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螭帝是自願成為天奴,犧牲自己,也要幫助女帝做成那件大事。」

    般若那動人心魄的清理容顏,沒有掩飾的,露出欽佩之色。

    為了成大事,為了給更多的人換取一個美好未來,敢於犧牲自我的人,值得她欽佩。

    張若塵道:「一位修士,想要從凡人,修鍊到萬死一生境,何等的不易。說犧牲就犧牲,值得嗎?」

    「值得。」

    「就連女帝自己都不確定,太上還活着沒有。或許,他的犧牲,根本沒有價值。」

    般若語氣很堅定,道:「哪怕只是萬分之一的機會,就是值得的。若是我死,對營救太上能夠發揮出作用,我會毫不猶豫獻出自己的生命,無怨無悔。」

    「就像當初,你獻出自己給池瑤嗎?」張若塵道。

    般若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看來你的記憶,真的缺失了不少。」張若塵道。

    般若道:「我不管你想讓我記起的是哪一段記憶,但是我知道,女皇做的都是對的,她的身上背負有沉重的責任,她的內心比任何人都堅強,能夠坦然面對世間的一切榮辱。」

    「張若塵,你不如她,不如她堅強,也沒有她堅定。你到現在,尚且還不知道,自己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是嗎?」張若塵似在自問。

    「你有夢想嗎?」

    「你有一個遠大宏偉的目標嗎?」

    「你想過自己未來應該過一種什麼樣的日子?」

    「你沒有,你只是在走,別人想讓你走的路。聖明舊部想讓你走的路,月神想讓你走的路,血后想讓你走的路,血絕戰神想讓你走的路……」

    「而我不同,我時刻明白,我想要做什麼,在做什麼,修鍊的意義是什麼。」

    跪在一旁的歧陽,終於明白「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的意思,渾身皮膚都在抖,只覺得,自己已經死到臨頭。

    這些秘密,與他有什麼關係?

    他一點都不想知道。

    早知道,拚死一搏,也不該進入死亡祭台,更不該進入般若的真我世界。

    現在,想逃都逃不掉。

    張若塵哪是想要打般若的主意,這兩人,壓根就是舊識,說不一定還是老情人。

    「般若殿下,若塵大聖,你們二位都是具有大神通的人物,不如抹掉我的這段記憶?實在不行,將我的所有記憶都抹去,這樣,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歧陽乞求的說道。

    張若塵閉着雙目,沉默不語。

    般若長嘆一聲:「螭帝並不知道,你和女帝有合作。他成為天奴之前,接到的任務是死在我手中,儘力配合我,奪取狩天之戰的第一。」

    張若塵終於睜開雙目,爆射出灼熱似火的光芒,道:「你能殺得了萬死一生境的大聖?」

    「單憑修為,我當然殺不了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可是,我可以使用命運天盤,控制這座死亡祭台,將三百位死族大聖的力量結合在一起。那股力量,足以殺死狩天戰場上的任何一個人。」般若身上有一股捨我其誰的氣勢,堅強得像一座山。

    張若塵道:「諸神的神念,都在關注狩天戰場。你們的戲,就算演得再真,也必定會有神靈看出端倪。」

    般若道:「所以這一戰,必須在第七號暗黑星進行。第七號暗黑星蘊含的能量龐大,足以避開萬界神眼,也能蒙蔽神靈的感知和推算。」

    「如果神靈的精神力,足夠強大呢?」張若塵道。

    般若輕輕搖頭,道:「不可能的!狩天戰場與命運神殿的距離,本就十分遙遠,以億里計數,神靈的感知難以觸及。加上暗黑星能量的影響,再強大的精神力,也會失去作用。」

    「沒那麼簡單的,這件事,還是我來做吧!」張若塵道。

    般若道:「的確該你去做,所有積分給你,你必定是狩天之戰的第一。可是,只靠你一人,做不成,死亡祭台可以幫你。」

    張若塵眼神堅決,搖頭道:「我叫你別參合,你就別參合進去。「」

    般若兩條柳葉黛眉,緊緊一蹙,道:「你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若是逞強,只會是死路一條。既然你來到了這裏,就與我同行,駕馭死亡祭台,去征戰第七號暗黑星。只要你和我在一起,螭帝自然會明白你的身份。」

    「不要把地獄界的神靈想得那麼簡單,我和你,還是不要緊密往來好一些。做敵人,對誰都好。」

    張若塵看了看天空白色的雨,道:「放我出去吧,該走了。再不走,那些正望着萬界神眼的人,怕是都以為,我真的把你怎麼樣了!」

    「對了!我會仔細思考,你問我的那幾個問題。」

    ……

    死亡祭台由一百七十多萬具聖屍堆砌而成,雄偉壯麗,聖光衝天。還沒有運轉,它爆發出來的威勢,已是讓大聖的聖魂,都感到不安和顫慄。

    死族第一強者,源非大聖,是一個看上去頗為文雅的年輕男子。

    他站在死亡祭台下方,身上儘是驕傲的神采,道:「只有在狩天戰場上,才能建成如此雄壯的祭台。換做別處,怕是得殺盡一座大世界的生靈,才能建成。從今天開始,將有我們死族,主宰狩天戰場。」

    一位紫發少女手持青金杖,來到源非大聖身旁,極其激動的稟告道:「死亡祭台已經完成,一共刻錄了十七億九千萬道秘紋,可以吸納暗黑星釋放出來的黑暗能量,轉化為攻擊力和防禦力,現在我們就可以進入黑暗空間,征戰天奴。」

    祭台四周,死族大聖興奮若狂,臉上儘是期待的神色。

    今日,死族將威震狩天戰場,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將對他們肅然起敬。

    接下來,更是可以憑藉死亡祭台的力量,收拾不死血族,對抗閻羅族,狩天之戰終究是他們死族笑到最後。

    源非大聖問道:「般若殿下在祭台中嗎?」

    「在!」

    想了想,紫發少女又道:「源魔和歧陽,也在裏面。」

    「他們二人進去幹什麼?」源非大聖疑惑的道。

    祭台內部,遍佈聖道規則和死亡秘紋,對祭台不夠熟悉的修士進去,會有很大的危險性。

    「轟隆。」

    祭台內部,傳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

    大地晃動,上三族修士腳下這顆岩石小行星,被震得偏移了運行軌道,星體出現破裂的跡象。

    源非大聖臉色一變,正要闖入祭台下方那道灰濛濛的光門。

    「嘭!」

    光門破碎。

    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穿過門戶,足有上百道,像是寸長的飛刀一般,撞擊在源非大聖身上。

    太快了!

    源非大聖避不開,身上被打出五道血窟窿。

    幸好,他及時將至尊聖器《虛實字卷》展開,才沒有被更多的空間裂縫擊中。

    可是,站在他不遠處的那位紫發少女,卻沒有那麼幸運,被數十道空間裂縫擊中,纖細的嬌//軀被打得猶如篩子一般,拋飛到十多裏外。

    源非大聖向那位紫發少女看了一眼,滿臉青筋,大聲吼道:「空間力量,是張若塵的氣息,快,快,立即催動死亡祭台。」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

    由一百七十多萬具聖屍堆砌而成的祭台,轟然碎裂,一具具屍體,猶如碎石一般,拋飛到了天上。

    十七億九千萬道死亡秘紋,還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便是寸寸斷裂。

    強大的空間風暴,如同海嘯一般,從祭台中心爆發出來,衝擊在死族近三百位大聖的身上,將他們全部都震飛出去。

    有的肌肉骨骼被空間裂縫割傷,有的身體被紊亂空間打得凹陷變形。

    「咔咔!」

    這顆岩石小行星,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力量衝擊,出現一道道裂縫,崩碎而開。

    不僅死族的大聖,全部都傻了!

    冥族和石族的大聖,也都茫然失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慌亂一片。

    張若塵手提一具屍體,從坍塌的死亡祭台中衝天飛起,懸浮在距離源非大聖萬丈高的位置,揚聲道:「上一次,你們上三族算計我,想要置我於死地。今天,算是還你們的。」

    隨即,他將手中的屍體,扔向源非大聖。

    屍體被凈滅神火包裹,墜落到源非大聖面前的時候,燒得只剩一根根大聖骨。

    源非大聖感應得到屍體上的氣息,屬於歧陽。

    源非大聖的心境本是極為高深,此刻卻是怒火衝天,咬牙道:「源魔在哪裏?」

    張若塵沒有答他,展開十隻金翼,徑直破空而去。

    源非大聖和死族的大聖,齊齊出手,打出一道道殺伐聖術。

    可惜,張若塵的速度太快,那些殺伐聖術飛出去后,已經失去張若塵的蹤影。

    般若臉色蒼白,嘴角掛着血痕,從廢墟一般的死亡祭台中飛出,虛弱得差點倒在地上,道:「張若塵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實在太厲害,他變成了源魔神子的模樣,與歧陽一起回來,瞞過了我的眼睛。都怪我,我不該掉以輕心,我怎麼都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大膽,敢獨闖我們上三族修士的聚集之地。」

    石族和冥族的大聖,紛紛趕了過來,望着被摧毀的死亡祭台,一個個都怔怔失神。

    源非大聖強壓心中的殺意,安慰道:「不能怪你,閻羅族強者如雲,都因張若塵的變化之術吃了大虧,更何況還有歧陽引路。」

    「歧陽肯定知道源魔神子是張若塵變的,他害得我們死族所有大聖的心血功虧一簣,真是死有餘辜。」

    一位死族大聖咬牙切齒的道,恨不得鞭打地上的大聖骨。

    身穿黑暗神鎧的雀飛,道:「張若塵毀死亡祭台,肯定是擔心,我們將來動用死亡祭台,對付不死血族。」

    「張若塵既然出現在這裏,說明第二號暗黑星的戰鬥已經結束,不死血族應該是將第七號暗黑星,定為了接下來的目標。不能再拖下去,我們必須立即動手。」

    一位石族大聖道:「沒了死亡祭台,遇到螭帝該怎麼辦?」

    源非大聖道:「只要我們上三族,能夠抽調出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與我一起催動《虛實字卷》,足以困住螭帝一段時間,大家不用太過擔心。」

    雀飛道:「我剛才收到消息,無疆已經從冥族本族星的地底走出,傷勢盡愈,正向第七號暗黑星趕來,很快就能與我們會合。」

    得知無疆即將前來的消息,上三族的修士,剛剛受挫,變得有些低迷的士氣,重新提振起來。

    「無疆的傷勢,這麼快就痊癒,說不一定是得到了本族星的機緣。」

    「太好了!無疆的內心強大,此次前來,必定還會與張若塵一戰,一雪前恥。」

    「只要無疆來了,就算遭遇螭帝,也有人可以將其牽制。」

    一位頂尖強者,代表的,不僅僅只是一股強大戰力,更是無數修士的精神支柱。

    就像張若塵之於不死血族,羅生天之於羅剎族,只要有他們在,一族的修士,都能充滿信心和鬥志。

    ……

    離開破碎的岩石小行星,張若塵便是去和刀獄皇會合。

    飛行了一段時間,張若塵在一片緋紅色的星霧中,找到刀獄皇。

    刀獄皇一頭銀髮,身形挺拔,身上有一位威嚴氣勢,問道:「若塵大聖回來得真快,怎麼樣,死亡祭台已經毀掉了?」

    「嗯!」

    張若塵心中依舊還在自我沉思,隨口應了一聲。

    忽的,察覺到一絲不對勁,他的眼神變得凌厲,向刀獄皇瞪去,道:「你怎麼知道死亡祭台?你到底是誰?」

    「唰!」

    身形一閃,張若塵瞬間跨越十數丈的距離,五指抓捏住刀獄皇的脖頸。

    上三族一直都在秘密行事,張若塵去岩石小行星之前,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建死亡祭台。

    刀獄皇更加不可能知道。

    嘭的一聲,刀獄皇的身體爆碎,化為一團緋紅色的氣體。

    氣體中,飄落下一根長長的秀髮。

    「居然是假的。」

    張若塵頗為吃驚,儘管剛才他一直在思考般若的那一席話,有些心不在焉,可是,使用一根頭髮,都能騙到他,由此可見,施術者必定是一個手段高明的人物。

    張若塵即刻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四周,沒有發現埋伏,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將那根秀髮捻起,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道真理規則,抬頭看向四方,道:「原來是你,你的千幻術變得更加高明了,出來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