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死血族的修士,全部興奮不已。

    居然可以進入遺古境,還能獲得一件命運寶物,即便是大聖,也都欣喜若狂。

    一件命運寶物,就算自己不用,賣出去,也是天價,可以換得大筆神石。有了神石,什麼買不到?

    至於進入命運神殿修煉的機會,更是整個地獄界修士都夢寐以求的事。

    風后眸中奇光漣漣,暗道:“我的天命羽,就是遺古境中的命運寶物。如今我的修爲已經更高,再次進入遺古境,說不定,可以找到更加珍貴的奇寶。”

    “據說,命運神殿的核心弟子,都需要立下大功,纔有資格進入命運神殿修煉一日。可是我們卻能一下子修煉百日,命運之道的造詣,必定大進。”

    “藉助此次機會,說不一定,我可以一舉凝聚出命運之門。”

    “我的命運之門,可以變得更強了!”

    “大家別激動,這僅僅只是命運神殿給予我們的獎勵,回去後,不死神殿、部族、家族給予的獎勵,必定更加豐厚。哈哈!”

    不死血族的修士,陷入狂歡,只覺得狩天之戰的一切付出都值得,終於換來了應有的回報。

    其餘各族修士,無不眼紅和嫉妒。

    福祿神尊的聲音,再次響起:“閻羅族排名第二,所有修士,各獲得一枚王品運丹,與進入命運神殿修煉百日的機會。”

    所謂“運丹”,據說吞服後,可以提升修士的氣運。

    這種東西玄之又玄,但是,既然命運神殿公開賜予,應該具有一定的效果。無論能不能提升氣運,當成一場賜福祝禮也好。或許在突破境界的時候,成功的概率會更高。

    畢竟狩天之戰後,那些一直停留在百枷境大圓滿的修士,肯定會集體衝刺千問境。

    破境,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羅剎族排名第三,所有修士,都可獲得進入命運神殿修煉百日的機會。”

    只有排名前三的修士,可以獲得獎勵。

    冥族、死族、修羅族……其餘各族修士,即是憤憤不平,又羨慕不已,只恨狩天之戰敗了,要不然這一切好處,都該屬於他們纔對。

    無疆語氣沉沉,道:“閻皇圖和羅生天,接下來怕是會得到無數獎勵,憑藉這些獎勵資源,修煉速度將突飛猛進。我必須加倍努力,才能保證不落後於他們。”

    在無疆眼裡,閻皇圖和羅生天才是競爭對手。

    張若塵和閻無神雖然表現得很驚豔,可是,註定還要在百枷境修煉很長一段時間,不僅要掙斷枷鎖,還要打磨聖意。

    閻皇圖、羅生天、無疆,積累得已經足夠深,他們瞬間就會突破到千問境,然後繼續高歌猛進。

    張若塵和閻無神能不能在境界上追上他們,還是一個未知數。

    若是差了一個大境界,即便他們再驚豔,無疆也有信心將他們碾壓。

    “風酈。”

    福祿神尊喚出這個名字,頓時早就等待多時的風后,精神大振,立即上前數步,單膝跪叩在地上,道:“拜見神尊。”

    風酈,只是風后的名。

    她的姓氏,叫做“陰澤”,乃是黃天部族的一個大姓,統治着一片浩瀚的疆域秘境,是部族世界中極爲神秘的地方。

    福祿神尊道:“本尊宣佈,你正式成爲命運神殿的神女,主理接下來一個千年神殿的一切事物。你可願意?”

    風后死死壓制心中的激動情緒,道:“弟子願意。”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從今往後,她將登上地獄界的權利巔峰,可稱神靈之下的第一人。那些無上境大聖、半神,見到她,都得遜色三分,甚至可以與一些僞神平起平坐。

    神靈不會過多的過問俗世,而她就是地獄界的俗世之主。

    張若塵和閻無神天資絕代又如何?

    不成神,終究在她之下。

    般若修煉出真我之門,又有什麼意義?

    憑藉神女的身份,她可以獲得大量修煉資源,未必修煉不出真我之門。而且修爲境界,可以突飛猛進,遠遠將般若甩開。

    甚至只要她願意,完全可以藉助他人之手,神不知鬼不覺將般若弄死,徹底除掉這個威脅。

    “成爲神女,我追上無疆、羅生天、閻皇圖、婪嬰他們只是時間問題,到時候,足以傲立這個時代的巔峰,而且有可能比他們更早修煉成神。”

    風后十分清楚,命運神殿的神子、神女可以調動的資源是多麼可觀,對接下來的修煉,充滿了期待。

    “張若塵!”福祿神尊道。

    張若塵很平靜,走到風后的身旁,躬身行禮,道:“拜見神尊。”

    風后心中有些不悅,同樣是拜見福祿神尊,張若塵只是躬身行禮,而她卻是單膝下跪。張若塵這個做,豈不是將她這個神女殿下置於了相當尷尬的境地?

    別的修士看見這一幕,心中會怎麼想?

    張若塵莫非覺得自己比神女的身份還要尊貴?

    風后想要站起身,可是卻發現身體剛一動,天地間,就有沉重如星辰一般力量壓下,將她定在那裡。

    是神威。

    跪下容易,起來卻很難。

    特別是在神尊還沒有發話的時候,跪叩之人,哪有可能起得來?

    當然福祿神尊並不是故意將她壓在那裡,而是在他講完話之前,無形中的神道意志,壓得風后不能動彈。

    福祿神尊道:“張若塵,你在狩天戰場上表現卓越,帶領不死血族勇奪第一,甚至將萬死一生境的天奴都殺死,可以獲得最終的獎勵,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和一枚命運天令。”

    “譁!”

    “譁!”

    兩道命運天令,化爲兩道白色流光,分別飛向張若塵和風后。

    張若塵探手一抓,剛剛與令牌觸碰,忽的,令牌卻消失不見。

    不。

    令牌是衝入進了他的手心。

    “哧哧。”

    密集的白色電光,包裹張若塵的右手,逐漸收斂回去。

    掌心,出現了一個“令”字。

    命運天令,乃是命運神殿十二位神尊的神力,凝聚而成,蘊含十二神尊的道則,沒有任何修士可以仿造。

    憑藉命運天令,張若塵可以擁有與命運神女一樣超然的地位,可以隨意進入命運神殿的各大秘境修煉。

    當然張若塵的命運天令和風后獲得的命運天令,並不一樣。

    張若塵的命運天令,只能算是一個身份象徵。

    可是,風后的命運天令,卻代表着無上的權利,猶如君權神授一般。

    福祿神尊沒有繼續提命運奧義的事,道:“你們退下去吧!”

    風后頓時感覺身上的壓力一鬆,緩緩站起身,恢復高貴優雅的姿態,看向張若塵,隱晦的表達心中的不滿,道:“神尊乃是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我們應該心存敬畏之心。”

    “嗯。”

    張若塵應了一聲,先一步退回不死血族的陣營中。

    即便是神尊又如何,不跪就不跪。

    天地間,該有不折的傲骨。

    福祿神尊道:“地獄界這一代人傑輩出,有宇宙神胎,有半佛半神,有皇道神骨,有萬手萬眼,有虛無掌控者……,正是大爭之世,本尊有感而發,想要賜下兩段姻緣。”

    浩蕩神音傳出後,立即引起山呼海嘯一般的喧囂聲,比風后成爲神女震動還要巨大。

    神尊親自賜婚,而且還是在這種場合,這是何等殊榮和眷顧?

    毫無疑問被賜婚者,今後在地獄界的地位將會節節攀升。

    羅生天咧了咧嘴,低聲向站在身旁的羅乷傳音,道:“神尊親自賜福,每個千年倒是會有一兩次,可是親自賜婚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吧?”

    羅乷俏臉如玉,黛眉輕凝,道:“的確有些詭異,神靈不能插手俗世,可是向聖境修士賜婚,等於就是變相的參與進各大勢力的博弈中。福祿神尊一貫不理世事,中庸守和,這麼做怕是有某種深意。”

    羅生天道:“也不知被賜婚的會是誰?”

    羅乷細細凝思,隨即眸中光芒銳亮,道:“其實不難猜,能夠進入神尊之眼,親自賜婚之人,也就那麼幾個。缺、婪嬰、閻皇圖、無疆、皇兄你,還有就是張若塵和閻無神。難道……”

    羅乷的一雙略帶嫵媚的眼睛,向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心中暗暗猜測,難道是血絕戰神親自去求福祿神尊爲張若塵賜婚?

    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畢竟張若塵在地獄界的敵人太多,若是沒有一位神尊保護,很難成長起來。

    羅生天順着羅乷的目光盯過去,訝然的道:“會是他?”

    “多半會是那個傢伙,而且被賜婚的,很有可能是閻折仙。”

    羅乷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惱意,很煩躁,很酸楚,還有一些嫉妒,明明張若塵是她的命運之人,爲什麼閻折仙卻捷足先登?

    太不公平了!

    神尊都親自賜婚,從今往後,閻折仙必定就是張若塵的正妻,擁有無人可以取代的地位。

    今後她再想去找張若塵,首先就會遭到閻折仙的打壓和針對,而且還會變的名不正言不順。

    羅乷沒有想過被賜婚的,會是自己。

    因爲,她的身份特殊,父親乃是羅衍大帝,父親是絕對不會允許她嫁給張若塵的。即便是福祿神尊再強大,也不可能壓得過她父親的意志。

    一座神國的國主,不可能向任何人妥協和屈服。

    羅生天道:“是啊,張若塵還真是一個混蛋,在狩天戰場上,都將閻折仙搞大了肚子,只有福祿神尊賜婚,才能平息閻羅族的怒火。張若塵這樣的男人,誰嫁給他,準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可惜了閻折仙這個閻羅族的天之驕女。”

    福祿神尊聲音傳出:“張若塵,羅乷。”

    聽到自己的名字,張若塵並不意外,心中早已有所猜測,只是沒有想到被賜婚的會是羅乷。畢竟,在很多修士的認知之中,他和羅乷更多的仇怨。

    他不僅擒拿過羅乷,還曾經在功德戰場上將她打得吐血,並且殺死過無數羅剎族的聖境修士。

    若不是張若塵和羅乷在功德戰場上,有過合作,恐怕很多修士都以爲他們仇深似海。

    羅衍大帝怎麼會答應下這門婚事?

    張若塵不敢違逆一位神尊的意志,邁步走了出去。

    羅乷聽到自己的名字,整個人都怔住,完全出乎她的預料,隨後,那張雪白而又晶瑩的臉蛋,再也繃不住,浮現出動人心魄的笑容,步伐歡快的走了出去。

    很快她追上張若塵,二人並肩而行。

    羅生天更是呆愣在原地,猶如石化了一般,福祿神尊是瘋了,竟然讓他妹妹嫁給張若塵那個混蛋,成婚之後妹妹得受多少委屈?

    張若塵可是多次欺負羅乷……不行,絕對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們在一起。

    羅生天向前邁出一步,忽的,身體便是不能動彈,猶如有無數根神鏈纏在了身上。母后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神尊賜婚,誰敢違逆?”

    “可是母后,我們總不能看着妹妹往火坑裡跳吧?父皇難道都阻止不了神尊?”羅生天道。

    天音的聲音響起:“這段婚姻,我和你父皇早已答應下來。”

    羅生天滿腔怒火,頓時湮滅,整個人都凌亂。

    福祿神尊道:“本尊有意爲你們二人賜婚,張若塵,你可願意迎娶天羅神國的公主羅乷爲妻?”

    “我願意。”張若塵道。

    正如天音所說,神尊賜婚,誰敢違逆?

    福祿神尊是當着整個地獄界的修士賜婚,誰違逆他的意志,拒絕他的好意,都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比拒絕俗世中帝皇的賜婚,還要嚴重千倍、萬倍。

    “羅乷,你可願意嫁給血絕家族子弟張若塵爲妻?”

    羅乷紅脣微抿,略顯羞澀,道:“我願意。”

    羅乷是羅剎族無數天之驕子夢寐以求的女神,皆想娶她爲妻,見她被福祿神尊賜婚給了張若塵,一個個眼睛都變成赤紅色,嫉妒的發狂。

    偏偏沒有一個敢站出來反對。

    般若站在人羣中,遙遙的,望着並肩而立的張若塵和羅乷,一個英姿俊美,一個絕美如仙,簡直就像金童玉女一般。

    她的眼底,浮現出一抹黯然,十指刺入進了掌心,心痛如絞,卻立即低下了頭,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她的情緒。

    就是這時,福祿神尊的聲音再次響起,喊出:“閻無神,般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