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般若的命運之道高深,擁有真我之門,可以推算出不死血族族人全部都在張若塵身上的祕密,甚至可以追蹤張若塵。

    張若塵自然要將她擒走。

    “譁——”

    張若塵展開十翼,穿過一根根樹枝,急速飛行。

    死族的大聖,早已被甩得沒有了蹤影。

    閻無神追了一段路,也被遠遠拋在身後。

    唯獨只有缺,施展出一種流光之道聖術,速度比張若塵還要快一些,緊追在後面,不時催動影丹劍發動攻擊。

    張若塵不敢停留,擔心陷入包圍之中。

    如果只是一些不朽境、百枷境的大聖包圍他,張若塵還不是多麼畏懼。可是,如果這些不朽境和百枷境大聖中,還有閻無神和缺這樣的強者,那麻煩就大了。

    “嘭嘭。”

    七星鬼蓮懸浮在張若塵身後,與從後方飛來的影丹劍,激烈對碰。

    劍氣和至尊之力,碰撞出一團團絢爛的能量光雲。

    “必須儘快飛出白玉神樹,只要出去了,我的空間之道,就能發揮出巨大作用,缺也休想再追得上我。”

    張若塵的心中,剛剛閃過這道念頭。

    忽的,前方出現數百道強大的聖道力量波動,從各個方位涌來。

    閻羅族的大聖,收到閻無神的傳訊,重新恢復鬥志,調集所有大聖,圍堵張若塵,爲奪取狩天之戰第一,做最後一次拼搏。

    “留下張若塵,滅盡不死血族的族人。”

    “閻羅族還有機會,這是一場殊死硬仗,不惜一切代價,讓不死血族的積分砍半。”

    “戰!戰個天翻地覆,死而不悔。”

    ……

    數百位閻羅族的大聖戰意沸騰,宛如潮水一般,向張若塵衝擊過去。

    張若塵一邊飛行,一邊大吼:“退開,否則死。”

    “不退,死也要戰。”

    各個方向,都傳來大聖的聲音。

    閻羅族大聖軍團,衆志成城,奪取十族第一的信念堅定無比,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唯一可惜的是,時間太倉促,張若塵的速度太快,而閻羅族又缺頂尖強者號召和帶領,沒能組織起合擊陣法。

    張若塵雙眼冷冽,雙手一合。

    一粒粒時間印記光點顯現出來,凝聚成一口光影洪鐘,將他的身體,包裹在中心。

    “鐘鳴。”

    張若塵輕喝一聲。

    時間洪鐘震響,時間印記和音波,像海嘯一般一層層涌出去,衝擊在閻羅族大聖的身上。

    “嗡!”

    “嗡!”

    ……

    一道道鐘鳴聲響起,不斷有閻羅族的大聖,被震飛出去。

    他們不僅遭受音波衝擊,還被時間印記斬掉了壽元。

    缺放慢追擊速度,撐起“虛無寶鏡”,抵擋時間印記的衝擊,心中暗暗吃驚:“張若塵已遭受聖意反噬,內傷極重,竟然還敢連續使用這麼強大的時間攻擊聖術?難道不怕又遭受時間反噬?”

    以前,缺以爲以張若塵的時間造詣,能夠連續讓時間洪鐘三響,就相當了不得。

    可是此刻,時間洪鐘竟是一連響了五次。

    須知,時間洪鐘每響一次,都會被時間聖相造成強烈衝擊。若是過度使用,時間聖相會崩碎。

    時間洪鐘五響,不知將多少閻羅族大聖震飛,讓他們陷入虛弱狀態。

    但,這些閻羅族大聖,彷彿不要命了一般,依舊向他衝殺過去。

    “擋我者死。”

    張若塵身體急速旋轉,引動體內的淨滅神火,形成一條長長的錐子一般的火焰龍捲。

    十隻金翼彷彿十柄鋒利無敵的刀刃,將靠近過來的閻羅族大聖全部斬飛。

    “嘭嘭嘭……”

    有的閻羅族大聖,被金翼劈得聖軀破裂,鮮血飛灑;有的閻羅族大聖,被張若塵撞得化爲一團血霧,聖軀爆開;有的閻羅族大聖,沾上淨滅神火,變成一個火人。

    僅僅只是四個呼吸時間,張若塵打穿了閻羅族大聖形成的圍攻防線,脫困飛了出去。

    身後,留下了數十位重傷的閻羅族大聖,沾上淨滅神火的大聖不計其數,甚至還有閻羅族大聖隕落,聖軀和聖魂都毀滅。

    張若塵看似威風八面,以摧枯拉朽之勢,將數百位閻羅族大聖殺穿,實際上,身上的傷勢大幅度加重,剛剛脫困,便是一口鮮血吐出。

    若是換做別的時候,他絕不會去和數百位大聖硬碰硬。

    幸好,他之前將閻羅族的頂尖強者,陣法師、符師,幾乎都逐出了戰場。要是剛纔,冒出一個生死八子級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可以擋住他一兩擊,後果將不堪設想。

    “唰!”

    張若塵飛出白玉神樹,便是見到風后和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

    見張若塵脫困而出,所有不死血族的大聖,皆是欣喜無比,看向張若塵的目光,充滿了敬意。

    正是因爲有張若塵,讓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不死血族竟是如此偉大,可以比閻羅族都要更加強大。

    擊殺螭帝,獲取了最關鍵的三千萬積分,更是讓張若塵在不死血族大聖中的地位,攀升到頂點。

    雖然張若塵受了傷,可是在他們眼中,此刻的他,猶如一座不可逾越的神峯。

    “若塵大聖,我們與你同戰。”

    數百位不死血族大聖,幾乎同時大喊。

    張若塵感知到身後,大批死族和閻羅族的大聖追了上來,於是,吩咐道:“我必須立即離開,尋找安全的地方隱藏起來,保護不死血族剩餘的族人。”

    既然不死血族有大批強者在,張若塵不想逞強繼續死戰,更不想傷到聖意根本,先找地方,控制住體內的傷勢纔是關鍵。

    張若塵自信,以他的空間之道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只要一心隱藏,誰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他找出來。

    風后面容精緻而美麗,手持血色阿修羅劍,道:“你放心的去吧,本後和不死血族的大聖,必定拼盡全力攔截他們。”

    剛剛擊敗覡,風后身上充滿自信,戰意高昂。

    若無意外,命運神女的位置,已是她的囊中之物。

    張若塵探出右手,向前一按。

    “嘩啦。”

    一道空間蟲洞鏡面,凝聚成形。

    他正要通過鏡面,跨越空間而去………

    忽的,一道攜帶凌厲殺戮之氣的血紅色劍光,劈碎空間蟲洞鏡面,劍光直斬向張若塵的頸部。

    空間蟲洞鏡面距離張若塵,僅有不到一丈的距離而已。

    面對如此快的劍,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萬死一生境,甚至無上境大聖,也絕對避不開。

    “刺啦。”

    劍光斬過,張若塵脖頸斷開,人首分離。

    不死血族的大聖,皆沒料到,竟會出現這樣的變故,紛紛厲聲大吼。

    更多的目光,則是向風後盯了過去。

    風后的雙手,血淋淋的。

    本是握在她手中的阿修羅劍,強行掙脫,飛了出去,斬斷了張若塵的脖頸。

    婪嬰的身體,從阿修羅劍中飛出,孩童一般的模樣,發出刺耳的笑聲:“張若塵,你在狩天戰場上,出盡風頭,鬥天戰地,擊敗一位又一位高手,奪走帝品聖意丹,將閻皇圖和無疆都逐出了戰場,更是修煉出了了不起的聖意。可是,你的所有成就,最終都將屬於我。”

    “婪嬰,你幹什麼?”風后沉聲責問。

    婪嬰瞥了她一眼,笑道:“我們的合作,是一起對付閻羅族,幫你登上神女的位置。放心,這兩點我都會答應你。可是,如何處置張若塵,不在我們的合作範圍內。”

    “你在利用我?利用我,接近張若塵,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一劍將他殺死。”風后道。

    Www _тtkan _℃ O

    婪嬰道:“我只是想要吞噬張若塵,和奪取他身上的聖意丹。煉化了他,說不一定,我不需要自己修煉,就能擁有二品聖意。”

    “風后,我和你的合作,依舊可以繼續。我可以幫你們不死血族,對抗閻羅族的攻擊,最終,奪取十族第一。”

    “在場諸位不死血族的大聖,最好剋制你們的情緒,想想什麼樣的選擇,對你們最有利。此刻若是攻擊我,爲張若塵報仇,等於是又多了一位大敵。爲何不選擇退一步?”

    “退一步,對我們大家都好。”

    “拼死戰鬥,最後得利的,只會是閻羅族。”

    “爲了一個死去的張若塵,不值得。從現在開始,我將取代張若塵的位置,帶領你們不死血族奪取十族第一。”

    雖然狩天之戰,讓不死血族的諸位大聖,接納了張若塵,並且還有不少都頗爲崇拜他,視他爲目標和方向。

    可是,張若塵畢竟曾經屬於天庭,殺死過無數不死血族修士。

    他們之間存在隔閡,不是短時間內,就能達到親密無間的地步。想要成爲患難生死的朋友,更是難如登天。

    張若塵活着的時候,他們自然敬重他,發自內心願意聽從他的命令。

    可是,張若塵現在已死,要說有人可以不顧一切拼死也要爲他報仇,卻又很不現實。關係,還沒有達到那一步。

    在不死血族的大聖中,估計只有瑜皇,有可能會那麼做。

    不死血族的大聖,一個個都眼睛血紅,怒視婪嬰,可是,最終都沒有站出來。有的是懼怕婪嬰的實力,有的是顧及不死血族的利益。

    婪嬰看到這一幕,大笑一聲,提着阿修羅劍,飛向張若塵的頭顱,張開一張霧化的大嘴,就要將其吞入腹中,直接煉化。

    詭異的事發生,張若塵漂浮在虛空的頭顱,雙眼突然恢復神采,精芒爆射。

    “不好,張若塵沒死。”

    婪嬰察覺到不妙,急速爆退。

    可是遲了,張若塵嘴裏吐出一口火焰,衝擊在他身上,燒得他的身體,冒出一縷縷青煙。

    另一頭,張若塵的無頭身體,手持七星鬼蓮,轟擊在婪嬰的身上。

    “嘭。”

    婪嬰的身體,被打得破碎,化爲一團殺戮之氣。

    шшш ●Tтka n ●¢o

    七星鬼蓮正要將所有殺戮之氣全部收進去,可是,阿修羅劍卻急速飛來,將所有殺戮之氣,先一步奪走,收進了劍體。

    “唰”的一聲。

    阿修羅劍飛到遠處,散發出來的光芒,將周圍星空映照成血紅色,絢爛而又詭異。

    劍體中,響起婪嬰的冷聲:“被阿修羅劍斬斷脖頸,強大的殺戮之氣,瞬間就會吞噬你的所有生機,並且摧毀你的氣海。你怎麼可能,還能活着?”

    婪嬰剛纔那一劍蓄勢已久,而且出其不意,比當初劈斬缺的那一劍,蘊含的殺戮之氣還要濃烈。

    當初,缺是提前有準備,調動虛無之力,化解了大量殺戮之氣,所以身體一分爲二,都沒有死。難道張若塵也提前有準備,也能化解阿修羅劍的殺戮之氣?

    婪嬰不信。

    阿修羅劍何等強大的神兵利器,蘊含的殺戮之氣,豈是人人都能化解?

    張若塵的頭顱和身體,飛到一起,凝合爲一體,身上燃燒着熊熊神焰,道:“我的五行混沌不朽聖體,又豈是你調動的那點殺戮之氣,就能摧毀?”

    若是換做遇到血影神母之前,被婪嬰劈這麼一劍,張若塵還真沒有把握扛下來。

    可是現在,以他煉化了白蒼血土的肉身,阿修羅劍也休想殺得了他。至少,以婪嬰的修爲,還殺不了他。

    張若塵察覺到閻無神和缺的氣息,臉色微變,目光略向風後盯了一眼,立即施展空間大挪移,跨越空間遁走。

    下一瞬,出現到五百里外。

    緊接着他打開空間蟲洞鏡面,一步跨入進去。

    剛纔張若塵的偷襲,和後面的話,鎮住了婪嬰。實際上,他體內的殺戮之氣,還沒有完全化解,戰力大幅度下滑。

    所以,必須逃離,要避開與缺、閻無神、婪嬰正面對碰。

    而且張若塵猜不透,風后和婪嬰的合作,到底包不包括他?

    剛纔二人是不是在演戲?

    按理說,婪嬰斬斷他脖頸的那一劍,肯定有一個蓄力的過程。那時,阿修羅劍一直提在風后的手中,風后怎麼可能毫無察覺?

    如果不是風后以命運之道,抹去了劍上殺意,張若塵怎麼可能毫無警覺。

    況且此次狩天之戰,張若塵風頭太盛,讓不死血族別的修士,全部都黯淡無光。只要他還活着,風后就算成爲了命運神女,也肯定被天下修士議論,覺得她完全就是靠張若塵。

    此次參加狩天之戰的不死血族大聖,也更崇敬張若塵,而不是她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神女。

    只有張若塵死,而且是失去利用價值之後,死在最後一天,纔是風后最希望看到的結局。

    那時,她可以坐收,本屬於張若塵的一切勝利果實。

    ……

    最後的收尾,比我想象中要難,抱歉,又沒能做到,收尾,估計還要一兩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