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缺和婪嬰離開後,不死血族、死族、閻羅族三族的大聖,在白玉神樹的附近虛空,爆發了激烈的戰鬥。

    在刀獄皇和風后的帶領下,不死血族的大聖軍團,發動了三次進攻,終於殺出重圍。

    可惜,傳送陣已被骨族大聖毀掉。

    刀獄皇站在支離破碎的空間傳送陣邊緣,臉色沉冷,道:“這些麻煩大了!張若塵遭到閻無神、缺、婪嬰的聯手圍攻,未必能夠支撐到狩天之戰結束。風后,你能不能使用命運之道,修復傳送陣?”

    風后搖了搖頭,道:“傳送陣很多地方,都被打碎成了粉塵,空間銘紋盡毀。已不是我的命運之道造詣,可以將它修復。”

    刀獄皇取出菱形鏡片,查看上面的積分。

    閻羅族的積分,在快速掉落,很顯然,食聖花和易軒大聖他們已經到達閻羅族本族星,正在殺戮閻羅族的族人。

    想要殺盡閻羅族的族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最終決勝的關鍵,還是在張若塵身上。

    刀獄皇的目光,盯向正在戰鬥在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聖,使用精神力傳音:“狩天之戰即將結束,繼續戰鬥已經沒有意義,不死血族的大聖立即退出戰場,以免因爲主動攻擊,扣掉了本族的積分。”

    不死血族的大聖,紛紛退出戰場。

    閻羅族、死族、骨族、石族的大聖,因爲已經將大聖天奴獵殺得乾乾淨淨,紛紛停止戰鬥。有的直接退出戰場,有的取出菱形鏡片,緊緊的盯着鏡片上的積分變化。

    距離狩天之戰結束,只剩下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

    至於冥族的大聖,早在缺和婪嬰去追殺張若塵之前,便是借用傳送陣,趕回了本族星。沒辦法,他們的本族星,遭到了羅剎族的襲擊,必須立即回援。

    冥族本族星爆發出的戰鬥,將會決出第三和第四的排位。

    ……

    “刺啦。”

    缺轉身揮劍一斬,虛無劍法施展出來,擊中婪嬰的靈體。

    隨着劍芒穿透過去,婪嬰的靈體,有相當一部分被虛無吞噬,身體一分爲二。

    婪嬰嘴裡發出一道慘聲,兩半身體,久久不能重新凝合。

    他既是宇宙神胎孕育出來的殺戮之靈,也是阿修羅劍的劍靈,靈體本是不死不滅,即便是被打碎十次,也能重新凝聚。

    可是,遭到虛無劍法的攻擊,只是一劍,就將他重創。

    影丹劍懸浮在缺的頭頂,以劍氣,將他籠罩。

    他小心翼翼靠近黃銅小鼎,只見,銅鼎的鏤空花紋中,有黑色的氣態紋路流動出來,將鼎身包裹。

    缺不相信張若塵真的會那麼輕易將帝品聖意丹交出,所以,心存防範,沒有冒進。

    “好強的黑暗力量,若是冒然觸碰銅鼎,恐怕以我的修爲,都會吃大虧。”

    缺看出了黑色氣態紋路的端倪,同時意識到,這隻銅鼎,絕對非同小可,畢竟黑暗力量可不是任何一件器皿都承受得住。

    即便是君王聖器,都會被暗黑力量腐蝕成廢鐵。

    當初,張若塵是憑藉陰陽五行聖意,才破開黑色氣態紋路。

    缺調動虛無的力量,充斥在雙手,兩隻手臂突然一下消失不見,只有他自己才能感知到雙手的存在。

    雙手按在黑色氣態紋路上,虛無之力不斷摧毀黑暗之力,形成一個直徑兩米的大窟窿,缺邁步走了進去。

    猶豫了一下,缺沒有靠近過去,而是隔空一掌擊在鼎蓋上。

    “譁!”

    鼎蓋被掀飛。

    鼎中,衝出墨藍色光芒。

    光芒無比刺目,將缺的瞳孔都映照成了墨藍色,緊接着,眼眶中流淌出鮮血。

    “好可怕的光芒,不好,這股氣息是帝品聖丹,聖道波動不弱於無上境大聖。”

    缺心中驚詫無比,急速向後倒退。

    是帝品聖丹,不是帝品聖意丹。

    “唰唰。”

    每一道丹光,都如一柄絕世神劍,直刺向缺。

    飛向缺的丹光,何止千道。

    影丹劍擋到了缺的身前,不斷揮斬出去,形成一片密不透風的劍幕。但,帝品聖丹爆發出來的力量太可怕,劍墓只是支撐了一瞬間,便被擊碎。

    “噗!噗!噗……”

    一道道丹光,擊在缺的身上。

    缺拼命的催動虛無之力,讓身體虛化,可是,速度慢了一拍。

    一連被上百道丹光擊中,缺全身血淋淋的拋飛出去。

    在無上境大聖的面前,以缺的修爲,也是遠遠不夠看的。帝品聖丹沒有親自出手,只是散發出來的光芒,他都擋不住。

    “居然沒死?”鼎中,響起一道聲音。

    是的,缺沒有死。

    被丹光擊中時,他的身體,進入半虛化狀態,化解了一大半的攻擊力。

    缺支撐起重傷的身體,化爲一片虛無,急速逃離這片區域。進入虛無狀態後,到達一定的距離之外,即便是無上境大聖,也休想將他找出來。

    婪嬰、閻無神都以驚異的神色,望向黃銅小鼎。

    狩天戰場上,怎麼又冒出了一枚帝品聖丹?

    而且,這枚帝品聖丹,很顯然沒有被封印,戰力非常可怕。

    別說是他們,即便是一些神靈,此刻都驚疑不定。

    帝品聖丹極其罕見,對神靈都有一些作用。

    血絕戰神的神影,顯現到了命運神殿中,道:“帝品聖丹出世,已打破狩天戰場的平衡,爲了保護幾位傑出小輩的性命,請神尊提前結束狩天之戰。”

    “請神尊提前結束狩天之戰。”

    不死血族的神靈,紛紛現身,一起這麼說道。

    鬼主陰測測的聲音響起:“狩天之戰已經舉行了一百屆,從來沒有誰可以破壞命運神殿制定的規矩。就算只剩最後一個時辰,那也必須得等下去。若是不可敵,張若塵完全可以退出戰場,有萬界神眼在,一枚帝品聖意丹還殺得了他?”

    退出戰場?

    不死血族的族人,全部都在張若塵身上,一旦張若塵選擇退出戰場,這些族人就會以死亡定論。那時,不死血族的積分,將會砍半。

    一位死族的神靈現身,道:“血絕,你也別太擔心,既然缺可以逃得性命,相信張若塵也可以做到。況且帝品聖丹,可是他拿出來的。”

    “命運神殿的規矩,絕對不能壞。否則,今後的狩天之戰,也就沒法舉辦了!”又一位神靈開口。

    ……

    有鬼主牽頭,其餘各族的神靈樂意看熱鬧,全部都進言,要福祿神尊堅守命運神殿的規矩,絕不能提前結束狩天之戰。

    修羅族的青鹿神王和閻羅族的神靈,則是陷入沉默,沒有現身到命運神殿中。

    福祿神尊道:“狩天之戰繼續進行,任何神靈,不得插手戰場。違反規矩者,交由命運神殿裁決司處罰。”

    不死血族的諸神,心中非常惱怒。

    他們並不是惱怒福祿神尊,畢竟福祿神尊坐在那個位置上,不可能偏幫不死血族。

    若不是鬼主挑事,福祿神尊很有可能會因爲惜才,提前結束戰鬥。

    那樣,不死血族就能鎖定勝局。

    現在好了,婪嬰和閻無神都可以退出戰場,唯獨只有張若塵,不能退出戰場。以他的修爲,怎麼可能是無上境大聖的對手?

    回到神境世界,血絕戰場眼神凝重,道:“現在,只希望張若塵不要那麼固執,立即退出戰場。哪怕不死血族只能獲得第二名,本神也希望,他能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本帝也是這樣的想法。”羅衍坐在一旁,如此說道。

    學之古神捋了捋鬍鬚,笑吟吟的道:“這樣,自然是最好不過,皆大歡喜。”

    血絕戰場與張若塵這個外孫,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可是,卻十分了解張若塵的性格,覺得他多半不會退出戰場。

    不由的,他嘆息一聲。

    ……

    狩天戰場上。

    婪嬰在第一時間,退出了戰場。

    只剩渾身傷勢的張若塵和閻無神,還逗留在這片虛空,他們二人被一縷丹氣包裹,猶如神鏈纏在身上,無法脫身逃走。

    張若塵目光向黃銅小鼎看了一眼,又看向閻無神,道:“你還不退出戰場嗎?再不退出戰場,恐怕會死在那枚帝品聖丹手中。”

    “在你沒有退出戰場之前,我絕對不會退。”閻無神咬緊牙齒,奮力對抗丹氣的纏繞。

    丹氣似鎖鏈,將張若塵和閻無神,不斷拖向黃銅小鼎。

    帝品聖丹的聲音,從鼎中傳出:“你們二人,一個是半佛之體,一個是半神之體,血脈都非常強大。將你們煉入丹體,我或許可以擁有一絲晉升神丹的機會。”

    張若塵向閻無神傳音:“既然我們都不打算提前退出戰場,不如合作一次,先鎮壓了那枚帝品聖丹?之後,我們再繼續戰。”

    “鎮壓帝品聖丹?”

    閻無神瞪大雙目,覺得張若塵太瘋狂。

    張若塵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黃銅小鼎應該是可以鎮壓那枚帝品聖丹,所以,它無法從鼎中出來,只能使用丹光和丹氣攻擊我們。只要蓋上鼎蓋,那枚帝品聖丹,自然也就被重新鎮壓。”

    “你有多少把握?”閻無神問道。

    張若塵道:“沒任何把握。但是,總要試一試吧?反正我是絕對不會認輸,更不會主動退出戰場。你如果怕了,現在退出戰場,還來得及。”

    “我若是現在退出戰場,閻羅族就徹底失去了成爲第一的機會。好吧,先鎮壓帝品聖丹。不戰至最後一刻,我絕不甘心就這麼輸掉了狩天之戰。”閻無神道。

    “好!我來牽制它,吸引它的注意力,你去蓋鼎蓋。”

    張若塵斷掉的手臂,又重新續接回去,體內的傷勢極其嚴重,戰力遠不如巔峰時期。但是,這並不影響,他要與帝品聖丹抗爭的信念。

    無論如何,必須要奪取十族第一。

    “不動明王聖相。”

    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將纏繞他身體的丹氣,撐得不斷向外擴展。下一瞬,張若塵的身體收縮了一下,脫離丹氣的束縛。

    “還想逃?”

    帝品聖丹的聲音響起,黃銅小鼎中,飛出成百上千道丹光,射向張若塵。

    這些丹光,數量太多,就連缺都擋不住,以張若塵現在的重傷之體,更加不敢強行抵擋,於是,拋出紫金葫蘆,身體收縮衝入了進去。

    也有十多道丹光,跟着他一起,衝入進葫蘆口。

    一縷丹光,蘊含帝品聖丹的一道精神念頭。

    進入葫蘆後,丹光依舊追在張若塵身後。

    丹光並不是筆直飛行,猶如飛劍一般,從各個方向斬向他。

    “噗!”

    “噗嗤!”

    ……

    張若塵一連被數道丹光擊中,身體被打出一道道血泉。

    最後一道丹光,直刺向他的眉心。

    就在這時,一道光門飛了過去,與丹光對碰在一起。

    般若纖長的身影,出現在光門的後方,雙手向前按出,光門變成螺旋的形態,將丹光吸納進了她的真我世界。

    般若這才仔細凝視張若塵,黛眉蹙起,眼中流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溫柔,道:“爲何傷得這麼重?”

    “沒時間解釋,隨我一起出去,先鎮壓那枚帝品聖丹再說,閻無神怕是撐不了多久。”張若塵道。

    般若雖然滿腹疑問,卻還是果斷答應下來,道:“好!”

    閻無神不能死,一旦他死了,就算張若塵躲在紫金葫蘆裡面也沒用,最終,難逃死局。

    要麼一起死,要麼一起活。

    在帝品聖丹打出丹光攻擊張若塵之時,閻無神便是立即撐起空間真域,脫離丹氣的束縛,繞向黃銅小鼎的後方,將鼎蓋撿了起來。

    可是,還沒等他有所行動,就被帝品聖丹察覺。

    這一次,帝品聖丹分出數十縷丹氣,同時纏繞到閻無神身上。纏繞得越來越緊,將他的半佛之體擠壓得支離破碎,骨頭都出現裂痕,彷彿要化爲一團爛泥。

    “那就先煉化了你,再去收拾那個躲入進了葫蘆中的不死血族。”帝品聖丹道。

    閻無神渾身無法動彈,被丹氣拉扯着,向黃銅小鼎飛去。

    “張若塵……張若塵這個傢伙太……太陰險……讓我蓋鼎蓋,自己卻躲入進了葫蘆……”

    看着黃銅小鼎越來越近,閻無神一句話都說不出,嘴巴動不了,無法喊出退出戰場的聲音,只覺得今天會被張若塵坑死。

    “譁!”

    張若塵和般若,同時從葫蘆中飛出。

    般若因爲修爲太低,所以,同時燃燒大聖血液和壽元,讓自己的力量攀升到頂點。隨後,她全力以赴撐起真我之門,命運之光映照向了黃銅小鼎。

    數十道丹氣蘊含的力量,頓時銳減。

    趁此機會,張若塵右手五指轉動,凝聚出三十六柄空間之劍,揮劍斬了出去,將纏繞在閻無神身上的丹氣盡數斬斷。

    閻無神此刻距離黃銅小鼎,僅僅只有一丈的距離。

    脫困之後,閻無神被擠壓得變形的眼睛,射出兩道精芒,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反應能力,閃電般揮手,將鼎蓋壓了下去。

    “嘭。”

    鼎蓋合上。

    帝品聖丹散發出來的聖威,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終於重新將其鎮壓。

    這片天地,陷入長久的寂靜。

    張若塵和閻無神對視一眼,臉上皆是露出笑意,這一刻,竟然渾然忘記對方是自己的大敵。

    星空中,不同的兩個方位,傳來虎嘯龍吟。

    靠近張若塵的那片星空,變成了白色,光芒如熾,照盡世間一切黑暗,隱隱間,可以看見一隻虎影,在白光中顯現出來。

    靠近閻無神的那片星空,變成了青色,似能洗盡塵世間的一切鉛華,一條龍影,在星空中蜿蜒盤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