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位,石族。”

    “第八位,屍族。”

    “第七位,修羅族。”

    “第六位,骨族。”

    “第五位,死族。”

    黑袍大祭司的每一道聲音響起,皆傳得極遠,似能夠響徹天地。

    命運神域中,各族修士雖然早有預料,可是,聽到本族的排名竟然如此之低,依舊憤然不已。

    一位修羅族少年穿一身布衣,手持黑色長槍,長嘯一聲:“若不是閻無神,修羅族的排名,絕不會這麼低。我在今日立誓,終有一天,必斬閻無神,雪今日之恥。修羅神尊在上,此誓一成,天地同證,十死無悔。”

    誓成之時,有血色修羅神霧,匯聚到他的頭頂。

    一位年長的鬼修,坐在命運神域的某座城域的樓臺上,唸唸有詞:“鬼族之敗,皆因本族星那一戰,低估了張若塵。這是敗給了元會級人物,不算丟人。但,丟了的臉面,鬼族必定會有天資縱橫之輩前去找回。”

    ……

    這一幕幕,在命運神域各處發生着。

    有的在反思,有的生出仇恨,有的惋惜沉默。

    世間百態,事事百態

    “第四位,冥族。”黑袍大祭司的聲音,再次響起。

    冥族的修士,集體沉默。

    羅剎族的修士,則是歡騰而笑起來,幾家歡樂幾家愁。

    “第三位,羅剎族。”

    沒有登上狩天戰場的一位冥族大聖,道:“無疆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圍剿不死血族身上去了,卻沒想到,本族星會遭到襲擊。”

    “無疆那麼做,沒有錯。若是他沒有敗給張若塵,就算羅生天襲擊了本族星,也難有大的作爲。”另一位冥族大聖道。

    “如果一開始,無疆沒有與張若塵爲敵,而是將精力投入到獵殺天奴上,排位結果會不會好一些?”

    “事情已經發生,冥族這一次……不,是上三族這一次,都栽了大跟頭。張若塵一人,蓋壓整個上三族,今日之後,必成不死血族年輕一代的共尊。”

    “現在就看閻羅族,能不能保住不敗的地位。”

    接下來,便是萬衆期待的結果。

    從舉辦狩天之戰以來,已經一百屆,閻羅族從來沒有敗過,舉世無敵。

    這一屆,閻羅族更是雄傑輩出,個個都是人中龍鳳,閻無神、閻皇圖、覡、閻折仙……皆可以獨當一面,整體實力遠超前幾屆。

    可是這一屆,他們卻戰得極爲艱難,被張若塵帶領的不死血族死死壓制,一直戰到了最後一刻。

    千骨女帝站在命運神域中的一座湖中小島上,島上栽滿紫巾花樹,樹幹如龍。風一吹,紫色花瓣漫天飛舞,很像一隻只蝴蝶。

    她的目光,眺望命運神山的方向,寧靜而又幽邃。

    璇璣劍聖站在一旁,道:“女帝放心,張若塵必能奪取十族第一。”

    千骨女帝的身形,像是站在虛實時空之中,時凝時散,道:“張若塵拼盡一切,也要堅持到最後那一刻,獨自一人迎戰諸方強敵,幾經生死,我知道,有很大的原因,乃是因爲他給我的那個承諾。此子今後,必定大成。璇璣,你收了一個好弟子。”

    璇璣劍聖斂不住臉上的笑意:“我並沒有教他什麼,他能有今日的成就,其實都是靠他自己。”

    千骨女帝搖頭,道:“一個凡人,只靠自己,能夠修煉成聖者,就已經非常了不起。張若塵能有今日的成就,乃是因爲,他的背後站着太多太多一直在幫他的人,你必是其中一個。”

    緊接着,她又道:“營救太上,會死很多人。璇璣,你是時候回崑崙了!”

    璇璣劍聖連忙躬身,態度堅決,道:“營救太上,拯救崑崙億萬蒼生,是我進入地獄界就立下的志願。現在,希望就在眼前,我豈能畏死逃走?請女帝允許我留下,出一份力。”

    千骨女帝再次凝聚成實態,身形輪廓極盡美蘊,依舊望着命運神山,道:“結果出來了!”

    浩蕩聲音,傳遍天地:“第二位,閻羅族。”

    “第一位,不死血族。”

    “轟!”

    塢金廣場上,所有不死血族的修士,包括站在他們陣營中的大森羅皇,全部興奮的炸開。

    “贏了,贏了,終於贏了!”大森羅皇舉着拳頭,滿臉紅光,與身邊的修士一起大吼。

    即便是大聖,都放浪形骸的長笑,以宣泄心中的喜悅。

    命運神域的各大城域,不死血族的修士盡皆來到街道上,大喊:“不死血族天下第一。”

    “不死血族天下第一。”

    ……

    一道道傳訊光符,如同流星雨一般,劃過星空,飛向不死血族的各大領地,傳告捷訊。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張若塵”,頓時引起連鎖反應。

    “張若塵!”

    “張若塵!”

    ……

    從今天起,張若塵的名字,徹底與不死血族綁定到一起,成爲不死血族這一代的領袖人物。

    而這一代的不死血族,又佔據整個不死血族百分之九十九的數量。

    畢竟,能夠活到千年以上的不死血族,百不存一,甚至萬不存一。

    狩天之戰的影響非常巨大,那種宣傳效應,足以讓張若塵的知名度,超過一些神靈。

    別的各族修士,有的冷眼旁觀,有的冷嘲熱諷,有的卻是上前恭賀,很樂意看到閻羅族被壓下去。

    今天註定是要載入史冊的一天,“張若塵”和“刀獄皇”、“風后”、“瑜皇”等人的名字,也肯定會被不死血族的修士大書特書,至少傳誦數百年。

    閻羅族的修士鬱悶至極,不知多少人在咬牙切齒,獲得第二,心中卻比獲得最後一名的鬼族,還要難受。

    除了第一,別的任何名次,對他們而言都是羞辱。

    坐在神境世界中的血絕戰神,已是收到數十道恭喜的神念,皆是好友傳來。

    血絕戰神自然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放聲大笑,笑聲傳到了鬼主和修辰天神等等地獄界神靈的神境世界,引來一道道不悅的沉哼聲。

    當即,血絕戰神宣佈:“今日,血天部族普天同慶,釋放除了天庭界修士以外的所有囚徒。”

    不死血族擊敗了閻羅族,是唯一一個將至高一族拉下神臺的種族。

    而且帶領不死血族完成這一切的,還是他的親外孫,是血絕家族的後代,太給他長臉了。

    血絕家族代代皆有雄傑,這是要大興的徵兆,或能恢復始祖在時的榮光。

    血絕戰神是發自內心的喜悅,比自己以前奪取輝煌成就的時候,都要更加開心。

    別的不死血族神靈,也都興奮不已,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當場賦詩一首:

    “狩天之戰十萬年,至高一族皆第一。”

    “可惜今年遇血族。至高竟被虐成狗。”

    此詩一出,閻羅族的諸神,一個個臉色鐵青。

    一位渾身雷電的神靈,怒然拍碎桌案,手持一番雷斧,準備向其殺去。

    但是,被學之古神攔了下來。

    “何必與一個渾人一般見識。”學之古神很有涵養,並不動怒。

    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似乎興致很高,當即又賦詩一首:

    “閻羅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奈何遇到張若塵,歸來已是兩個人。”

    詩一成,學之古神頓時暴跳如雷,結成一道掌印,直接轟入進了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的神境世界。這道掌印,被黃天部族大族宰接了下來,在虛空中,化解於無形。

    黃天部族大族宰連忙前去安撫學之古神的情緒,連連賠罪,並且承諾以後一定嚴加管教。

    學之古神胸腔中的怒火,久久難以平息,黃天部族大族宰好說歹說,甚至還將一株元會級聖樹送出賠罪,這件事才揭過。

    各大神境強者的反應,還算比較剋制。

    可是,參戰的閻羅族大聖,卻都屈辱到極點,內心非常不甘。

    敗給不死血族,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閻無神其實也有一些不甘心,最後那一戰,卍字青龍和葬金白虎的嘯聲響起,將他和張若塵同時震得暈厥了過去,所以才導致閻羅族敗北。

    若是讓他繼續戰下去,未必沒有反敗爲勝的機會。

    當然,他也明白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爲何這麼做,因爲他和張若塵身上的傷勢已經非常嚴重,特別是閻無神壽元都損失了數千年,若是放任他們繼續戰下去,很有可能會落得兩敗俱死的結局。

    就算不死,恐怕也會傷到根基。

    閻折仙的性格十分要強,不甘心失敗,使用幻術掩蓋了微挺的小腹,走向命運之門,躬身道:“命運神殿有規定,族人絕不可以全部離開本族星,不死血族違規,應該剝奪名次。”

    不死血族的大聖,盡皆大怒。

    刀獄皇直接衝了上去,吼道:“不死血族的本族星都已經毀掉,爲何不能將族人轉移離開?”

    閻折仙道:“本族星都已經毀掉,豈不是正好證明了不死血族的失敗?”

    風后道:“命運神殿只要求我們保護本族的族人,可沒有規定,一定要保住本族星。”

    閻羅族又一人走出,乃是覡,道:“那棵白玉神樹,可爲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不死血族的族人,至少不能全部離開那棵白玉神樹吧?”

    閻羅族的修士,紛紛站了出來。

    天地間,響起一道道傳遍萬里的聲音:“不死血族違反了命運神殿的規矩,請求福祿神尊剝奪他們的名次,還狩天之戰一個公平公正。”

    命運神域中的閻羅族修士衆多,此刻也都紛紛大喊請願,甚至有修士,徑直強闖命運神山。

    “若是命運神殿不能做到公平公正,今日,我便死在命運神山。”

    一位閻羅族少年,拔出聖劍在脖頸一抹,頓時鮮血灑滿大地。

    “噗嗤。”

    又有修士,一掌拍碎自己的頭顱,倒在血泊中。

    他們要用自身的性命,證明閻羅族的意志,逼命運神殿讓步,用鮮血,換取本屬於至高一族的榮耀和尊嚴。

    死的閻羅族修士,越來越多,一個個都義無反顧,鮮血灑滿長街。

    如此壯懷悲烈,令神靈都爲之觸動。

    閻羅族的諸神,沒有阻攔他們,似乎也想看看命運神殿,會不會因此剝奪不死血族的名次。

    黑袍大祭司喝斥了數聲之後,自殺在命運神山山下的閻羅族修士,竟是變得更多,頓時,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譁——”

    終於,福祿神尊的神影,在山頂的命運神殿上方顯化出來。

    “是神尊。”

    “大家一起,向神尊請願。”

    不知多少閻羅族的修士,跪伏到地上。

    閻羅族的大聖沒有跪,可是一個個臉上都露出期待的神色,能夠逼得一位神尊顯化神影,由此可見,此事或許真有轉機。

    福祿神尊的聲音,響起:“不死血族並沒有違規。”

    只此一句,便是激起無數閻羅族修士心中的不滿,可是,忌憚神尊的神威,倒也沒有修士發作。但是,已有不少修士,拔出利刃,準備繼續以死明志。

    福祿神尊伸出一隻氣態的手掌,隔空將億萬裏之外,狩天戰場的上白玉神樹抓來,託在了掌心。

    一萬多裏高的神樹,在他的掌心,小得像是一株草。

    從神樹中,福祿神尊捻出螭帝的屍體。屍體中,飛出一隻碧青色的筆。

    塢金廣場上,閻折仙的美眸一縮,立即認出那是她的符筆。

    福祿神尊從筆上,拔下了一根毛,將張若塵放置在毛內空間中的那位不死血族族人放了出來。那位族人,被無形中散發出來的神威,瞬間嚇癱在地,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來。

    看到這一幕,閻羅族的修士,一個個啞然失聲。

    閻折仙的俏臉,更是冷到冰點,目光向張若塵狠狠的瞪了一眼,低聲暗罵了一句什麼。

    張若塵處心積慮想要十族第一,又豈會輕易讓閻羅族抓住把柄,早已留下後招。

    不死血族的修士,更是五體投地,對張若塵佩服到了極致。

    福祿神尊道:“狩天之戰已經結束,十族排位,僅僅只是代表,這個千年新生代修士的實力高低,若是想要奪回尊嚴和榮耀,千年之後,自然還有再次較量的機會。”

    “接下來,本尊將有幾件重要的事宣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