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事?”

    福祿神尊的聲音,如洪鐘大呂,音浪傳遍天地間。

    張若塵心中驚亂,但,沒有失措,思維急速運轉,思考應對策略。

    葬金白虎開口,道:“我背上這位修士,因爲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所以我可以讀取他的想法和部分記憶。我發現,他來自星空另一頭的天庭,而且與狩天戰場的一位天奴交情甚深,可是他卻因爲某種目的,將那位天奴殺死。那位天奴,名叫蠻劍,是廣寒界的一位大聖。”

    福祿神尊的一雙神目,灼灼生光的盯向張若塵,道:“張若塵,你爲何要殺蠻劍大聖?”

    “實不相瞞,昔日我被逼無奈,遠走天庭,蠻劍大聖對我的確多有照顧,可謂亦師亦友。但是,我現在已是地獄界的一員,代表的是不死血族,外公更是力排衆議,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在狩天戰場上,即便有萬般無奈,我也必須出手。”

    “而且,蠻劍大聖知道自己絕對無法活着離開狩天戰場,不想連累我,更不想落到別的地獄界修士的手中受盡折磨而死,所以那一次會面,他是有心求死。”張若塵從容自若,徐徐道來。

    很多東西,瞞不了福祿神尊。

    與其否認自己和蠻劍大聖的關係,不如直接將最真實的情況說出來。

    同時,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很顯然,葬金白虎剛纔這一招,只是試探性的威脅,並沒有將他逼向絕路。

    如果張若塵繼續拒絕做它的引導者,它說出來的東西,肯定更加重要。

    福祿神尊道:“你能認清自己是地獄界的一員,明白自己的陣營,是一件好事。但是,既然蠻劍大聖與你關係親密,亦師亦友,你爲何不勸他加入地獄界?這樣,不就可以保住他的性命?以你的天資實力,加上血絕家族的背景,保住一個大聖的性命,並不是難事。”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蠻劍大聖和我不一樣,他在廣寒界,有弟子,有族人,若是加入地獄界,不知多少人會因他而死。況且以他的氣節,我若問他那個問題,他會覺得我是在羞辱他。”

    福祿神尊沉默下來,半晌後,問道:“你果真不想做葬金白虎的引導者?你恐怕還不知道什麼是引導者吧?”

    張若塵當然不敢急着拒絕,好奇的問道:“的確不明白,請神尊解惑。”

    “這得從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的來歷說起,它們是酆都大帝從神古巢中帶出。神古巢,被稱爲史前文明遺蹟,所謂史前,指的又是五萬個元會之前的時代。”

    “諸神一致認爲,大約五萬個元會之前,宇宙中,曾出現過一次大破滅,毀滅了當時的一切,只有五大史前文明遺蹟保留下來。或許還有別的史前文明遺蹟,但是,至少天庭和地獄還沒有將其發現。”

    “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的胎卵,就是從五萬個元會之前保留下來,經歷過大破滅,直到五萬個元會之後的這個元會,終於將它們孵化了出來。所以,稱它們爲史前神種。”

    張若塵和閻無神的內心,受到極大震動。

    兩顆胎卵,在大破滅中沒有毀滅,還保存了五萬個元會。

    五萬個元會,居然都沒有變成死卵,還孵化了出來。

    這……

    婪嬰這個宇宙神胎孕育了三個元會,百花仙子從冥古一直存活到現在,都可以稱得上是稀世罕見,屬於宇宙奇珍級別。但是,與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比起來,卻又差了不少。

    它們怕是絕無僅有的兩隻史前神種吧!

    福祿神尊繼續道:“它們經歷過大破滅,甚至有可能吸收了大破滅時的特殊力量,未來必定成爲天地間一等一的霸主。但是,它們卻走不出神古巢。”

    聽到此處,張若塵和閻無神露出疑惑之色。

    走不出神古巢?

    福祿神尊道:“現在的時代,天地規則和史前完全不一樣。它們一旦走出神古巢,就會遭到天地規則的攻擊,引來天罰。”

    “三萬年前,酆都大帝乃是將它們藏在自己的神境世界中,才帶出神古巢,送到了地獄界。即便如此,它們也只能待在,兩顆本族星內部的獨立世界中,無法走出。”

    “花費三萬年時間,它們才緩緩的與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契合了一些,不再遭到攻擊。”

    “但是,一旦他們引動體內的力量,當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依舊會被天地規則察覺,從而引來天罰,死無葬身之地。”

    張若塵漸漸有些明白了,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都是不容於這個時代的生靈,本應該死在大破滅之前。

    舉一個例子:

    史前的天地規則,生靈必須生活在水裡。

    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生靈都生活在陸地。

    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就是生活在水中的,兩條強大的魚。可是,再強大的魚,來到陸地上,依舊要死。

    天地規則不一樣了!

    神靈也無法抗拒。

    福祿神尊又道:“不僅如此,他們在這個時代的天地規則下,還無法修煉。”

    閻無神道:“既然出來如此兇險,它們爲何不留在神古巢?”

    福祿神尊道:“剛纔本尊說過,他們經歷過大破滅,甚至有可能,吸收了大破滅時的特殊力量,未來必定成爲宇宙中的霸主。可是有一個前提,它們必須得走出神古巢,得融入這個時代,否則就是龍困淺灘,現在的成就就是他們的極限。”

    張若塵問道:“引導者可以幫他們解決,被天地規則排斥和不能修煉的問題?”

    “沒錯。”

    福祿神尊道:“你們一個融合了極道葬金之氣,一個融合了極道卍青之氣,已經初步和它們的力量融合爲了一體。只要它們跟在你們身邊,天地規則對他們的排斥,就會減輕許多。”

    張若塵道:“但是,這治標不治本,不能根本性的改變它們的處境。”

    福祿神尊道:“所以,你們成爲它們的引導者後,必須幫助它們修煉,直到它們可以完全融入這個時代爲止。當然,做爲報酬,它們會保護你們的生命安全,教授你們史前的一些功法和知識。同時,你們和神古巢可以建立起親密的關係,相當於多了一個強大的靠山和背景。”

    神古巢也有別的生靈,都是源自史前,但是,卻又是誕生於這個時代,不會被天地規則排斥,可以行走天下。

    五大史前文明遺蹟還能存在,沒有被天庭和地獄推平,就可以看出他們的強大。

    閻無神問道:“它們是神獸,我們只是大聖,到底需要如何幫助它們修煉?”

    福祿神尊道:“這,需要自己相互交流。”

    張若塵沉思了許久,問出最後一個問題:“神尊,我還有一事不明,既然引導者有這麼多好處,爲何選擇我們兩個百枷境的大聖做引導者?換做神尊閣下,或者酆都大帝,豈不是更好?”

    “沒那麼簡單。”

    福祿神尊很有耐心,徐徐的道:“你在融合極道葬金之氣的時候,應該知道,難度有多大吧?不死血族三萬年來,誕生了不知多少天驕,可是隻有你一人融合成功。”

    張若塵皺眉,道:“神尊和酆都大帝,融合不了極道葬金之氣?”

    福祿神尊道:“融合得了,可是,想要與我們的身體完全融合,恐怕就算抽乾葬金白虎,也達不到飽和狀態。不能完全融合,就做不了引導者。”

    “即便別的神靈,可以完全融合極道葬金之氣,但是,吸收的極道葬金之氣數量,也會讓葬金白虎虛弱很久。這是其一。”

    “其二,很多神靈的成長潛力,葬金白虎根本看不上,不願意讓他做自己的引導者。”

    “第三,最爲重要。神靈的身體和道法,都已經固定成形,會對葬金白虎造成影響。反而大聖境界的修士,基數更大,可以找到最契合自己的。”

    張若塵和閻無神聽完,頓時大致瞭解,引導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福祿神尊問道:“張若塵,你現在依舊不願意做葬金白虎的引導者嗎?”

    “不,我願意做葬金白虎的引導者。”張若塵道。

    開玩笑,從葬金白虎開始舉報他的時候,張若塵就已經沒有選擇。

    再說,張若塵覺得成爲葬金白虎的引導者,似乎的確是一條退路。若是在天庭和地獄都待不下去,面臨死境的時候,至少還可以去神古巢避難。

    葬金白虎輕哼了一聲。

    既像是對張若塵不滿,又像是因爲張若塵的妥協而得意。

    福祿神尊道:“既然你們的傷勢恢復,也該出去了!狩天之戰,已經結束大概一個時辰。”

    忽的,一道白色光華,將張若塵和葬金白虎包裹,隨着一陣天翻地覆,張若塵發現四周的景象一變,出現在了命運神山山下的塢金廣場。

    葬金白虎的氣息內斂,威武雄俊的站在一旁。

    廣場的前方,就是用數以萬計的星核堆砌而成的命運之門,雄偉而又懾人,似能貫穿古今和星海。

    “快看,張若塵回來了!”

    “果然是張若塵,他沒有死,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真強大。”

    ……

    無數雙眼睛,向張若塵望去,有人幸喜激動,有人失望皺眉。

    此刻,張若塵袒露着充滿肌肉線條的上半身,長髮披散,雙瞳有一層血紅色的光邊,整個人都充滿邪異而又陽剛的美感,對女性修士有致命的吸引力。

    另一個方向,閻無神和卍字青龍,回到了閻羅族的陣營中,也引起巨大騷動,受到很多修士的簇擁。

    反而神獸級別的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竟然被他們忽略,彷彿感知不到它們體內的恐怖力量,只以爲它們是普普通通的兩隻聖獸。

    張若塵在心中,與葬金白虎溝通,問道:“你真的只能讀取我的部分記憶?”

    “沒錯,你的意識海,被很多股強大的力量封鎖,即便我也闖不進去。真想強行讀取,恐怕你的意識海會崩碎,你也會死掉。”葬金白虎道。

    張若塵與葬金白虎之間有一種奇妙的感應,隱隱間可以判斷它說的都是真話,沒有刻意欺騙。

    “很多股力量?除了母后、血絕戰神,還有月神,難道還有別的神靈,在我意識海中施加了封鎖鏈?”張若塵皺起眉頭。

    葬金白虎道:“有一道封鎖非常強大,我感覺,施術者比我的精神力還要強大。那道封鎖,將你的意識,都隔絕在外。”

    “什麼意思?”張若塵雙眼變得銳利。

    葬金白虎道:“意思就是,你有一段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記憶。”

    “這怎麼可能?”張若塵道。

    即便是神靈,想要對張若塵施術,張若塵至少會有印象,怎麼可能完全不知道?

    魔音率先來到張若塵身旁,雙眸癡迷的盯了一眼張若塵的身軀,笑道:“恭喜主人,修爲又有精進。”

    張若塵臉色凝重,只是點了點頭。

    魔音不再多言,化爲一道光芒,衝入進了張若塵的背部。

    隨後,風后、刀獄皇、易軒大聖、孤辰子等人,涌了上來,紛紛向張若塵詢問狩天之戰的結果。更多的不死血族大聖,則是衝上前來拜見。

    張若塵已是隱隱有了不死血族這個時代領軍人物的風範。

    風后和刀獄皇之輩,被他完全搶走了風頭,淪爲陪襯。

    未等張若塵開口,命運神山的山頂,身軀高達數千丈的福祿黑袍大祭司走了出來,手持一份卷軸,緩緩將其打開,道:“現在,公佈狩天之戰十族的排名。”

    十族修士全部都以莊重的神情,望向福祿黑袍大祭司,無人敢喧譁議論。

    其實,只有前四位的排名,存在懸念。

    閻羅族和不死血族,一直戰到了最後時刻。

    在冥族的本族星,冥族和羅剎族爲了爭第三,也殺得非常激烈,積分數十分接近。

    張若塵當然知道最後的結果,所以,顯得很淡定。

    可是,整個地獄界的修士,此刻卻都緊張到了極點,有不少聚集在命運神山附近的修士,更是屏住了呼吸。

    雖然只是一個排名,可是,卻關係着一族的榮耀,關係着龐大的利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