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羅族本族星一戰的消息,迅速傳遍狩天戰場,震動各方勢力。

    號稱至高一族的閻羅族,每次狩天之戰,都是已絕對的優勢,獲取十族第一,何曾遭受過今次這樣的沉重打擊?

    族人被殺死近半,大聖境強者死傷無數。

    更加恥辱的是,第一的位置,竟然被不死血族奪走。

    「張若塵率領不死血族的一眾高手,偷襲閻羅族本族星,以零傷亡的代價,重創了閻羅族,此子真是不容小覷。」

    「先滅鬼族,再屠閻羅,因他一人,攪起無盡風雲。」

    「據我所知,張若塵和不死血族能夠成功,是因為缺和婪嬰也在閻羅族本族星。」

    「反正這一次,閻羅族臉丟大了!」

    ……

    凡是參加狩天之戰的修士,聽聞消息,盡感嘆不已。

    往屆狩天之戰,十族間雖然也有競爭和摩擦,可是,很少出現這麼慘烈的征戰。

    百日時間,還沒有過去一半,已經有兩顆本族星遭受重創,更有一族的最強者隕落,多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慘死,或者退出戰場。

    誰都不知道,下一次,戰火又將燃向哪裏?

    羅剎族本族星。

    天羅神國,做為羅剎族七大神國之首,有「萬國之國」、「一族殿堂」的稱號,國力遠勝另外六大神國,自然也要肩負起更大的責任。

    本族星上,近一億的羅剎族族人,都是由天羅神國守護。

    神皇子羅生天,身形硬朗而又俊偉,在羅剎族的男性中,算是玉樹臨風。

    他虎踞龍盤一般的站在一座碧青色湖畔,有些遺憾,輕嘆道:「早知道閻羅族本族星那麼熱鬧,我也該去的。」

    湖畔,長滿雪柳樹,垂落下一條條長長的雪白柳枝。

    輕風吹過,柳枝搖曳。

    羅乷站在柳下,只是穿着一件樸素的青衣,卻也給人一種美麗高貴的氣質。她笑道:「皇兄是想去戰鬥吧?」

    羅生天點了點頭,道:「修為達到我們這一步,除了突破到千問境,很難再有進一步的提升。只有與同層次的強者戰鬥,才能找到身上的不足,從而百日竿頭更進一步。」

    「缺、婪嬰、閻皇圖、無疆,包括後起之秀閻無神和張若塵,都是一個時代難遇的對手。」

    羅乷淺淺一笑:「在皇兄眼中,我就不算後起之秀?」

    羅生天一臉嚴肅,道:「你、般若、血魔、玉骨天王這群修士,又還差了一截。要等你們修鍊到百枷境大圓滿,才知道誰能脫穎而出。」

    羅乷收起笑容,目光幽邃,道:「張若塵主動向閻羅族開戰,看來所圖甚大。」

    羅生天輕哼一聲:「他想帶領不死血族,爭十族第一,只會是自取滅亡。閻羅族不會咽下這口氣,另外八族,也絕不會允許不死血族成為十族第一。張若塵還是太年輕,處處鋒芒畢露,必定引火**。」

    羅乷抬起一張俏臉,看向碧藍如洗的天空,道:「張若塵殺了蠻劍大聖,足以看出他的內心是何等堅定,想要阻止他的人,必定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羅生天露出詫異的神色,道:「你難道認為,他有機會?」

    「我不知道。」

    羅乷輕輕搖頭,又道:「但是,他的確不是一個尋常人,總能創造出奇迹。皇兄,應該沒有想到,他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鍊到能夠擊敗無疆的地步吧?」

    羅生天道:「皇妹竟如此看好他?」

    「不是看好,只是覺得,他如果真的能夠成功,對羅剎族也是一件好事。」羅乷道。

    羅生天道:「對我們,能有什麼好處?」

    「不死血族代表的是下三族,也代表的是生靈,他們如果能夠將閻羅族擠下至高的神位,今後下三族和生靈,在地獄界的地位,都會提高不少。」羅乷道。

    羅生天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僅不能去攻擊不死血族,在適當的時候,還應該幫他們一把?」

    羅乷搖了搖頭,智珠在握一般的說道:「不能幫,不死血族現在是風頭浪尖,眾矢之的。我們如果幫他們,也會成為眾矢之的。」

    羅生天有些難以理解自己這個皇妹的想法,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不幫,也不損。」

    羅乷笑了笑,道:「不過,摩羅戰帝與張若塵的怨恨不小,得去警告他一聲,免得他被利用,也跑去了不死血族的本族星。」

    「放心,此事由皇兄出面,量他摩羅戰帝有十個膽子,也不敢不聽話。」羅生天的右拳,捏出一道道雷電。

    羅乷又道:「閻羅族和不死血族必有一戰,甚至上三族和中三族,都有可能參合進去,他們恨不得滅不死血族而後快。對我們而言,這將是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羅生天依舊不太明白。

    羅乷道:「各族的強者,都去了不死血族本族星,他們自己的本族星還剩多少防禦力量?」

    羅生天恍然大悟,道:「滅掉他們的本族星,我們羅剎族就算不能躋身第一,也肯定是前三。」

    「就看張若塵和不死血族,能夠幫我們吸引走多少強者。另外,還得看閻羅族,向不死血族發動攻擊的時間。」

    羅乷忽的,想到了什麼,問道:「皇兄有沒有把握,融合出二品聖意?」

    羅生天笑着搖頭,道:「二品聖意談何容易,一個元會都出不了幾個。」

    即便手中掌握有一枚准帝品聖意丹,可是,因為自己信心不足,他一直沒敢吞服。

    准帝品聖意丹只有一枚,一旦失敗,就再也沒有機會。

    羅乷道:「皇兄告訴我一句實話,有幾成把握?」

    「若是沒有準帝品聖意丹,我沒有任何機會。有了准帝品聖意丹,倒是有兩三成把握。」羅生天道。

    羅乷的眼眸中,流動着靈光,道:「每一顆本族星的內部,都有非同小可的機緣。皇兄應該去過地底了吧?」

    羅生天道:「去過,可惜一無所獲。羅剎族的本族星,與鬼族本族星的內部,完全不一樣,沒有秘境寶地。或許……羅剎族本族星根本沒有機緣……」

    「我倒是找到了一件東西。」羅乷道。

    羅生天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臉上露出又驚又喜的神色,道:「找到了機緣?」

    「或許是吧!」

    羅乷攤開右手,雪白的掌心,浮現出一團光暈。

    手掌一揮,光暈飛了出去,落到地上,化為一具晶瑩剔透的骷髏。

    骷髏,呈盤坐姿勢,是一具大聖骨,每一節骨頭,都能傳承千古而不朽。

    骨頭上,刻滿一個個小點和線條,看不出任何規律。

    「一具不朽境的大聖骨而已。」

    羅生天露出失望的神色。

    羅乷道:「一顆連半聖都沒有的星球上,出現一具大聖骨,皇兄不覺得,很不正常嗎?」

    「的確有些不正常。」

    羅生天再次仔細觀察這具大聖骨,終於注意到骨頭上的小點和線條,輕咦一聲:「誰這麼無聊,在骨頭上,刻出這麼多孔洞和紋路?」

    「那是一種文字。」羅乷道。

    羅生天詫異,道:「怎麼可能?我也閱書不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文字。」

    羅乷道:「這種文字,的確不在記載之中。但是,我曾在皇族祖地的一塊石碑上,看到過五十七個古老的符號。」

    「當時,我向父皇詢問,他卻搖頭,並不是知道這些符號代表的意義。」

    羅生天道:「父皇已經活了數十萬年,何等閱歷,何等學識,天地間,怎麼可能還有他不知道的東西?」

    羅乷沒有答他,又道:「於是,我向母后詢問。母后告訴我,石碑上的五十七個符號,乃是羅剎族最古老的五十七個文字,是構成後來羅剎族完整文字體系的基礎。」

    羅生天指着地上的骷髏,道:「所以,它身上的文字,就是你在石碑上看到的符號?」

    羅乷再次搖頭,道:「不,比我在石碑上看到的文字,還要古老。但是兩者之間,卻存在一些微妙的聯繫,可以將其解譯出來。」

    「你已經解譯出來了?」

    羅生天可是知道,自己這個妹妹,比他聰明太多。

    而且,羅乷還在崑崙界,得到了一枚神源和部分神之星魂,如今精神力之強,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文字的理解肯定更勝從前。

    所以,他的心中,有大期待。

    羅乷將一卷獸皮取了出來,遞給羅生天,道:「時間太短,我只解譯出了刻在頭部的古文,你拿去看看,若能悟到一些東西,或許可以幫你更加容易的融合出二品聖意。」

    羅生天打開獸皮一看,脫口而出:「《歸藏》?」

    「沒錯,正是《歸藏》。」

    羅乷眼眸眨巴了一下,不經意的,向頭頂上方的天空望去。

    ……

    命運神殿中羅剎族的諸神,聽到這兩個字,一個個心中都受到驚天動地的大震動。

    「《歸藏》!《歸藏》!原來那具骷髏骨上的文字,竟然是《歸藏》。」

    「肯定是完整的《歸藏》,而且是太初篇章。現在羅剎族還保存在冊的《歸藏》,不足太初篇章的十分之一,而且都是後世神靈,通過自己的感悟,書寫下的隻言片語。」

    「完整的《歸藏》出世,必定開啟羅剎族修鍊體系的新格局。」

    ……

    一道道神念,向羅剎族本族星的方向涌去。

    「轟隆。」

    羅衍坐在神境世界中,嘴裏吐出一口邪剎之氣,化為雷雲風暴,將所有神念全部都衝擊的煙消雲散。

    緊接着,他沉吼一聲:「諸位這是想幹什麼?《歸藏》是我女兒解譯出來,你們是想竊取嗎?」

    「當初,在場有不少神靈,都親自研究過那具骷髏,可惜你們學識太差,看不出所以然。因此我們才將骷髏,埋到本族星上,等待與它有緣的人。」

    「很顯然,我女兒,就是《歸藏》一直在等的人,這是命運早就註定的。」

    此刻,羅衍的心情極佳,說話的時候,也帶有幾分得意和幸災樂禍的意味。

    實際上,那具骷髏,在羅剎神殿的一處古境中被發現之後,他自己也研究過,可惜一無所獲。根本沒有想到,骷髏上的孔洞和線條,是一個個文字。

    雖然皇族祖地,的確有那麼一塊刻有五十七個符號的石碑。

    但是,那塊石碑,是倒在地上的,一點都不顯眼,羅衍根本沒有刻意去研究過。

    再說骷髏上的文字和那五十七個符號,也完全不一樣,至少他是看不出任何聯繫。誰知道自己的女兒那麼聰明,居然將兩者聯繫了起來,還解譯成了文字?

    羅剎族的諸神,有好些位,都研究過那具骷髏。

    他們立即回想骷髏身上的孔洞和線條,但,讓他們吃驚的是,以他們過目不忘的能力,竟然無法回憶起來。

    腦海中的畫面,非常模糊。

    就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抹去了他們的部分記憶。

    「在骷髏骨上刻錄文字的先賢,必定是非同小可的大神通者。經歷了無盡歲月,他留在骷髏骨上的神通,依舊沒有消磨殆盡。」一位神靈,如此感嘆了一句。

    羅衍滿臉堆笑,轉過頭,望向天音,低聲問道:「那具骷髏骨上的文字,真的和祖地石碑上的五十七個符號有關?」

    天音太了解自己的女兒,輕輕搖頭,道:「你竟然還真的信了!乷兒怎麼可能不知道《歸藏》的重要性,明知道諸神在關注狩天戰場,你覺得她會說實話?」

    羅衍略微一怔,隨即露出尷尬的神色。

    天音又道:「那些看過骷髏骨的神靈之中,一些精神力強大的存在,肯定可以記下骨頭上的文字。他們如果,按照五十七個古老符號去解譯,必定是一無所獲。」

    羅衍道:「所以,骷髏骨上記載的,並不是《歸藏》?」

    「不一定。」

    天音輕輕搖頭,又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到底是什麼,估計只有那個鬼丫頭自己才清楚。甚至,骷髏骨的秘密,是不是與骨頭表面的孔洞和紋路有關,也還是一個未知數。」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應該是真的發現了骷髏骨上的秘密。畢竟,融合聖意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她不會坑害她的皇兄,讓他走向一條錯誤的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