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在閻姓中,卻又有“二嫡十三神”的劃分。

    所謂二嫡,指的是天外天閻氏、離恨天閻氏。

    十三神,指的是另外十三個誕生過神靈的閻氏,因爲聚居修煉的地方不同,先祖傳承有別,所以,成爲十三個相對獨立的勢力。

    他們的實力,雖然遠遠比不上二嫡,可是勝在族人衆多,成爲構成閻氏大姓的重要組成部分。

    坐鎮閻羅天外天的天外天閻氏,實力最爲強大,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纔是閻姓代表。活躍在地獄界的閻姓強者,絕大多數都出自於此。

    閻無神、閻皇圖、閻折仙、學之古神,包括閻羅族的歷代族長,皆是出自天外天閻氏。

    不過,最近一個元會以來,閻族又有了三嫡的說法。

    之所以有這樣的說法,乃是因爲十萬年前,閻羅族上一任族長閻寰宇失蹤後,屬於他那一脈的族人,絕大多數駐紮到了黑暗之淵,營救可能被困在黑暗之淵深處的寰宇族長。

    至此,天外天閻氏一分爲二。

    十萬年過去,這一部分閻族族人,隱隱已經分割而開,被稱爲“黑暗之淵閻氏”。

    當然黑暗之淵閻氏和天外天閻氏,同宗同族同血脈,關係極深,至少在整個地獄界的修士眼中,他們依舊屬於同一脈。

    閻無神便是出生於黑暗之淵閻氏。

    閻褚,是一個看上去六七十歲的老者,樣貌普通,頭戴白巾,手持一支尺長的煙桿,站在二十七丈高的鉅艦上,吞雲吐霧。

    他已經活了二萬五千年,乃是黑暗之淵閻氏神靈之下數一數二的強者。

    在神靈不能過問俗世的情況下,聞褚完全可以橫行天下,解決一切事宜。正是如此,五清宗纔派遣他過來,一定要護住閻無神的安全。

    就連福祿神尊都看出閻無神處境危險,爲他和般若賜婚,借命運神殿之力威懾天外天閻氏,不想這個元會級天才,未來的地獄界至強,死在閻族上一代人爭鬥的遺禍之中。

    五清宗又怎麼看不出這一點?

    狩天之宴結束,閻無神失去了最後的利用價值,已是該死的時候。閻羅族這一代,有閻皇圖一人,已經足夠。

    “呼!”

    聞褚目望滾滾河水,吐出一口菸圈。

    他在等,等天外天閻氏出手。

    天外天閻氏應該是不會願意看到閻無神迎娶般若,那樣,閻無神的背後,等於是同時有了福祿神尊和怒天神尊兩大靠山。

    出手殺閻無神的,絕對不會是神靈。

    神靈出手,等於是壞了大家潛移默化之中制定的規矩,到時候,地獄界就不可能像現在這麼風平浪靜。

    神靈的一舉一動,都會掀起巨大浪花。

    神靈之下的修士爭鬥,卻如水下暗流,即便激烈衝撞,至少表面上看,依舊是風平浪靜。

    命運神殿也好,黑暗神殿也好,十族的掌權者也好,他們都在努力維持這樣的風平浪靜。至少,在消滅天庭各界之前,地獄界不能天翻地覆。

    “該來的,終究會來的。出手的,會是誰?半神之神閻昱?黑暗行者閻學來?又或者是芙湘女?”聞褚的思緒迷茫,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身影。

    每一道身影,都具玄妙神韻,代表一位絕世強者。

    就是這時,聞褚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氣。只見,血紅色的大河上,掀起十多丈高的水浪,向鉅艦席捲而來。

    “閻無神,你不是要與我一戰嗎?”

    ……

    “這一戰,既分勝負,也分生死。”

    張若塵的聲音,化爲一道道音波,涌動而來。

    聞褚一雙蒼老的眼睛,驚然一縮,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念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他們竟然要借張若塵之手,光明正大的殺人,我早該想到纔對。”

    “吱呀。”

    鉅艦的一道艙門打開,閻無神偉岸的身形,邁步走出,望向夜幕中那片殺氣涌動的血霧。

    他道:“張若塵從來都不是一個真正的好色之徒,可是在狩天戰場上,閻折仙卻懷了他的孩子。”

    “美人計?”聞褚道。

    閻無神搖頭,道:“若是美人計就能拿下張若塵,那我也就不用視他爲一生之大敵。我更相信,是天外天閻氏,與張若塵達成了某種協議,承諾了他什麼事。張若塵想要在地獄界立足,需要他們的支持。在地獄界,張若塵的處境,比我更難。”

    聞褚道:“既然張若塵是外天外閻氏的刀,那麼,我們不用理他,先去福祿神宮。只要迎娶了般若,你的背後,等於是站着福祿神尊和怒天神尊兩大強者。”

    閻無神搖了搖頭,道:“與張若塵一戰,一直是我心中的執念。若是今天,不戰而退,執念必定更深,別說修不成六道輪迴,恐怕還會影響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的修煉。”

    “戰!張若塵也好,外天外閻氏也罷,任何擋在我前進路上的敵人,一律斬之。”

    “戰!在聖王境,我自困數百年,一身積累何等雄厚,何懼張若塵?”

    “戰!張若塵抱有目的而來,戰心並不純粹,已是落入下乘。”

    “戰!今日一戰,我必斬他。道心圓滿,才能六道合一。”

    一連四個戰字,令閻無神身上的氣勢,攀升到了頂點,這片空間彷彿都變得凝固,天地極度寂靜。

    閻無神身形卓然,長髮飛揚,含笑揚聲喊道:“來得好!這一戰,早就該來了!你死之後,崑崙我必養之。”

    從第三號暗黑星歸來後,閻無神修爲大進。

    但,要說能夠穩勝張若塵,他卻又一絲把握都沒有。

    面對生死之戰,張若塵無比重視,攜帶一身戰寶而來。閻無神又豈能不重視?

    說出剛纔那句話,就是要亂張若塵的心。

    “你死之後,崑崙我必養之”,換言之,我若死,崑崙必死之。

    張若塵絲毫不受閻無神言語的影響,根本不爲池崑崙的安危擔心。

    他和閻無神這一戰,並不是私仇,而是光明正大的決戰。

    閻羅族若是因此而殺了閻無神的弟子池崑崙,即會被天下修士嘲笑,又會遭到血絕家族的兇狠報復。

    至高一族將聲譽,看得比性命更重。

    怎麼可能做出如此沒有下限的事?

    “廢話休說,戰。”

    張若塵腳下血氣凝化成一縷縷詭異的紋路,似蝌蚪,似蚯蚓,使得天地規則爲之引動,天地之力轉化爲雷電,鋪天蓋地的擊向鉅艦。

    閻無神一拳擊出,打出一道比鉅艦更大的黑色拳影,將涌動而來的雷電全部打碎,鋪陳到血河上。

    河面上,盡是電光閃爍。

    “吼!”

    鉅艦上,佛光爆射。

    閻無神激發出九丈六金身,發出一聲佛怒獅子吼,吼聲中,蘊含六字大明咒的真諦。

    唵、嘛、呢、叭、咪、吽。

    六字合成一聲。

    閻無神的體表,浮現出一隻數十丈長的黃金獅子虛影,獅吼聲的音波都是金色,空間被吼得混亂,河水被吼得氣化。

    六字大明咒,每一個字都堪比百枷級高階聖術,能清孽障,斷生死,滅智慧,斬壽元。

    六字合一,化作獅子吼,威力之強更勝千問級高階聖術。

    “斬!斬!斬……”

    張若塵沒有避退,反而化爲一道流光,衝向撲面而來的金色音波,揮出沉淵古劍,將一層層波紋破開。

    沒有破開的音波,衝入進張若塵的十丈之內,被空間真域擋住。

    音波在真域中旋轉一圈,逆向反涌出去。

    “我聽說,你去了第三號暗黑星,修爲果然大進。”

    張若塵飛至鉅艦上空,身上的火神鎧甲熊熊燃燒,散發出來的光芒,將千里夜空照亮,大河兩岸的植被如同紙一般燃燒成灰燼。

    一腳踩壓而下,腿上兩千多萬道火焰神紋浮現出來,凝結出一片厚厚的神雲。

    聞褚擡頭看向上空,露出驚歎之色,道:“好強的神威。”

    大聖能夠擁有和掌控神力,已經非常了不起。

    能夠掌控這麼強大的一股神力,自然是更加令人心驚,聞褚終於有些明白,閻無神爲何會將此子當成一生之敵。

    閻無神感受到了巨大壓力,眼神凝重,從鉅艦上飛躍而起,取出通天如意,以至尊之力劈斬而去。

    通天如意本是屬於閻皇圖,但是落入了他的手中,當然也就沒有必要再還回去。

    “譁——”

    通天如意變得十多丈長,與焱神腿凝成的神雲碰撞在一起。

    震天動地的轟鳴聲後,至尊之力和神火,向四面八方飛射出去。每一團神火落下,都會將大地砸出一個數丈大小的坑。

    坑中,神焰燃燒,久久不滅。

    閻無神墜落進乾枯的血河,在河牀上,撞出一個隕石坑一般的大坑。有神火沾在了他的頭髮上,將數縷頭髮,燒成飛灰。

    以焱神腿現在的威勢,閻無神憑藉至尊聖器,也無法完全擋住。

    在狩天戰場上,張若塵的焱神腿雖然破了第四層封印,但是他能夠掌控的火焰神紋,卻只有一千多萬道。

    開啓日晷的這五天,張若塵花費五年時間,又煉化了一千萬道火焰神紋。

    焱神腿的威力,自然是遠勝從前。

    可以說,這一戰纔剛剛開始,張若塵和閻無神已經在動用最強力量招式,根本不存在試探性的攻擊。

    “千手千身。”

    閻無神一分爲千,站滿大地,極明和極暗結合而成的混元地獄閻羅氣,將方圓數百里的大地覆蓋,化爲一片氣海。

    氣海中,閻羅始祖的身影浮現出來,腳踩黃泉,手持地書。

    閻羅始祖揮出大手,拍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拔出纏在腰上的神龍白骨鞭,揮了出去,鞭身噼噼啪啪爆響,從其內部,衝出一條巨大的神龍,釋放出可怕的神威。

    這根白骨鞭,乃是用一條神龍的脊樑骨煉製而成,內部有龍魂不滅,有神力保存。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身上,衝出一道虛影。

    不是不動明王。

    那道虛影的形態,生長二十四對金翼,赫然竟是血絕始祖的形態。

    若是站在百里之外眺望,看到的景象便是,血絕始祖手持一條神龍,以龍爲鞭,抽擊向閻羅始祖。那畫面,極其震撼人心。

    “轟隆隆。”

    天崩地裂的聲音,不斷傳了出去。

    離此萬里的地方,一男一女兩道身影,站在一把黑色的大傘下方。

    他們乃是半神之神“閻昱”和“芙湘女”,二人都是地獄界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神儲卷》和《紅塵絕世榜》上排名前列的人物。

    《神儲卷》,出自命運神殿。

    《紅塵絕世榜》由天宮譜寫。

    芙湘女戴着藍色水晶面紗,玉臂修長,拉開一張水晶弓,弓弦上,一道道天地規則扭纏在一起,凝聚成一支半透明的箭。

    箭尖所指的方向,正是萬里之外的閻無神。

    論射藝,芙湘女堪稱整個宇宙神境之下的第一,大森羅皇與她相比,與剛會拿弓的小孩子沒有區別。

    閻昱的聲音溫潤,道:“先收起來吧!”

    芙湘女沒有收箭,聲音清冷,道:“你覺得張若塵殺得了閻無神?我可是聽說,閻無神從第三號暗黑星歸來後,不僅修爲大進,更是壽元逆天增長。毫無疑問,他在那裡得到了某種機緣。”

    閻昱道:“殺閻無神的,最好不要是我們。閻羅族沒有內鬥,天外天閻氏和黑暗之淵閻氏是最爲親近的一家人,不,確切的說,根本沒有黑暗之淵閻氏的說法。”

    “黑暗天機傘,的確可以矇蔽一切天機,甚至可以瞞過神靈。但是,瞞不了人心,只要閻無神中箭而死,那麼誰都知道,射殺他的人必定是你。”

    “我不知道張若塵爲何要殺閻無神,但是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殺氣,而且,他似乎也很想讓外人認爲,他是代表我們。”

    芙湘女道:“機會稍縱即逝,此刻不殺,等到福祿神尊的神唸到達,就再也沒有機會。”

    閻昱揹負雙手,衣袂飄飄,風輕雲淡的道:“給張若塵一個機會,我能看出,他的殺人之心非常堅定。”

    芙湘女鬆開了手指,弓弦上的箭自動消失。水晶弓被她背到了背上,比她那修長纖柔的身體,還要更長几分。
最近更新小說