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爲時百日的狩天之戰,終於落下帷幕。

    十族所有參戰修士,盡數被萬界神眼傳送回了命運神山,各族皆有死傷,戰鬥算得上是十分殘酷。

    倖存下來的天奴,也被傳送回來,一共三千四百五十六位,絕大多數都是半聖,或者聖者,屬於漏網之魚,積分少得可憐。

    其中只有四位大聖天奴,殺死過不死血族的修士,保住性命,獲得自由。

    剩下的三千多位天奴,當場斬殺,血肉和聖魂被各族修士分而食之,比死在狩天戰場更慘。

    菱形鏡片上的積分數據,已經全部消失,誰都不知道最後時刻,張若塵和閻無神的戰鬥結果。所有參戰修士,都在焦急等待。

    “虎嘯聲和龍吟聲響起,萬界神眼映照的畫面隨之破碎,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狩天戰場上,怎麼會有虎嘯龍吟之聲?”

    “會不會是神靈插手了狩天之戰?當時,我感知到了一股無比強大的神威,若不是,萬界神眼及時把我傳送離開,恐怕我都已經被吼聲震碎鬼體。”一位鬼族初入不朽境的大聖,心有餘悸的說道。

    當時,他剛好留守鬼族本族星。

    一位青鹿神殿的大聖,低聲詢問婪嬰,道:“婪嬰師兄,狩天之戰已經結束,張若塵和閻無神怎麼還沒有回來?”

    婪嬰嘴角上揚,道:“狩天戰場上的確出了一些意外,恐怕他們二人回不來了!”

    這句話,被很多修士聽到。

    於是他們紛紛上前詢問具體情況,但,婪嬰雙手抱在胸前,十分冷漠,面露譏誚,沒有理會他們。除了青鹿神殿的修士之外,這個時代,他也就只看得上張若塵、缺、閻無神等爲數不多的幾人。別的修士,在他看來,尚且沒有與他對話的資格。

    不死血族的大聖聚集在一起,聽到了婪嬰的話,全部都臉色凝重,心情比任何一族都更加焦急。

    唯獨只有魔音,依舊鎮定自若,根本不相信張若塵會發生意外。要知道,張若塵若是隕落在了狩天戰場上,她也會跟着死去。

    當然,這個秘密,一般的修士並不知道。

    甚至絕大多數修士,根本不知道她是張若塵培養的寄生植物。

    跟隨張若塵一起參加狩天之宴的瀲曦、翃、周禛、申屠雲空,依舊還在命溪,當他們聽到傳來的關於張若塵的種種消息,頓時感覺天塌了一般。

    在地獄界,若是沒有張若塵的庇護,他們說不定立即也會淪爲血食。

    此刻,就有一位羅剎族的修士,提着一位天奴的大腿,一邊啃食,一邊從他們身邊走過。

    他們一個個都緊張不已,第一次深刻的認識到,張若塵對他們來說竟是如此重要,自己的性命竟是如此脆弱。

    “張若塵你可千萬不能死,你死了,我們怎麼辦?”周禛苦着一張臉,念道。

    瀲曦習慣性的擡頭,看向天空。

    天空,什麼都沒有。

    但是狩天之戰這一百天以來,她卻從天空的投影畫面中,親眼看到,張若塵創造了一次又一次奇蹟,一步步踏上狩天戰場的巔峰。

    那個男子的體內,彷彿有無窮無盡的戰力,永遠都不會倒下。

    “他應該不會倒在最後一天。”瀲曦心中,如此想着。

    ……

    …………

    似乎沉睡了一千年,張若塵那灼熱而又疼痛的身體,受到一股清涼力量的滋潤,痛苦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無比舒爽的愉悅感。

    張若塵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白色的沙灘上。

    天空的太陽雖然明亮,光芒卻並不是那麼刺眼,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如同沐浴在神泉中,全身四肢八骸隨之放鬆。

    遠處,海水碧藍如洗,水波盪漾,海鳥俯衝食魚,風景秀麗而又生機勃勃,與地獄界暗黑和死亡的環境,完全不一樣。

    身旁,一棵高達百米的巨樹,長出碧綠的葉片,垂落下密集的枝條,像是一把綠傘。葉片上,逸散出晶瑩點點的光芒,像白色的雨。

    坐了起來,張若塵臉上浮現出一絲茫然,自言自語的道:“我這是在哪裡?”

    “這裡是福祿神尊的神境世界!”一道聲音響起。

    張若塵扭頭望去,纔看到,身旁臥着一隻大概五米長的白虎,腦袋碩大,屁股極肥,算得上是前凸後翹。

    詭異的是,它身上一根毛都沒有,皮膚白得如玉一般,頭頂上還頂着一個金光燦燦的“葬”字。

    張若塵眼睛一縮,立即起身,慎重的問道:“前輩,是你嗎?”

    “是我,當然是我。”

    葬金白虎翻身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沙。

    在鬼族本族星,張若塵第一次見到葬金白虎的時候,它身上可是散發着恐怖的威勢,身軀無比龐大,一顆頭顱,都能填滿張若塵的視野。

    而它現在的模樣,也就比普通的老虎大一些,氣勢完全內斂。

    唯一的特殊性,全身無毛。

    張若塵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道:“這裡是福祿神尊的神境世界?”

    緊接着,他仔細觀察四周。

    這裡哪裡像是一座神境世界?

    與一座真實世界,沒有任何區別。

    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完全感知不到世界的邊際。

    越探查,越心驚。

    這座神境世界中,不僅有山川和海洋,還有各種生靈。一些強大的生靈,修爲甚至達到了不朽境大聖的境界。

    至於世界的更遠處,有沒有更強大的生靈,就不得而知。

    更不知道的是,這些生靈,是被福祿神尊擒拿進來的,還是自然而然孕育出來的。如果是後者,那麼張若塵不得不說,福祿神尊必定是功參造化,修爲已達到無法揣度的地步。

    一個人,就是一座大世界。

    他就是這座世界的創世之主。

    “不好,神靈可以知道神境世界中的一切,福祿神尊會不會已經知道我的某些記憶,或者直接讀取了我的思維?”張若塵的心,變得忐忑。

    面對一位自己無法揣度的恐怖強者,張若塵很難保持平靜。

    葬金白虎的聲音,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別擔心,你融合了我的極道葬金之氣,有我庇護你,沒有任何神靈,可以讀取你的記憶和想法。即便是神尊,也不行。”

    張若塵向它盯了過去,心情更加糟糕。

    完了,有這隻老虎在,以後別想保守什麼秘密。

    葬金白虎道:“放心,我不會隨時隨地讀取你的想法。”

    還說不會,怎麼現在一直在讀取?

    葬金白虎道:“你不開口問我,我當然只能讀取。再說,這裡是福祿神尊的神境世界,你似乎不想暴露一些秘密,不能開口,那麼只能由我來讀取你的想法,與你溝通。”

    張若塵徹底無語,很想讓大腦變成一片空白。

    葬金白虎道:“不用那麼緊張,你通過了我的考驗,現在是我的引導者,我們的命運已經連接在一起,你不用對我有什麼防範。”

    “你可是地獄界的神靈。”張若塵如此想到。

    葬金白虎道:“不,我不屬於地獄界,我來自神古巢。”

    雖然張若塵早就有所猜測,可是,聽到葬金白虎親口承認下來,心中還是十分震驚。

    神古巢,可是宇宙中最爲神秘的地方之一,被稱爲史前文明遺蹟。

    張若塵略微放鬆了一些,終於開口,問道:“你剛纔說,我是你的引導者。這是什麼意思?”

    “既然你已經醒了,跟我一起去見福祿神尊,他會告訴你,什麼是引導者。到我背上來,我帶你去見他。”

    張若塵露出猶豫的神色,道:“這……不好吧!還是前輩在前面帶領,我在後面飛行,跟上就行。”

    開玩笑,眼前這位,可是神古巢的神獸,可以與地獄界神靈平起平坐的存在。

    神靈都不敢將它當成坐騎。

    他區區一個大聖,豈敢?

    “憑你的修爲,飛十年,也到不了那裡。別磨磨蹭蹭,上來。”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見它似乎是認真的,於是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縱身一躍,飛落到它的背上。

    真的是太夢幻,大聖居然可以騎神獸飛行。

    “譁——”

    葬金白虎身上綻放出祥和的白光,化爲一道光,向神境世界的某一個方向飛去,撞入進了虛空。虛空被撞擊的位置,浮現出一道道規則紋路。

    閃爍了一下,規則紋路又消失。

    “我身上的傷勢,似乎已經痊癒。”張若塵道。

    葬金白虎猜到張若塵心中所想,道:“不用那麼擔心,你的傷勢,有一半是我幫你療養好的,福祿神尊沒有探查你,不知道你擁有真理之心。”

    張若塵暈倒,很想從葬金白虎身上跳下去。

    真的,完全沒有了秘密。

    久久之後,張若塵才鎮定下來,暗道,“平靜,一定要平靜,我是因爲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所以它才能隨時隨地讀取我的想法,別的神靈,肯定做不到。”

    “你想的沒錯,的確是這樣。我們二人的關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你們人類的夫妻關係,還要親近,還要平等,你應該絕對的信任我。”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苦笑不語,暗道:“關係如果真的那麼親近,那麼平等,爲何只能你讀取我的想法,不能我讀取你的想法?”

    “因爲你的修爲沒有我高,精神力沒有我高。如果將來有一天,你超過了我,自然可以將這一切扭轉過來。”葬金白虎道。

    完全沒辦法反駁。

    張若塵不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問道:“你說,我身上的傷勢,有一半是你幫我療養我的。那麼,另一半呢?”

    “另一半,當然是你自己。你的自愈能力,非常強大。我懷疑,將你撕裂成碎片,你的身體,也能重新凝聚到一起。只不過,時間會非常漫長。”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不再多問,開始思考如何能夠放空自己,讓自己不思考任何東西。

    被一隻老虎,無時無刻的讀取想法,與脫光了衣服,在街道上裸奔沒有區別。

    “你如果覺得,讀取你的記憶,讓你感到牴觸和不適。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就不再讀取。”

    剛剛說完這話,沒等張若塵回一個“好”字,葬金白虎又道:“但是,我讀取你的想法,完全是想更多的瞭解你。只有這樣,我們今後才能更好相處。”

    “走吧,先去見福祿神尊。”

    嘴上這麼說着,張若塵心中想的卻是,如何推掉“引導者”這個身份。

    這隻葬金白虎,看起來似乎很好相處的樣子,還幫他療傷,還做他的坐騎,完全就是一隻傻白甜。但是,張若塵有太多秘密,不想被外人知曉,絕對不能將它帶在身邊。

    最好的是,再讓血後將他體內的極道葬金之氣抽離出去,徹底與葬金白虎斬斷聯繫。

    ……

    葬金白虎帶着張若塵,來到神境世界的一片海域。

    閻無神站在一條青龍的頭頂,早已等在了海面上,見到張若塵到來,臉上先是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隨即會心一笑。

    葬金白虎落到海面,四足踩水,如履平地。

    張若塵仔細打量閻無神身下的卍字青龍,臉上浮現出恍然之色,終於有些明白,自己體內的十條龍魂來自何處。

    於是,他拱手抱拳,道:“多謝前輩。”

    “我是看你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很有可能是老虎選中的引導者,纔會出手幫你一把。其實,以你的體質和毅力,未必渡不過那一劫關。”卍字青龍道。

    “嘩啦啦。”

    天空中,雲霧翻滾。

    一層層白雲,一直壓向海面,凝聚成一道巍峨磅礴的氣態面孔,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張若塵和閻無神這兩個大聖,只感覺渾身一沉,忍不住想要跪地膜拜。

    不過,他們都是非常之人,挺住了身體,沒有下跪。

    “拜見神尊。”閻無神率先躬身行禮。

    張若塵抱拳,道:“拜見神尊。”

    福祿神尊的氣態面孔,發出震耳的聲音:“很好,你們二人都很好,有資格代表地獄界,成爲神古巢兩隻史前神種的引導者。”

    張若塵立即開口,道:“神尊,可以不做引導者嗎?”

    閻無神詫異,側臉望過去。

    他知道張若塵很傲,可是,你居然連“史前神種的引導者”這個身份都看不上,也太不將史前神种放在眼裡了吧?

    知不知道,很多神靈,想要成爲葬金白虎的引導者,卻沒有機會。

    未等福利神尊開口詢問,葬金白虎先一步說道:“福祿神尊,我有一件秘事,需要向你舉報,事關我背上這個修士。”

    聽到這話,張若塵臉色一凝。

    不是吧,這隻白虎也太沒有原則,只是不願做你的引導者而已,你至於現在就翻臉不認人嗎?

    張若塵只知道葬金白虎能夠讀取他的想法,至於能不能讀取他的記憶,還是未知數。

    如果能夠讀取記憶,麻煩會非常大,會連累很多人。

    多半能夠讀取記憶,畢竟它的精神力比張若塵強大太多,在張若塵沉睡的時候,思維防禦極低,怕是什麼事都對他做過了!

    真是一隻禽獸。

    本以爲你是傻白甜,卻沒想到你是心機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