飛了出去,劍尖直刺七星鬼蓮,撞擊在蓮花的中心。

    一圈圈能量漣漪,向四方震盪。

    下一瞬,缺身形一閃,出現到七星鬼蓮的前方,抓住劍柄,體內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如山洪,如海嘯,如天塌。

    張若塵今非昔比,沒有被缺擊退,反而一拳打在七星鬼蓮上,瞬間爆發出九重震勁。

    拳道聖意,九震聖意。

    一連九重震勁,向缺傳了過去,將他一連震退九步。

    缺的臉色變了又變,短短數十天時間,張若塵的修爲提升了這麼多?竟然已掙斷六十八道枷鎖,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也已經接近百億道。

    當然,就算張若塵強大到了如此地步,缺依舊有把握將其擊敗。

    缺迅速穩住身形,體內爆發出越來越強的力量,影丹劍的劍體上,浮現出成千上萬道劍影,如同雨點一般,撞擊在七星鬼蓮形成的至尊之力光幕上。

    只要擊穿光幕,劍雨就會落到張若塵身上。

    螭帝已重新變回爲人形,手持五彩石劍,揮劍便是同時斬向張若塵和缺,劍氣將二人籠罩。

    被逼無奈,張若塵和缺立即抽身而退,各施手段,抵擋五彩色的劍光。

    “哈哈,實在是太好了,這一戰,越來越有意思了!”閻無神駕馭金光飛來,長笑一聲,隨後,打出一道傳訊光符。

    很顯然,是在通知閻羅族的大聖,讓他們迅速趕來。

    螭帝突然之間不逃了,揮劍主動向張若塵攻過去。

    五彩石劍爆發出五彩色的至尊之力,凝成了一片雲,有金戈鐵馬、綿長江河、宏偉大山、龍形火焰、青色聖樹在雲中顯化和演變。

    缺略微思索了一下,竟然也揮劍,斬向張若塵。

    螭帝的目的,是想死在張若塵手中。

    缺的目的,卻是想要率先擊殺張若塵,奪回帝品聖意丹。若是可以,最好將張若塵身上的至尊聖器和準帝品聖意丹也奪走。

    畢竟,殺一個強弩之末的螭帝容易,殺張若塵的機會卻非常少。

    更加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閻無神竟然凝聚出了一座本源道塔,也向張若塵鎮壓過去。在他看來,螭帝無論死在誰的手中,都絕對不能被張若塵殺死。

    既然如此,只能先幹掉張若塵。

    至少得逼他退出戰場。

    上一次成爲衆矢之的的是缺,張若塵、婪嬰、閻無神聯手,也只能與他戰得兩敗俱傷。

    這一次,因爲種種原因,張若塵被聯合針對。

    張若塵沒有退卻,一旦退卻,將永遠失去殺死螭帝的資格。

    看螭帝的表現,張若塵隱隱猜到,般若應該已經使用某種方式,將信息傳遞給了他。所以,螭帝纔會在山窮水盡之時,沒有選擇逃走,而是主動攻擊他。

    這是想死在他的手中!?

    “閻無神,你不是想要見識我的聖意嗎?如你所願。”

    “陰陽五行,天地輪轉。”

    張若塵面對三大強者的聯手攻擊,怡然不懼,反而戰意沸騰,渾身火焰,長髮倒立,雙手託舉了起來,釋放出陰陽五行聖意。

    頓時,一片五彩色的混沌光華,從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來,照亮一萬多米高的白玉神樹。

    張若塵的身體四周,出現一道陰陽太極印記,抵擋住螭帝揮斬而來的五彩石劍。

    五彩石劍蘊含的五行之力,被陰陽太極印記吸收和轉化。

    “轟隆。”

    缺的影丹劍劈落而下,釋放出浩蕩無邊的虛無之力和劍氣。

    但是,這些力量,沒有打破陰陽太極印記,只是讓太極印記劇烈的顫動了一下。隨後,陰陽五行聖意將虛無之力和劍氣吸收,轉化爲五行之力和陰陽之力。

    “嘭!”

    閻無神凝聚出的本源道塔,轟擊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卻依舊無法打破陰陽五行聖意形成的太極印記,力量也被吸收了進去。

    張若塵站在陰陽太極印記的中心,身體急速旋轉,不斷吸收他們的攻擊力量,轉化爲五行之力和陰陽之力,反向攻擊他們。

    以一人之力,擋住三大強者。

    各種混亂的力量,在四人之間穿梭,任何一道逸散出去,都能滅掉大聖。?

    “怎麼可能?張若塵……怎麼可能這麼強大?”源非大聖渾身顫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

    般若貝齒緊咬,俏臉完全變得僵硬。

    命運神殿中,諸神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向四人所在的戰場。

    這是張若塵第一次施展新融合出來的聖意!

    他們都想看一看,融合了六種聖意,凝聚出來的聖意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是不是傳說中的一品聖意?

    “這……”

    即便是神靈,看到張若塵一人對抗三大強者,也都說不出話來。

    他們並不認爲,張若塵真的就比螭帝更強,或者能夠擊敗缺。

    可是,張若塵能夠憑藉聖意,吸收和轉化他們的攻擊力量,通過借力打力,將三大高手擋住,依舊是一件無比震撼的事。

    諸神能夠看清本質,可是,那些觀看萬界神眼投影的普通修士,卻並不清楚。

    他們只看見,張若塵一人,與螭帝、缺、閻無神戰成了平手,而且,短時間內沒有落敗,這簡直已經顛覆他們對力量的認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