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譁!”

    跨越空間蟲洞鏡面,張若塵頃刻間到達二十萬裡外,進入深空地帶。

    他回頭看了一眼,一萬多裡高的白玉神樹,變得只剩磨盤大小,光芒依舊璀璨耀目。

    未等張若塵鬆一口氣,不遠處,出現空間波動,另一道空間蟲洞鏡面顯化出來。

    “追得這麼快。”張若塵道。

    狩天戰場上,能夠和他一樣,打開空間蟲洞鏡面的修士,不用猜也知道是誰。

    “吼!”

    伴隨一生長嘯,身軀高達九丈六尺的閻無神,跨越鏡面,衝了出來,道:“張若塵,不要逃,與我一戰。”

    張若塵沒有理會他,屈指一點,再次打開空間蟲洞鏡面,跨入進去。

    “譁!”

    閻無神再次追上,揚聲道:“你體內的傷勢嚴重,繼續這樣強撐下去,必會留下無法治癒的隱患。不如留下來與我一戰,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療養傷勢。”

    “一刻鐘太短,一天如何?”張若塵回了一句。

    閻無神沉哼一聲。

    張若塵沒有停留,繼續跨越空間。

    現在,主動權一直掌握在張若塵手中,而一旦答應閻無神停下來戰鬥,主動權就會被閻無神奪去。

    吞服過白蒼血土,張若塵自信撐得住,至少可以撐到狩天之戰結束。

    若是他選擇一直逃遁,閻無神即便空間造詣不弱於他,也追不上他。

    “你想戰,今後有的是機會。但是今天,我只想奪取十族第一,所以,恕不奉陪。”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已第四次跨入空間蟲洞鏡面。

    距離狩天之戰結束,已沒剩多少時間,絕大多數修士都停止戰鬥,靜等萬界神眼將他們傳送回命運神山。

    可是,閻無神沒有放棄,依舊緊追不捨,道:“命運神殿有規定,不能將族人全部帶離本族星,張若塵違規了,就算最後不死血族積分第一,名次也會被剝奪。”

    “不死血族本族星都已經不復存在,哪裡還需要遵守規矩?”張若塵道。

    ……

    張若塵和閻無神一追一逃,遁行了百萬裡,四周盡是六彩神霧,還有顫動不止的空間。

    缺和婪嬰雖然都研究過空間之道,但,還不足以支撐他們打開空間蟲洞鏡面,根本追不上張若塵和閻無神這兩個空間掌控者。

    閻無神始終比張若塵慢了半拍,無法將他攔截下來。

    一直這樣持續下去,閻羅族必敗。

    無可奈何之下,閻無神只能使用最後的招術,道:“給你一次最後機會,留下來與我一戰,以我們的勝負,定閻羅族和不死血族的排名。否則,接下來缺和婪嬰,都會加入圍剿你的陣營。他們二人,絕不會放過這個置你於死地的機會。”

    經歷黑暗星的十年修煉,加上煉化了白蒼血土,融合了第六種聖意,張若塵和閻無神的修爲和戰力,已經拉開差距。

    如果張若塵不是傷得那麼重,當然不介意,與閻無神戰一場,徹底將他擊敗。

    可是,現在卻不行。

    張若塵一言不發,繼續遁逃。

    閻無神搖了搖頭,不再猶豫,揮手打出兩道傳訊光符,將他和張若塵的空間座標,傳給了缺和婪嬰。

    接下來,每一次跨越空間蟲洞鏡面,閻無神都會打出兩道傳訊光符。

    他相信,帝品聖意丹對缺和婪嬰有致命的吸引力,二人一定會想方設法追上來。

    收到傳訊後,婪嬰和缺沒有立即行動,因爲他們知道,只靠飛行,不可能追得上張若塵和閻無神。

    不多時,二人一連收到七道傳訊光符。

    缺擡起一隻手掌,掌心出現一片浩渺星空,七個空間座標的位置,自動在掌心顯現出來,形成一條不規則的線。

    “不出意外,張若塵下一次,將會出現在這片區域。”

    缺伸出手指,向其中一片區域指去。

    果然,閻無神的第八道傳訊光符飛來,空間座標的位置,與缺分析出來的位置很接近。

    “能夠分析出張若塵下一次跨越的空間位置,還遠遠不夠。因爲,宇宙空間浩大,你現在分析出來的小小一片區域,很有可能,足有數千裡那麼廣闊。就算我們提前趕到那片區域,有可能,與張若塵依舊相隔遙遠的距離,根本無法及時阻止他再次跨越空間而去。”婪嬰道。

    缺道:“數千裡?差不多了,我們只需要阻止張若塵再次打開空間蟲洞鏡面就行,哪怕只能阻止他一個剎那,從後方追上來的閻無神,就能徹底留下他。”

    婪嬰和缺不再等待,進入空間傳送陣,傳送而去。

    這座空間傳送陣,乃是嫣紅大聖修復的那一座,一直由骨族大聖看守。

    “譁——”

    浩蕩無邊的虛空,寂靜無聲,忽的,一道空間蟲洞鏡面,顯現出來。

    張若塵臉色蒼白的,從裡面衝出。

    體內的傷勢,再一次加重。

    他很清楚,以缺和婪嬰的天資和智慧,只要得到了空間座標,肯定可以追上來。就像當初的缺,速度可謂是無人能及,但是,卻始終甩不掉追擊他的閻皇圖和婪嬰。

    能夠修煉到他們這種層次的強者,每一個都不是等閒之輩。

    閻無神追得太緊,張若塵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只得不斷打開空間蟲洞鏡面,逃得越遠,缺和婪嬰追上他的概率就越低。

    “譁!”

    張若塵剛剛將空間蟲洞鏡面打開,忽的,一道血紅色的光芒,衝擊在了鏡面上,將鏡面震得波光粼粼,極不穩定。

    若是強行進入鏡面,鏡面瞬間就會崩塌,非常危險。

    張若塵的目光,看到了血光的源頭。只見,千里之外,婪嬰和缺站在一起,二人同時將力量打入阿修羅劍,使得劍光頃刻間衝擊在空間蟲洞鏡面上。

    要知道,在閻羅族本族星的時候,二人是死敵,結下了極大的仇怨。

    可是爲了共同的利益,此刻卻選擇合作。

    就是這一瞬間,閻無神追了上來,從後方,一拳隔空震碎張若塵打開的空間蟲洞鏡面,緊接着,又釋放出空間真域,籠罩住張若塵,阻止他繼續施展空間手段逃走。

    張若塵看着站在十丈之外的閻無神,沒有選擇繼續逃遁。

    缺和婪嬰從另外兩個方位飛了過來,速度奇快,片刻間,便是跨越千里,到達閻無神的空間真域邊緣,將張若塵的退路徹底封死。

    三股強大的聖道威勢,將張若塵夾擠在中間。

    閻無神道:“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結果,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張若塵掃視閻無神、缺、婪嬰,目光淡然,道:“不得不承認,你們每一個都很厲害。”

    缺道:“張若塵,你今天經歷了連番大戰,早已是精疲力竭,傷痕累累,並不是巔峰狀態。若你在巔峰狀態,我們三人絕對不可能圍堵得住你。”

    婪嬰道:“所以像他這樣的人,必須除掉。”

    缺道:“將帝品聖意丹還給我,我立即離開。”

    相比於上一次,缺又降低了條件,只想要回帝品聖意丹。

    他不想過多參與不死血族和閻羅族的爭鬥,因爲,一旦參與進去,必定會得罪一族。何必要平白無故給自己樹敵?

    帝品聖意丹本就是他的,現在要回,是理所應當的事。

    婪嬰眼中浮現出狡黠的笑意,道:“真不巧,我也想要帝品聖意丹。張若塵,你若是將帝品聖意丹給我,我也立即退走。”

    婪嬰當然更想吞噬掉張若塵,只不過他十分貪婪,不願放過帝品聖意丹。

    若是,張若塵將帝品聖意丹交給了缺,他再想奪取,將難如登天。

    帝品聖意丹到手,缺或許真的會立即退出狩天戰場,但是,婪嬰絕對不會。

    吞噬張若塵,奪取他的一身聖道,纔是婪嬰的最終目的。

    “這下麻煩了,帝品聖意丹只有一枚,我到底是給誰好呢?”

    說話間,張若塵取出一隻長寬高都是四米的正方形空間盒子,託在手中。空間盒子呈透明狀,是空間凍結之後,形成的固態形狀。

    空間盒子的內部,封有一隻黃銅小鼎。

    黃銅小鼎被一層黑色的氣態紋路包裹,極其沉重,使得四周的空間,出現輕微的扭曲現象。甚至就連光,都被吸了過去。

    缺和婪嬰的目光,皆匯聚向黃銅小鼎。

    “這隻鼎……很有意思……”

    地獄界的寶物和戰兵何其之多,他們沒有認出六方天尊鼎,只是本能的覺得,此鼎非同一般,絕不是君王聖器可以比擬。

    用它來裝帝品聖意丹,似乎是合情合理。

    “帝品聖意丹就放在這尊鼎中。”

    張若塵的手掌一揮,四米高的空間盒子,向婪嬰飛過去。

    婪嬰看見空間盒子飛來,眼中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帝品聖意丹這麼容易就到手了?

    很快,他明白過來,張若塵這是想要禍水東引,讓他和缺先鬥起來。

    無論鼎中是不是真的裝着帝品聖意丹,既然已在眼前,以婪嬰貪婪的性格,豈有不收取的道理?再說,單單只是這隻鼎,就讓婪嬰感覺到非常珍奇,有着非凡的價值。

    缺當然明白,鼎中未必有帝品聖意丹,可是,鼎的表面,確確實實有帝品級別聖丹的丹氣在流動,所以他實在不甘心直接讓給婪嬰。

    “錚!”

    影丹劍飛了出去,劈斬在空間盒子上。

    嘭的一聲,封印六方天尊鼎的空間盒子爆碎,黃銅小鼎徹底暴露出來,散發出更加濃厚的丹香。

    若是缺和婪嬰能夠仔細品味,就會發現,這股丹香,雖然濃郁,可是與帝品聖意丹並不一樣。但,他們二人爲了奪取黃銅小鼎,哪裡有時間細細琢磨?

    “嘭嘭。”

    缺一邊飛行趕過去,一邊隔空御劍,影丹劍不斷斬出,阻止婪嬰靠近黃銅小鼎。

    婪嬰吞噬了大魔影后,修爲又有提升,加上缺有傷在身,此消彼長之下,缺竟是沒能在短時間內,將婪嬰殺退。

    另一頭,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戰鬥,極其慘烈。

    最開始,張若塵打出了一滴暗時空物質,將其引爆,想要趁此機會脫身。

    可是閻無神猶如不要命了一般,強行穿過暗時空物質爆炸後形成的禁區,憑藉金身和通天如意護體,硬扛混亂的黑暗、空間、時間三股力量。

    張若塵的脫身計劃失敗,可是,閻無神也付出了慘重代價。

    暗時空物質的毀滅力何等驚人,在狹小的區域內,閻無神即便準備充分,依舊沒能完全防住,身上全身血窟窿。

    是被空間力量撕裂。

    至於黑暗力量和時間力量,對他造成的創傷,使用肉眼無法看到。

    “轟隆。”

    七星鬼蓮和通天如意對碰在一起,一明一暗兩道光芒,如同水浪一般,逆向撞擊在張若塵和閻無神的身上。

    閻無神本就岌岌可危的金身,“啪”的一聲破碎。

    張若塵吐出一大口鮮血後,如同斷線的風箏,向後飛出去,撞擊在一塊宇宙岩石上面,將堅硬如鐵的岩石,撞得四分五裂。

    “再來!”

    “閻羅地獄。”

    “轟隆!”

    ……

    閻無神的腳下,一座宏偉無邊的地獄世界景圖顯化出來,不斷演變各種不同的景象。先是天地初開,隨後萬靈衍生,最後星河寂滅……,這些景象,周而復始。

    “時間長河。”

    張若塵站在真理界形中,雙手打了出去。

    “嘩啦啦。”

    一條由時間印記匯聚成的河流,如飛龍一般,衝入進閻羅地獄,撞擊在閻無神的身上。

    與此同時,張若塵被閻羅地獄中衍化出來的一隻骨手,擊中胸口,胸腔直接爆開。除了心臟以外,其餘四髒六腑盡碎,化爲血泥。

    二人再次拋飛出去。

    閻無神被時間長河擊中,瞬間壽元被斬數千年,身體虛弱到了極點,頭上出現一縷縷白髮。

    他雙臂舉起,長嘯一聲:“我還能戰。”

    與張若塵交手,總能激發出閻無神的狂性。

    閻無神體內的大聖血液燃燒起來,虛弱的身體,逐漸恢復力量。本是破碎的閻羅地獄,從他的腳下,又一丈一丈的顯現出來。

    張若塵體內的聖意力量混亂,殺戮之氣不斷撞擊肉身,百萬倍的陽剛之氣直衝大腦,破壞他的理智,使得他也變得有些癲狂。

    本是躺在虛空奄奄一息的張若塵,也開始燃燒大聖血液,緩緩的站立起來,一根根長髮在神焰中沐浴搖曳。

    灑落在虛空的血液和碎肉,自動向他胸口飛去。

    “萬象成空。”

    “空間劍舞。”

    “轟隆。”

    再次對碰,閻無神的雙腿,被張若塵的空間之劍斬斷。

    而張若塵則是被閻無神打出的萬象成空擊中了左邊身體,即便避開了心臟要害,可是,左臂卻從鎖骨的位置斷掉,撕扯下一大片血肉。

    脖頸處,剛剛癒合的傷口,重新顯現出來,形成一圈紅色的血線。

    舊傷復發,彷彿頭顱和身體,又要重新分開了一般。

    這場慘烈的戰鬥,讓觀看萬界神眼的修士無不動容。

    這已經不是一場單純的戰鬥,而是兩族之間的勝負之爭,榮耀之爭,利益之爭,更是張若塵和閻無神這個時代最優秀的兩個修士之間精神意志的較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